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缠情掠夺,首席boss太偏执
缠情掠夺,首席boss太偏执

缠情掠夺,首席boss太偏执

  • 热度:
  • 时间:2020/1/19 21:05:14
  •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她爱了他十年,可却在订婚前夕落荒而逃,本以为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却不想一朝被擒,便一辈子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洛南音(哼着小曲儿):“天苍苍野茫茫,一支红杏她要出墙。” 薄旌予邪冷似笑非笑将这小女人拥入怀中:“你这只红杏要出墙?呵,你出一寸,我墙就挪一丈!”

精彩章节预览

“为什么不出声,嗯?”

  低调奢华装修的卧室里,镂空壁灯中透出橙黄的暖光映照出床上纠缠的身影,身形伟岸的男人压着娇小的身影低声质问,一次次粗暴的闯入,每一次都厮摩到底,一遍遍冲击着她灵魂的最深处。

  身下的女人千娇百媚的脸上已然惨白一片,细密的汗从她的额头沁出,混着眼角的泪一起滑落,贝齿死死的咬住朱唇不肯发出一声呻吟。

  低喘的男人霸道的捏住她紧绷的下颔,用力到强迫她睁眼:“洛南音,看着我!”

  冷酷的声音带着毋庸置疑的命令,洛南音睫毛颤抖的张开美眸,眼底皆是男人残酷嗜血笑容的倒影。

  “你跟薄温言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副死人脸么?”薄旌予更加用力的闯入,鹰隼长眸寒厉如刃,薄怒讥诮:“说话!”

  他狠狠一撞,洛南音眼前几乎一黑,酸麻的疼痛带着撕裂的感觉蚀骨一般,却比不上她正在滴血的心,颤抖着唇带着血珠开口:“薄旌予,他是你的亲人。”

  亲人?那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也配叫他舅舅?

  “呵呵呵……”低哑的笑声仿佛蕴着诬陷的嘲讽厌冷,薄旌予滚热的呼吸喷在她的颈窝,埋首靠近她的耳畔:“洛南音,你还知道他是我的侄子,当初跟他私奔的时候怎么不记得他跟我的这层关系?”

  私奔……

  洛南音隐忍着闭上眼睛,他滚烫的呼吸扑来好似针尖似的一下下的刺着她最敏感的位置,充满危险气息的凑近让她浑身都有些颤栗。

  当初若不是洛家的逼迫,她又怎么会出此下策?身为洛家的长女,却在小三入门以后被迫成为了“私生女”,如此深仇大恨,她又怎么会肯给洛夕音捐肾?

  见她有些恍惚的失神,薄旌予眼底戾色更深,拽起她扯出身体,强迫她转过去跪在床上,从后面再次穿入。

  痛!

  洛南音疼的浑身紧绷,却不想这更加刺激了薄旌予,他强取豪夺,一番折磨,洛南音浑身都仿佛散架了似的,只能感觉到身后的男人还在一次次的索取,仿佛体力永远用不完,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攥住床单,泪,氤氲沾湿了一片。

  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薄旌予才低喘一声释放出来,甩开她进了浴室。

  水声淅淅沥沥的传来,洛南音艰难的撑着身子躺倒在床上,膝盖已经麻木了,明明身体累的动弹不得,大脑却异常的清醒,她宁愿自己晕过去,可惜,身上每一处尖锐的疼痛都提醒着她方才发生过的事情。

  三年前,他们的婚事逼得他的挚爱顾凝自杀,永远只能坐在轮椅上,而她的逃走,更是让薄家颜面尽失成为了凉州的笑柄,那时,是薄温言送她出的国。

  她逃了三年,躲了三年,可不想还是被薄旌予找到了,他不光让她进入薄氏,甚至还用一纸婚书囚住了她。

  今天,是他们的新婚之夜。

  斑驳的落红落在米白的床上十分醒目,她颤抖着撑着身子穿上衣裳,一头青丝凌乱的散落在身后,单薄的身形瘦削得十分惹人怜,薄旌予才从浴室出来便看到了这样一幕,视线在床上一扫,眉心便深深的褶皱了起来。

  “呵,第一次?”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嘲讽。

  洛南音攥紧胸口的衣裳,抿唇,半晌,亮出一道冷漠的笑:“早知道补了还会疼,我还不如不补。”

  一句话,仿佛最致命的火星,一瞬间便将薄旌予心底最烈的火焰点燃,他俊容阴翳如酝酿着的狂风暴雨,脸颊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大步上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狠狠地抵到了墙上!

  “洛、南、音!”一字一句,恨不能将承载这名字的女人咬烂撕碎!

  洛南音被他突如其来的大力掐的憋痛颦眉,可千娇百媚的脸上浮起一层不屑一顾:“怎么了?你嫉妒了?”

  她倏地冷笑一下,朱唇一点红的伤口再次崩开,潋滟寒嘲:“薄旌予,不得不说,你的技术真的是糟透了,还比不上薄温言的十分之一,你又粗鲁又没有情趣,真是——烂透了!”

  “你说什么?”薄旌予眦目欲裂的暴怒一瞬间迸发出来,手下用力掐到她脸色泛红,语气骇人:“你再说一遍?”

  洛南音被掐的喘不上气,却丝毫没有显露出一丁点的怯色,发不出声音,索性就闭上眼睛,一脸任命。

  她已经逃了三年,从被薄旌予找到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他决计不会放过自己,可薄旌予却从来不知道,她已经爱了他整整十年,只可惜,他的心里只有他的白月光。

  薄老爷子曾因母亲救过他一命许下过一场婚约,偏偏,薄旌予对她痛恨至极,订婚的前夕,洛家人对她百般羞辱,为了能嫁给他,她全部都忍了,可是洛家竟然用母亲的命来威胁她给洛夕音捐肾!

  她不堪受辱,母亲在她被绑上手术台的时候舍命送她逃走,这一逃,便是三年。

  在出国以后,她才知道母亲当天便坠楼身亡了。

  她恨透了这些始作俑者,如果现在的死能是解脱,那便是最好的结果。

  洛南音思及此,唇角竟有一瞬间的释然,一挑,满脸坦然。

  薄旌予暴怒中乍然见到她的神色,眉心一深,手力也顿住,骤然一松,狠狠将她甩到一边。

  洛南音骤然得了自由,大量的氧气涌入让她耳畔都产生的嗡鸣,顿时呛咳起来。

  “真是犯贱,你还不配脏了我的手。”薄旌予脸上凛冽的怒意还未褪去,转身便扯起一旁的睡衣狠狠的丢到她身上:“别露出一副任命等死的样子,想死还没有那么容易!”

  洛南音身形一顿,扯下那件衣衫,上面满是清冷的薄荷冷香,这是他曾经穿过的。

  眼角余光里是男人穿衣的身影,她倏地眼眶一酸,自嘲冷笑:“薄旌予,你这样不累么?”

  他找到她那天的话仿佛还在耳畔,嗜血的残忍如最锋利的刃,刺进她的心,他说“洛南音,顾凝残了,你不是想嫁给我么?那我就让你做一辈子的薄太太,让你日日都生不如死,生生世世来为顾凝偿还欠债!”

  薄旌予的手下一顿,侧首,棱角分明的俊容泛起一层幽深森寒:“洛南音,折磨你,我永远都不会觉得累。”

  一字一顿,蚀骨寒凉。

  手,骤然收紧,指甲狠狠的嵌入掌心,洛南音觉的心底有什么被割开,留下满地看不见的绯红。

  “嘁,真是可笑。”她强忍着几乎夺眶而出的泪,嘲笑的格外狠毒:“可是薄旌予,不管你再怎么折磨我,顾凝的腿都回不来了,她一辈子,永永远远,都会是一个残、废!”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