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祸起萧妃:君上,请滚开 > 正文

祸起萧妃:君上,请滚开全文免费阅读第17章这次真的死心了

发布时间:2020/9/29 11:45:15热度:

《祸起萧妃:君上,请滚开》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类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她辱骂的声音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萧卿然身上,众人神色各异。...

祸起萧妃:君上,请滚开

“啊~”女人短促惊吓的叫了一声,身体上的动作慢慢停止。

萧惜雨在精神非常激动的情况下被泼了一桶凉水似乎还没从刚刚大汗淋漓的激情中出来,眼底的欲望掩盖其下带了些许困惑。

夙千行稍稍上前,眼底的厌恶被很好的掩藏着,挥手命人再将那桶水也泼了过去。

‘哗~’的一声过后,萧惜雨如同被挑在碾板上的死鱼般抽动了两下身子,一头从那不知名的男人身上栽倒下来摔在地上。

这地上都是青石砾瓦的,她毫无防备的这么摔下去磕到地上,刮破稚嫩的皮肤,在血腥味有些蔓延开来之后也渐渐恢复了清醒。

正是因为身体上的疼痛使得萧惜雨猛然回过神来,她眸底的迷茫还没完全褪去,待看到这周围如此多的人,再感受到自己身体上毫无衣服顿时傻在原地,竟然恐惧惊慌到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周围的人大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情围聚在这里的。

萧家嫡女的活春宫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见的。

“来人啊,帮二小姐拿件衣服盖上。”夙千行见她终于恢复些意识这才吩咐下人找衣服。

可是刚刚那样的画面都已经被这些人看去了,想必再有多大的遮羞布对萧惜雨来说也是无用之物了。

萧卿然重新跃过人群到众人前面的时候萧惜雨还是一副恍如梦中的样子,就连旁边下人给她赤裸的身体盖衣服的时候,她都是一副浑噩的样子,直到萧卿然出现在她的视线范围里面。

“萧卿然,我要杀了你这个毒妇!”她叫嚣着想要冲过来,破罐子破摔的不去注意身上已经掉落在地的衣服,满眼的恼恨冒着火,要杀人的样子:“都是你,都是你害的,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她辱骂的声音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萧卿然身上,众人神色各异。

在不久之前的乞巧节花船上,这两姐妹刚闹了这么大一场,这位三小姐的作风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二小姐可是大家闺秀,又是嫡女,按理说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的。

既然如今受害人指控那么或许真是她干的也说不定啊。

萧卿然自然知道众人的想法,她眼底快速划过一抹冷笑,面上确实不动声色。

既然开始她敢这样干,就早就想好了后路。

那边萧惜雨不断的挣扎着,脸上的汗将妆都打花了,映衬着这渐渐昏暗的光显得极其狼狈。

不过可能是因为她之前做了太多的剧烈运动,此时身体也没有特别多的力气,不过那么一会便只能趴在地上气喘吁吁,早就喊哑的嗓子发出如同被撕裂般的沙哑声音,不住的念叨:“都是你,都是你,都是因为你,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夙千行看着她这样子,似乎有些于心不忍,转头看向一旁的人:“卿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萧卿然微微眯了眯眸:“你相信她说的话?”

夙千行沉吟了几分,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我只是想弄清楚事情真相而已,毕竟这是发生在太子府中的。”

他知道她的聪慧也知道她的本事,所以很清楚这样的事情她能做得出来。

可原因呢?还是因为上次在床上的事?

这么想着,他好像已经确地了萧卿然的罪责一般,压低声音:“你是知道的,我才刚被封为太子不久,在这宴会上发生如此事情,我实在也有逃脱不了的干系,更何况这人还是你们将军府的,这不光是你父亲脸上蒙羞的事,就连你也肯定要跟着受连累的。”

萧卿然沉眸,依旧没有说话。

男人便靠近她,做出‘我是为你好的’姿态来,劝道:“虽然之前母后说过要将你许配给我,但是父皇一直没有开口这也实在是个问题,其实我本来是想着等过些日子局面稳定之后就跟父皇说给我们赐婚的。”

“所以我实在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再惹上什么麻烦,这样对咱们的将来也没有益处是不是?”

夙千行在她面前是惯会说好话的,那样的温柔细语好像她真真的是被他放在心尖上的人。

但是时间长了,萧卿然发现自己已经对他这样的伎俩没了任何的想法,甚至还感觉有些恶心。

只是她面上是不带的,那种表面还要暂且维持,但是她也没有直接回答。

“说是我做的,可以。”萧卿然转头看向萧惜雨,伸出一只手:“拿证据出来。”

萧惜雨一直没走到现实中来,情绪十分的激动,眼底满是血丝:“证据,我就是证据!是你亲手把媚药塞进我嘴里的,是你,是你这个贱女人要害我!”

‘哗~’她这话引起轩然大波。

亲手给嫡姐喂媚药?这可是大逆不道啊!

夙千行皱皱眉,沉着幽邃的眸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呵~是么,照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只是我还有一个问题。”萧卿然从始至终都是云淡风轻的,就连与她对峙都是一样的表情:“我为何要给你下这种东西呢?”

“我们好像没什么太大的冤仇吧?”她勾唇,故意提高声音:“上一次我踢你入水只不过是因为你之前挑衅我而已,那事已经过去了,难不成就因为这个我还大费周折的再害你一次?”

“承殿下所说,你是将军府的嫡女,如果你出事不仅仅是爹爹会丢脸,整个将军府蒙羞,就连我也会跟着被人破脏水,你觉得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我会做?”

众人听了她的解释,顿时觉得有道理,这风向便也跟着不自觉的转了。

“你害我是因为我给你下了药,你气不过才……”萧惜雨也是气恼到一定的程度了,头脑一热什么也都不隐瞒的倒了出来,但话说到一半就止住了。

但哪怕她没有说完,众人还是从中听出些端倪来。

萧卿然呵笑一声,玩味:“下药?下什么药?”

萧惜雨因为刚刚那句口不择言似乎被反抓回了一丝理智,她用愤恨的眸子狠狠盯着萧卿然,将后面半句话给生生咽了回去。

咽回去是咽回去,不过那滋味肯定不好受,想来比那生吞玻璃岔的滋味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这一切却也全都是她自己找的,就算是混合了血水也得自己往下咽。

萧卿然早知道她不会将所有的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不为了别的,她现在的清白已经毁了,哪怕是把自己揪出来也不过是个两败俱伤。

而更重要的是自己也不过是占了个狠毒的名声,毕竟是以牙还牙。

她可就不一样了,不光是身体脏了,便是连品格方面也过不了关,到时候伤的比现在还惨。

夙千行虽然早就有了结论,但见目前这情况稍微放下心来。

“既然你不说那我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了。没什么事,我现在可以走了吗?”萧卿然耸耸肩,转身就要离开人群。

突然身后传来女人近乎鱼死网破的嘶嚎:“因为我不想嫁给赵辰,想让你顶替我的位置所以给你下了药,你识破了我的计策所以就用这样的方法来报复我!”

萧卿然的脚步顿住,背对着的背影悄无声影的颤了下。

然后便传来萧惜雨的笑声,那是一种放弃所有也要拉上一个垫背之人的最后恶意:“哈哈哈……萧卿然,你以为我会为了最后那点名声帮你隐瞒下吗?”

“哈哈……不会了,不会的,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不在乎了,什么都不在乎了……”

萧卿然转过身来,视线落在她身上。

坐在那里衣不蔽体的女人,眼底散发着濒临死亡的狼最后一抹嗜血目光,她一字一顿将嘴里的话咬出来:“就算是死,我也要拉着你一起陪葬!”

她是将军府的嫡女,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没有?

可是她对那些东西从来都不在乎,她不喜欢身外之物,她唯一想要得到的不过是一个男人。

可是现在出了这种事,自己已经没有未来了,寒王是肯定不会要她的,自己如今连作为那个男人妾室的资格都没有了。

所以她也绝对不会让萧卿然这女人如愿的,自己不能嫁给喜欢的人,她也不要想!

“卿然,这是真的吗?”在窃窃私语的众人之中,夙千行帮助他们问出了这个问题。

萧卿然抿唇回看着那个曾经让她深爱的男人,自己也不清楚现在是在演戏还是真的抱有最后试探的想法:“如果我说不是我,你会不会相信?”

夙千行眸色快速的闪了下,他动了动手指沉声:“卿然你别怕,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护着你的。”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逃避她的问题了,可是这一次萧卿然清楚的知道这男人的答案。

她半合了下眸子,将眼底那一抹讥讽和死心掩盖,再睁开眼内里已经是清明一片:“你不是想知道真相吗?好,今天我……”

“她刚跟本王在一起。”从外围传来男人的霸道声打破了她的话。

祸起萧妃:君上,请滚开

他是冷漠肃杀的前太子,她是涅火重生的庶出女,两人这一辈子的相见是从美救英雄开始的。一开始夙千寒以为她是个阴狠狡诈的角色,后者对此隐忍不发只为赎上辈子的罪过。后来……“王爷,咱们的婚约只是个交易可无关感情。”她环胸看对面的男人。“恩。”某人将手中书翻过一页。“你命中注定之人不是我。”“恩。”再翻一页。“其实我根本不喜欢你!”夙千寒皱眉抬头:“卿卿,你若寂寞了本王可以送你一个孩子。”“呸,谁用你啊,我自己也行!”他起身过去一把将人压在桌上:“那让本王亲自鉴定看看!”“啊啊~姓夙的你个王八蛋,这是我新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