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儒期而至 > 正文

儒期而至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9章《儒期而至》

发布时间:2020/10/18 11:11:43热度:

《儒期而至》是一本乡村类型小说。主要讲述:修颉颃只看了一眼,就摇了摇头,“不是。”...

儒期而至

PART9

边教授到底为人师表,说话实在,他说八卦村文化程度不高,但村民收入可观,确实不假。村书记亲自来B市接专家,开了一辆奔驰G65,说明边教授的后半句是没问题的。司机热情地帮他们拎箱子,一口一个宋博士,修专家,叫得宋儒儒怪不好意思的,修颉颃倒还是惯常的淡泊,也不知道是他不在意,还是对这样的称呼习以为常。

八卦村之所以叫八卦村,是因为全村都姓姬,自称是周文王的后人。上了车,姬书记给他们解释:“你们别误会,这可不是公车,是姬师傅自己的车,他是咱们村司机队队长,一会让他换路虎送你们去文王庙。”

宋儒儒汗颜,一个司机的一辆车比她的房子还要贵,亏她还自诩吸金小能手。

修颉颃呢,似乎对车没什么研究,宋儒儒之前在小区看过他的车,一辆普普通通的沃尔沃,车牌号一看就是用脚趾头选出来,叫NM250。那时候她就想,修颉颃既然对什么都不在乎,能不能对她也这么不在乎,就算自己在节目上找茬挑衅了他?可她也受到惩罚了啊!难道还不够?!

姬师傅见他们不说话,爽快地说:“不喜欢路虎,我就开悍马!”

八卦村是上个世纪中期靠实业发展起来的,近年来靠着旖旎的田园风光转型做农家乐,因为村里富,所以农家乐的规模也非同一般,剧院、商场、游乐园不必说,还自建了停机坪,购买了十架直升机发展空中旅游。游客多了起来,所以村里也想搞点文化项目,增加些文化底蕴,据说在东南西北各建了四座庙,香火都很不错,包括师兄诟病的孔庙,据说周围几个村镇家里有考生的都要去许愿!“咱们的庙可灵可灵了!”

自从上车就一直沉默的修颉颃突然开了口,“那你们应该请宋儒儒做点小人放在庙里,她做的小人也很灵。”

姬书记好奇地问:“什么小人?”

宋儒儒只觉得头皮一麻,但为时已晚,修颉颃已经献宝一样把随身带着的小人拿出来,“就是这个,写了名字,招财进宝,早生贵子。”

那个瞬间,宋儒儒收回了自己之前的想法,耿直癌特么的还不如没礼貌!

姬书记瞧着那白森森的小人就瘆得慌,偏偏小人身上还钉了名字,总觉得哪里不对,“修专家,你确定这个是求财的?我怎么觉得像扎什么的……”

“当然是求财的。”修颉颃认真地说,“她身边每个人都有,回头给您和姬师傅也做一个吧。”

姬书记连忙摆手,“那、那我还是不要了。我有儿子,也不缺钱。”

为了化解尴尬,开车的姬师傅笑着说:“既然修专家你这么信,回头可要去咱们庙里烧个香。”

修颉颃把小人小心翼翼地收回背包里,然后摇摇头,“不,我从不信这些的。”

宋儒儒暗暗冷笑,科科,装什么大尾巴狼啊,你不信这些你家又是乾坤剑又是钟馗像,难道是套环中奖来的吗?

======

车子开了约莫两个小时就到了,一进村,宋儒儒就明白了八卦村为什么富有了,因为他们秉承要想富先修路,少生娃娃多种树的原则,进村的大道比C市中心的主干道还宽两倍,路两边清一色的参天大树,看起来都是上百年的历史了。她琢磨着八卦村还没那么久的历史呢,姬书记就自豪地介绍了,“这些古树都是买来移植的,是不是显得历史悠久!”

姬师傅接了话,“咱们村,不差钱,就是要搞得有文化,有历史,文王庙我可捐了一个大殿呢!”

进了村,姬师傅当真换了一辆悍马带他们去文王庙,文王庙正在翻新,周围设了围栏,但是围栏边插满了点燃的香烛,看来是信众进不去,只能在围栏外许愿。看着那满地的香烛,宋儒儒很好奇,一个文王庙究竟有什么魅力能有如此旺的香火,毕竟她所知道的大寺香火旺也大多是与佛舍利或神佛生平有关,八卦村虽然全村姓姬,实际和文王也扯不上什么关系,况且建村还没一百年,哪能有什么传说?她打算好好取经,同样都是围绕周文王的关联产业,她的收入显然太低了!

走进围栏,宋儒儒还没明白自己输在哪,倒先明白姬师傅为啥说他捐了一个大殿,因为那个殿就叫大殿。

门头上两个方方正正的红字——大殿。

在她的认知里,古建筑群里最重要的部分叫大殿,但这是一个类别名,怎么会有人拿类别名取名,这就好比给一只鸡起名叫“鸡”一样。

由此可以确定,边教授的前半句也没有问题。

修颉颃凝视了大殿三秒,提出了一个问题,“那是不是还有前殿、中殿和后殿?”

姬书记惊叹不已竖起大拇指,“到底专家就是懂行,前面的就是前殿,后面的就是后殿,现在我们就是想在挖出青铜八卦镜的地方啊,加一个中殿!”

为了能让修颉颃快点走,宋儒儒连忙扇风,“那就先鉴定八卦镜吧,我这边还要好好研究一下具体的翻新方案呢!”

=====

姬书记领着他们走进大殿,一迈过门槛就看到一组震慑灵魂的雕塑,怎么说呢,和一般古典艺术有着很大的区别,特别的质朴又接地气。这组雕像里有如来、弥勒、观音、文殊、普贤、财神、关二爷,当然少不了周文王,而宋儒儒和修颉颃之所以能从这组五彩又贴金的雕塑中找到周文王全凭大殿的人物字幕系统,例如文王的身上就批了一个黄披肩,上面写着——

周文王在此。

而这组雕像也有个总称的牌匾,这个总称是:全宇宙神佛。

言简意赅,直接明了,来这里拜一拜,就等于拜了全宇宙的神佛。

还好有师兄打的预防针,她虽然震惊倒也克制住了,可她一旁的修颉颃却目光深沉地环视大殿,不但不吃惊,还很淡然。宋儒儒确认,这家伙肯定是在无视,否则正常人看到这些都会吓一跳,何况他一个考古鉴定专家?

为了让修颉颃看得更清楚,姬师傅热情地打开了大殿的照明系统,瞬间整个大殿金碧辉煌,闪耀夺目,因为大殿中央悬挂了一个巨型的水晶灯!

“怎么装了水晶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个灯一开,宋儒儒觉得其实全宇宙神佛也不是很过分了。

“咱们村家家户户都装这个水晶灯,现在是21世纪了,神仙也要水晶灯的!照得亮堂,神仙看书才清楚。”姬师傅说着指向周文王手里握着的一卷书,宋儒儒定睛一看,书上还写了俩字——周易。

说话的这会子功夫,姬书记已经带着两个青壮年把八卦镜抬出来了,上面盖着一块金黄色的绸缎。大殿的功德箱很大,台面像个会议桌,姬书记指挥他们把八卦镜小心地放在台面上,然后像揭幕仪式一样,隆重地掀开了黄绸布。

那八卦镜足足有半米宽,两公分厚,不仅上面遍布着氧化的青绿色铜锈,就连空气里都弥散出淡淡的锈味。

姬书记笑眯眯地问:“修专家,你看这个八卦镜这么大,这么厚实,是西周的吧?”

修颉颃只看了一眼,就摇了摇头,“不是。”

俩青年忙说:“那是不是三国的?”

“……”宋儒儒惊呆了,这个猜测的跨度是不是有点大,一次一千年?这下连水晶灯都挺好接受了。

修颉颃继续摇头。

姬师傅到底是捐了大殿的人,追求文化追求历史,他提出的猜测并不单薄,还设定了人物和情节,“那就是元代的,是成吉思汗从蒙古带来的,他打仗前啊,要算一算时辰和方位的!”

宋儒儒就算不是学考古的,也知道这不可能,“蒙古人信萨满教……”

修颉颃不说话,大殿寂静了三秒。

宋儒儒心里已经有数了,八卦镜基本是个赝品,是八卦村搞来做文王庙的噱头的,所以想找个专家鉴定一下,更好地忽悠人。她立刻明白自己输在哪里了,她忽悠的不够认真,也不够全面,她光想到靠过硬的技术和灵活的嘴皮,却从没想过给自己搞个道具!

姬书记打了圆场,“修专家,你看这样,我们这个中殿肯定是要修的!您大老远来一趟也不容易……”

“很容易,高铁很方便。”修颉颃回答。

姬书记不死心,“那你给说一个年代好不,民国行不行?”民国素来是文物鉴定鱼目混杂的年代,说民国基本就是姬书记实在没办法了。“要是没有八卦镜做镇村之宝,别的村都叫我们暴发户村!”

修颉颃上前两步,伸手在八卦镜上敲了一下,宋儒儒以为他是要给姬书记一个面子,毕竟对方花了大价钱请他来,民国已经是底线了。

他在收手的瞬间闭上眼,清隽的眉眼垂下,水晶灯斑驳陆离的光亮照在他的脸颊上,八卦镜发出一声绵长又清脆的声响,那声音再普通不过,他却屏息倾听,连呼吸都暂时停止,在这样俗不可耐的大殿之中,他却静得仿佛是站在夏日斑驳的树影下聆听蝉鸣那样空灵。

直到那声响的回音都彻底散去,他才缓缓睁开眼,那双眼眸黑瞳像化不开的墨,旁边是澄澈的白,像他的性格一样,非黑即白。即便那张脸清逸儒雅,但依旧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

他神色平淡地说:“年代是上个月,2017年4月。”

宋儒儒估摸,边教授这笔经费怕是要打水漂了,可他说话的刹那,她竟然不那么讨厌他的耿直了。

她竟突然记起小时候在幼儿园看过一个动画片,森林里每个小动物都有一颗闪亮的星星,它们把星星挂在胸前,每到夜晚就靠着星星的亮光照亮前方黑暗的路。后来小动物们渐渐长大,小兔子想要很多胡萝卜,小松鼠想要一棵大树做家,小老虎想要别的小动物都听他的话,所以它们都拿自己的星星去换取想要的东西。最后森林里漆黑一片,到了夜晚什么都看不见,小兔子摸黑吃胡萝卜,小松鼠的家里黑洞洞的,小老虎呢虽然很多小动物听他的话,可他都不知道它们是谁。

整个森林里只有小长颈鹿还留着它的小星星,它把小星星放在自己的头顶上,那么高,那么亮,是黑暗中唯一的光明,所有小动物都寻着光亮围绕在它的身旁。

可长颈鹿它的脖子太长了,也太高了,它的视野里只有高高的树梢,幽暗的天空,还有陪着他的那颗小星星,它从不知道原来自己的身边有多么小伙伴,它一直觉得自己很寂寞、很孤单。

它对小星星温柔地说:“幸好我还有你。”

==================

wuli修老师是不是特别棒,这个单元是不是特别好看,而我是不是特别勤劳?

同意第一句请按1,同意第二句请按2,同意第三句请按3,全选请按4,除此之外请按人工服务0

儒期而至

宋半仙叱咤江湖二十余年,一个原则走天下——人算不如天算,然而见到修颉颃的第一眼,她就决定逆天改命,做个小人扎死他。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