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职场 > 苏氏风云 > 正文

苏氏风云全章节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1/22 22:42:35热度:

《苏氏风云》是文笔极佳的职场风格小说。精彩章节阅读:苏玉扫了两少年一眼,又对了苏澈双眸向街中溜溜一瞟:“小心些…毋要伤人...

苏氏风云

  又是一年冬季。

  各地的郊祭之礼已经结束。

  因才下过一场小雪,路上几乎半天儿见不到一个行人。

  傍晚,通住恒城去的官道上,却有两骑少年伴着一辆黑漆两轮马车直向城门驶来。

  驾车者是个穿着青色交领过膝棉衣的三十许瘦小汉子,车旁两个同样装束的十六、七岁少年护侍左右。

  这时,车上的小窗从内推开,一个十来岁的小少年探出头来,对左侧面容微黑的少年道:“虎哥,到了恒城么?"

  少年微微笑道:“坐累了罢?前头即是“。

  少年话音刚落,又一清越的舒缓中微微有些糯糯的音调传出:“巽叔,到了恒城先去食饭罢…今日就歇一歇“。

  驾车汉子应诺一声,一抖马缰,几人进了城门。

  穿过街上稀疏的人流,青衣汉子在一食肆前停下马车。

  两个少年末及下马,已有个身穿浅绿色过膝短袄,下穿大口缚裤的独髻少年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少年下了马车,先是舒展了一下四肢,而后伸了右手向车下一拉,拉出装着二三级台阶的木梯,

  伸手推开车门,小少年笑嘻嘻道:“阿姐…快下来罢"

  车内清越糯软的音调正小声嘟哝:“腰酸背痛…这马车真不是人坐滴……"边说边伸手搭上少年手臂,

  一个梳着双螺髻,穿着杏黄色交领过膝短袄,下裳为青白间色折裥裙的十二三岁少女,扶了小少年下得车来。

  这少女容长脸盘,肤色白晳中莹莹透出些粉色;然而双眉却斜长如刀,一双杏核眼中眸黑而大,鼻挺而巧,唇角微抿如菱角……

  少女下得车来,见驾车汉子正牵了马往一侧停靠,遂对嘻嘻哈哈笑闹的三个少年道:“进去罢…用了饭食早些歇下"

  伸手扯了少女衣角,小少年嘻嘻笑道:“阿姐阿姐…我要吃水引,吃傅饨…"

  这少女正是领了小弟苏澈与家仆巽叔,由幽州商铺返家去的苏氏阿玉。

  几人走入酒肆大堂,立时有小二搭巾抹桌,殷勤让了几人坐定;

  苏玉几人便挑些水引、傅饨等热汤热饼来食。

  彼时酒肆内食客三三两两,或坐大堂或去楼上并不十分热闹。

  苏玉几人所坐之处,正是斜对酒肆大门处,街上人来车往,看的十分清楚。

  几人正埋首吃饭,突听街上一阵喝骂:“兀那贱妇,划破了老子衣衫,快快赔给老子……“

  夹七夹八一串污言秽语并低声哀求哭泣之声,苏玉几人便抬头看去;

  只见一个穿了粗葛短衫的矮壮汉子扯着个年青妇人的衣袖不放,两人脚下糊糊一地的蛋黄、蛋壳和一只踩扁的竹篮;

  那汉子嘴里骂着,见这妇人只会低声哀求:“奴不是有意…求求你……"

  围观众人虽指指点点,又无一人出头阻拦,壮汉便愈发胆大;

  竟然伸手搂了妇人的细腰,搭爪上去撕扯妇人的衣襟,眼中冒着淫光,嘴里还无耻道:“来来…老子摸摸看你这贱妇将银钱藏在哪里……“

  到此,大堂众人嘻嘻哈哈,这个“…妇人腰细…汉子享福矣!"那个“哎呀…快看快看衣衫撕破了……"

  众人权当看戏一般。

  苏玉这桌,巽叔是面无表情自顾挟菜吃饼,而三个少年己忍将不住,

  苏澈将陶碗一放,低沉了眉眼盯着自家阿姐嘟嘴道:“阿姐…不管管么?这无赖忒是不要脸"

  另两个少年亦是磨拳搓掌……

  苏玉扫了两少年一眼,又对了苏澈双眸向街中溜溜一瞟:“小心些…毋要伤人"

  咧嘴应得一声,苏澈起身三两步奔出门去。

  妇人紧抱双臂,一边缩着身子哭泣喊叫:“…放我家去…家去拿银钱给你……"左挣右挡中,粗汉正奋力去撕扯妇人鼓鼓胸脯上的衣襟;苏澈已窜到壮汉身侧,伸手一拍粗汉肩臂嘻笑道:“来来……我许你银钱"

  正色欲熏心之际,忽尔天外来了这样的一个……

  这人的心情可想而知……

  回头看去又是个十来岁的小儿拦阻……当下汉子便瞪了鱼泡眼破口骂道:“取死小儿…滚…"

  方骂得半句,苏澈己一拉一扯将妇人至壮汉怀中带开,又在壮汉手肘处一托一扭一甩……“扑通“一声,壮汉诺大的块头直摔出去,好巧不巧,一头扎入酒肆的泔水桶中……

  围观众人哄然叫好。

  苏玉慢条斯理地取了帕子擦了擦嘴,淡然对驾车汉子道:“巽叔,备好干粮,待会儿直接出城"

  两少年面面相觑,今夜不是要宿在此处么?

  叉了腰立在街上,苏澈一付洋洋得意状,苏玉并两个少年已出得门来。

  斜睨了苏澈一眼,苏玉淡然开口:“上车去"

  将将还一付大侠状的少年顿时蔫了下去。

  他一边往车上爬,一边犹自忿忿然道:“我还没吃饱呢…我要吃水引,要大大一碗……"

  苏玉理也不理,只探首车内,从座铺下拉开一个暗格,拿出个大陶碗来,扭头对嘟着嘴的苏澈道:“老实呆在车里…莫要乱翻…"

  自家阿姐一沉下脸来…苏澈只好眼巴巴地看着苏玉返回酒肆。

  巽叔正闷头往车上拎干粮食水,护侍的两个少年则去酒肆后堂搬了草料来喂马;

  苏玉揣了满满一碗热汽腾腾的水引,由店门出来,小小心心向自家马车行去……

  长街尽头,十数个黑色箭袖胡服,挎刀骑马的大汉,正簇拥一辆双马四轮的黑漆马车向此驶来;

  到得酒肆前,驾车汉子勒了马缰,沉声道:“郎君…到了地儿了"

  车内冷冷“嗯"的一声,众大汉便纷纷下马,

  拉车的马儿喷着响鼻原地嗒嗒踏了几下,马车微晃间一个少年跃下车来,

  街中众人见得这人马车,又见得十几个挎刀大汉……窃窃私语中“呀!…是贵人耶……"纷纷让出路来。

  于是…这位着了一袭绛紫色交领曲裾深衣,袖口衣摆处均绣以暗金色云纹,腰间又勒着一抹狰狞虎头金扣玉带的少年便畅通无阻滴,跨步而行;

  妨似行人避让,对这少年来说是理所应当般,少年末向得众人扫去一眼,只管踱步向前。

  这人行走之间腰背笔直,更显腰身劲瘦高挑;然而顾盼之间又满带了铁血煞气……

  街上私语之声渐熄,妨似在少年的威压之下,众人连大气亦不敢喘一口。

  苏玉揣了热气腾腾的陶碗,小心行到街上;少年下了马车,亦向着酒肆迈步而来,二人将要擦肩而过之时……

  刹那之间,变故…陡然而生……

  酒肆二楼的亮窗处“嗡“声一响,一枝墨翊铁箭挟了风雷之势向少年胸前射去;

  正跨步而行间,一箭破空袭来…

  少年心驰电转之间己拔刀不及,且躲无可躲之际……扫眸间,见近身处一个身穿杏黄短袄的庶民女子……遂长臂一伸,捏住那杏黄短衣女子的胳膊,大力向胸前一扯,

  然而……

  小小心心护着碗正行走间,苏玉先听得“嗡“的一声弓弦震鸣,而后,风雷霹雳般的箭簇已至身背,火石电光间,手臂又被对面之少年公子捏个正着……

  直待此时,街上才有人惊骇呼叫:“哎呀…杀人矣…快跑快跑"

  亦有人厉声喝叱“有人偷袭…快护侍郎君…"又“楼上…楼上有人射箭……"

  这些,苏玉已是无遐他顾,当下右手一扬,一碗热腾腾的面片汤水泼向绛紫深衣的少年,左手一搭一送间,已将少年捏住自已臂膀的手滑了开去;

  妨似一息被分做十几个刹那,又似一个眨眼再被分成十几二十个瞬间……

  箭已临身!

  不及回头,苏玉侧身以右手辨着风声用陶碗一抄、向外一带……

  生命危极时,人的潜力是无法想象的;更何况苏玉这个身体异于常人、六识异于常人,情急之下,用上了不知经过多少代武学宗师演练、总结而出的太极精萃……

  苏玉以陶碗乍一扣住箭簇,立时胸如锤击,但觉此箭挟雷霆万钩之势,几要……

  裂碗!

  破胸!

  穿肉而出!

  面对此种境况,苏玉已是:

  甩不掉……

  抗不住……

  亦……逃不脱。

  电光石火中,苏玉压下喉中一股腥甜,屏除杂念气沉丹田,又以腰为轴,达旋腰转背缠绕运动之便;

  同时双手捧陶碗做揉球式兜住箭身,以粘、黏、连、随、绷、挤、按等式,螺旋缠绕于箭簇……

  渐渐,苏玉由初始的勉力凝滞至自然而然的随心所欲……铁箭“啵“的一下,应声而折……

  此时,酒肆内是空无一人,大街上是人迹杳杳,巽叔捂了苏澈嘴巴立于车旁,两少年则面色沉凝手按剑柄护持左右。

  此一套说起极慢,但从箭来、箭折大约也就是几十个呼息的时间;

  众人只见乌光一抹破空而至,绛衣少年与苏玉错身而过时,苏玉以陶碗接住箭簇,而后若分风拂柳,又若拈花扑蝶一般,气定神闲的,将箭折于碗中……

  这里,苏玉但觉自已,仍象是有无穷无尽的精力急待发泄一般……

  那里,一众人眼珠子几乎掉了一地。

  绛衣少年一身汤水隐隐,间或好象还冒了些白烟儿出来,其十来个随护,抽刀欲砍的,提刀欲扑的动作均做了一半儿,而……战役已结束……

  一时场中静寂无声。

  立在当场,苏玉边捧了陶碗细看,边问奔过来的巽叔道:“放箭者何人?"

  巽叔躬身揖礼,沉声道:“似是铁勒人,当世不出三人有此技"

  苏玉点头,赞道:“好箭…好臂力"

  一声毕,伸手拉了木呆呆的苏澈,捧了她的陶碗抽身便上了马车。

  对于绛衣少年一众,苏玉是连个白眼儿也欠奉…人家是贵人耶

  苏玉是耍的快,走的疾;

  余下绛衣公子一身汤水淋漓,只闻渐行渐远的马车内传来糯糯的轻叹一声:“可惜了……好好一碗面片儿……“

  马车绝尘而去。

  萧柯看了看绛紫深衣上仍在滴嗒的汤水,仿似那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汤面片都尽数泼到了脸上一般,烫的那是火辣辣的疼……

  然则,感觉归感觉,终究是面色如常,撩袍跨入酒肆中,身后随护均手按刀柄呼啦啦紧随而入。

  末得几息,楼上奔下两名黑衣大汉,其中一大汉垂首揖礼道:“回禀郎君…是铁勒王子兀咎儿帐下第一高手泰仲"

  掸了掸衣袖,萧柯似不屑又似自嘲般勾了勾唇角,

  那大汉垂首又道:“那庶民女子接住箭时,仆既上得楼去,只远远见那人拿的似是裂天弓"

  听得这大汉忐忑之语,萧柯伸手揉揉眉心,又沉思片刻,遂起身出门。

  只是登车之际,这惜言如金的少年郎君方对一众大汉道:“派人去查…那女郎从何而来往何而去,务必无一丝儿疏漏之处"

  

苏氏风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雄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雄梦)或者(kanshu34),关注后回复 【苏氏风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苏氏风云

律师苏玉醒来成了古装女童,又被雷劈出了一身武技。怎么揣碗面片儿路过,就被冷面将军抓来挡箭?又被赐给这变态家伙做妻……有美人看上自家夫君,拍她!那什么王要抢自已,打他!...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