位置:首页 > 乡村 > 我的前夫是恶魔 > 正文

青春小说《我的前夫是恶魔》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7/16 20:51:59热度:

《我的前夫是恶魔》是一本乡村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虽然生活发生巨变,夏暖还是有脾气的,她恼怒的说:“陆薄年,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的前夫是恶魔

  说谎被拆穿,夏暖有些无语。经年已过,陆薄年比之前更难相处。

  暗暗咬了下唇,夏暖努力抬起头看向陆薄年,轻松的,平淡的,毫无情绪的声音道:“既然看到了,为什么还要问?”

  陆薄年抓住夏暖的胳膊,一把将她甩到沙发上,眸底浮现着碎冰,阴冷的目光几乎要将她凌迟!

  虽然生活发生巨变,夏暖还是有脾气的,她恼怒的说:“陆薄年,你到底想干什么!”

  眉峰邪佞一挑,陆薄年周身散发着戾气,字字珠玑道:“你没有回答问题!”

  一个坐着,一个站着,一个居高临下的俯视,一个漫不经心的扫视,虽然是两种不平等的地位,但是气势上却都想凌驾于对方。

  双手轻轻握了一下又不着痕迹松开,夏暖别开视线道:“明知故问。”

  “到底为什么!”陆薄年咄咄逼人道。

  夏暖咬了一下唇瓣,倨傲的眼神儿看着他,“不是为了钱谁会来这里上班!”

  心陡然一紧,陆薄年灼灼的目光盯着她,几乎要将她身上灼出一个窟窿。

  沉默,没有比沉默更好的方式了。

  片刻,他半眯起眼睛,话语夹杂着碎冰:“我在跟你说正经的。”

  “你哪只眼睛看我不正经了?”夏暖试图用满不在乎来掩饰内心的惶恐,她这样的态度,却刺伤了陆薄年的神经。

  “该死的,说,到底为什么!”陆薄年黑眸危险的眯起,整个人散发着来自地狱的冷冽。

  夏暖仰视着他,目光沉沉,气势十足道:“我缺钱!”

  缺钱?

  她会缺钱?

  夏暖母亲是市长,父亲是外交部长,老公是林大集团继承人,她怎么可能缺钱!

  全天下的人都可能缺钱,唯独夏暖不可能!

  陆薄年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目光直逼夏暖:“不觉得这个理由太烂?”

  夏暖自嘲一笑,是吧,连她自己都不相信,她会缺钱到这种地步。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她缺钱,很缺很缺!就算现在地上掉下一个钢镚,她铁定会毫不犹豫捡起来。

  “相不相信跟你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她现在早已经不是那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大小姐了。

  目光危险一眯,陆薄年话语几乎是从牙齿缝里蹦跶出来:“这些年,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夏暖心头一跳,差点没守住心理防线。

  在快要分崩离析之前,她目光直逼陆薄年,一字一顿道:“陆薄年,你是我什么人?我在哪上班跟你有关系吗!即便我发生过什么,那也不是你过问的,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

  倏地一下,寂静中传来咔擦咔擦的声音——果然,陆薄年回答不出来!

  没错,他们离婚了,也没有任何关系,不管她是死还是活,一切都跟他无关。

  如果真的要找一层关系出来,那便是前夫与前妻的关系。

  夏暖心烦意乱,不想让陆薄年看到自己的囧迫,“我老公还等着我回家,告辞了。”再不走,她觉得自己快装不下去了。

  果然,装也需要道行。

  “站住!”陆薄年忽然出声,幽暗的眸子凝视着她,像一只张着獠牙的怪兽,浑身上下戾气逼人。

  夏暖身子哆嗦一下,“你想干什么?”

  “把你刚才打碎的酒钱付了。”

  不想让她那么快离开,陆薄年只能找这么一个蹩脚借口。

  靠!

  夏暖很无语。

  说实在话,那瓶价值十多万的红酒,她还真赔不起。

  今非昔比。

  她早不是那个十指不沾阳春水,花钱又毫无底线的千金小姐,而是一个穷困潦倒,每日为生计奔波不停的平凡女人。

  隐去眸底涩然,她自嘲一笑,“陆先生,你确定不是敲诈勒索?”

  邪邪一勾唇,陆薄年半眯着眼睛,玩味的看着她,“你赔不起?”

  心骤然一紧,夏暖迎着陆薄年审视的目光,反正她已经如此没有自尊了,也不在乎什么面子,“对,我赔不起。”

  陆薄年眸子一沉,眼底像是漩涡,深不见底,步步紧逼道:“你就这么对待客人的?”

  NO!

  夏暖很想说,别的客人不是你。

  此时她却没那个胆子。

  既然处于弱势一方,就表逞能了,这是她这些年吃亏过来的心得。

  “你老公不给你钱花?”陆薄年想不明白夏暖在这里上班的理由,看来经年一过,很多事情都脱离原来的轨道。

  “毛爷爷说,自力更生,才能丰衣足食。”夏暖迎着他的探究,不卑不亢,实则手心里全是汗。

  “包括来这里卖?”目光危险一眯,陆薄年说话带刺儿。

  夏暖愕然的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

  凌厉的视线的盯着她,陆薄年刻薄的问道:“你跟多少男人上过?”

  夏暖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最后转红,暗暗咬牙道:“不需要告诉你!”

  他骨节分明的手抬起,指腹在夏暖脸上扫过,她的肌肤一如记忆里那么滑腻,让人心动,想着拥有这张脸的女人曾经让自己那么迷恋,那么疯狂,最后却用那种残忍的方式逼迫自己,一股浓郁的恨意油然升起,陆薄年的眼眸盈满风暴,冷笑着问,“你一夜多少钱?”

  夏暖的心瞬间像是被针刺了一样,难过的因子侵袭到四肢百骸,压的她快出不上气来。

  这几年的确有人想要包养她,但是她并未同意。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了,她没必要靠通过出卖自己来谋生,否则她今天也不会站在这里。

  她不服输的抬起高傲的头,璀璨一笑,“怎么,想买我?我很贵的。”

  陆薄年居高临下的看着夏暖,浑身充斥着残酷戾气,如墨的目光落在她那张精致的脸上,似乎要看到她灵魂深处:“你对每一个雇主都这么说?”

  “不,我只针对你。”夏暖再撒一把盐,希望陆薄年能知难而退,可是她却低估了陆薄年!

  “你开个价!”陆薄年说话间,从西装口袋里拿出支票本以及钢笔,随时做写数字的准备。

  夏暖的脸刷的一下煞白起来,她承认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当初用那种方式逼他离开,她就已经预料到结果,却不想当结果来临的时候,是那么的难过,心疼的几乎要炸了——

我的前夫是恶魔

七年前,她拥有一切,却用最残忍的方式逼他离开! 七年后,他高调回归,成为帝都城中最有前途的青年才俊,傲视群雄,掌控一切! 再见时,他拿出巨额支票砸在她身上:“我亲爱的前妻,七年前你因为我穷,擅自拿掉我的孩子,现在我拿钱再买你一颗卵子,如何?” 她疼的撕心裂肺,却有苦难言。 当真相揭开的那一刹,他掐住她的脖子,步步紧逼——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