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笑逐颜开 > 正文

笑逐颜开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布时间:2019/12/11 5:00:33热度:

《笑逐颜开》是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全文讲述:林笑颜拿起刀,手忍不住的抖了起来,这把刀飞快,挨着伤口对着腐肉还没用力,一层腐肉就下来了。...

笑逐颜开

  林笑颜说完,没有理会朱翔羽的表情,手继续摸索着伤口,朱翔羽努力的眯着眼睛看,刚才他试着想喊一嗓子结果发出的声音连他自己都听不清,只好认命。

  眼睛眯着,寒光射出来有点微不足道,林笑颜嘲讽的笑了笑,心想朱翔羽眼里的寒光还挺渗人的,如果不是病着,还真不敢放肆,那绝对是一种说翻脸就翻脸说杀人就杀人的眼光。

  林笑颜仔细的解开朱翔羽衣服上的纽扣,小心的拉开喜袍,露出里面月白的短衣裤。

  睁大眼睛仔细着,见朱翔羽大腿处的月白裤子上渗出血水,伤口就在大腿处!

  找到了伤口,林笑颜站起来在屋里找了一圈,最后在墙上找到一把短刀。

  抽出短刀,一道寒光射出来,林笑颜能感觉到刀刃散发出渗骨的冷。

  朱翔羽的眼珠转了转,两道可以和刀光相比拟的寒光随即从眼又中散发出来,他暗暗运了运气,手悄悄伸出被子,手里半捂着一根小小的银针。

  林笑颜的手在朱翔羽大腿处摸了摸,见他条件反射的动了动。林笑颜跪在了地上,用短刀割开朱翔羽大腿处的裤子,露出里面缠着的绷带,她小心翼翼的轻轻割开绷带,沾点酒一点点撕下粘在伤口上的绷带,朱翔羽脸上露出一点痛苦的神色

  撕完粘在伤口上的绷带,林笑颜的头上已有密密的汗珠,她定眼一看碗口大的伤口已经腐烂化脓,发出难闻的腥臭味。

  “这些肉留不得,细菌感染了,怪不得你烧的这么厉害,这样下去过不了三天你非死不可,死不了也残了,怪不得小姐、、、、”林笑颜看着朱翔羽的伤口嘴里念叨着,觉得自己说错话了赶紧刹住,朱翔羽的眼睛闪了闪,询问的神色转瞬即逝,寒光依然闪烁。

  看了看朱翔羽绯红的脸,腐烂的伤口,林笑颜深呼吸几口,看来这太医只知道用中药调理,用药面止血,不懂得消炎。

  林笑颜拿起泡在酒碗里的棉花,细心地擦着腐肉及周围,朱翔羽呲着牙直直的看着房顶,伸在被窝外的手张开又合上,大拇指二拇指轻轻的艰难的捻着银针。

  只有把这些腐肉清除了,再用酒消毒,伤口才会好,腐肉要怎么清除呢呢?林笑颜脑子又飞快的转了起来。

  想了一会,把刀放进酒里泡了泡,拿出来架在蜡烛上用火烧,这些都是记忆中听来的东西,但愿是对的。

  本想着这些事等明天让太医做,可一想明天自己会怎样还说不来呢,再说这样做太医肯定不会听的,如果知道这些也不会让伤口腐烂成这样。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是功德无量的,林笑颜一边给自己戴着高帽子一边做着心理准备。

  “乖啊,忍着点,把这些坏肉割了,新肉就能长出来,慢慢的病才会好,”林笑颜轻轻的拍了拍朱翔羽,语气就像哄哥哥家五岁的小侄子。

  朱翔羽耷拉着上眼皮,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眼里没了那道寒光,他把所有的力气都运在手上。

  林笑颜拿起刀,手忍不住的抖了起来,这把刀飞快,挨着伤口对着腐肉还没用力,一层腐肉就下来了。

  朱翔羽声音不大的哼了一声,手攒了起来,,一会指缝里渗出细细的血。林笑颜不由得停下来无奈的皱了皱眉头。

  “王爷啊,你可不敢乱喊乱动,姐不是大夫,万一割破了血管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林笑颜拿着刀子,手越来越抖,刚才朱翔羽那小声的一哼,刀子差点就掉了,朱翔羽手缝里的血她倒没看见。

  直起身子稳了稳情绪,拿起一块毛巾塞进朱翔羽嘴里。

  “乖,疼了想喊就咬毛巾啊,腿可千万别动”说完蹲下身子慢慢的用刀刃刮着那些腐肉。

  割,太危险了,大腿处的血管粗,万一弄破了血止不住,流血过多也会死的。

  小心翼翼全神贯注的一点一点的刮着,腐烂了的肉脓脓的血水粘在了手上,胃里的东西开始翻江倒海的往上泛,今天一整天只吃了两个鸡蛋,一股鸡屎味涌上喉咙,恶心的林笑颜想吐。

  汗水一滴一滴落在朱翔羽的腿上,浑身像是在桑拿,厚厚的喜服粘在身上粘糊糊的。

  林笑颜太投入了没顾得上这些,刮了很久感觉没有刚才那么恶心,手也慢慢不抖了,最后竟然得心应手的清理完了。

  看着朱翔羽大腿处凹进去坑一样血淋淋的弧形伤口慢慢渗出的血水,林笑颜直起身子捶了捶酸酸的背。

  该不会是真的伤到血管了吧?林笑颜站起来从上往下看,就看到一个地方一会就渗出黑乎乎的血水,她用毛巾把血水擦干,一会又渗出来了。

  蹲下来凑近伤口仔细地看,用手摸了摸,一个坚硬的东西,按住那个东西左右摇了摇。

  朱翔羽浑身一颤,手松开了,银针从指缝中滑落。

  林笑颜抬头一看豆大的汗珠顺着他俊美苍白的脸颊流了下来。

  “乖,再忍一会,可能是箭头留在腿里了,怪不得你一直烧呢,这箭头得赶紧取出,要不真会要命的”林笑颜取出朱翔羽嘴里的毛巾。

  朱翔羽脸上湿漉漉的,无力的眼睛无助的的看着她,凌厉的寒光一点都没了。

  林笑颜心里一柔,可怜的孩子。

  取过一块毛巾帮他擦干脸上的汗,又用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自己是快三十的人了,大晏国女子到了三十岁孩子也该有十几岁了。

  孩子,林笑颜心里暗暗好笑,怎么把他想成自己的孩子了,现在的林笑颜最多也不过十六七岁,也许更小。

  林笑颜站起来又拿过一块毛巾继续塞进朱翔羽嘴里,朱翔羽默默地看着她,眼里没有了刚才的恨。

  “这次会很疼,你一定要挺住啊,你知道关羽刮骨疗伤的故事吧?”林笑颜说话间,大拇指和二拇指的指尖掐着那块箭头,想要把它拔出来,可是怎么都掐不住。

  “就是在三国的时候啊,一个叫关羽的将军被箭射伤了,箭倒是拔了出来,可是箭上有毒,毒入了骨髓。

  一个叫华佗的神医为他治病,神医告诉关羽,治这病很疼很残忍,得把他的眼睛蒙起来,手臂绑起来,绑到一个柱子上。

  关羽笑着说什么都不用,你就这样治吧。他伸出胳膊,一边和人下棋一边喝酒,华佗呢就割开关羽胳膊上的的肉,用刀刮去骨头上的毒。

  看的人都捂住了眼睛,关羽连眼睛都不眨,治完后关羽甩了甩胳膊说华佗真乃神医胳膊好了,华佗说将军真乃神人,所以啊、、、、、、、、”林笑颜想起上次陪生病的侄子打点滴时,给他讲着故事,他就不闹了,说着话也是给自己壮壮胆。

  见用手怎么都掐不住箭头,刚才找了一圈也没见有镊子什么的,林笑颜有点急了,她用两只手使了点劲压下箭头两边的肉,跪在地上一张嘴对着伤口压下去,用牙齿试探着咬稳箭头,使出浑身力气猛地往出一拔。

  箭头轻轻的就出来了,倒是林笑颜用了太大的力气,一个倒栽葱向后倒去,她急忙想起来,可腿是跪着的急忙中伸不开,好不容易滚了一下才爬了起来,吐出嘴里一寸来长好像已经生锈了的箭头。

  狼狈的翻了个跟斗才爬起来的林笑颜看了看朱翔羽的伤口,总算把心放进了肚子,血缓缓的流了出来。

  取出朱翔羽嘴里的毛巾,见他紧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不停地动着,林笑颜拿起一块毛巾压在伤口上。

  用手紧紧地按住流血的伤口,她记得小时候手脚破了总是用手按着,按一会血就止住了,这个伤口不比小伤口不知道管不管用。

  按了好大一会儿,松开手慢慢取下粘在伤口上的毛巾,血不像刚才那样流了而是慢慢得往外渗。

  见血快止住了,林笑颜拿过装着酒的杯子,取出刚才泡在酒里的棉花,清洗起了伤口,朱翔羽的腿抽筋一样的抽了几下。

  清洗完,看着满地狼籍,拿起最后一块毛巾把那些东西收拢起来,扔在门口这才回过头去看朱翔羽。

  这孩子满头大汗,几缕湿漉漉的头发散乱的粘在脸上,一双俊美狭长的眼睛依然眯成一条缝看着林笑颜,看起来很疲乏。

  “好了,你没危险了,明天让太医帮你上点止疼治伤的药,过不了一个月你就活蹦乱跳了“林笑颜说着打起了哈欠。

  “太困了。我先睡一会,你也别盖被子了,我也不给你包伤口了,就让伤口晾着吧,等天亮上药”听到了几声鸡叫,天快亮了,神经高度紧张的累了一天一夜,林笑颜已经没精力顾及自己危险的处境了。

  利索的取下头上乱七八糟的簪子之类的东西,林笑颜和衣倒在朱翔羽身边闭上眼睛。

  “你,不能恩将仇报啊!不管怎样得等我醒来”林笑颜刚闭上眼睛又睁开,转过身子对朱翔羽说完这几句话,才闭上眼睛睡去,几天都没好好睡觉了。

  

笑逐颜开

穿越就穿越了,还得代嫁,  代嫁就代嫁,还露馅了。  露馅就露馅,还成了庶女。  庶女就庶女,还得做小。  做小就做小,还得和姐姐共侍一夫。  神马都是浮云,爱自己,靠自己,守住阵地,是千古不变的硬道理。  貌似这些都得有他做靠山,守住这座靠山不是件容易的事,那得有些经历。  不过就算是背靠大山,也得自力更生排除万难才能生活的笑逐颜开。。...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