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铁骨化为绕指柔 > 正文

完结文《铁骨化为绕指柔》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9/12/26 17:25:00热度:

《铁骨化为绕指柔》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乡村风格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又想起了离开学校时,赵老师对他说的话。...

铁骨化为绕指柔

  “文博,来了,宋兰叶还真行,有鱼上钩了。”水鬼急匆匆的跑回来,对藏在树丛里的张文博和懒娃说。

  “文博,行吗?”懒娃握着棍子的手直冒汗,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抖。

  “啥行不行的,我们就靠着这条大鱼找回家的路费呢。你小子关键时候可不要拉稀摆带的。”水鬼白了懒娃一眼,可惜夜色朦胧,懒娃看不清楚水鬼的表情。

  其实水鬼心里比懒娃更紧张。在他们磨子山,水鬼是出了名的调皮捣蛋,属于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坏蛋透底的家伙。可是这一次毕竟是平生第一次干这种事。虽然水鬼的法律意识淡薄但是也知道这是违法乱纪的,弄不好是要坐牢的。在农村坐过牢的人就像被钉上了耻辱柱,会被人看不起,顶着个劳改犯的名称是讨不到老婆的。水鬼还不到二十岁,还没有找过对象呢。

  张文博倒是比水鬼和懒娃冷静许多,这个办法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他一定得沉住气。其实张文博心里也是波澜起伏,他自己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会干出从前自己最为唾弃的勾当。

  他又想起了离开学校时,赵老师对他说的话。

  赵老师有着慈父一样温和的眼神,对于张文博这个他教学生涯中最为得意的门生中途辍学,他是很心痛的。

  离开学校那天,赵老师拉着张文博的手说:“孩子,我知道留不住你了。你敢于面对困难,敢于挑起家庭的责任,像一个男子汉。说实话,老师挺佩服你的。我只是希望你能够乐观一点,也许经历风雨你会走得更远的。只是这个社会的诱惑太多了,希望你不要做违法乱纪的事。”

  赵老师的话好像还在耳边,可是自己就这样做了违背老师教诲的事。

  张文博出生在川中丘陵地带的磨子山,他和弟弟张文山从小就聪明伶俐,乖巧懂事,深得村里大人小孩的喜欢。上学后,兄弟俩的学习成绩也是个顶个的好。村里人都夸他们家降临了两颗文曲星。原本一家人的日子虽然不宽裕,可是过的倒是幸福安宁。谁曾想去年张文博的父亲下雨天上山砍竹子,不小心从陡崖上摔下来,摔成了截瘫。光是医药费就欠了亲戚朋友好几万。父亲的命是保住了,可是也成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人。家里的顶梁柱到了,整个家就摇摇欲坠了。

  父亲不能够干活了,母亲还要照顾他,家里的日子一下子就变得一落千丈。作为家里的长子,正在上高二的张文博就义无反顾的离开了学校,回到家里用他并不成熟的肩膀撑起这个摇摇欲坠的家。

  只是回家一年多,虽然张文博把家里的几亩田地经管的很好,农闲时还在附近跟着建筑队干一点零工,可是家里的开支太大了,那些微薄的收入根本就不管用。张文博小小的年纪就感觉到了钱的重要,没有钱的困难。

  听别人说到南方打工能够有稳定的收入,张文博就想出去打工。恰好前一个月有一个叫李二狗的隔壁乡的人来村里说是可以帮人介绍工作,只是每个人要交四百块钱的费用。张文博想到自己初到南方人生地不熟的,有李二狗这个老乡倒是有个照应。于是就厚着脸皮问赵老师借了四百元钱,和村里的水鬼、懒娃、宋兰叶还有邻村的一帮人跟着李二狗来到了东安市。

  离家的时候,几个人的家长都把孩子交付给了张文博。其实张文博比水鬼还要小两岁,只是大家觉得张文博书读得多,从小就稳重,好像有他在这几个没有离开过家的孩子就会有保障。所以从一上路,张文博就把照顾几个人的担子挑在了肩上。

  谁知道一到了东安市,李二狗借口出去找工作就不见了人影,把一大帮人扔在了异乡的街头。大家才知道上了李二狗的当,李二狗的祖上八代都被大家骂了一个遍。

  别的人都有亲戚朋友在东安市,一阵埋怨之后就各自投奔亲戚朋友去了,只剩下张文博几个人无依无靠的流落街头。

  那时候,打量的外来人口涌入东南沿海,到处都是找工作的人。张文博几个人没有工作经验,有没有熟人担保,根本就找不到工作。几天下来,几个人身上的钱也花光了,别说回家,连饭都吃不上了。

  没钱住旅店,几个人就流浪到了这一片没有完工的工地上。白天捡些废品,废钢筋的去卖,晚上就挤在工地旁边一所废弃的旧房子里。

  几个人虽然说是农村出来的,可是在家里也是父母的心头肉,啥时候吃过这样的苦啊。几天下来,一个个蓬头垢面的,像一帮叫花子。尤其宋兰叶,一个女孩子家的,跟着他们流浪更加让张文博心痛难过。虽然她表现得很坚强,不像水鬼和懒娃动不动的就发火骂人。

  “文博,我想回家了。”这天下午,懒娃对卖废品回来的张文博说。

  大家捡废品的钱都有张文博保管着。每一天除了几个面包,一人一瓶水,张文博就不再多花一分钱。

  “可是,我们的钱还不够路费呢。”张文博无奈的摇摇头。

  “我受不了,这个鬼地方,谁他妈说的到处是黄金,那里都能够挣钱。”懒娃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嚎啥嚎,嚎丧啊,你爸死了,还是你妈死了啊?”水鬼烦躁的踢了懒娃一脚,“你他妈的,我们不想回去啊。你看人家兰叶都没有哭,你他妈嚎个。”

  “文博,我们有多少钱了,要不,够一个人的路费,我先回去吧。”懒娃哀求的拉着张文博的手。

  “去你妈的,你个龟儿子就这么自私,你好意思自己回去。要走也是让兰叶先走。”水鬼一把把懒娃推倒在地上。

  “懒娃,你们出来的时候,家里人把你们交付给我了,你一个人从来就没有出过门,你一个人走我也不放心啊。要走,我们大家一起走。”张文博把懒娃拉起来说。

  “可是,文博,我们这样子也不是办法啊。找不到工作,就靠捡些废品,啥时候才能够挣到回家的钱啊?”懒娃一哭,宋兰叶眼里也酸酸的,忍不住就流下泪来。

  这种忧伤的情绪好像会传染一样,刚才还大声训斥懒娃的水鬼也蹲到一边嚎啕大哭起来。

  看着哭成一团的三个伙伴,张文博的心里也乱成了一团麻。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他感到了一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无助。可是张文博没有哭,家里人把三个伙伴托付给了自己,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把他们照顾好。只是,他现在能够想什么办法呢?

  看着宋兰叶带泪的脸,张文博心里冒出一个计划来。他自己都被这个计划吓了一跳。犹豫再三,张文博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大家。

 

铁骨化为绕指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铁骨化为绕指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铁骨化为绕指柔

苦苦守候的一段痴恋虐恋。如果你灿烂盛开,我愿作守护的月光,如果你经历风雨,我愿作雨中的伞。哪怕只是遥遥的相望,你的笑脸也是最美的阳光。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