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婚色正晚 > 正文

婚色正晚无弹窗_婚色正晚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9/29 11:45:19热度:

《婚色正晚》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电话里表现得十分娇溺的弯弯姐,真正到了徐老板的面前,却变成了一只安安静静的金丝雀,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来。...

婚色正晚

我点着头,表面上答应着,脑子里却浮现出余晖的脸,想着认识这个男人以来发生过的事情,内心渐渐展开了波澜。

年轻的心,本就没有控制力,很容易受到[yòu]惑,金钱的[yòu]惑,感情的[yòu]惑,甚至浪漫梦想的[yòu]惑。

我自幼家境贫寒,不仅书读的少,因为成长环境的限制,也没受过太深的艺术熏陶,更谈不上有文艺修养。

可越是如此,就越对余晖感到好奇,他突然的出现和接近,对我来说充满了神秘感,我想迫不及待地打开他的世界去瞧一瞧、看一看,甚至希冀这是一场不错的缘分。

弯弯姐似乎看出了我的心猿意马,用涂得浓浓的红指甲刮了一下我的脸,惩罚似地提醒我:“你又在胡思乱想吧?”

“没有……”我低下了头,“我只是觉得,他这个人,挺特别的……”

弯弯姐马上便接过了话茬,纠正道:“他这个人,没什么特别的!不就帮了你一次嘛,还他人情就是了!”

弯弯姐的话,我心里明白,我想好回去就把医药费给他送去,只是要不要请他吃个饭,我拿不准,便向弯弯姐征求意见。

弯弯姐笑了:“傻丫头,刚刚我那就是几句面上的客套话,你也当真啊?给他买点东西送过去就行了。真请他吃饭,世界这么小,被人撞见了怎么办?!”

说着,弯弯姐责怪似地瞪了我一眼。

“好吧,那就买点东西谢他。”我又开始琢磨到底要买什么东西送给他比较合适。

看我不做声,弯弯姐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侧脸瞄了我一眼,将我的心思尽收眼底。

她笑着叹了口气,吐出了一个悠长的烟圈:“像余晖这样的人,要钱没钱,要势没势,充其量就是个艺术瘪三,除了满脑子幻想,什么都给不了你的,你可别受了他的蛊惑!”

我想弯弯姐也许是对的,但是心里却还是埋藏下了一点小小的不甘心。

弯弯姐开车将我带到了她住的地方,我之前也来过几次。

房子是现任老板送给她的,虽然面积不大,一室两厅,但至少是她自己的财产。

用弯弯姐自己的话说,房本上写着自己的名字,住起来随意又安心,虽然只是个容身之地,没有亲情来装点,好歹也能当个家。

在圈里,老板给不给买房买车,买多大的房,买什么价位的车,也是qíng人们经常攀比的话题之一,似乎也是衡量个人身价的标准之一。

像我这样被住在包租的房子里,又没有车的,可能要算是最初级最底层的qíng人了。

这也是两年来,我虽然收着周进的钱,却总是找不到安全感的原因。

“我先去给你冲杯益母草喝,你就当是自己的家,怎么舒服怎么待着,晚上就住这里。”弯弯姐说完就进了厨房。

弯弯姐家非常干净,新添置了几盆开得正艳的花,显得十分温馨。

每次来她家,都能发现她添置了新的物件,我想如果有一天她结婚了,一定是能把日子过的很有情调的主妇。

我的身体还是有些乏力,便躺在了沙发上,也许是太累了,几分钟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看到窗外的天已经蒙蒙黑了,弯弯姐正站在客厅窗户的地方打电话:“喂,亲爱的……”

从她撒娇似的声音里,便能听出对方是包养她的徐老板,那是很有钱的一个生意人,而且舍得在她身上大把花钱。

“今天晚上啊……上午不是刚见过嘛,这么快又想我了啊?”

弯弯姐回头看了看我,见我已经睁开了眼睛,便对电话那头说:“亲爱的,我妹妹醒了,这样吧,我一会儿给你打回去好吗?”

那边不知道又说了什么,弯弯姐撒着娇哼哼着挂掉了电话。

然后便对我叹了口气,愁眉紧锁着说:“这个老徐,说好的跟他老婆去旅游,晚上又要过来,他说好不容易哄着他老婆跟闺蜜一起去了。”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我们都没有想到,弯弯姐对我好,我也不能耽误她的生意。

此刻,我知道自己必须离开了:“弯弯姐,你晚上不方便的话,我还是打个车回去吧。”

“不用不用,老徐说开车来接我们出去吃饭,一会儿让他送你就行。”弯弯姐说。

说实在话,我并不想见弯弯姐的老板,可是她都没有避讳地这么说了,我若是再拒绝,未免就会显得有些很矫情,于是便默然答应了。

弯弯姐开始了一番精心打扮,整装待发后,才发现我一副拖沓的模样,便一拍脑门:“哎呀,你看我这脑子!快来快来,我帮你弄弄。”

弯弯姐把我按在她的妆镜前,给我挽了一个丸子头,补了些粉底,又扔给我一支口红:“自己抹抹。”

我一直只用淡淡的粉色唇彩,那口红的颜色是大红的,对我来说有点太深了,我只轻轻地抿了些,没有抹太多。

弯弯姐建议我换件她的衣服,我说不用了,衣服是早上刚刚换的,还过得去。

她便用有些嗔怪的眼神看着我,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便又想张口教育我,好在她的手机响了,我听到徐老板在那边催她。

我们急忙下了楼,楼下停着徐老板的黑色宾利,弯弯姐坐到了副驾驶后面,我和她一起坐在了后排。

事后弯弯姐告诉我,副驾驶那个座是徐总老婆的专用座,座椅保持着她最喜欢的仰靠度,她第一次上车的时候,徐总便让她坐到后排来。

“小三就是小三,在男人的眼里,再好的小三,也不能跟他的老婆比,我们做小三的,就是得深深明白这一点,一丝一毫都不能有逾越。”

“当小三也要安分老实守规矩,坏了规矩没好果子吃,关键时候男人才不会护着你,能上位的小三太少了,也可以说是概率问题!”

弯弯姐入行以来,专业知识研究得很是深入,每当我迷茫的时候,她都会用各种各样的业界至理名言来安慰我。

两年来,我接触的男人虽然不多,看人的能力虽然不能跟弯弯姐比,多少也懂了些门道。

比如现在的徐总,从我们上车之后,连招呼都没有同我打,更没有偷偷窥视一眼。

倒不是我对自己的容貌有多么自信,而是这种被人视若无物的态度,确实很新鲜,这充分说明,这个徐老板,绝对是一个有定力的男人。

电话里表现得十分娇溺的弯弯姐,真正到了徐老板的面前,却变成了一只安安静静的金丝雀,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来。

她保持了端庄的坐姿待在后座上,如同热情的服务生一样小脸微扬,连手机都不会去看一下。

我想到她平日里风风火火的模样,不禁被她如此杰出的演技给惊呆了。

提起演技,我想到了戏子二字,也许我们就像“戏子无情”里的戏子一样,本该是无情的吧。

我们来到了一家名叫蓝公爵的西餐厅用餐,进入贵宾包房之后,里面已经坐了三四对人。

那几个男人,一看便是和徐老板身份背景相似的人物,身边的女人个个如花似玉,媚眼柔波地倚在一旁,更加衬托出了男人们的气场和派头。

我随着服务生礼貌的指引入了座,坐在了弯弯姐的身边。

这时,我感觉到,其他人的眼光都纷纷向我扫来,我的脸瞬间便有些红了,像是做了偷偷摸摸的事情被人抓住了一样,这样的气氛,让我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我深深低下了头,摸出手机来假装看微信,就连服务员问我喝什么都没有听到,弯弯姐轻轻碰了我一下,我猛然抬起头了对上了服务员的笑脸,急忙说了句:“露露,热的。”

“不好意思,小姐,我们这里是西餐厅,没有热露露,您是要咖啡还是酒类?我们这里的新品奶昔也不错,要不要尝一尝?”

我尴尬地点了点头:“那就奶昔吧。”

我听到了女人们轻声的嗤笑声,瞬间便觉得更不好意思了,弯弯姐拍了拍我的手:“出来吃饭就开心点,别想那些事了。”

“嗯。”我放下了手机,直起身来,扫了一圈屋内的人,抿嘴笑了笑,表示抱歉。

主位的旁边,还有一个空着的位置,菜已经上齐了,可是人们都还没有开动,看样子是在等人。

“刘总怎么还不来,这都几点了,他可是从来都不迟到的。”坐在主位上那个胖胖的老板,稍微不耐烦地看了看表说。

旁边的一个老板笑着附和道:“是啊,他是从来不迟到,而且还早到,今天这样最后一个到确实太罕见了。不过刘总虽然守时,却总不遵守游戏规则。”

他身边的女人便娇声问他:“什么游戏规则啊?”

那老板点着了手里的一支烟,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你猜,宝贝儿。”

那美女忸怩着:“人家猜不到……”

“你不是每次都挺会猜的嘛,这会儿变傻了啊?”

别人都或多或少跟着哈哈起哄笑闹。只有徐老板不动声色坐在那里抽着烟,而弯弯姐也是一副乖巧的模样待在他的身边。

从这些人的笑闹声中,我听到了那个刘总不遵守的游戏规则是,他从来不带自己的qíng人来参加这种私人聚。

他们都是生意场上多年的老关系,却从来没有哪个人见过刘总的qíng人,甚至不知道他有没有qíng人。

众人说笑间,包房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男人走了进来,我微微回头一看,竟觉得那身影有些熟悉,待他抬起头摘掉了墨镜,果然是我认得的人,他就是刘海!

婚色正晚

我叫齐琪,同时在金主和情人之间周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