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极品花农
极品花农

极品花农

  • 热度:
  • 时间:2020/4/3 12:02:37
  •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我一摸花就笑......”小花农阿笨天天过着流氓大亨的日子!“阿笨,你就是个臭花花!”美女薄嗔。

精彩章节预览

十月初,华夏西南边陲还很炎热。

正午时分,在国境线那边的山路边,十几个人正围着一个衣衫褴褛、手脸污秽的男子,逼着要老头交出一样东西。

“老头,你跑不了的,你中了金龙会最厉害EX毒,距离发作还有半小时,只要你老实把那颗天波仙果交出来,我们就给你解药,还来得及。”一个精瘦汉子吼道。

那老头,一手拄着长过他身子的木棍,一手捂着嘴巴和鼻子,眼珠转了几转,好像是盘算着什么,忽然长叹一声,大声说:“好吧,解药在哪?我们交换!大不了我死之前,吃了天波仙果,谁也得不到!”

老头是典型的北方口音。

“别别别,老哥老哥,解药在这里,千真万确的,我放在这里,天波仙果拿来吧!”

精瘦汉子说着,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玻璃瓶子,小心放在路中间的地面上,然后,叫他的人散开成扇形,个个掏出掌持式微型铁制弓弩,死死盯着老头。

老头双手握住木棍,在端头一拧,去掉端头一截,棍子里镶嵌着一个小黑布包袋,袋子里显然装着的一个硬物。

老头把那黑布袋拔出来,丢了木棍,举着黑布袋,看着那群人,慢慢走向解药瓶子。

“老哥,你别想耍滑头,不然,我们的弩弓不客气了!”

老头似乎很惶恐,双手颤抖地从黑布袋里拿出一个透明的瓶子,对着那些人一晃,精瘦汉子狂喜,瓶子里的东西,正是他们追击的天波仙果。

老头试探着走到解药瓶子边。忽然,老头快速放下手中的小瓶子,随手抓了地上的解药瓶子,快速撤身,眨眼间就闪进路边的灌木中。

这速度,大大出乎众人的意料,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老头还能那么敏捷,那身法,远超他们任何人。

好在,天波仙果还在原地。

众人忙围过来,精瘦汉子正要拾起来,却不料听到一声不大的爆炸声,随即是十几个人惨烈的痛苦嘶叫……

大约一分钟后,老头从灌木中钻出来,看着那些嘶叫了半分钟后安静倒地不动的汉子,哼了一声:“就你们能使毒药,老子不会么?定向遥控毒药,还对付不了你们这些蟊贼?哼!”

说完,老头从容地打开精瘦汉子给的解药,吃了两颗下去,然后去捡起他的木棍,杵着悠哉地走向国境线,心中盘算道:

“天波仙果,可惜了,老子过了年纪,吃了没用。两天内,必须找个年轻人给他吃了,不然效果不保!”

……

次日,在距离西南边陲几千里之外的大江中游北岸的一个小山村,一个年轻人正遭遇着他人生的一个最大危机。

“阿笨,如果明天你的鲜花还不能达标,村里就收回大棚!”

龙子渀站在自家大棚门口,听着老村长下达的最后通牒,以及随之而来的村里一些人幸灾乐祸的嘲笑,他心灰意冷,漫无目的地走出花棚区域。

我怎么这么倒霉?!

是父母给自己的名字取得不好?因为“渀”与“笨”同音,自小所有人都跟龙子渀叫“阿笨”。

此刻,他难免自怨自艾。

刚上初中就父母出车祸双双亡故,自己成了孤儿;

好不容易混了个林业大学二本毕业,却在城里找不到工作,只得回老家种花;

可是,已经三年了,不论他怎么拼命,他的花棚里,每季花的A级花比例,从来不足百分之十。

按村里花棚租赁合同规定,如果连续四季A级鲜花比例低于百分之三十,村里有权终止合同、收回大棚。

村里看在他是孤儿的份上,已经饶了龙子渀两次,够意思了。

一个花农,没了大棚,那意味着龙子渀连做农民的资格都没有了。

今后衣食无着,只能做乞丐?

想到此,龙子渀再次不寒而栗,死的心都有了。

翻过山岗,走到山坡背面,忽然,他听见前面有吼叫声,展眼一看,是六个头发染色、穿着清一色红色运动服的年轻人,骑车电动自行车,在嬉笑追逐一个赤脚蓬头的老头。

龙子渀忙大吼一声,冲了过去:“别欺负老人!”

那帮人是此地臭名昭著的飞车队的地痞流氓,一看是没用的龙子渀,领头的鬼哥手一挥,说了一个字:“打!”

龙子渀已经冲过去,把老头护在身后,正要讲道理,没想到,五个人上来就围住他,一顿拳打脚踢,鬼哥则站在一边看热闹。

那个老头缩着头躲在一棵树后,跑都不敢跑。

“劈劈啪啪——”拳拳到肉,动动见响。

真特么的疼!

但龙子渀一声不吭。他倒在地上、护着头,心想,狗杂种们,你们今天打死我算了。

那伙人打累了才停下来,飞扬跋扈地骑车走了。

龙子渀挣扎着坐起来,眼睛肿了、鼻子流血了,但他满脸没有痛苦,张眼看着那个老头,并不认识。

老头走过来,把一个竹席子往龙子渀跟前一铺,盘腿往上一坐,眼巴巴地看着他,右手掌心向上伸出来。

乞讨?!向我这个准乞丐乞讨?

龙子渀差点惊叫出声,心中悲怆:难道这就是冥冥中的天意,自己今后要跟老丐为伍么?

他轻轻一叹,摸摸口袋,有三块的零钱,都拍到老乞丐的手上。老乞丐却摇摇头,看着他,右手掌还是掌心向上,但却上下晃着,意思是钱给少了。

龙子渀一想,这老人可怜,也不知是从哪里流浪来的,遂一咬牙,从口袋拿出一张百元大钞,放到老丐手掌上。

老丐马上脸露笑容,说道:“好人呐,老天会给你好运的!”

他是典型的北方口音。

龙子渀苦苦地一笑,也不在意,爬起来就要走,却听老丐想要他脚上的鞋子。

老丐双眼盯着龙子渀,见他张着大嘴吃惊,忙把手里的木棍端头一拧,露出一个小黑布,布袋里装着一个小玻璃瓶。

龙子渀一看,小玻璃瓶里,是一颗亮晶晶的橙黄色透明晶体样子的小圆球,像水果,又像是精致的糖果。

老丐把那果子倒出来,对龙子渀说:“我这颗糖,跟你换一双皮鞋吧!”说完,他手一扬,把那颗糖丢进了龙子渀的嘴里。

张大嘴正惊讶中的龙子渀,冷不防被那糖果丢入口中,倒是酸甜口的。那个比小指头还要小一些的玩意,竟直接钻入了他的嘴里、瞬间滑进喉咙、进入肠胃。

龙子渀大惊,有一种受辱的感觉,正想说话,那老丐说:“好人,我给你吃仙果,你给我鞋子,你定能赚大钱、泡美妞!”

龙子渀想,这话倒是好话,也是自己的理想,可是你那脏手给我的糖......我擦,MMP。

他说去超市给老丐买一双运动鞋,可老丐很固执,就认准了龙子渀脚上的皮鞋。

龙子渀想想,别跟这儿置气了,就把自己的皮鞋脱下来,送给了老丐。

他光着脚想回家,这是十月份,地上有些凉,但还能忍受。忽然,他觉得有些头晕脑胀、肚中剧痛,脑中一空,晕倒在地上。

他做了一个梦,他没了花棚,成了人人奚落耻笑、流氓地痞们殴打辱骂、还有镇里的姑娘媳妇都瞧不起的乞丐。

后来,梦中的自己,狂笑着说自己有功夫,双手罩在花上,一运气,像电影里武林高手发功一般,竟把鲜花给催开了,而且朵朵都是A级花。

还是在梦里,龙子渀牛逼地对着流氓坏蛋弹击手指——对,就像东邪的弹指神通那样——坏蛋们竟然个个都拉肚子、头痛、脚抽筋,他再也不怕任何人欺负了……

当龙子渀醒来时,一睁眼,吓得暴叫一声:我的眼睛完了——不是瞎了看不见东西,而是看见满世界都是毛茸茸的细丝细线在飘。

而且,浑身酸臭,身上像是涂抹了一层黄油一样。

见老丐就在身边,他悲愤交加,爬起来揪住老丐,狠狠地摇晃,吼他为什么恩将仇报。

在他揪着老头的时候,龙子渀发现,明明有实在的触感,可怎么看老丐像是没穿衣服一样。

他再低头看自己身上,又是大惊:自己的衣服呢?好像什么都没穿一样,有衣服的轮廓、却又能看到自己里面,像透视片子般,再一摸,明明穿着衣服都没脱啊。

老子能透视?

“丐爷,你给我吃了什么?我好心助你,你为什么要害我?”

老丐说:“你听好了:你吃的是华夏十大仙果中排行第一的天波仙果,你身体被激活了天波异能!臭小子,你撞大运了!”

龙子渀一听,觉得老丐真能忽悠,心中暴怒,气得又晕过去了。

等他再次醒来时,发现已经是半夜,他身无寸缕地躺在自家床上,酸臭味也好像冲洗过了。

他不用开灯都能看见屋里的一切,包括床头不知哪来的一本打印资料。

还有一张纸条,肯定是老丐留下的。

“臭小子,你现在身体激活了天波异能。你按照这本资料的介绍慢慢学着发挥异能吧!”

且信你吧!

龙子渀忙翻开看那资料,见目录上恰好有催花的介绍,模拟着上面的动作,双手掌一作势,竟吐出一大束细细的绒线般的东西,却分明不是有形物质。

资料说,这叫全频波云,是电磁波的混合体,能治病,能催花。

能催花?能催出A级花吗?龙子渀心中狂喜。

他快速穿了衣服,带着那本资料就骑车到自家的花棚里,按照资料的说法,结合梦里的发功动作,开始催花。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