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半生缘,泪洗浮生 > 正文

《半生缘,泪洗浮生》小说吧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3:50:27热度:

《半生缘,泪洗浮生》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大爷,进来玩一玩咯。”两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站在门口娇滴滴的喊道。...

半生缘,泪洗浮生

“大爷,进来玩一玩咯。”两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站在门口娇滴滴的喊道。

卓嫣青看着牌匾上那几个烫金大字迎春楼,这是江南一带最有名的qinglou。是男人享乐的地方,是男人寻花问柳的地方。

绿平虽然见过很多世面,却没有来过qinglou这种地方。还未进去就畏畏缩缩,含羞的看都不敢看那些袒胸露背的女子。扯了扯卓嫣青的衣袖,小声问道:“少夫人,我们当真要进去?”

“绿平,我们去看看这让你家少爷彻夜不归,到底藏着怎样的倾城美人!”卓嫣青不怀好意的一笑,大步往前走去。

可刚踏进门槛,却被那两位女子拦住。道:“你来做什么?”

卓嫣青从绿平那拿过一锭银子,放在她们手中。说了一句“你们这又没规定,女子就不准来寻乐。”然后就推开她们,走了进去。

绿平没见过大世面,一副又害羞又好奇的模样。里面既有美酒,也有美人相伴。这的个个女子长的都算不错,并且作风胆大。难怪,男人都喜欢这种地方。看惯了家中的本分老实的妻子,肯定会想想尝尝外面的野花。这就是男人,受不住诱惑的男人。

迎春楼挺大,布局也十分精美。卓嫣青瞧来瞧去,像华络这种身份的人肯定是在包房。于是她随手拦住一位倒茶递水的下人,开口问道:“华家少爷在哪呢?”

被莫名其妙拦住的下人,早就不以为奇。来qinglou抓人的,他又不是头次见。于是,开口回道:“在二楼呢。”

问到话之后,卓嫣青便往二楼走去。正在美人乡的华络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大难临头。此时的他有些醉样的躺在床上,他瞥了一眼旁边的美人,带着疑虑问道:“芙蓉,你说这世上当真有女子不会争风吃醋吗?”

这话一出,却把芙蓉给逗笑了。一会后,她才忍住笑意问道:“华少爷,这世上哪里有女子不会争风吃醋?”

她刚才的笑声,足以让华络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正思索着,芙蓉也不做声在一旁自斟自饮。突然“嘭”一声,卓嫣青一脚把门踹开,走了进来。屋内的芙蓉,立即用被子掩盖住自己的身子。

“外面怎么回事?”芙蓉大声呼叫道。

“抱歉,打扰你们的好事了。”卓嫣青道歉,可语气中却丝毫没有抱歉的意思。

她走到床前,如同看好戏般的望着华络。这下华络立即起身,对着她说道:“你来这做什么?”

“放心,我不是来找你回去的。”卓嫣青对着他嫣然一笑,打量着此处的每一处,她只觉得,这间房里到处充满香味。原来角落的一处,正燃着熏香。卓嫣青当然知道,那并不是寻常的熏香。那让人一闻,就催动着人的渴望。

“那你来这做什么?”华络刚刚还在想她,这会突然出现。顿时恼羞成怒,语气自然不会好到哪去。没想到,她竟然有那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到这来,难道她忘了约法三章的事了!

“我只是来看看啊。”卓嫣青一副单纯无辜的模样,好似寻常般回道。她像是对此处极为感兴趣,这里摸摸,那里瞧瞧。正在华络欲要开口时,卓嫣青转过头对着他继续说道:“对了,刚打扰你的好戏了。不过没事,你们可以当我不存在,继续吧。”

这语气,丝毫没有女孩家的羞涩。华络见她好像这的老bao一样,开口训斥道:“你还是姑娘吗?居然说出如此不知羞耻的话来。”

“呵呵。”听到这话,卓嫣青忍不住笑了出来。她转过身,一步步走到华络的面前。缓缓开口道:“不知羞耻?可刚才却不知道是谁做出不知羞耻的事情呢?”

华络被她说的哑口无言,有气不能出。坐在一旁的芙蓉,依旧是一动不动。华家的少夫人,上次在华家听说过。没想到,她竟然敢如此嚣张。

“少夫人,我们这是享乐的,若是有家事请回去再商量吧。”芙蓉半点都没有尴尬与不好意思,反而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

“家事?谁说我有家事?我今日来这,就是来享乐的。你们要的只不过是银子,绿平,给她银子。”卓嫣青眨了眨眼,用奇怪的眼神望着她。前半句,很是疑惑。后半句,却底气十足的喊道。

“少夫人,我们还是回去吧。”绿平从未来过qinglou,走进来劝小声道。

华络一言不发,看来她是存心让自己难堪。之前还在想,她究竟会不会争风吃醋了呢。这下可好了,居然争风吃醋到这来了。而卓嫣青却再次开口道:“绿平,不是我说你呢。带你来享乐享乐,你怎么就嚷嚷着要走呢?真是让你享受都不会。”

卓嫣青打量整个房间后,那样子似乎有些累便坐在椅子上。她伸手给自己倒了杯茶,俨然一副主人的模样。

华络实在是忍不下去了,起身走过去一手拉着卓嫣青往外走去:“你跟我走。”

“哎呀,我才刚来还没看够呢?”卓嫣青不得不跟随他的脚步往外走去,可却还不忘故意大声道。

“你想让我们在所有人面前出丑吗?”华络将她拉出门口,见她嚷嚷不停便停下脚步,对着她咬牙切齿的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卓嫣青也知道该适可而止了。于是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你是我相公,我肯定会给你留几分薄面。那我们回去再好好商量。”

?

两人离开了迎春楼,回到了华家。华络紧紧抓住她的手臂,把她带到书房才放开。经过一路上的冷静,华络的火气也没有一开始般的大。

他深吸一口气,坐在椅子上一副拷问的模样问道:“说,到底有什么事?”

“敢情我这几日为了讨好你娘,累死累活的。你却在寻花问柳,逍遥自在。你也不怕,我拿了你家的家产去变卖,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卓嫣青靠近他,与他对视道。语气中,满是讽刺与讥笑的意味。一番话,说尽了她这几日的怒火。

“什么?家产?”华络一头雾水,还不明白她说的什么。

卓嫣青也不回答,直接将所有的房契地契账本一沓扔在书桌上。华络拿起来一看,神色立即变了。

“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华络放下,严厉的问道。

“别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这都不是偷的。是你娘亲手给我的,让我从明天起管理整个华家。”卓嫣青看着他眼神的质疑,不屑的笑道。敢情他以为是自己偷的,想谋夺他家的家产呢!

“到底怎么回事?”华络还是有些不明白,他想不通娘居然把整个华家交给她打理。而且居然不事先跟自己打个招呼,让自己蒙在鼓里。这件事情让他太过于惊讶,一时之间想不通为什么。

“总而言之,就是你娘怕你把华家给败了,不相信你。”卓嫣青叹息一声,像个母亲在指责的孩子般。相处了两个月,对这个华家也隐约有些了解。华络如此颓废,定是昔日与家中闹了什么矛盾。这才导致,迟迟不肯接受华家整日花天酒地。

“那她凭什么相信你这个外人?”华络将心中所想的,如实问道。这个答案,他不愿不想。

“可我这个外人,是你们华家的少夫人,你的妻子。恐怕你娘为什么情愿将家产交给我,你自己心知肚明。”

卓嫣青对他扔下这句话,便打开房门离开了。房屋中剩下华络一个人,陪伴他的只有孤独的影子。他开始反思了,他不知道自己这样走是对是错?究竟,他是在惩罚谁?这么多年了,这些年来他醉生梦死难道还不够吗?有些事,并不是你装糊涂就可以当做没发生过。

脑海中浮现出爹临终前的那一幕,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络儿,别记恨我们。好好管理华家,这是爹唯一的心愿。”

华络呆在书房中,一夜未眠。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无论再怎么做,也改变不了什么。当他打开房门的那一刻,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许久,都让他无法睁开眼。他抬头望着头顶上的天空,露出一抹久违的浅笑。不再是放荡不羁的笑,而是一抹释然的微笑。这么多年的醉生梦死,也该忘了过去。这么多年的纵容,也该弥补了过去。

他踏出书房,便往他们的寝房走去。他需要跟卓嫣青商量,关于华家的事情。可到了房内,却不见一人。华络立即拦住一位正在打扫的下人,疑惑的问道:“少夫人一大早去哪了呢?”

“少夫人去临镇谈生意了,刚出门不久呢。”

下人刚说完,华络却已经不见了身影。他在心中骂道,居然不跟自己打个招呼就走了。他来不及去吩咐下人,自己就跑到在马圈中牵出一匹马骑着就去追赶卓嫣青。

而卓嫣青却坐在马车内,静静的享受美味的糕点。他们的马车走的很慢,好像根本不是去谈生意的,反而像是去游山玩水的。绿平坐在马车内,时不时的便掀开窗帘往外看看。

“少夫人,我们这么着急的就出门谈生意,都还没跟少爷说一声呢。”绿平极为担忧,开口提醒道。

“他来不来,是他自己的事。”卓嫣青根本一点都不担心,气定神闲的回道。

绿平只觉得自己一个下人,也不好在说什么。卓嫣青虽然表面上不担心,但内心的担忧却一点都没少。看她的模样好像在闭目养神,可她是在聚精会神的在听。逐渐的,马蹄声越来越响。卓嫣青那抹浅笑,挂在了嘴边。心中的石头,也就放下了。看来,他果然不是个不承担责任的人。这下自己就可以把重任,让该承担的人去担着了。

一会的功夫,只听见车夫一声停车的声音。车内的绿平立即说道:“该不会是遇见打劫的吧?”

她的心刚提起来,就听见前头的车夫开口道:“少爷,你怎么来了?”

听到这个称呼,绿平便伸出头往外看。原来,拦住马车的竟是自家少爷。她兴高采烈的对里面喊道:“少夫人,快看,是少爷来了。”

卓嫣青这才出来看了看,华络却开口说:“我若不来,万一华家的家产被变卖了怎么办?”这句话明显是说给卓嫣青听的,而且他的眼神也是带着挑衅的意味。

“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看着吧。免得,买了还要给别人数钱。”卓嫣青对他的挑衅视若无睹,轻笑道。

华络也不再跟她争吵,直接骑马往前走去。马车跟随在后,一路上却有了不一样的气氛。

在家中的许氏,觉得自己这个决定是对的。终于,他开始振作起来了。她对着身旁的许惜花,平静的说道:“惜花,你也该去见见世面。跟他们一同去吧。”

“好啊,那我这就去。”许惜花爱玩,听到这话瞬间开心的不得了。二话不说,便去准备出门。

或许,这是个好的开始。

半生缘,泪洗浮生

传闻,卓家掌上明珠卓嫣青,乃是有着京城第一美人之称。嫣然一笑,足以倾城。传闻,京城首富继承人华络,feng流成性终日呆在烟花之地。对于女人,从来不放在眼中。可是如此的两个人,却在家族的要挟之下,父母之命,被迫成为夫妻。新婚之夜,他掀开盖头,想目睹绝世风采。却不想,传闻竟是假的。什么第一美人,哪里美了?顶多也算的上是中人之姿。他与她,约法三章...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