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福妻盈门:将军为我打江山 > 正文

完本:《福妻盈门:将军为我打江山》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发布时间:2020/9/29 9:59:13热度:

《福妻盈门:将军为我打江山》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主要讲述:老夫人带着沐梓凝去了自己的院子,聊起安泽岳,问起两人如何相识。...

福妻盈门:将军为我打江山

  自那日之后,沐梓凝每日在后院打扫,偶尔嬷嬷派她去厨房里帮忙洗菜择菜,遇不到安泽岳,日子也觉平静悠闲。

  如此,平平淡淡,终老一生,也未尝不可。

  沐梓凝一面想着,一面认真打扫着后院的落叶。

  秋风袭过,枯黄的叶子纷纷扬扬,落在地上。

  天色将暗,余晖的光源不断移动,消失在天边。

  沐梓凝打扫完落叶,靠在大树上一抬头,见空中明月高悬,忆及前世。

  同样的日子,刑枝勉兴奋而来,头发凌乱却不失雅色。

  他假情假意地将从路边摊一枚铜板买来的发簪送予她,赞她艳色无双非俗色,蕙质兰心眼前人。

  她竟信了他的鬼话,带着心中期待沦落为妓。

  思及此,沐梓凝心中一痛,眼睛酸涩,泪水迷眼,她随意地用袖子抹去泪水。

  安泽岳几日来忙于政务,好不容易归家,路过小院,见沐梓凝神色异常,眸光悲切,心莫名一紧。

  他只当知晓她的悲惨身世,念及小小年纪为奴辛苦,同情一二未尝不可。

  “明日,你来我院里,伺候笔墨。”他语气明明轻快无比,却给人冷漠至极之感,浑身发凉。

  沐梓凝还在恍惚中,回过神低头给他行礼,听到他脚步远去,这才抬起头来。

  管事的又来交代一遍沐梓凝明日当差,别犯错,同时眼中充满对她的同情。

  临了,管事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千万要小心,丢了性命可不是闹着玩的。

  沐梓凝一脸苦笑,明白安泽岳是不喜女人亲近的连声说谢。

  夜里,同屋的丫鬟们,几日来同沐梓凝混的熟了,都极好相处,知沐梓凝要去伺候安泽岳,纷纷围过来对她长吁短叹的。

  “唉,可怜,梓凝,你是怎么招惹公子的。”

  “上回,听管事的提过,有个丫鬟碰碎公子的古董花瓶,被拖出去重打五十大板死了。”

  “梓凝,你要不要把遗言说说。”

  “……”沐梓凝无言以对,她如何不知,安泽岳是个喜怒无常的主,吊儿郎当的外表下,暗藏杀机,凶险非常。

  “莫不是吓傻了,少爷真吓人。”

  沐梓凝强颜欢笑:“无事,大家睡了吧

  “我命是少爷救的,自然他想拿去也是可以的。”

  丫鬟们大多感慨她太过良善,难怪会被安排这样棘手的差事。

  油灯熄灭,丫鬟们睡下了,唯独沐梓凝愁及明日伺候安泽岳的事,焦虑难熬,说不害怕都是假的,心中难安,到后半夜才沉沉睡去。

  次日一早,早已醒来,同屋中姐妹们一同出去打扫,她习惯性去摸扫帚,竟听到有人口吐恶言,抬头一看竟是昨晚同她说留下遗言的小丫头。

  “可不是扫把星,不知用了什么狐媚子手段,竟让公子高看一眼。”

  “你少说风凉话,换你,明日公子将你砍了,看你还说得出话。”

  怒呵之人说话极其温柔,让人寻不到错处,那丫鬟自知理亏,气的脸色发白。

  其他人怕出事,将她生拉硬拽带走。

  沐梓凝松了一口气,她缓缓走进书房,开始打扫。

  书房内,东西摆放整齐,除了书架摆放花瓶的地方落了灰,其他的看起来干净整洁。

  她心里正疑惑,安泽岳走了进来,眼神冷冽痞气,面色如霜,他看到沐梓凝眼神竟柔软几分,朗声道:“过来研墨。”

  安泽岳刚一坐下,随手抄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沐梓凝低眉顺眼地过来,不敢看他半分。

  气氛尴尬之余,门外一小厮匆忙闯了进来,目光落在她身上片刻,在安泽岳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

  安泽岳笑容魅惑,目光里暗藏几分杀意,空气里顿觉压抑。

  “不必研墨了。”

  他说完这句话,大步走了出去,小厮跟上。

  沐梓凝松了一口气,全身瘫软坐在地上。

  看来,京中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沐梓凝直觉,安泽岳每每露出这样勾人心魄的魅笑,定然是又要大开杀戒。

  安泽岳前脚刚走,收到信说孙儿归来消息的老祖宗兴冲冲地赶来,只看到认真打扫书房的沐梓凝。

  沐梓凝虽穿着下人的粗布麻衣,气质出尘若九天玄女,眉眼如画,唇红齿白,眼睛清澈。

  老祖宗见了她的模样,愣怔几下,竟觉得她生的像一位故人,对她平白多出几分好感来。

  这故人生前同她频频来往,奈何天下间风云变幻无常,此时……心里生出几分凄然。

  不过片刻,老夫人面色一变,笑容温和。

  沐梓凝突然被一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拉着,正纳闷,听她说:“你是哪里来的小丫头,陪我去逛逛如何。”

  见她低眉未回答,老祖宗以为是她担心打扫不好,被责罚,赶紧添了句:“不必担心,府里我说了算。”

  “那就谢过老夫人了。”沐梓凝笑眯眯地给她行礼,赶紧过来搀扶着她。

  是个聪明的丫头,难怪岳儿留下,这模样比京中那些贵女并不逊色几分,举手抬足都贵气非常,奈何是个丫奴,不免叹了口气。

  对于孙儿在京中的名声,老夫人也是无奈,身边没有女色,被传出是断袖,她至今觉得头疼。

  沐梓凝不知道老夫人心中想法,以为她是忧心遇不到安泽岳的事情,出言安慰。

  “老夫人,少爷忙正事去了,说晚些回来陪您。”

  “无妨,你陪着我说会话就好。”

  受到老夫人善待,沐梓凝有些受宠若惊。

  上一世,并未见过这位老夫人,对她的情况知之甚少。

  莫非是自己重生之后,避开负心男的缘故,历史出现了些许偏移?

  老夫人带着沐梓凝去了自己的院子,聊起安泽岳,问起两人如何相识。

  院子里有一颗巨型玉兰花树,坠满花朵,芳香四溢。

  沐梓凝闻着花香,精神放松,将恶霸之事说了,略去自己从小被人苛责鞭打的事情。

  老夫人拉着她的小手,摸到她手上硬邦邦的茧子,唏嘘不已。

  “当真是苦命的孩子,我见了你心中欢喜,有意收你为干孙女,你意下如何。”

  沐梓凝心中一惊,连忙推辞:“老夫人,万万不可,我并不贪图这些,只想过的简单些,希望老夫人成全。”

福妻盈门:将军为我打江山

沐梓凝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而房内的男子则看着她远去的身影,云淡风轻勾了勾唇。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