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半生荒唐幸遇你 > 正文

半生荒唐幸遇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20/10/2 6:38:40热度:

《半生荒唐幸遇你》是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全文讲述:她是我男朋友,这话陈曼曼是肯定说不出口。...

半生荒唐幸遇你

  陈曼曼没想到,陆亦琛会来这手。

  这只老狐狸,随时随地的给她设难关。

  她倒是想回答,他们两个之间没有关系,最好一辈子都没关系,他不要纠缠她,折磨她。

  可也就心里想想,她如果真这么说,这个禽兽,还能放过她吗,保不准又会被他关起来,过着非人的日子。

  她知道,现在所有的人,都在等她的回答。

  陈曼曼现在也不哭了,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回答说:“我要跟他在一起的关系。”

  她是我男朋友,这话陈曼曼是肯定说不出口。

  说出来,怕自己都吐了,也怕自己被吓死,如果不是死过一次,她可没有那么大的承受能力。

  这个答案,梦棱两可,陆亦琛倒也勉强满意。

  这一切在陈家的人眼里,都太突然!他们难以接受这个事实,陆亦琛怎么会和陈曼曼有关系。

  陈怀中问陆亦琛说:“亦琛这是不是小孩子在开玩笑,你和曼曼?是不是当中我们有什么误会了。”

  走廊水晶吊灯垂落下暖光明亮的灯光,落在陆亦琛的脸上,衬的他原本深邃硬挺的五官愈发立体,他的表情在灯光下却显得晦暗不明。

  “我是要跟她在一起,她没说错。”陆亦琛给出他最坚定,也是最简短的回答。

  陆亦琛要了陈曼曼,陈家人的目光震惊又惊悚,尤其是陈怀中,陈曼曼亲眼看到,他的手直哆嗦。

  陈少志还在地上坐着,紧张又惶恐的看着陆亦琛,他没想过,陈家最不起眼,最让人讨厌的人,竟然跟了陆亦琛。

  陆亦琛曾经记得,陈曼曼和她提过,说她哥哥总是欺软怕硬,在家里横行霸道,一直都哇在负她。

  今天也算是开眼了。

  他现在没时间和陈家人说什么,赶时间要走,看陈少志吓的快要半瘫的样子,他弯下腰,瞧着连站都站不稳陈少志。

  低沉的语气,带着威胁的意味,“这次算你走运,给你家里人面子,如果再有一次,我让你永远也站不起来,谁的面子我也不会给。”

  陈少志连连点头,甚至举手发誓,在陆亦琛面前,一点男子的尊严气概都不要。

  “陆叔您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妹妹的。”

  这话,陈曼曼听不下去,冷眼瞧着。

  陆亦琛力道不大的拍了下陈少志的肩膀,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在调教他的一条狗。

  陆亦琛离开陈家,陈家人身上拧紧了的发条,终于松了下来,除了陈曼曼以外,每个人都表现的很颓丧,脸色难看。

  今天发生的一切,对他们来说像是做梦一样,到现在都有种惊魂未定。

  陈少志手臂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土,人也不像是刚刚了,被吓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稍微缓过了神。

  他心里更恨陈曼曼,觉得陈曼曼就是个灾星。

  陈曼曼打了个大大的哈切,捂着嘴巴道:“我困了,先回去睡了,昨晚一晚上没睡好,不能熬夜了。”

  提到昨晚,陈怀中现在也算是知道了,昨晚陈曼曼到底是干嘛去了。

  他问陈曼曼说:“曼曼,今天你去医院这事儿,和陆亦琛说了没有,说你妈要带你去检查身体,怕……”

  陈怀中很自然的把祝秋枫推出去当替罪羊,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他看到我检查的单子了。”

  听到陈曼曼的回答,陈怀中长叹了一声,怕陆亦琛会对他们家有想法,得罪了他。

  ---------

  昨晚的事,不出意外,过了还不到一个晚上,就弄的满城风雨。

  整个上海滩,上流社会的圈子,都知道了陆亦琛找了个小女孩,还是陈家的私生女,两人在陈家晚宴的时候,就搞在了一起。

  传来传去,传出了各种版本。

  【婉婷,你妹妹和陆亦琛在一起了?有你妹妹照片吗,求看。】

  【你妹妹可真幸运,这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我听说才刚高中毕业,人生开挂了。】

  【我还以为陆亦琛会和你在一起……】

  【他们两个能长久吗】

  陈婉婷一晚上手机都快炸了,她的朋友几乎都来问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这些信息,几乎要把她给逼疯。

  她的情绪崩溃,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她看着镜子中狼狈的自己,疯癫大笑。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因为陈曼曼,她成了别人口中的笑话。

  当初有多得意,现在就有多惨,她咽不下这口气。

  陈婉婷后悔了,后悔同意让陈怀中这个杂种回家。

  她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清理门户,让这个杂种,彻底的消失在陆亦琛面前。

  【陈曼曼,你真脏我看错你了】

  躺在床上的陈曼曼听到手机咯噔一声,她哈切连天的点开微信,困的眼睛都泛着泪光。

  看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头像,开始对过去的自己极度嫌弃。

  她那时候很喜欢用情侣头像,每次都逼着周瑾宇和她用一样的。

  她还喜欢把两个人聊天的截图,上传到朋友圈,秀恩爱。

  在陈曼曼过去的惨淡人生里,她还天真的以为,遇到周瑾宇是她最大的幸运。

  盯了几秒,周瑾宇发来的微信,陈曼曼这才想起来,她到现在还没跟周瑾宇分手,知道周瑾宇肯定是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了。

  陈曼曼想该怎么回周瑾宇,手指龟速的打着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

  最后干脆她直接把周瑾宇拉黑。

  她希望周瑾宇能懂,她是单方面分手了。

  她不想再和周瑾宇,有过多的纠缠,老天给她重新活过的机会,不是让她来谈情说爱的,是让她来报仇的。

  她不想在多余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

  昨晚半夜,下了一场雨,清晨打开窗户,一股新鲜的空气,迎面扑来,清凉扑面,陈曼曼打了个寒颤,紧了紧衣领。

  听到卧室有人敲门,这种突然的变化,陈曼曼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之前进她的卧室,陈家的每个人,包括是家里的佣人,都把她的卧室当公共场合一样,谁都可以不敲门,就推门进来,没有一个人尊重过她。

  有次她在房间里换衣裳,家里的男佣人,就被人推到了她的房间。

  进来的是个小男孩,年龄和现在的她差不多大,刚被陈家招进来。

  她身上当时只穿了一条内裤,春光乍现,她吓的惊声尖叫,用手捂住了自己上面需要遮挡的地方。

  她惊声尖叫,“流氓,你这是干什么。”

  小男孩的脸涨的通红,听到他身后传来的嬉笑声音,是陈从安使坏,故意推这个小男孩进房间。

  已经锁门的陈曼曼,才知道她卧室的钥匙有好几把。

  陈曼曼轻嘲,这些人可真现实,就因为她上了陆亦琛的床,待遇就立马翻天的变化。

  “曼曼,有人找。”门外有人在喊。

  在陈家的每个人,都管她叫曼曼,不叫二小姐,这是祝秋枫说的,陈怀中也默认。

  倒不是因为亲切,实在是祝秋枫很单纯的只想陈家有一个女儿。

  陈曼曼洗漱好下楼,看到男人高大挺拔的背影,她不用看脸都知道,是背影的主人是周瑾宇。

  曾经陈曼曼爱周瑾宇,爱到了骨子里,睁开眼睛想的是他,闭上眼睛,想的也是他。

  甚至,她当时还很脑残的,去学校附近的纹身店去纹身。纹了条小金鱼在后背上。

  周瑾宇谐音是金鱼。

  她没敢纹周瑾宇的名字和生日,她虽然前世很蠢,但也没蠢到那种地步,如果真纹上。

  她相信肯定会被陆亦琛扒掉一层皮、

  周瑾宇在跟陈婉婷聊着天,陈曼曼前世今生倒是都很佩服这女人的抗击打能力。

  昨天的事儿对陈婉婷来说,肯定是致命的打击,她那么虚伪虚荣的一个人,一直向外都营造着,自己不是陆亦琛的侄女,是未婚妻的错觉。

  现在她从云端摔到了土里,看她的样子,就跟没事人一样。

  她亲切的朝她招手,唤她说:“”小曼,瑾宇等你半天了,你们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吵“”

  陈曼曼站在离周瑾宇尚有一段安全的距离,周瑾宇穿着一身潮牌价格不菲,满身年轻男孩的时尚和朝气,周瑾宇阳光帅气又很温柔体贴。

  单单从相处上看周瑾宇和陆亦琛那头狼相比,要好上太多。

  虽然她后来看透了,周瑾宇大部分对她,都是虚情假意。

  陈曼曼读书的时候,一年有365天,她有366天都想要嫁给周瑾宇,成为周太太。

  年轻英俊的周瑾宇和成熟冷峻陆亦琛,他们是两个画风,陆亦琛的线条太过于硬朗,再加上那双凌厉的黑眸,总是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

  “我需要一个解释。”周瑾宇黑色的眸窝里充满了讽刺。

  “没什么好解释的,我们已经分手了,我变心了。”陈曼曼望着周瑾宇年轻英俊的脸庞,声音轻柔而且坚定。

  周瑾宇插在口袋里的手,攥紧成拳。

  “是因为陆亦琛吗?为什么,陈曼曼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明知道陆亦琛是什么人,还作贱自己。”周瑾宇痛心疾首,心痛的看着陈曼曼。

  周瑾宇这般伤心难过的质问,让陈曼曼有些意外,前世周瑾宇后来才知道,她和陆亦琛在一起了。

  那时候的周瑾宇就和人间蒸发了一样,她发疯了似的找他,想要找他求原谅,要他跟自己一起私奔,找一处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哪怕是深山老林,也只有他们两个就好。

  周瑾宇懦弱胆怯,对她避而不见。

  现在看周瑾宇这副伤心难过的样子,陈曼曼心想,大概现在的周瑾宇还是爱她的,起码有勇气过来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陈曼曼一遍遍的提醒着自己保持清醒,千万不要重蹈覆辙,让自己再往火堆里跳。

  “陆亦琛是什么样的人?大概他是所有女人的梦想,面对那样的男人,如果你是女人,你不会动心吗?周瑾宇,我不懂事之前太痴缠你了,现在你自由了,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陈曼曼很冷静的开口,她对周瑾宇的感情,在上辈子已经画了句号。

  “你们睡过了?陆亦琛有那么多女人,床上的功夫一定让你很满意。”周瑾宇嘲讽的哼笑,对陈曼曼失望透顶。

  

半生荒唐幸遇你

人前,陆亦琛是人模人样的衣冠禽兽。人后,他比禽兽还禽兽!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