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一起牵手到白头 > 正文

一起牵手到白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布时间:2020/9/25 21:31:40热度:

《一起牵手到白头》是一本乡村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遇到这种事情,女孩儿永远是最大的受害者。身体跟精神上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偏偏舆论还像利箭一样射向她。什么叫做出来卖的?...

一起牵手到白头

我以为萧清墨听完我的话,至少会给我一个答案。

是或者不是,就这么简单。

没想到,萧清墨只是看着我,眼眸深处像是装下了整个夜空。

他轻轻地点了点我的眉心,“睡吧。”

我眨了眨眼睛,说了一声,“好。”

闭上眼睛之后,感觉到萧清墨在床边做了好久才离开。

等他走了之后,我翻了个身,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萧清墨未必不喜欢我,但是……

也未必是有多喜欢,男人啊,有时候内心世界被女人还要复杂。

我怀揣着对萧清墨的探究,沉沉睡去。

这一晚,梦中竟然全是萧清墨。

再次醒来不知道是几点了,只看着光从落地窗帘下面,一点一点的散进来,轻轻悄悄的,不带有一点动静,只有温暖。

我躺了一会儿,在床头摸到了手机。

一看,竟然已经十一点了,这一觉睡得够沉。

习惯性的去刷微博,却被热搜上一个消息震惊到了。

【锦明酒店遇袭事件】

我心里咯噔一声,锦明酒店不就是我昨晚出事的酒店吗?难道这件事情被人给录下了!

点进去看了看,发现没有我,里面的内容让我愤怒极了。

有个昵称叫做33的女孩儿,曝光了在锦明酒店的遭遇。她竟然被一个陌生男人硬拖着进房间,还是一个勇敢的住客将她解救了下来。

从视屏里面可以看出来,这个女孩儿一直在呼救,可是看到的人都无动于衷!

我的心渐渐地开始发凉,果然像我想的那样,这样的事情不止一次发生了。

昨晚我被人拖着走的时候,保安都装作没看到。

其实是有些后怕的,如果不是我有点自保的能力,是不是已经遭到了那个张大鼻子的侮辱?

怀着复杂的心情我继续刷微博,接连看到曝光了三起这样的事情,其中有一件的主人公正是昨晚那么对我的张大鼻子!

他的保镖抓着一个女孩儿,那个女孩儿又哭又喊得,但是并没有人救她。最后张大鼻子还扇了她两个耳光,她就这样无助的被带进了房间。

【遇到这种事情,女孩儿永远是最大的受害者。身体跟精神上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偏偏舆论还像利箭一样射向她。什么叫做出来卖的?那个女孩儿在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所谓的‘堂叔’出卖,就应该背负上这样恶毒的罪名吗?】

这是一条被点赞次数较多的微博,我往下看了几条,默默地放下了手机。

有时候人心最是险恶,一旦有些人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扣下一顶一顶的大帽子,当事人最是无助与绝望。如果没有反抗的能力,就只能生生的淹没在众人的口水中。

“睡好了吗?”萧清墨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来的。

我看了他一眼,心里沉闷的不想说话。

他的眼神往我的手机上扫了一下,看到了上面的微博。

“是你做的吗?”我忍不住问他。

从视频的时间来看,已经是半个多月前发生的事情了。为什么这么久没有爆出来,偏偏这个时候曝光了。

而且张大鼻子还颇有势力的样子,那个女孩儿只是个普通的外来打工人员,怎么可能主动站出来揭发对方,这背后必定有人帮她撑腰。

“不是。”萧清墨并未多说,“起床吃点东西。”

他这么说,我将信将疑。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来,让我有点怔忪,反映了一下才伸手去接。

“软软,你昨晚是在锦明酒店吧?”妈妈焦急关切的声音传出来,“我刚刚看到那个新闻,才想起来,你没事儿吧?”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看来妈还不知道昨晚跟我相亲的人是谁。

于是我故作寻常的说道:“没事儿啊,您当谁都能遇到那种事情啊。毕竟是小概率事件,再说了我也能保护好自己。”

“没事儿就好,昨晚那个相亲对象怎么样?”妈妈松了一口气,转而问道。

“没见着啊,人家估计看不上我。”我随意说道。

妈妈也没指望我真去相亲,又说了几句别的就挂了。

从头到尾都没提跟那个什么堂叔借钱的事情,怕是张素芬根本借不到。

我捏着手机,忧心忡忡。

在一旁站了许久的萧清墨忽然开口问道:“苏软,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需要。

……

我喝了两碗粥,恢复了一些体力,换了衣服准备走。

正巧梁飞来了,萧清墨一手拉住我将我按在沙发上。

梁飞对我笑了笑,而后恭恭敬敬的说道:“张金宝是做煤矿生意出身的,小有家底,在北城也算有几分人脉。您昨晚吩咐的,我已经全都处理好了,您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结果。”萧清墨按住我,似乎怕我跑了似的。

梁飞很是严谨的说道:“今天下午六点之前。”

萧清墨点头,“好。”

我听得有些糊涂,大概顺了顺。应该是张大鼻子的事情,萧清墨从中使了什么手段,这么说来微博事件还真跟他没关系。

梁飞并没有走,欲言又止。

我以为是我在这儿他不好说,于是说道:“我先走一步啊,还有点事情。”

没想到萧清墨直接无视了我,问道:“还有别的事情吗?”

梁飞这才为难的说道:“枫山饭店的工程已经被催数次了,实在是推脱不过了。”

萧清墨沉吟了半秒钟,果断的说道:“明早九点举行会议。”

梁飞大喜过望,这才离开。

我坐在那儿眼观鼻鼻观心,不该听的不去听,听了也从耳边过。

别人的事情,最好别牵扯太深,这是为人处事的道理。

“昨晚多谢你出手相救。”等梁飞走后,我立刻起身。

萧清墨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苏软,昨晚我看到了短信上的地址,你不想知道我什么跟过去吗?”

我退后半步,答非所问的说道:“很抱歉不能继续做萧然的家庭教师了,另外你的钱我保证准时汇到你的账户里。”

还有两日之期,还完钱我跟萧清墨就真的毫无瓜葛了。

我走,听到萧清墨在身后问道:“苏软,你害怕我。”

我没回头,只是说道:“萧清墨,我妈说,不要靠近一个爱不起的男人,我一向很听话。”

出了门,我的心在说。萧清墨,我不是怕你,我是怕爱情。

唉,我不会嫁给你,就不去撩拨你了。

一起牵手到白头

万万没想到,居然嫁了一个高冷系老公!在外扣子系的严丝合缝,不苟言笑,面目清冷。人人都尊敬的叫他一声萧先生,甚是敬畏。可是晚上回家一关灯,画风就变了!“老婆,我知道你为什么叫软软了。”“唔……为什么?禽兽”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