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为你遮风挡雨 > 正文

《为你遮风挡雨》完结版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6:09:29热度:

《为你遮风挡雨》是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等到安以南出来,夏依欢已经半眯着睡着了。...

为你遮风挡雨

夏依欢下意识地把安以南推在了一旁,“我自己来吧。”

安以南的眼睛里闪过一道亮光,臭娘们,别以为自己了不起的,本少爷差点毁到你的手里。

夏依欢忽然觉得腿上不舒服,一看,才知道,大腿内侧都被玻璃碎片划伤了,就要把丝袜脱下来看看。

夏依欢不顾面前这个充斥着雄性激素的动物,以她常有的性感魅惑姿势,把丝袜脱了下来,叉着腿,给那划伤的地方消毒,透明的蕾丝内三角在安以南的眼前乱晃。

燥热感袭上心头,安以南一声不吭地站起来往房间走去。

夏依欢发觉到看了一眼,没注意那么多,自顾自地抹着药。

还真是痛,鲜红色的嘴唇忍不住咧着,额头上渗出了汗来,夏依欢累得呈大字型躺在了那里。

等到安以南出来,夏依欢已经半眯着睡着了。

安以南看到她那撩人的姿势,忍不住心里的欲火,把酒放在了茶几上,要帮她解衣。

可是,那张肿胀的脸,刺鼻的药水味让安以南立马消去了胃口,甚至有点恶心。

“算了,老子今晚好好歇息吧。”安以南又收到了几条消息,得意地拿着手机回了卧室。

洛倾舒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朦胧中,记得何敛抱着自己坐进了车子,还有一个男人在外面跟他说着什么。

洛倾舒转过身子,伸了一个懒腰。见到自己又是裸体,“啊……”一声尖叫响彻了整个大套房,“唔”。嘴巴被一个大手捂着,叫喊声立刻被阻断。

洛倾舒闭上眼睛,咽了一口唾沫,感觉身上突然压了一个重物。

“喊什么。”男性慵懒的声音从被子里传了出来。

洛倾舒松了一口气,声音是那么熟悉,“何敛,你……”

樱桃红的嘴唇被两颗小白牙紧紧粘着,压陷下去。

“能不能别压着我,走开啊。”洛倾舒好像变成了大力士,身体上有巨大的力量,何敛一下子被她推开了。

“咦,怎么回事,喂,何敛,你没事吧。”有些反常,何敛竟然没有再次“征服”自己。

呼呼大睡的何敛傻笑了两声没有回应。

洛倾舒把被子掀开,强壮的男人肉体贴在自己身上,胸前的两只白兔在光的折射下变得嫩红可餐。

洛倾舒的脸瞬间被心血充得通红,立即又把被子盖了上去。

不行,这要是闷死过去怎么办。

洛倾舒冷静了一下,把紧压着被子的手小心翼翼地拿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往里看。

男人平稳均匀地呼吸着,平时的冷峻模样也被慵懒睡意所覆盖。

洛倾舒看着他又密又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

特别是轻嘟着的桃红色嘴唇,棱角分明的脸庞勾勒出来的也不再是冷酷,越看反倒觉得越发地可爱。

目光被钉在他的脸上时时不能移开,特别是那双微动着的眼睛,里面黑色的眼眸却是一如既往地冷静。

“我!”洛倾舒反应过来,立刻把被子又压了下来。

何敛一边嘴角扬起,趁着被子透过来的光,看到了那忽隐忽现的两团白云,捏了上去。

“你。”洛倾舒赶快把被子掀开,推开他的手,转过身去。

身后的男人伸了个懒腰,“昨晚回来喝了点。”

跟她有什么关系啊,喝酒就喝了呗,难不成还给自己道歉?

洛倾舒也没期望着他能给自己道个歉什么的,一只手在自己腰间摸索了过去,放在了小腹上。

“你,刚才……”

“我什么也没干!”洛倾舒慌忙地转过身来否定着刚才的想法,明明是个恶魔,怎么可能会可爱。

“我,你,你还要去公司,快起吧。”洛倾舒眼光躲闪着,最终落在了自己的胸前,下意识地用被子掖起来。

“呼”一下,被子被甩开,落在了地上,两个紧抱在一起的亚当夏娃重生了。

何敛坐了起来,低下头看着洛倾舒,粉液欲滴的脸蛋,俏小的鼻子,还有那条冰脆的玉体。

洛倾舒闭着眼睛,诺大的房间里是何敛穿衣服的嚓嚓声。

“扣扣,扣扣。”房门轻敲了两声。

“进来。”何敛整理着自己腰间的皮带,保姆推着餐车有了进来。

“少爷,按照你的吩咐,这些是新的营养餐。”保姆把一件又一件餐盘摆好,刚掀开一个,一股麦香味漂游到洛倾舒的鼻尖。

洛倾舒还是不肯睁开眼睛,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今天还要我喂吗?”耳边轻吐着温气,何敛把手放在了洛倾舒的脸蛋上。

“行了,走了。”何敛把手收了回来,往茶几走去。

洛倾舒缓缓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搜索着何敛的身影。

穿好衣裙之后,坐在了他的对面,注意力一下子被茶几上的营养早餐吸引了过去。

“吃完饭,带你去看伯母。”何敛用刀叉切着鸡蛋薄饼,瞟了一眼快要流口水的洛倾舒。

“啊,真的。”洛倾舒惊喜地眼睛闪光,口水一下子滴了出来。

一张纸巾递在了她的面前,洛倾舒迅速接了过来,擦着嘴角。

何敛的脸一副大冰山的样子,让洛倾舒看着就没了欣喜感。

“好吧,谢谢你。”洛倾舒端起小碗,把那碗麦香奶喝了下去。

一路上,洛倾舒的心里就像装了一个跳球,来回撞击着,心跳扑通扑通地,想起何敛熟睡时可爱的样子,洛倾舒就心虚。

“哎哟,瞎想什么。”洛倾舒自言自语地说着。

“什么?”何敛就听到她这么说,故意问着她,洛倾舒连忙扭过头认真地看着何敛。

“没,没有。”帅气轮廓的侧脸,让洛倾舒又傻傻地盯着看了两秒。

“管好你的口水。”听到何敛这么说,洛倾舒连忙抬起手擦着自己的嘴巴。

真是蠢到死,洛倾舒的心情糟糕,自己怎么回事,气自己的不矜持,妈妈怎么教育自己的,还泛起了花痴,更糟糕的是,花痴对象是这个男人。

“没,我只是,只是想谢谢你,谢谢你帮助我。”洛倾舒宁愿转移注意力,掩饰自己的心虚。

“你自己换来的,谢什么。”那张冷漠的扑克脸往洛倾舒这边侧了一下,这类矫情的语言早就听腻了,一对一公平的交易,并没有谁欠谁。

洛倾舒也不再说话,看向窗外,在远处出现了一幢医用大楼,洛倾舒的心思已经挂在了那里。

为你遮风挡雨

天气阴沉沉的,好似要压下来一般。一阵凉风吹过,洛倾舒的发丝微微遮住眼帘,她抬手撩了撩,拨回耳后。一下子竟有些不太习惯这种自由的感觉。她眯着双眸站在原地,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神情有几分呆愣,内心却早已波涛汹涌。紧接着,心跳的越来越快,木然的眼眸渐渐染上了色彩,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终于出来了。两年的时间。无论如何,她都挺住了。身后庄严肃穆的大门紧紧关上,她再也不用回去那个阴冷的地方了。不远处停着一辆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