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 > 正文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在线阅读第13章他说你一点都不麻烦

发布时间:2020/10/18 4:35:32热度: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是剧情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精彩阅读:伸手去接名片的时候,猝不及防触碰上男人微凉的指尖,柳沫像是触电般收回来,耳朵热。辣辣的。...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

又是一次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是他出手帮了她。她的心脏某处轻微塌陷下去,冗杂进些许不易察觉的微妙感。

肖厌开口打断她的思绪,“别发呆了,宋总还在等着你呢。”

柳沫微微一怔,顺着男人的目光看过去;十米开外,黑色的宾利慕尚停在路边,车窗紧闭。

她向肖厌道了谢,正欲离开的时候,唐家人一行人碰巧出门,撞在一起。

真是冤家路窄。

柳沫拉拢风衣领口,脚尖一转想离开的时候,乔欣安却一把将她的去路拦住:“柳沫,还真没看出来啊,请的律师可是国内赫赫有名的一把手肖厌,你就这么怕沾上牢狱之灾吗?”

“是。”柳沫挺直脊背对上乔欣安割过三次的欧式双眼,冲着她笑得灿烂:“所以乔大模特,真不好意思让你计划落空了。”

说完,柳沫转眼看向一旁脸色铁青的唐北泽:“你让我四处碰壁的事情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但是劳烦唐总,管好你多事的小三和事儿逼妈,我没闲工夫陪你一家子人闹!”

唐北泽俊脸写满不可置信,没想过之前对他千依百顺的女人现在会是这样一个态度,咬牙道:“夫妻一场,没想到你居然是这幅嘴脸。”

对于柳沫来说,最没资格来质问她的人,便是唐北泽。她连眼神都没有扔给他一个,便径直转脸离开。

十米开外宾利慕尚后座上的男人眯眸看着这一切,像在看一出闹剧。当然也没想到,今后,唐家人的麻烦会接踵而至。

别看柳沫应对唐家人从善如流的模样,其实转过背早已浑身发软,那毕竟是她的梦魇。

等走到车旁时,柳沫没开车门反而是扶着车身大口喘气,像是要把最后一丝软弱都给挤出来。而里间的男人不动声色地将她的一切细枝末节尽收眼底。

宋钦轩的助理下车替她开了车门:“太太,请。”

太太?

这称呼,让柳沫不禁一怔。喔对,他们已经结婚,是法律上名正言顺的夫妻,只是她还没有习惯扮演起宋太太的角色来。

上车之后的她有些拘束,身旁这个气场强大的男人是她新任老公,偏偏没有感受到半点温情,只有萧索的冷意。

要知道宋钦轩可不是平易近人的类型,他是方圆十里生人勿近,整个人像是个冰块。

男人手肘搁在车棱上,手指轻轻抚着下巴,整个人看上去卓尔不凡矜贵无比。他的目光望向窗外,深邃的眼里无明显情绪却好似住在星河大海。

柳沫看得发了怔。

“看够了?”耳边响起男人沉沉的嗓音。

被拉回思绪的柳沫耳根一瞬红透,收回目光坐好,那姿势俨然一个中小学生做错事情一般。

此时,宋钦轩转过脸来看她,目光平静专注,他注意到她还在忍不住有些发抖:“你是怕我,还是因为刚刚的官司?”

都有。

柳沫显然不会实话实说惹怒宋庆轩,只是缩缩身子:“有……有点冷。”

闻言,宋庆轩一个眼神,前方的助理就自觉地将空调加大。旋即,他解开扣子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扔在她腿上,淡淡吐出两个字:“把腿盖着。”

原来他注意到她只穿了一条薄薄的丝袜。

柳沫盯着自己双腿上多出来的昂贵外套,正想开口说不用,又想起自己没有哪一次能够成功拒绝宋庆轩的任何话语,于是选择缄口不言安然受之。

身子渐渐暖和起来,大脑便开始放松,肆无忌惮地问出一开始就想问的问题:“宋钦轩,你为什么又帮我,我又欠你人情了。”

什么债最难还,当数人情债无疑。

男人面上波澜不惊,眼底却晕开一团浓墨,低沉开口:“你现在不仅是柳沫,更是我宋钦轩的太太,我不想让外人认为,我连一个女人都护不周全。”

他在护她周全。

好半晌,柳沫体味出这话中之意,一抹不经意的红爬上耳根。

后来的宋钦轩也没有想过,这般的周全,一护便是一生。

眼下,两人同在后座默契地保持沉默,谁也没有主动去打破。

直到车子缓缓在柳沫家小院门口停下,她才慢吞吞开口:“谢谢你送我回家,今天官司的事情也很谢谢你。我就先走了。”

男人纹丝不动,也没转头看她,却在她拉开车门正欲下去的时候冷冷说了句:“以后,不许对我说谢谢。”

柳沫怔怔地点头,目光从他英俊的脸上收回,心跳却在不经意之间漏掉一拍。

下一瞬,一只修长莹润指骨分明的手夹着张黑金名片递过来,他说:“这是我的名片,把我的电话存好,有什么事情或者有什么人找你麻烦,第一时间找我。记住,第一时间。”

伸手去接名片的时候,猝不及防触碰上男人微凉的指尖,柳沫像是触电般收回来,耳朵热。辣辣的。

名片上宋钦轩三字以烫金楷体书写,她觉得有些烫手,赶紧将名片往包包里面放。

放好后,柳沫抬起头对上男人沉沉如海的目光,她听见他以一种极为认真的口吻说:“不要怕麻烦我,你一点都不麻烦。”

柳沫唇一动,却是哑口无言,她不敢说,她怕说错。

其实,她一直都想问个究竟,为什么他要娶一个她这样一个离过婚又毁了容的落魄可怜鬼,这不是在自找麻烦吗?

可他亲口说,她一点都不麻烦。

柳沫心底升腾起莫名的微妙,只是她不敢去细细想,生怕自己想歪,岔了道。

然后,她将外套轻轻放在座椅上,然后下了车。

街头邻里大多从屋里走出来,站在自家院儿门口,对着昂贵的黑色宾利慕尚指指点点,又对柳沫侧目,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什么,如火如荼。

这一片从没出现过这么昂贵的车,柳沫垂着头快步走向自家的独院儿。

果不其然,独院儿里的老槐树下,尽是热闹哄哄的麻将声,和周琳细嬉笑打趣的声音。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

她是家道中落的毁容孤女,却被整座城市最富有的男人堵在民政局,“你躲什么,难道嫁给我很委屈?”这个男人强势地进入她的生命,以摧枯拉朽之势替她摆平一切问题。有人当着他的面指着柳沫的鼻子,谩骂:“你不就是为了钱为了权才和他在一起的吗?!”男人只是将她搂在怀里,挑眉道:“她图什么我都给,只因她是我的妻。”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