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燕歌行
燕歌行

燕歌行

  • 热度:
  • 时间:2020/1/20 2:21:26
  •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我出嫁的那年,不过十四岁,而我要嫁的对象是名满天下的‘花六郎’,传说他俊美、残忍。可到了新婚之夜,我才知道,俊美、残忍都不算什么,了得的是,我眼前这人竟然是...便是这场婚事,让我今后陷入风雨中。身世之谜,王权之争,虐爱,待到尘埃落定时,你我是否还能在一起?

精彩章节预览

天色暗沉下来,厚重的乌云积满了雨水,蓄势待发。我藏在水缸里竖耳细听外头的声响,依稀还有些脚步声,只是离我这儿远了些。孟夏时节总是多阵雨,惊雷滚滚声响我从小就不怕,可今日,我倒是怕了。

我本是土匪头子的女儿,成日和一帮男人混在一起,女红梳发抹胭脂样样不会,别人拿我当小子,我亦是没有拿自己当女子,日子过得悠闲而自得。直到前段时间从京城来了一位镇关将军——李戎。这人有‘花六郎’的称号,据说俊美无比,但也残忍至极。他的俊美我不知,但他的残忍我却是先尝到了。他一上任就亲自率兵剿匪,作为关东最大的土匪头子,我爹自然成了他第一个要灭的人。

那日,大军直逼寨子,爹带着他的兄弟们奋勇抵抗,可寡不敌众,爹很快就败下阵来。之后,大军又进到寨子里搜人,爹将我藏在水缸里,又交给我一块玉佩,叫我好好保管。透过水缸与盖子之间的小缝隙,我看见爹被几个士兵擒住带走了,直到这一刻,我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灭门之灾。

泡在水缸里约莫一个时辰了,全身的皮肤都发白起皱,偶尔一个响雷将我吓得一哆嗦,猛地溅起水花到脸上,冰冷无比,我却大气不敢出,生怕前头的士兵会搜到这儿来。好一会儿,外头没有动静了,我悄悄掀开盖子,打算看看外头的情况。可盖子刚掀开,我就懵住了,只见外头站着一位高大的男子,他双手环胸,眼睛敏锐地盯着我。

我吓得往后一倒,撞到了水缸璧上,惹得背后一阵生疼。

他揭开盖子,冷幽幽地说:“卫甄,你让本将军等得好苦。”

我傻愣愣地看着他,脑海里使劲回想自己是否认识这一号人,结果并无半点印象。我紧贴着水缸璧,尽量离他远些,“我不认识你。”

他微微挑眉,似笑非笑地说:“没关系,我认得你。”话刚落音,他伸出大手猛然抓住我的衣领,提溜一下将我从水中拎了出来,哗啦啦的水染湿了地面,更有水花溅到他身上。我忙挣扎着,他却反手将我双手擒住,另一只手扣在我喉咙间,警告着:“再动你就没命了。”

“当我傻子啊?不动你还指不定怎么弄死我呢!”我说完,身子一转,双腿使劲朝他蹬去。他往后一退,让我扑了个空,接着又将我逼到死角,一手按住我,一手狠狠掐住我的脖子。瞬间,我感到不能呼吸,一张脸涨得通红。

他乜起眼,冷声问:“还动不动了?”

我死命瞪着他,喉咙间像被开水烫过一般,“你是谁?”

他好像笑了,凑到我耳边,吐出两个让我战栗的字:“李戎。”

对!就是这个男人,传闻中的花六郎,就是他害得爹吃败仗。我心间涌出一股怒火,暗暗酝酿着对策,可他的双手像铁钳一般箍着我,既是难受又是难忍。终于,他松开手指放开我,我大口大口呼吸着这珍贵的空气,耳鸣随之而来。

他大约和我在说什么,可我一点都听不进去,许是他烦了,干脆踹了我一脚:“听见没有?”

“什么?”我没好气地回冲他。

他又提起我的衣领,逼我看向他,“我让你嫁给我。”

有那么半晌的时间,我连呼吸都忘记了,不仅耳鸣,连脑袋里都是嗡嗡的响声。他皱着眉头仔细观察我的表情,问:“不愿意?”

他神情里明显有不屑,好像我若嫁给他该是我三生有幸。

终于,我回过神来,极其郑重地告诉他:“我是男人。”

他微微挑眉,视线滑向我的胸脯,那儿平荡荡一片,他大概没想到我胸可以平成这样,不禁皱起眉头。我心中却是大喜,自幼我爹就将我当男子养,这寨子里也没人当我是女子,我成天穿男装,做尽男人做的事儿,一来二去,连我自己都忘记了我是女儿身。

不过,他却不这么想,只见他猛然伸出手摸到我下身私密处,我整个身子紧绷住了,一双眼充满了惊恐。他摸了摸才收回手,挑起眉头问我:“原来男人也可以和女人一样啊。”

我又气又羞,抬脚要踢他,却被他反扣住。我急得大喊:“我连月事都没来,怎么嫁给你!”

他笑起来,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脸,惹得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觉恶心至极。“怕什么,月事没来只能说明你爹没养好你,跟了我,不出一个月,保准把你养得白白胖胖。”

“我cao!你当养猪呢!”我扭转身子,踢了他一脚。他一把握住我的脚踝,笑的邪魅无比。在体格上,我与他是天与地的差距,于是我放弃武攻他,改由迂回谈判。

“首先,我并不认识你,再者,你算是我杀父仇人,再再者,我为什么要嫁给你,或者说你为什么非要娶我啊?”我盯着他,直直地问。

他顿了会儿,开始一一回答我的问题:“首先,你虽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再者,你爹并没有死,只不过被我囚禁起来,你若嫁给我,他必然会受到我的礼待,包括整个寨子的人。再再者,我也不想娶你,但我却又非娶你不可。”

我怔怔地看着他那张俊秀无比的脸,心中思量着他的话是否属实。若是爹没有被杀,这自然是好的,若是让我嫁给他便可放了我爹,这也算是让我占了便宜。只是,他又为什么非要娶我呢?

我还想再问他原因,他却先知一般凌厉地瞪着我:“别再多问我一句,否则我立马杀了你爹。”

我顿时噤声,左右一衡量:“不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要先确认我爹是否平安。”

他想了想,点头应允。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