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将妃在上王爷在下
将妃在上王爷在下

将妃在上王爷在下

  • 热度:
  • 时间:2020/3/30 16:46:32
  • 来源:有书阁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战无不胜,人称战神的白家独女,白马剑南死了?听说是看到敌军王爷太俊美,一时失神,掉下马被踩死了。上辈子死得憋屈,这辈子竟然重生成敌军俊美王爷的王妃,沈云烟。看她一改柔弱秉性,在这王府里活的风生水起。不过,这位王爷,你不是一向讨厌沈云烟吗,怎么天天往这里跑。她不知道的是,腹黑王爷居然喜欢原来是将军的她?

精彩章节预览

盛夏时节,成王府苦情花树茁壮,微风拂过,丝丝缕缕的花瓣纷扬。

沈云烟身穿艳红襦裙,站在门前抻了抻胳膊腿,真真是大好时节。

“娘娘,您真没事?”女婢风华一侧打量着自家王妃,从都到脚,发丝到鞋跟,一点也不像是哭得背过气差点死掉的样子。

“我这不好好的么?你倒是说说,郑国怎样了?”沈云烟脑袋左偏右偏,活动筋骨。

这具身体她看过了,身段一等一,皮囊万里挑一,唯独的缺点就是太瘦弱。

“哦。”风华回神,“郑国啊,已经亡了。”

“亡了?!”沈云烟眸光一凝。

女婢,一边铺开被子一边道:“都说白马将军战无不利,谁知道就这么败了,他死在乱兵之中,郑国军心涣散,一举打到了凤京,就这么没了。”

沈云烟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话到唇边如鱼鲠在喉。

是的,她就是女婢口中的白马将军。

曾经是。

陛下御驾亲征,她提议死守凤京,拖住陈国断粮草。可陛下充耳不闻,刚愎自负,开门迎敌……

谁知陈国早在护城河洒了磷粉,半数将士葬身火海……

而等她从痛苦中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成为了陈国吏部侍郎之女,沈云烟。

传说这沈云烟软弱可欺,就是草包一个,三月前,被指婚嫁给了七皇子成王,如今是成王王妃了。

“娘娘,听说啊,那白马将军是见统帅俊美之姿,一时失神从马背上跌下来,活活被踩死的!”

听着女婢的话,沈云烟一口老血险些喷出来。

她整天在男人堆里呆着,也没见哪个将领细皮嫩肉的,长得那般俊俏,况且那是她当时痛恨国主,心神恍惚……

“哟,一大早的,你怎么还没死呢?”

正当她还在痛心疾首,一世威武毁在一个男人身上。门口十四五岁的丫头片子痞里痞气地走进门,鼻腔里冷哼,鄙夷地瞥了她一眼,犹如看待垃圾。

这好像是成王家的小妹,——司月蓉。

“本小姐饿了,你爹爹不是给你送来荔枝了吗?别藏着掖着的了,给我尝尝。”她坐在椅子上,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翘着二郎腿,那脚脖子还抖上了。

风华尴尬,虽不情愿,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去端荔枝。

到底谁是主子?

“等等。”沈云烟拽住了她,“她让你取你就去,她让你吃屎吃不吃?”

此言一出,风华愣了,司月蓉也懵了。

这是大家闺秀沈云烟能说出来的话吗?这是那个受气包,成天只知道嘤嘤嘤的沈云烟的做派吗?

“嘿,沈云烟,你长本事了啊?本小姐的话你都敢不听!”司月蓉气不打一处来,站起身从腰侧抽出一根皮鞭来,往地上狠狠一抽,犹如liumang行事,“信不信我打死你?”

才多大点的孩子,怎么这么横呢?

想她打十二岁起就行军,还没挨过谁的打。

沈云烟双手环抱胸前,斜眼瞥着她,“你可以试试看。”

“你!”司月蓉本来只是诈唬她一下,没想到她完全不吃这一套,擎着鞭子有些骑虎难下,一咬牙招呼过去,“本小姐今天就打死你,让你清楚自己就是一条狗!”

可谁能想到,鞭子的另一端,居然被沈云烟紧紧攥在了手中。

怎么可能!

她可是铆足了劲,往昔沈云烟又不是没被她打趴过,哪次不是抱头鼠窜?

“年纪轻轻不学好,长幼有序懂吗?”沈云烟看似随意地抽出她手里的鞭子,顺便一推,司月蓉连连后退了好几步,要不是靠着小几,肯定摔个狗吃屎。

“你敢推我?”司月蓉瞠目结舌,这还是她认识的沈云烟吗?

“我不止敢推你,我还敢打你!”

鞭子绕在纤纤玉指间,沈云烟勾起一侧的唇角,本就生得美,此刻犹如玉面狐狸般,“要不要尝尝鞭子的滋味?”

本站为广大网友整理了文笔强大的古风好文,都是些好文笔、质量高的古代言情文,每一本都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 九州帝女传

    浩瀚九州,繁华乱世,皇朝颠覆,且看她素手弄乾坤,书写一段帝女传奇!

  • 逆袭绝色,邪王的倾城狂妃

    万古帝女,全家惨死,借传世之宝,独留一缕残魂。废柴?丑八怪?化妆成丑女,是因为倾世容颜太惹眼?体内神秘气团,助她屡得奇宝,别人只能干红眼。天价丹药一枚难求,火焰药组甘愿为她无限炼制。隐藏真正实力,只为狠狠的打脸。她的萌宠看似未成年,其实是所以灵兽的祖师爷。伤她之人,必死无疑,伤她所爱之人,碎尸万段。众人倾慕的邪王,冷若冰山,俊美如仙,只对她一见钟情,心心念念。邪王幽蓝的眸里只容得下她一人,朵朵白莲花在他面前搔首弄姿,都只能得到一个字,滚。

  • 冷宫医妃:王爷别来无恙

    “王爷……纳妃子了?”苏长清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看向了自己唯一的一个贴身婢女白玉。“……是的。娶得是军师之女,奚珺。”白玉眼眶有些红,似乎是在不平。苏长清惨淡一笑。三年了。她这个苍澜王爷的正妃子,一直独守这个如同冷宫一样的地方!甚至连他纳侧妃了都不知道!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