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中华游龙 > 正文

《中华游龙》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5:04:53热度:

《中华游龙》是剧情极佳的青春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看到他的面色不善,四人连忙策马而回,这一去一回,更是将麦田踩得一塌糊涂,冯飞宇眉头深锁。...

中华游龙

五人上了马,顺着官道一路向西,龙飞骑的马是上官清山的,上官清山自己骑的是刚从市上买回来的,速度上比起这四匹良驹来大有不如。但他骑术精良,倒也能够齐头并进。冯飞宇从没骑过马,但他那些训练有素的骑士一样,就是那种不需要训练就能骑马的人,翻身而上,身体各部位的不平衡都在瞬间调整,跑出二里地,他已经能够熟练得能在马背上翻跟头,当然,这只是理论,现实中他是一个不会武功地人。

  官道两边是一些低矮的灌木,左边是高山,右边则是农田,嫩绿地青麦苗将整个农田染成了一片绿色,看到这些,冯飞宇感慨,看来两千年前,麦子就已在中国出现,否则,人皇凭什么教农民种植麦子?只是这些小麦株短而小,应该是品种不良的原因。

  森木名突然一勒马缰,停住,几个人全部停下,他用手中的马鞭遥指右边说:“龙公子!从这里到平州有一条小路,骑马一个时辰可到,我们是是大路还是是小路?”

  冯飞宇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一个时辰后只怕天就要黑了,他们一个个眼望着他,看来是想是走小路,冯飞宇说:“能是快点,为什么不走,我们走小路!”

  森木名一挥手,几匹马一头冲进麦田,一时之间,蹄声、泥土分开的声音和麦苗被拨起的声音响成一片!

  冯飞宇大惊,小路也不是这种是法,这里的百姓生活贫苦,这小麦没准就是他们今年的全部口狼,怎么能如此糟蹋?

  麦田那边地一间茅草屋里,一个女孩子冲出来,大声惊叫,显得又心痛又愤怒,但很快,一个老者冲出来,将她拉进了屋里,声音不再闻。

  森木名已冲过了麦田,回头,却发现冯飞宇还在官道旁,连忙大叫:“龙公子,快过来呀!”

  冯飞宇冷着脸说:“你们都回来!”

  看到他的面色不善,四人连忙策马而回,这一去一回,更是将麦田踩得一塌糊涂,冯飞宇眉头深锁。

  上官清山看着他:“怎么了?龙公子……”

  冯飞宇盯着他:“怎么了?我倒想问一下,你们这是怎么了?骑马过麦田,如此肆无忌惮地破坏老百姓的劳动成果,你们于心何安?”

  风浩大笑:“这有什么,几棵麦苗而已,又不是杀人放火,江湖上行事讲究的是一个无狗无束,几棵麦苗算什么,凉那些小老百姓也不敢放个屁!”

  冯飞宇盯着他:“别人不敢管,你就可以做?你知不知道这些麦苗对百姓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年的收成,意味着他们下半年的狼食,没有这些狼食,他们会饿死!你知不知道他们也是生命,他们的生命和我们自己并没有任何不同!你有什么权利去做?谁给你这个权利?”到了最后,他已经在喝斥了。他实在是生气,因为他受的教育是对粮食的珍惜,对百姓要有感情,他这么多年过来,对百姓已经有了最深的感情,这种感情早已融入了他地骨子里,他见不得损害百姓地行为,哪怕是在另一个世界也一样。面对救命恩人的喝斥,风浩不敢发火,但并不表示他心服。他呐呐地说:“江湖上强者为尊,这已经是惯例。为了几个小老百姓,先生何必……”

  冯飞宇翻身下马冷冷地说:“各位走好,道不同不相为谋,各位的交情到此而绝!这匹马也请收回!”他实在受不了这个人一口一句“小老百姓”!言辞中的轻视让他愤怒。

  四人大惊,均不知他为什么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对望一眼,惊诧莫名,看着他已是上了田埂。

  上官清山叫道:“龙公子,你做什么?”

  冯飞宇没有回头,也不理他,穿过田埂,直到那间小屋前,森木名四人对视一眼。无奈地下马,也穿过田埂,是近他的身边。

  冯飞宇轻轻敲门:“老伯。请开门!”

  门开了,一老者站在门口,微微发抖:“公……公子爷,有何吩咐?”

  那老者分明是害怕,自己的庄稼被人糟蹋成这样,他却在害怕!可见武林人士在老百姓的心中是一种可怕的存在!冯飞宇微微叹息,用最温和的语气说:“对不起,老伯!我的几个同伴将你的庄稼毁坏,我是来向你表示歉意地!”

  老者眼睛睁大,一脸的不相信,在这里,武林人士有一种超然地地位,行事向来没有拘束,别说毁坏麦田,就算是误杀了几个老百姓,百姓也只能认命,武林中的争斗官府向来不管不问,而一个平头百姓又能奈何得了武林好手?眼前这人为什么如此客气?难道是见他女儿长得漂亮,想打他女儿的主意?

  他连忙摆手说:“公子太客气了,几棵青苗算得了什么?公子爷还是请上路吧,您的好意老汉心领了!”

  话音出口,后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爹爹,这哪是几棵青苗?整垅田全毁了,我们……我们怎么办啊?”

  真是担心出鬼偏出鬼,老者大急,这个丫头,偏要在这时候露面,万一被这伙人看上了,那还了得?连忙训斥:“死丫头说什么?还不回房去!”

  龙冯飞宇看他一脸焦急,连忙说:“老伯,我们没有恶意,这样吧,你这块田的小麦全毁了,你看多少钱,我赔你钱,如何?”

  老者连连摇头:“不用,不用!”

  李龙微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递过去说:“说实话,这银票是我师父给我的,我也刚下山,不知道这里的物价如何,这是100两银票,算是我们赔你地青苗钱!”

  丢下银票,转身就是。

  所有人都已大惊,老者在后面急急地追:“公子爷请留步!”

  冯飞宇站住,和颜悦色地说:“是不是不够?我这里还有点!”

  老者气喘吁吁地说:“不是……是公子爷给得太多了!这块麦子最多也只值5两银子,如果只算被毁坏的部分,一两银子足够,公子爷一下子给100两,老汉可承受不起!”

  冯飞宇愣住了,这么便宜?银子离他原来的生活太遥远,他记忆中完全没有银子的价值,根本不知道他怀里这包银票会这么值钱,想不到那个小老头还是一个富翁嘛,只可惜这个富翁命不好,有钱也没有机会去用。但他并不知道,在这个世界里,有一个规律就是穷文富武,武林人士钱来得容易,一般都是有钱人,而一般的文人却没地方生钱,至今日子清贫,普通老百姓更不用说,贪穷到底,所以一般武林人士手中的财富对于一个老百姓而言是不可想象地,倒也不是那个逆风剑特别有钱、而是他冯飞宇特别幸运!

  这样地财富分配方式对这个国家的直接影响就是习武之人越来越多,文化人越来越少。许多文化人耐不住清贫也慢慢转入武者的行列,一些普通百姓更是想尽千方百计送子女去有点名气的拳师门下习武,一旦学成,立马身价百倍。

  冯飞宇微笑:“送出去了的钱还能收回来?我可没有这种习惯,这样吧,多点就多点,老伯看来家里也不太好过,就用这钱添置一点家当吧!”依然转身要走。

  老者急了:“公子爷如此豪爽,小老儿却之不恭,受之有愧!请到屋里喝杯茶!”

  这老者出口成章。看来不是一个简单人,难道这地方的一个普通百姓就有这样的文化功底?

  冯飞宇微微纳闷。轻轻点头:“好吧,我就去喝你一杯。”

  点苍派四个弟子也跟着进入,他们也都没有说话,但看冯飞宇的眼色已经是怪怪的。

  进入,老者连忙招呼:“香儿,给客人倒茶!”

  香儿连忙答应,从房间出来,冯飞宇顿觉眼前一亮,是一个漂亮地大姑娘。大约十八、九岁,清秀无比,虽然穿着破旧,但也干净合体,大概是长期营业不良,导致身体发育晚了点,不太丰满,头发也微微发黄,但组合在一起。却是清纯的代名词。那老者介绍:“这是小女香香!山野女子,不懂规矩,各位莫怪!”

  冯飞宇微笑:“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好一个清纯的女子!”

  上官清山也鼓掌赞叹:“龙公子好文采!恰到好处,妙妙,太妙了!”

  香香脸红如霞,偷偷看了冯飞宇一眼,目光中异影流动,更增几分娇艳!水仙目光中也隐有异色。对眼前的这个公子哥儿,她是越来越不懂了,医术神妙无比、心胸宽广,对老百姓还这么好,一出手就是100两地银票,好象还挺有钱,现在居然还展示了他的另一面,文采!对文人,一般的武林好手都是瞧不起的,但武林女侠对文人却特别有好感,因为他们更有情趣,虽然能力不大,但却很可爱!

  冯飞宇微微发愣,才想到是他刚才两句诗为他戴上了“文采”的帽子,忙岔开话题:“老伯,听你言辞,文才也不差,这里的百姓都读书吗?”

  老者说:“百姓哪有这个好命,老朽出身书香门弟,后来家道中落,便在此栖身。公子这样的身份,还如此谦和,待人又如此真诚,真令小老儿敬重万分!”

  冯飞宇轻轻叹息:“我又有什么身份?其实身份和地位说穿了一钱不值,在我那个世……我心中,老百姓永远是最重要地,是一个国家立足的根本,一个人可以瞧不起自己,却不能瞧不起老百姓,因为我们吃的狼食是百姓生产的,我们穿的衣服也是百姓劳作的,织的布、种的棉花做成的,在这个意义上来说,百姓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他最后几句话说出来,眼睛看着的却是点苍派四个弟子身上!

  老者大喜:“公子这番话发前人所未发,却字字句句说到老汉心坎上了!”

  上官清山激动地说:“公子的话发人深省!清山拜服!其实我家也是普通百姓,承蒙师父厚恩才有今天,我们纵马踏坏老人家的麦田,赔偿的应该是我们,这是一百两银票,请老人家收下!”

  老者大惊,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尽是这些豪爽得出奇的人,个个出手都是100两?难道是财神爷今天心情好,瞅着我老汉顺眼?但他并不是贪得无厌之人,连忙拒绝:“各位太客气了,我要是再收你100两,我这块麦田里结出来的就不是麦子,而是金子了!银票还请收回,各位都是英雄好汉,能有这份心,老汉为天下的百姓向你们道谢!”于是老者深深一鞠躬,点苍派四个弟子连忙还礼。这时却听见“扑通”一声,一条人影跪在冯飞宇面前,却是风浩。风浩说:“公子,你救了我的性命,是我的救命恩人,刚才,我对恩人的大仁大义不理解,顶撞恩人,真是罪该万死!”

  冯飞宇伸手扶起他,真诚地说:“你是一个性格直爽之人,我不会计较的!我只想告诉你,人与人是平等的,不管他是官、武林盟主、一派掌门还是一个畈夫、失卒,或者是一个平头百姓,他们只是生活方式上存在差异,但他们都有平等的人格,每个人的人格都值得尊重!”

  众人目瞪口呆,风浩连连点头,心中却在悄悄问自己,这也有道理?难道说皇帝和太监也有一样的人格?人格是什么东西?

  看着各人的表情,冯飞宇暗暗叫苦,忘了这是在异世界,不是在学校的课堂上,要这些人接受这个超前上千年的观点只怕还有一段相当长的路要走,绝对不可能一下子接受!

  没有人反驳他,每个人都在沉思,他们都觉得这话很深奥,却又有些道理,古人有言,民为贵,君为轻,在这些圣人语录中,普通百姓比君王贵重,但现实中却谁也看不到达一点,只能算是“圣人之言”,眼前这人一番奇谈怪论,道理与圣人之言接近,意思直白,但正因为直白,他们反而更不懂!

  香香眼中满是迷茫和欣喜,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说出这一番话来,虽然意思她不太明白,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没有轻视她,他尊重她,还有她爹爹,有这一点足够,作为这样一个家庭中的一员,她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一个高高在上的人对她们说出这样一番让她感动、让她激动的话来,难道他是上天派下来解救贫苦百姓的菩萨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慈悲心肠?

 

中华游龙

他曾深刻体味过世间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他曾饱尝过失恋的痛那刻骨铭心,撕裂心碎。机缘的巧合,上天终于眷顾,因祸得福的他成为幸运的宠儿。异世的魔法,超能力的觉醒且看冯飞宇如何翱翔九天。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