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Fate/Controller > 正文

Fate/Controller全文免费阅读第6章prologue-演员集齐,如今正是开幕之时-3

发布时间:2019/12/11 6:44:47热度:

《Fate/Controller》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看,天都已经黑了哦。”...

Fate/Controller

“再不回家妈妈就要担心我了……”

“有什么关系……再陪我一会儿嘛……”

一放学,上户智绘里就被楯山饰利拉到了新都的咖啡厅,然后一顿倒苦水到了现在。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看,天都已经黑了哦。”

真的说了很多。

因为英语考试的成绩被英语老师叫去谈话的事情;没有抢到面包的事情;在学生会又被会长严厉批评到脸红的事情。

以及在拒绝某人表白被问“为什么”的时候,一慌张就说出“就算是那个红头发的娃娃脸表白我也不会答应的!”这种话结果一回头本人就在后面的事情。

以及……

“智绘里……再陪我半个小时,我明天让你埋胸。”

“N·G!不是这个问题啦饰利。”

“但是我真的很郁闷啊,没人陪我的话我会死掉的。”

“那我陪你到你家门口吧?”

“啊……智绘里真是无情。行吧,不能半路逃跑哦。”

终于从咖啡厅脱出的上户智绘里用享受的表情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如果智绘里比我高一些能让我抱着手就好了呢。”

“比饰利高的话我埋胸就不方便了,所以还是比饰利矮比较好一点呐。”

两人肩并肩走在夜晚的新都。

新都在晚上依然热闹。虽说还没有达到不夜的程度,也算得上灯红酒绿。

即使被批评发展得太快,却也没减低这城市日益钢筋水泥化的速度。

网上也经常有“如果十年前有什么东西,比如一场大火把当时的新都毁掉的话,现在肯定是水泥森林吧。”之类的论调。听起来是很荒谬,但仔细想想说不定还真有可能。

话说回来,穿着制服的少女成双游走在有发展成红灯区的街上,怎么都会让周围的行人多看几眼的吧。

于是两人加快了步伐以尽快逃离这片不纯洁的区域。

楯山饰利的公寓是一个在晚上看上去气氛会变得诡异的地方。这会不会就是饰利不愿意今日到此为止的原因呢?上户智绘里想到了这样的可能性,所以才提出陪她到家门口这样的建议。就她的反应来看,真的有这个因素在里面也说不准。

路灯亮得过头了。这使得两人都忍不住用手去挡住光源。

走过用石砖铺成的人行路,再穿过需要用手挑开半空悬着的树枝的小道,两人从白色楼房的侧面走上楼梯。

“饰利……就算要节约钱也不要住在这种幽灵房啊。”

“幽灵房是什么鬼!?”

“不觉得这一片超像恐怖游戏的布景的吗?”

“请不要再说这方面的话题了,拜托你。”

楯山饰利说出后一句话的语气都变得像是窃窃私语一样。

如果上户智绘里在这个时候扮一个鬼脸的话,楯山饰利或许会吓得魂飞魄散吧。

也或许不会。

某踩上一层楼梯就会发出在夜里很响亮的脚步声。

两人一直上到三楼,只要再转过去就是饰利的屋子。

脚步一直没有停下,所以在转过角时的停顿才显得那么唐突。在饰利房间的门口站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楯山饰利认得那个人,那是——

“那是饰利的舅舅来着……?”

“嗯……对……”

楯山饰利用苦笑来回答。

“应该有事找饰利吧?我也到这里了,我先走一步……?”

“啊,好,明天再见。”

上户智绘里挥了挥手,然后转过身消失在楼梯口。踩踏阶梯的声音依然很响。

“……”

确认上户智绘里已经走远,楯山饰利以不快也不慢的速度朝自己的房门,也是那个男人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然后,在男人的面前停了下来。

男人的面貌一清二楚。

楯山饰利停下的同时,男人半跪了下去。

“恭候多时了,饰利大小姐。”

男人穿着的西装并不是仆人服装的样式,却做出仆人一样的姿势。埋着头,一只手放在胸前。

已经一改面对上户智绘里时的亲切表情,楯山饰利现在板着脸。

“为什么要到我的住处来,罗齐?”

那是中国人的名字,从楯山饰利的嘴里冒了出来。

明明不管是外貌还是举止都是日本人的男人,却顶着中国人的名字。

“这是老爷的命令,让我必须面对面提醒您再次检查圣遗物,保证魔法阵的准备完善。”

男人很年轻,却表现得和经历了多年仆人生活的管家一样,向楯山饰利陈述自己到来的缘由。

“如果真的担心的话,为什么不亲自去检查呢?”

“老爷可不会允许我这样的异端触碰到任何属于您的物品。”

“这样啊——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请回去休息吧。”

“遵命。”

男人立起来,和上户智绘里一样也消失在了楼梯口。

楯山饰利从包里拿出钥匙打开自己的房门。

左手淤血般的刻印也像是躁动起来,在她的错觉里发着光。

是啊。

时间已经到了。

——

“总算是赶上了……听说没有买到飞机票只有船票的时候还以为这次绝对完蛋了。”

这里是事先租下来的屋子,家具的摆放很有讲究,客厅也有很大的空旷地。

“魔法阵只能赶工了,没办法,菩萨保佑我比别人快吧。”

陈浩从背包里翻出了各种怪模怪样的东西,书本、粉笔、试管、宝石乱七八糟的都被翻出来堆在地上。

“嗯……”

然后,从一堆简直像垃圾一样的玩意儿里取出了隐藏在深处的想拿到的东西。

“开始吧。”

此刻,陈浩又想起刚才和藤井有人道别时,对方在嘴边轻声说道的那句话。

“再见了,另一位御主。”

因为已经走出了十几米的距离,用常识来想是绝对不可能听到的,所以对方才大大方方地说出来了吧。再回头,已经看不见人了。在车上的时候,已经发现了他汗腺的分泌确实有些过多,心跳也偏快。但当时自己只当成了那是因为自己是外国人所以他只是正常的紧张罢了。

没想到,他也是候选人之一吗?

真是被狠狠地摆了一道啊。

——

藤井有人的心脏狂跳。

看见对方走出十几米,被淹没在人群后便拔腿跑掉了。

就这样一路跑回家,上气不接下气。到家后“砰”地一声把门关上才放下心来。

见到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了。在那之后故作镇定,在车上察觉对方在看着自己后则完全被逼到了临界状态。

就差冷汗留下来了。

如果没有隐藏自己的魔力的话,或许在大街上就已经被干掉了吧?

这绝对不是被迫害妄想症。

哈,哈,哈。

大口呼吸了几分钟,暴跳的心脏才趋于平缓,浑身血液要挤爆血管的不适感也褪去。

“……呼,没有出事就好,没有出事就好。”

藤井有人这时才发现自己一直靠在门后,坐在地上。

刚刚冷静下来,白天那令人郁闷的事情又涌上脑海。

不行,得做点正事转移掉注意力。

站起来,拍拍灰,然后走到自己的房间。

整个屋子都只是普普通通的单人公寓的样子,一点特色都没有。

时钟滴答滴答。

“是时候了。”

藤井有人走到自己的书桌,从桌面下的抽屉里取出像是骨质又像是木质的,中间留有把手的圆柱形物体。

“开弓没有回头箭。”

藤井有人抓住那圆柱形物体正中的把手。

仅仅只是抓上去。

刹那间,气氛改变了。

从旁观的角度并不会觉得房间的光亮有什么变化,但置身其中的话会觉得周围变得黯淡了。

“轮芯,转动——”

有东西从手中的圆柱体爆发出来。

既是纯色,也是虹色。

符文与线条以无序渐变成有序,在被称为“轮芯”的圆柱四周展开。

就像撑开一把伞一样。

“若一只手或一只脚让你跌倒,就砍下来丢掉;一只手或一只脚进入永生,强于双手双脚被丢在业火里。”

围绕着的图案在此时又发生了变化,重叠成了三根尖刺的形状。

“回路,回归原初。”

握紧圆柱把手,藤井有人将“轮芯”转动。

被放出的无背景之法阵并没有跟着一起转动,只有“轮芯”如门把手一样随着藤井有人的手转动。

在达到一个点的瞬间,三只尖刺同时被收进了“轮芯”。

下一秒,“轮芯”的四周射出绿色的光线。

那些光线并没有单单按照直线四散出去,而是如同电路纹路般在空气中曲折再曲折。

光线在触碰到天花板、墙壁、地板之前便消退掉。

随后,房间的气氛回到了之前那毫无特色的样子。

“唔……!”

好热。

好烫。

全身像有火燃烧着一样。

肠胃里的东西也在顷刻间换了流动的方向。

藤井有人赶紧把手中的东西一下子撂在桌子上,冲向厕所,掀开马桶盖并呕吐起来。

“什么啊,自己的东西都不认吗?不过——呕——这也说明成功了吧。”

没错,成功了。

身体这剧烈的排斥反应,正是自己的魔术回路重新活化的证明。

好歹也是个魔术师,要不要这么丢脸?

在内心嘲笑自己,藤井有人一边大口喘气一边继续呕吐。

忍受了一整年的只使用外来魔力的日子,总算结束了。

好了好了,接下来,就是正式开幕。

Fate/Controller

拥有同样的起源,却因为微妙的差异(if)而走上另一条道路的世界。原初之“一”。成型之“二”。原罪之“三”。零点之“四”。如今,与本来面目完全不同的“第五次圣杯战争”正式开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