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前夫!给我跪下! > 正文

前夫!给我跪下!全文目录阅读第18章《前夫!给我跪下!》

发布时间:2020/9/17 16:19:49热度:

《前夫!给我跪下!》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精彩阅读:“刘小姐。”柳卿卿语气很柔和的打断了刘洁的话,用一种带着惊奇的眼神看刘洁:“你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的孩子没了,还...

前夫!给我跪下!

  等柳卿卿再醒来的时候,鼻尖萦绕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肚子里空落落,似乎少了什么的感觉让她惊慌。

  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激动的周玲玲。

  周玲玲之前看到柳卿卿一脸的苍白的躺在那里,整个人都傻了。

  甚至都不知道这个时候应不应该叫柳父和柳母过来。

  本来在想如果柳卿卿醒来了,就让柳卿卿决定。

  如果柳卿卿一直没有醒来,周玲玲就要打电话了。

  然后,就在周玲玲决定打电话的前一分钟,柳卿卿醒来了。

  柳卿卿醒来了,周玲玲自然是不会那么闲的蛋疼的非要去纠结要不要喊柳父柳母过来。

  毕竟现在柳卿卿最为重要。

  周玲玲小心翼翼的看着柳卿卿:“卿卿,你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

  柳卿卿沉默,然后才艰难的问道:“我的孩子呢?”

  周玲玲顿了一下,然后安慰:“以后会有孩子的。”

  本来身体上的不适就让柳卿卿有了猜测,现在周玲玲的话,无疑是确认了。

  柳卿卿一瞬间眼神放空。

  脑子里一片空白,压根不知道自己应该想什么。

  周玲玲胆战心惊的看着柳卿卿的样子,又是担心,又是心疼,她咬牙:“是不是齐白哲那个渣男做的?特么的,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孩子就是他的,可是好歹你也是孕妇,他居然做出这样子的事情来,果然不愧他的渣男之名!”

  柳卿卿听到周玲玲的义愤填膺,才反应过来几分,她看着周玲玲,一字一句极为认真:“我的孩子不会白死,齐白哲会受到教训,至于罪魁祸首……”

  柳卿卿顿了顿,道:“罪魁祸首我也不会放过。”

  “罪魁祸首?”周玲玲呆了一下:“罪魁祸首不就是齐白哲吗?”

  柳卿卿轻笑一声,“不是,另有其人。”

  周玲玲摩拳擦掌,“卿卿,你告诉我,我帮你一起教训他们!”

  “我当然需要你的帮忙。”柳卿卿笑:“不过不是现在,等一点点时间吧。如果不到他们身上啃下两块肉来,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周玲玲看到了柳卿卿的决心。

  自小和柳卿卿一起长大的周玲玲自然是清楚柳卿卿的性子的,柳卿卿这是怒了,认真了。

  至于柳卿卿怒了的后果……

  emmm……犹记得小时候欺负她的死胖子被柳卿卿教训了一顿,中学时候色眯眯的老师被柳卿卿一手弄下台,大学出去的时候,貌似也做了一番事。

  尤其是,柳卿卿从小就不喜欢借柳家力量,怒极了做的事情,都是仅凭一人之力做的。

  想了想,周玲玲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你记住了,这次我周家和你们柳家的力量你都可以用,你可千万不能傻兮兮的一个人对上整个齐氏。”

  柳卿卿:“……”

  虽然有点不合时宜,可柳卿卿还是问了一句:“所以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冲动的人吗?”

  好像,似乎,貌似并不是。

  周玲玲想了想,也就安心了,只是还不忘记说一句:“到时候你有什么都要和我说,你的计划要告诉我,知不知道?”

  毕竟这次是这么大的事情,柳卿卿受到的刺激并不小。

  虽然还是今天才知道柳卿卿怀孕了,可周玲玲可以感受得到柳卿卿对孩子的爱护。

  反正自己要了解所有的流程,那么就算是柳卿卿冲动了,好歹还有一个她给柳卿卿收拾残局。

  唔,反正不是很重要,不会伤害到柳卿卿自己的行为,周玲玲才不去阻止咧!管他们那些人是不是很很惨!

  周玲玲就是标准的护短,这一方面和柳卿卿一毛一样。

  柳卿卿毕竟流了孩子。

  此时也容易累,还要坐小月子。

  周玲玲就自告奋勇的来照顾她。

  而在周玲玲问起要不要告诉柳父和柳母的时候,柳卿卿都不带犹豫的点头了。

  她的手机被摔了,只能拿周玲玲的打电话过去。

  “爸爸,我现在在医院,有点事情要和你们说,等你忙完了,就带妈妈一起来吧。”

  柳父还有正事儿,柳卿卿就不直接说出来了。

  不然柳父肯定会抛下所有的事情赶过来。

  而现在的事情,并不是柳父抛下所有的事情过来就可以解决的。

  所以柳父是来的快还是来得晚,柳卿卿并不是很在意。

  加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柳卿卿也需要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

  她明白齐白哲是一个怎样优秀的人,不然自己也不会喜欢上他。

  而站在齐白哲的对立面,要算计他,更是一点儿都马虎不得。

  就是要让齐白哲知道自己在算计他,可是又抓不到一点儿把柄,那需要极致的冷静。

  闭了闭眼,柳卿卿脸上有几分的疲惫。

  周玲玲看到了,连忙道:“卿卿,你休息一会儿吧,我看着你很累的样子。你不用担心,我会一直守着你的。”

  柳卿卿露出一个笑容。

  笑容是真的很温暖。

  有这么一个挚友,可以陪在身边,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柳卿卿躺着睡了过去,中间只是有护士来给她吊水的时候醒了一下子。

  等被叫醒的时候,已经是五点了。

  周玲玲喊醒来柳卿卿,是为了让柳卿卿吃饭。

  周玲玲一直守着柳卿卿,自然不可能是她自己做的,她是在外面一家很好的店里面定的一些清淡又有营养的菜色还有鸡汤。

  吃起来味道不错。

  周玲玲一脸的肉痛:“卿卿,你别担心,这些东西,我会和你一起吃的。”

  倒是让柳卿卿看的有几分好笑:“不用了,我现在是要补,你偶尔吃没问题,如果一直吃,你会胖的。你自己吃自己的就好了。”

  周玲玲有些犹豫:“可是这些东西吃起来……这么淡,你一个人吃会吃不下吧?”

  “我没事。”柳卿卿顿了顿,笑了笑:“再说了等我吃不下的时候,再喊你和我一起吃,不可以吗?”

  周玲玲眼睛一亮,“也是哦。”

  柳卿卿只笑笑,不说话。

  周玲玲是无辣不欢,现在能忍着说陪她吃,这份心意就已经够了。

  毕竟她起码要吃一个月的这种东西。

  不过就像是柳卿卿自己说的,她并不在意周玲玲是不是要陪她吃。

  她只知道,她不能在失去孩子之后,还自暴自弃。

  齐白哲和刘洁,会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而这,需要她拥有一个好身体。

  柳卿卿慢悠悠的吃着东西,很沉静的样子。

  等电话响起的时候,周玲玲知道柳父和柳母来了,自告奋勇的去接柳父和柳母。

  本来柳父和柳母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只听到柳卿卿很淡定的样子,还以为是小事儿。

  结果一过来,就发现自家女儿坐在床上,一脸的苍白。

  柳父and柳母:“……”

  所以这是发生了什么?

  相比于柳父,柳母倒是更细心几分,看着柳卿卿苍白的脸色,结合这里的楼层,然后自己以前见过的一些人。

  心惊肉跳的就知道了柳卿卿这个样子代表着什么。

  可柳母还是抱了几分期盼——希望不是自己所想——的问道:“卿卿,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柳卿卿本来早就想好了,自己一定要冷静,一定要镇定。

  可是这个时候,见到了柳母和柳父,一股子委屈就从心里冒了出来,她压根就忍不住,声音有几分嘶哑的道:“妈妈,我的孩子没了。”

  柳父和柳母都是一惊。

  柳父问:“怎么回事儿?”

  柳母一惊心疼的走上前去,抱着柳卿卿,安慰她:“卿卿,不怕,爸爸妈妈都在你身边呢!”

  柳卿卿再也忍不住,痛哭了出声。

  之前确定了孩子没有了,都可以坚强的柳卿卿,在妈妈的怀抱里面泣不成声。

  柳父看着柳卿卿那个样子,一时之间是问不出来什么了,不由皱眉,然后转头看着周玲玲,问:“玲玲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周玲玲是知道一些的,可是不知道自己可以说多少。

  于是看了柳卿卿一眼。

  柳卿卿泪眼朦胧,还是接收到了周玲玲这询问的意思。

  她现在估计是说不出来的,所以她点点头,让周玲玲先说自己知道的。

  周玲玲所知道的,无非也就是自己本来是给柳卿卿礼物,柳卿卿接了她之后,也是因为忽然知道柳卿卿怀孕了,所以周玲玲就忘记了将礼物给柳卿卿。

  然后回去之后,将东西给爸妈的时候,忽然之间看到了,就跑出来给柳卿卿送过去。

  也是因为过去了,才看见柳卿卿坐在地上,脸色苍白。

  而齐白哲就站在她面前。

  估计就是齐白哲做的。

  而之后,周玲玲就将柳卿卿送来了医院。

  可是也晚了一些。

  孩子没有保住。

  柳父和柳母脸色阴沉。

  柳母恨声道:“那齐白哲太过分了,当我柳家好欺负不成!”

  柳卿卿哭了一场,心情也好了很多,至少可以控制自己的心情了。

  她沉默了一下,道:“爸爸,妈妈,我要自己讨回公道,给他们一个教训,所以,你们不用插手。”

  “他们?”柳父抓住了一个重点。

  “齐白哲要扶大部分责任,可是其中一个重点,可不是齐白哲。”柳卿卿笑,眼中毫无温度。

  柳父和柳母是第一次看到柳卿卿这个样子,很冷漠。

  柳卿卿在他们面前向来是一个乖巧的孩子,这次肯定是被气狠了。

  不过想到齐白哲做的事情,柳父和柳母就可以理解了。

  甚至对于柳卿卿说的另一个人,那个重点,柳卿卿没有说出来,自然是有柳卿卿自己的道理。

  只是对那个人,他们有很浓重的迁怒。

  或许也不应该说迁怒。

  毕竟那个人也是有责任的。

  只是是不是迁怒,柳卿卿并不是很在意就是。

  毕竟,柳卿卿实在也是不喜欢刘洁。

  而且既然柳父和柳母已经答应了她不会轻易插手,那么就一定会做到。

  不过柳父还不忘记嘱咐一句:“如果有什么麻烦,一定要告诉我们。”

  柳卿卿浅笑:“好。”

  她也不是傻的,有时候,自然是要有人帮忙的。

  柳父和柳母见过了柳卿卿,柳母非要留在这里陪着柳卿卿。

  本来周玲玲是想把柳母劝走的,可是柳卿卿也同意柳母在这里陪着自己。

  一来是因为,柳母就算是回去了,可能也会因为担心她而不安心。

  二嘛……

  “玲玲,你今天才回来,先去陪陪伯父和伯母吧,你之后再来陪我也是一样的。”

  周玲玲一想,也是。

  尤其是看到了柳母眼中的忧虑,她也就答应了。

  “好,柳伯父,柳伯母,那我就先回去了。卿卿,你好好休息,养好身体,到时候再去找那贱……那些人。”

  周玲玲差点脱口而出说贱人。

  不过想到柳母和柳父在这里,就硬生生的换了一个词。

  柳卿卿点点头:“好,你先回去吧,不用太担心我。”

  怎么能不担心。

  周玲玲嘴角抽搐,很想丢给柳卿卿一个白眼。

  不过她最后还是忍住了。

  好歹柳卿卿也是一个病人,需要好好的照顾。

  从身体到心理上的照顾。

  周玲玲走了之后,柳卿卿又将柳父给劝了回去。

  虽然是不太舒服,可是她也没有到要两个人陪着的地步。

  尤其是柳父肩膀上还有两个公司这么大的担子。

  柳母默默地陪着柳卿卿,和柳卿卿说话,尽量的不让柳卿卿去想孩子的事情。

  柳卿卿可以察觉到柳母的意思。

  就算是一开始没有察觉到,到了后面的时候,也感觉出来了。

  虽然有点无奈,可柳卿卿心中更多的却是感动。

  暖洋洋的。

  和柳母聊了一会儿,柳卿卿默默地打了一个哈欠:“妈妈,我有点累了,我们睡吧。”

  柳卿卿自己有条件,周玲玲一开始让人给她安排的就是VIP病房。

  她自己躺的床很大不说,旁边还有一张床。

  柳母看柳卿卿神色有些疲累,点点头:“好,你睡吧,我看着你睡。”

  柳卿卿有点无奈:“妈妈,你看着我睡,我会睡不着的,你就和我一起睡吧。”

  其实柳母很担心柳卿卿,就怕柳卿卿流露出来的平静都是装的。

  可是柳卿卿都这么说了,她也没办法一直守着了。

  她只能道:“如果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喊我,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柳卿卿连连点头。

  柳母终于愿意睡了。

  灯暗下来的时候,柳卿卿却睁开了眼睛。

  其实她并不是多困。

  毕竟白天睡了那么久,现在是有些精神了。

  不过看着柳母困了,所以才那么说而已。

  静静地盯着天花板,还有窗户外面透过来的一丝丝光亮,柳卿卿在发呆。

  她不知道事情怎么会成为这个样子。

  虽然说已经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实际上,柳卿卿却是后悔的。

  看见齐白哲的时候,她不应该下车。

  甚至回头去到周家去都好。

  可是她偏偏下车了。

  也没有想到,自己在齐白哲心目中的信誉那么低。

  居然以为她是在演戏。

  无声的勾唇,眼中的嘲讽浓郁得可以滴出来。

  手不由自主的捂着小腹,心中空落落的。

  眼睛闭上,还能感觉眼中的温热,以及快要低落出来的眼泪。

  也唯有这种时候,这种安静的时候,她可以软弱几分了。

  白天的时候,那一点点的软弱就够了。

  多了,爸妈会更担心。

  宝宝,你放心,害了你的人,都会付出代价。

  ——哪怕,他是你的亲生父亲。

  可是他也是扼杀你的人。

  柳卿卿无声的说着。

  渐渐地,也不知道是多久,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柳母早就已经起来了。

  甚至已经给她准备了早餐。

  是鸡汤和饺子。

  在柳母巴巴的眼神中吃完,柳卿卿看见柳母露出几分满意,随后又叹了一句:“现在不方便,不然我可以给你做饭。”

  柳卿卿:“……”

  “妈,你不用这么忙的,等会儿玲玲会过来照顾我,你啊,就好好的回家休息。”

  柳母本来是不太乐意自己要回去的,她想要照顾柳卿卿,不过转念一想,也就同意了。

  “也好,玲玲照顾你,我就有时间回去给你做饭了。”

  柳卿卿:“……”

  好吧,自家亲娘偏偏在做饭这件事上钻了牛角尖,她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柳卿卿的心思,柳母是不知道的,不然指不定会敲她一下。

  这么心心念念的为她着想,她居然还不乐意,这个小白眼狼!

  说了几句,房门就被敲响了。

  柳卿卿本来以为是周玲玲来了,柳母也以为是。

  就过去开门了。

  结果看到门外的人的时候,柳母一向温和的脸都拉长了:“谁让你们来的!”

  说实话,齐白哲一直以来在柳母心中的形象不错。

  她很喜欢齐白哲,自然是对齐白哲温和。

  这是柳母第一次对齐白哲摆脸色。

  齐白哲也是有点感觉怪异,他忽略那怪异的地方,道:“柳伯母,我是来看卿卿的。”

  “卿卿也是你叫的?我女儿没死,这是多亏齐总手下留情了!”柳母不客气的道。

  那语气中的嘲讽和鄙视厌恶,任谁都可以听出来。

  “柳……柳伯母您误会了,哲哥哥是真的来看柳小姐的,他很担心柳小姐。”

  柳母这才发现齐白哲身后还有一个人。

  是一个年轻的姑娘。

  看起来畏畏缩缩的,一点儿都不大方。

  柳母嗤笑一声:“怎么?还要带一个人来看我家卿卿?得了吧,我家卿卿也不用你看,指不定被你看了之后,卿卿会更难受!”

  齐白哲皱起眉头,看着柳母。

  “柳伯母,我是来道歉的。”

  本来是有点奇怪柳母的态度的齐白哲一想,会让柳母变化这么大的,估计也只有柳卿卿的事情了,也只有柳卿卿的孩子。

  柳母应该是知道昨天的事情了。

  柳母毫不客气:“你道歉我家卿卿就一定要接受?真心道歉的你昨天怎么没有来?非要现在才来?那你这道歉的诚意也只有这么一点儿了!我家卿卿受了多大的伤害,你一句道歉就想息事宁人?呵呵!”

  齐白哲脸色更冷。

  只是对着柳母这么一个算是长辈的人,不可能和对柳卿卿一样,说出那些话来。

  他抿唇。

  刘洁也是看到了齐白哲的样子,她咬唇,道:“伯母,你要怪就怪我吧,昨天哲哥哥是找我去了。”

  “谁是你伯母?别乱攀亲戚!”柳母看都不看刘洁一眼。

  刘洁低眉,肩膀看似害怕的缩了一下。

  实际上低垂的眉眼中满是恶意。

  又是这样的眼神,果然不愧是柳卿卿的妈妈,看她的眼神都是一样的,看垃圾一样。

  齐白哲看刘洁被吓到的样子,揽着刘洁的腰:“柳伯母,她是我女朋友。”

  意思就是喊一声伯母也是可以的。

  “哦,我们家和你也不熟,我不介意你叫我柳夫人。”

  柳母直接就是这么一句。

  齐白哲脸色一黑。

  里面的柳卿卿是听到了这些的。

  毕竟柳母还是没有关门。

  她本来是想柳母肯定是不会让齐白哲进来,她现在也不想见到齐白哲。

  可是在听到刘洁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话的时候,她又改变主意了。

  她忽然扬声道:“妈妈,让他们进来。”

  柳母回头看了自己女儿一眼。

  眼中有些许的担忧。

  等见到柳卿卿点点头的时候,虽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她还是冷眼看了齐白哲一眼:“哼!进来吧!”

  只是眼神着实不善。

  齐白哲抿唇,忽略柳母的眼神,带着刘洁走了进去。

  齐白哲一手揽着刘洁,一手拿着一篮子水果,放在了桌子上。

  柳卿卿眉目温柔的看着柳母:“妈妈,你先出去一下吧,对了,顺带把那篮子水果丢到垃圾桶去,这种人送的水果,脏了我的病房。”

  柳母是认同将水果给丢了的,只是对于柳卿卿说的,自己出去的事情,她就不乐意了。

  用一种看敌人的眼神看着齐白哲和刘洁:“卿卿,我陪着你,不然还不知道他们会做出来什么事情!”

  柳卿卿却很坚持:“妈妈,这是医院,他们不敢做什么的,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他们说,您就先出去吧。”

  柳母还是不愿意。

  而这时候,柳卿卿看到了来的一个人。

  脸上露出几分的笑:“妈妈,你回去吧,我会没事儿的,你看,玲玲来了,玲玲陪着我就好了。你也知道,这是多么无耻的人,你在这里,如果伤到了,我会担心的。”

  柳母瞪了柳卿卿一眼:“胡闹,不知道我会担心你吗?”

  柳卿卿轻笑:“妈妈,我和你开个玩笑而已。齐总,您是多么有风度的人,自然是不会对女人动手的,对不对?”

  说话的时候,柳卿卿下巴上的两个青紫色的印子还很明显。

  有种说不出的嘲讽。

  齐白哲脸色一沉,“不会。”

  惜字如金。

  柳卿卿不想柳母在这里,是因为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而齐白哲也不想柳母在这里。

  两人在这方面有种难得的契合。

  进来的周玲玲是看到了有人在,结果走到柳卿卿旁边的时候,才看到是齐白哲。

  当即就炸了:“卿卿,这个渣男怎么在这里?我告诉你,你别再想欺负卿卿!”

  周玲玲就像是炸毛的小狮子一样的护着柳卿卿。

  柳卿卿敛眉,偏头对柳母笑:“妈妈,你就先出去好不好?”

  柳母听出来柳卿卿语气中带着的几分祈求。

  虽然不知道柳卿卿为什么偏偏不让自己在这里,不过想了想,叹息一声,还是答应了:“好,我先回去,中午的时候来看你。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

  “好。”柳卿卿眉眼弯弯,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柳母走了,周玲玲也被柳卿卿一拉,拉在了自己身边坐下。

  同时手指在周玲玲手心动了动。

  阻止了周玲玲即将爆出来的三字经,柳卿卿才抬头,靠在柔软的枕头上,问:“齐白哲,你既然找到这里来了,想说什么就说吧。”

  齐白哲却抿唇,没有说话。

  刘洁见状,看了齐白哲一眼,道:“柳小姐,昨天的事情,我和哲哥哥都很抱歉,所以……”

  “刘小姐。”柳卿卿语气很柔和的打断了刘洁的话,用一种带着惊奇的眼神看刘洁:“你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的孩子没了,还是你认为,孩子没了这么大的事情,一句抱歉就可以过去了吗?”

  顿了顿,柳卿卿用一种很感慨的声音叹了一句:“刘小姐的想法,真的是……很天真啊!”

  刘洁眼眶一红:“对不起,对不起,柳小姐。”

  柳卿卿轻飘飘的道:“道歉对我而言有什么用呢?对了,刘小姐,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刘洁眼睛一亮,道:“柳小姐你请问。”

  “昨天和前天,你究竟是去了哪里了?”

  刘洁犹豫了一下,道:“我去了朋友家。”

  “呵呵。”柳卿卿极为嘲讽的笑了一声,转而问齐白哲:“听到了吗?我昨天就说了,刘洁的腿长在自己身上,她跑去哪里了,我不知道,你还不相信呢!”

  “够了!”齐白哲冷冷的道。

  “够了?怎么会够了呢!”柳卿卿浅笑:“刘洁,要我告诉你吗?因为你前天莫名其妙的来找我,说让我将EM的合作案给齐白哲,而我拒绝了之后,你自己生闷气跑了,昨天,齐白哲刻意找到了我家,将我推到了车上,以至于我孩子没了。刘洁,你会心虚吗?我的孩子,会来找你的哟~!”

  柳卿卿语气幽幽。

  明明是应该那么生气的事情,她偏偏极为平静的说。

  让人看着,平白的多了几分的诡异。

  刘洁脸色瞬间就白了。

  齐白哲眼神刀子一样的看着柳卿卿,手中却是护着刘洁的:“小洁,我们走,我就说了,和这种心思恶毒的人是说不清楚的,你偏偏要来!”

  “噗嗤。”柳卿卿忍不住笑出声:“是啊,我这心思恶毒的人,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我的爷爷就被刘洁气死了,我孩子因为刘洁使得小性子没了。齐白哲,你是不是觉得,我孩子没了,是一件很值得庆幸的事儿?”

  “说起这个……”柳卿卿转头看刘洁,眉眼弯弯:“对了,刘洁,你以前不是很多次问我,孩子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人的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是。你是不是很庆幸?是不是觉得,我的孩子没了,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刘洁心狠狠地一跳。

  她其实,一开始知道柳卿卿的孩子没有了的时候,她是很庆幸的。

  是很兴奋。

  虽然柳卿卿一直不承认,她却始终觉得,那个孩子就是齐白哲的。

  现在柳卿卿承认,就是更让她庆幸。

  不过这个是不能说出来的。

  柳卿卿只是看刘洁的样子,就可以猜出来,刘洁就是这么想的。

  柳卿卿浅笑:“你说,齐白哲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吗?你已经,不是他心目中的小白花了呢!”

  刘洁一慌,眼泪汪汪的抬头,拉着齐白哲的袖子:“哲哥哥,我不是,我没有这样想过。”

  说话的时候,还连连摇头,满是脆弱。

  周玲玲本来是个粗线条的人,她都隐约的觉得不对劲了。

  结果齐白哲看到刘洁这个样子,抬头冷冷的看着柳卿卿:“你别以你自己的想法,来推度其他人!”

  不是第一次知道齐白哲对刘洁的无条件相信。

  可是这一次,柳卿卿还是很心痛。

  齐白哲到底是知不知道,这个孩子是谁的?

  齐白哲顿了顿,又接着道:“有你这样恶毒的一个母亲,你的孩子没了,还是一件好事!”

  柳卿卿忽然笑了起来。

  先是低低的笑,然后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止不住的笑。

  她眼睛红到了极点,她说:“是啊,这个孩子就不应该来。是我让它受苦了。齐白哲,之前我容忍你,忽视刘洁,只是因为我心中有卑微的希望。我可以很直白的说,我以前,很喜欢你。喜欢到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可以让我自己受委屈。”

  “只要你可以对我好一点点,甚至只要有对刘洁的十分之一好就好了。我都会很开心的。”

  “可是现在,我明白了,在一起不喜欢我的人眼中,我做什么都没有用。”

  “刘洁有你护着,她可以无忧无虑,她闯祸,就算是害了两条生命,她也可以好好的活着。”

  “她只要说一声对不起,掉两滴眼泪就好了。”

  “我只有自己,可是我告诉你,我不会善罢甘休。我没有眼泪可以流,但是我可以让你的小洁痛苦。齐白哲,你会比我更痛苦的,爱而不得,痛彻心扉。”

  “齐白哲,你等着,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后悔!”

前夫!给我跪下!

七年暗恋,三年婚姻。 在齐白哲眼中,柳卿卿只是一个恶毒的女人。 却不想在离婚之后,两人的纠缠反而是越来越多。 柳卿卿:“齐先生,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请不要太过于靠近。” 齐白哲欺身而来:“是吗?你确定要有关系才能靠近?复婚而已,我不介意。” 柳卿卿:“……” 可是我介意啊!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