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古墓诡声
古墓诡声

古墓诡声

  • 热度:
  • 时间:2019/12/12 19:31:00
  • 来源:快阅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我是白天,这本书记录了我的真实经历,如果不信,就当作故事看吧。 我本是考古队的一名成员,先是被莫名其妙地炒了鱿鱼,后又稀里糊涂地被骗去倒斗,还认识了一堆奇奇怪怪却又神通广大的人......我原本十分平静的生活一下子被打破,我的三观在一次又一次地下旅途中被彻底颠覆。

精彩章节预览

一个月前,我是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的成员,而今物是人非,我光荣的成为一名无业游民,直到现在我都没想明白,那天上司为何突然宣告我被辞职的事实,我向来兢兢业业,也没犯过什么大错,一来二去却没追问出原因。

既然如此,我也不打算在一棵树上吊死,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姑且这么认为,一定是自己长太帅遭同事嫉妒了才被炒了鱿鱼。

人生就是这么不可预测,时刻充满惊吓,在受到失去工作的惊吓后,我在成都三环以外租了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破屋,呆里面坚持生活了一个月,作为月光族的一员,终于把自己仅存的一点积蓄花得只剩下几百块,于是我猛然意识到再这样无所事事,不久后我定会流浪街头......

找了几份工作都不得果,就在我焦头烂额完全没有出路时,突然又迎来了我人生中的一份惊喜------大学做过一年舍友的肌肉男丁子壮打来了一个慰问电话,短短十分钟,便化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就业问题不复存在,果然老天还是会眷顾可怜人的。

就这样,我此时已坐上了从成都去西安的T8次列车,估计晚上十点半能抵达西安火车站,那小子说在火车站附近的德克士等我,几年不见的老同学,当初大学没毕业他就辍学混社会去了,虽然一直有保持电话联系,但也不知道他到底混得怎么样。

对于这个未知的城市和旅途,我竟然没有过多的畏惧,反倒有些激动,感觉像是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抛开,使劲趁着这年轻劲儿再好好疯狂一把,窗外美丽的春景让我更是放松,仿佛连生活的压力都没了。

为了节省一笔路费,我事先订的硬座票,坐了三小时左右,我便后悔了,腿脚发麻,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活了快二十五年,我还从没遭受过这种罪......

眼看着太阳从头顶慢慢落下,黑夜渐渐弥漫,窗户上虽倒映出自己孤身一人的影子,但我并不感到孤独。天黑透彻后听到广播里传来到站的通知,我揉了揉坐得麻木的腿,拖出座椅底下的行李箱,对着车窗随意整理下蓬头垢面的自己,就这么奔着丁子壮去了。

走出火车站,一眼看去便是高大威武的城墙,因为灯光的照耀,依稀可以看出这个建筑的轮廓,毕竟是座古城,和成都相比,难免透出一丝沧桑感。

我拖着行李左顾右盼,注意到附近有两家德克士,随便进了一家准备碰碰运气,没想到这一碰还真碰见了来给我接风的肌肉男大壮,哦,不止是他,和他围一桌的还有四个大男人,这个点店里人不太多,就听见他们几个大声嚷嚷的声音。

我故意咳嗽了几声,丁子壮一下子就瞧见了我,他急忙站起身走过来,一手接过我的行李箱,一手搭我肩上,大大咧咧对我说:“他妈的终于等到你了,你这小子这几年还是混得可以嘛,变得越发白净了!”

接着就是一阵熟悉的爽朗的笑声,这么几年了,他的笑声还是没变,身材变得更壮了,胡子茬也挂在脸上,越来越像不修边幅的北方粗汉子,我捶捶他肌肉凸起的胸口,也顺着调侃了他几句:“哟,大壮,你这肌肉越来越发达了,手感完全变了啊。”

大壮拍开我的手,带着我往他朋友那桌走,笑道:“靠边去,看你这不正经样!是来求职的吗?”

大壮这么一说,还真让我收敛了许多,莫非这桌上四个大男人是来面试我的不成?走到桌前,为了表现得体面些,便开始了职场中对待上司的规则,先是对这四人深深鞠上一躬,再装逼道:“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接着我就毕恭毕敬伸出手,没有一人搭理我,这气氛有些不对啊,尴尬中带着一丝杀气......杀气来自我身后的大壮,还没待我回头,他就一脚踹我屁股上:“得了吧!说你几句就又开始装逼。这些人都是我哥们儿,用不着这么客气!”

我摸摸被踹得有些生疼的屁股,瞪了他一眼,又对着桌前这来历不明的四个人笑了笑,果然我是微笑杀手,他们中终于有个人开始搭理我:“小兄弟坐吧。”说话的人面目和善,门牙缺了一颗,看上去有些好笑,但我憋笑技术还是挺好的,并没有笑出声。

说实话,坐了十几小时的火车坐垫后,我实在是不想再坐德克士这火车坐垫高仿版座椅,在我迟疑之际,那人又开口了:“对了你饿不?要不先去前台点个餐?”

我尽量不往坏处想,尽量不让自己觉得他们这是在故意把我支开......但是这几个哥们表现得也太明显了,我顺从他们意思跑去点个餐,回头瞅了一眼,五个人暗戳戳的指着我在商量什么......

大壮之前和我在电话里并没说要我来西安做什么工作,只是告诉我有大活,保准我发大财,年轻人嘛,谁不是见钱眼开的货?一溜烟儿赶过来,也不知道是来干嘛的,一瞬间感到有些不安,毕竟看这几人的架势和行头,根本不像是在公司上班的职员。

“先生,您的餐齐了。请问还有什么其他需要吗?”服务员笑得甜甜的。

我也礼貌性地回了一个微笑,随后接过餐又去了他们那桌,犹豫了几秒还是一屁股坐在大壮旁边,还别说,之前本不觉着饿,这吃的一端上来,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

“来,我给你介绍下。”大壮这话一说,让我把已经拿起的汉堡又放了回去,还是读过书的人,懂一点礼节便这么客气一下,他倒好,又直戳我心窝:“大学生就是不一样,都得手里可以吃了的东西还放回去,哎,你在这客气啥?扯啥犊子真是。”

我擦,那我现在是该重新拿起来吃么?这一桌的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身上,看得我挺不好意思的,我摸摸鼻子灵机一动,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不是,是这汉堡太烫,凉会儿再吃,你赶紧介绍一下,这大家生分得让人多不自在。”

大壮也没再和我胡扯,指着刚才唯一搭理过我的那男人说:“这是李孝,叫他老李就行,我们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两年前干活时我救了他一命,后来他就跟着你大爷我混了。”

我笑着点点头,习惯性伸出右手,心里却在盘算大壮这话,意思是这工作还有生命危险?老李很和善,握了我手一下。

接着又见大壮指着坐我们对面的两人:“左边这个是张文峰,和你差不多,新来不久......”

这人坐得挺端正,长相虽不如我好,但他在气质上取胜了,见他第一面就觉得他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存在,我和之前一样,笑着和他握握手,表面和和气气,但我察觉到他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

“右边这个是和我同期的兄弟黄鹏,一个师傅带出来的。”

我看了看他,继续重复之前的握手动作,黄鹏双手握住我的手:“你好你好,老早就听起丁子壮提起你了,见你吧,这眼缘特好,一看就知道能成铁哥们,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他这豪迈的语气早在我预料之中,长得就五大三粗,皮肤有点黑,说话的气势和本人相貌完全相符,这种热情的人,我喜欢!

我也合着他的拍说道:“一定一定,我见你也眼缘特好。”

之后就是几人哈哈大笑,之前尴尬的氛围好像缓和了一些,还好我是自来熟,也很会拍马屁。

大壮给我介绍最后那人时,只向我简单说了个名字,秦亦远,穿了一身黑,是我很讨厌的颜色,看上去年纪轻轻,和我差不多大,男孩子嘛,就该阳光活泼一点啊,非搞得这么深沉做什么。

我见他瞟了我一眼便盯向别处去了,面部细微的表情变化让我实在不知道他的想法,一看就是个不好相处的货,不过没关系,懂得包容的我照样伸出手并且用微笑去感染他,谁知他又瞟了我一眼,之后还不屑的撇了撇嘴。

我勒个去,我心说这也没和你有仇怨啊,大哥我手还悬在半空呐,握一下又不会死人,你这样让我很没面子啊!

三秒过去,他照样没有要和我握手的意思,瞬间又变回之前那尴尬的场面......

大壮见了急忙将汉堡放我手上,解围道:“来来来,快吃吧,凉透了!”

我收回僵硬的右手,捏了捏汉堡出出气,然后开始吃喝起来,时不时听他们说话能搭话的地方就搭上一两句。

在我吃饱喝足后,众人纷纷起身,说是去住处。经过一两小时的磨合,我大概能知道他们每人的性格,也稍微熟络了一点,一路上嘴都没闲着,在火车上憋了十几小时没说话,现在话多得让我自己都感到吃惊。

走到一个路口打了两辆车,我、大壮、秦亦远坐一辆,剩下的人在另一辆,大壮坐副驾驶,我和秦亦远坐在后面。

出租车司机是个大叔,看上去快五十岁的样子,他操着一口纯正的本地话,有些话我还能大概听懂,他语速一快起来,就完全不行了,简直有种待在国外的感觉,司机见我放了个行李箱在后备箱,便问我们从哪来的,大壮坐前面笑道:“四川来的,来这边打打工挣挣钱。”

“四川挺好的,好吃的好玩的多,美女还挺多,我去过一次......”

司机说的话我只能听个大概,后来觉得想听明白太艰难,我索性放空双耳,打开一半车窗,好好欣赏西安这个古城的夜景,大壮也是四川人,但可能是因为待陕西久了,语言沟通毫无障碍,于是陪司机扯淡这事就全权交给大壮了。

至于坐在我旁边的那位,除了容颜有些存在感外,几乎找不到任何他存在的痕迹,也不说话也不动,跟充气娃娃似的,哦不,充气娃娃你搞他两下,他还会叫几声,这玩意儿完全处于隐身状态,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之前在饭桌上吃了个闭门羹,让我不爽到现在,窗外的风景那么美,我根本不想搭理他,反正看了他几眼,他也没有要和我说话的意思。

晚上的车流量不算很大,车速也由此提了上来,十多分钟就到了目的地,本来以为住处应该就是很普通的招待所,没想到车停在了钟楼饭店门口,很荣幸可以趁此机会好好欣赏一番钟楼。

我们先到没一会儿,剩下三人也下了车,众人没去前台直接进了电梯,看来已经订过房间了,果然没一会儿大壮就拿出房卡递给我:“两人一间房,我和黄鹏有事要谈,今晚就不和你待了,三间房都挨着,有事来隔壁找我就行,哥们没意见吧?”

对我来说只要有吃有喝有睡的地,人生就算圆满,管它和谁一起睡,我摇摇头:“没意见啊,我和谁一间房?”

“我和你一间。”说话的人是张文峰。

我点点头,心里暗自窃喜,因为之前听大壮介绍过,我和他都是新来的,现在好好认识下,也方便以后有个照应。

进房间洗漱完毕已是凌晨,我让张文峰先用卫生间,待我用完再出来,见他已经舒舒服服地躺床上玩ipad了,我们从进房间到现在一直都在闲聊一些丝毫没有意义的东西。

我从卫生间出来也一下子扑到自己床上,折腾着换了一件宽松的白T,他瞅着我突然说了一句话:“白天,你今年多大了?”

“快二十五,你呢?”我侧躺在床上看着他。

他的视线从ipad屏幕移到我这里:“我二十八,比你大,以后叫我峰哥吧,他们那群人都这么叫我,别见外。”

我“嗯”了一声,其实心里一直有个疑问-----我来这里要做的工作到底是什么,本想着今晚去问问大壮,但又觉得实在太晚,不方便去打扰。

张文峰估计是注意到我若有所思的表情,便问我:“在想什么?”

“没有,可能有些认床吧,没什么睡意。”我胡诌道。毕竟认识这人的时间不长,表面上可以说说话,但心里还是对他有些戒备。

张文峰突然叹了一口气,仿佛有些试探我的意思:“我没想通,你这年纪轻轻的潜力股为啥会跑来和我们一起干这行呢?”

我心说干哪行?我现在还蒙着呢。我没有接他话,倒是反问他:“你年纪也不大啊。”

我们为您搜罗了时下比较热门又刺激的恐怖灵异小说 ,让你心惊胆战、不毛而栗!晚上看贼刺激。
  • 萌鬼神探

    自从收到了那个诡异的短信开始,我的人生就好像哪里出了问题。凶杀、鬼祟、阴谋接踵而来……而与我并肩作战的竟然是一只人格分裂的帅鬼!

  • 见鬼,老公救我

    人生三大乐事:有财,有貌,有帅哥。而我,又胖又丑又没钱,前男友更为了荣华富贵,致我于死地……我死不瞑目,化为孤魂野鬼,阴差阳错,重生了!!!!我靠!厉害了word哥!美貌,暴发户老爹全来了!偶尔卖个萌,溜溜小鬼,吓吓前男友,生活多欢乐~就差一个帅哥就圆满了。旁边那位,诶诶,说你呢,介意凑一下不?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人之假造为妖,物之性灵为精,人魂不散为鬼。天地乖气,忽有非常为怪,神灵不正为邪,人心癫迷为魔,偏向异端为外道。”南漂青年侯漠,在98年的一次变故之中,发现自己身上藏着夜行者的血脉,而且还是十分特殊的“灵明石猴”,这是一种遭受上天诅咒的血脉,有着活不过三十的基因缺陷,为了活下去,他不得不从踏入那个前所未闻的江湖岁月,拼命挣扎。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