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平安颂 > 正文

完结文《平安颂》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8 10:06:35热度:

《平安颂》是一本剧情极佳的乡村风格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吃着小郎君做的米饭和野菜汤,突然觉得行军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平安颂

“像现在能够生火的时候,就让我来给那么你做饭吧?如何?”林菀不失时机的推荐自己,“我会烤鱼烤肉,炒菜煮汤,凉拌调味做肉干也不在话下。你知道吗,用适当的火配以我家的秘制烤肉香料,就连十里之外也能闻到香气呢!”

年轻shibing吞了口口水,却并不上当:“这个……还是等小将军回来再说吧。”

林菀有几分沮丧,年轻shibing见此便安慰她:“小将军那边我会尽量说明你的状况,你好好养伤,我先出去了。”

“无论如何,还是谢谢你。”林菀露出一个真诚的微笑,年轻shibing再次向她点点头,便恢复不苟言笑的模样,掀开帐篷帘子走了出去。

林菀当下分析——虽然这些人同情她有腿伤无法行走将她带入了军中营帐休养,可是本质上并不是完全信任她。而那位小将军似乎有过人的本事,众人有难题丢给他处理,她只有得到那位小将军的信任才能在这里长久待下去,否则就要被赶走了。

一晃两天时间过去了,林菀的身份没有被完全证实,也得不到自由行动的权利,一直待在营帐中。

她听着shibing们操练的声音,换岗值班的对接,吃着难以下咽的干粮和肉干,日子枯燥而无味,好在她的伤口倒是开始有了好转。

林菀松了一口气,这junyi的药比一般普通的创伤药都来得更快更猛,让她不过两日就已经感觉到了结痂时的痒痛。

吃过所谓的午饭,林菀躺在帐中睡着了,突然听得一阵马匹嘶鸣声,不久后,只听闻有人行至帐篷外面,熟悉的年轻shibing的声音随即响起:“小将军你回来了?”

林菀听见小将军三个字,知道定是那上山讨伐山贼的恩人回来,顿时从铺垫上坐起,勉力走向帐篷门前准备迎接恩人,却见当先一人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只见这是一个身着紫衣,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年,他简单用玉冠束发,一席身姿挺拔如松柏,气势刚健似旭日骄阳,俊美面庞上,一双璀璨如寒星的双眸,此刻带着一股阴霾之气。随着他走近,一股腥甜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林菀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你就是木奎所说的行商伙计?”

少年声线清脆动听,却自带一股威严的气息。

林菀赶忙回答:“正是。”

少年自上而下打量她一眼,便走到帐篷床头,从床头的箱子里拿出一件云纹刺绣的紫衣扔在卧榻上,当着林菀的面脱xiashen上相似花纹的紫衣,却见他身上露出的白色中衣上浸染了大量的鲜血,也不知道是他受的伤所造成,还是敌人的血,林菀正自担心处却见他一把脱去中衣,露出健硕的洁净身躯……

林菀并非是第一次见到异性身体,之前在商队见到沈二哥他们裸露半身,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一种无法形容的异样情绪袭来,少年流畅的背部曲线,十分好看,呈现倒三角形的腰背有种动人心魄之美,让她心跳加速,面红耳热。

林菀深吸一口气,尽量控制好自己的呼吸,确定他没有受伤后,赶紧转过了身去。不过当下她紧张的姿态已然暴露无遗,身着男儿装的她宛如娇羞女儿一般扭扭捏捏,让人有些费解。

少年冷笑一声,对她如此这般动作颇有几分嘲讽之意,认为男儿身不应像女儿家般害臊做着,如此他便确定林菀此人一幅难以担任重任的姿态,当即从内心否认了她整个人!不过另一边少年手上换衣动作倒是一气呵成,待穿好衣服,他望着眼前的小小少年沉声道:“报上名来!”

“在下林……晚。”林菀改了一个字,小心翼翼的回答对方。

少年剑眉一瞥,对她紧张害羞的姿态更加看不惯,冷冷的看着抱拳施礼的少年:“听说你想在我这军中做个做饭伙计?”

“回禀小将军,是的。”

“如果你是想要感激我带人灭了那帮匪徒,我劝你不用打着注意留在军中报恩,因为,我行事从来只凭个人喜好,你这样的做法只会让我觉得心情烦躁,明白么?”

林菀面上有几分尴尬,想不到这位小将军是一点都不好说话,无端的尴尬席卷而来,她不知如何接话。方才他说如果她做出感谢姿态他会反感,她酝酿了几天的感谢之词,此刻便如鲠在喉,吐不出也咽不下去,颇有几分可怜巴巴的感觉。

如此这般,小将军更加不将这般别扭姿态的林菀瞧在眼里,忍不住斜她一眼:“还愣在这里干嘛,出去,我要休息了。”

小将军话语里毫不客气,既霸道又冷酷,林菀自忖若不是念着自己受伤,此刻倒真想拿起包袱就要离开,才不要被他误会她是赖他吃住般不想离开。

林菀咬咬牙,强忍脚疼离开了帐篷。思来想去,只道这番该对对方所说的感谢之词,她就用安静离开来回报吧!

少年见着林菀离去的瘦弱背影左右摇晃,看出她受伤严重,当下皱皱眉头,软了几分:“日后不得我的吩咐不许私自进入我的营帐,另外,养好伤就离开吧。”

林菀的脸顿时涨得通红,想要辩解几句自己并非是主动进的帐篷,而是外面shibing安排的,但是她知道多半这位小将军听她解释,脸上肯定又会是一幅不耐烦的表情,不过念着对方能够容忍自己养好伤再离开,这已经很不错了,林菀松了一口气。

只是这份宛如受到极大挫折打击般的无力感,让她感觉到心情异常低落。

从内心深处感觉到自己备受某人歧视的林菀垂头丧气的来到帐篷门口,年轻shibing,也就是小将军口中的木奎将手中正在擦拭的一把带血的长剑收入鞘中,询问林菀:“如何,将军允许你留下了吗?”

林菀摇摇头,愁眉苦脸地单脚站立在帐篷门口向木奎倾诉:“小将军不喜欢我,让我养好伤就离开。”

“呵呵……小将军就是一副冰山脸,兼有毒舌将军之称,你日后习惯就好了。”木奎适时地安慰林菀:“毕竟你年龄太小了,也不适合留在军中。小将军这是为你打算,我看你养好伤病就去投亲吧。”

林菀点点头,勉强露出一个微笑来:“你说的不无道理,我就跟随你们到西都附近吧。”

“这就对了。”木奎拍拍她的肩膀:“我看小将军回来了你也不方便留在他的帐中,这样,今夜你就随我们睡集体帐篷吧。”

林菀有几分头疼:“你的意思是让我和大家一起睡吗?”

“不习惯吧,哈哈,大家连日来一直赶路,没有机会洗澡,帐篷里是臭了点,但是还算能够遮风挡雨。”

“倒不是因为这些……”林菀尴尬一笑:“就是怕影响各位休息,毕竟我脚上有伤,半夜有时候会不自觉的喊出声来。”

“我们都是听惯了的,打仗嘛,谁能保证不受个伤什么的呢?”

“那……好吧。”

林菀拿着包袱跟着木奎去了集体帐篷,此刻帐篷内空无一人,帐篷内各种寝具一应收拾妥当,齐整的裹在一旁。木奎拿了一套自己的寝具递给林菀:“你脚上有伤,就在这里休息吧。”

林菀点头答应,铺开薄被,坐了下来。因为无事,她便拿出《指尖流光》细细研读打发时间。看到这本书,林菀便无法不想起师父,她记得自己是从六岁爹暴病那一年起便在周麽麽的介绍下,跟随师父学习的雕刻,师父宛如他父亲一般,严厉却又温柔,用心照拂她,不仅仅教她雕刻,还教会她读书识字,而她回报师父的,终究是少之又少。或许以她现在的悟性,不足以研透这般高深的书籍,不过她确定这本被她当做心灵寄托的书籍,一定会将她带往幸福的彼岸的!

所以她很珍惜,也很用心。遇到不懂的地方,便细致揣摩,直到弄懂意思,再翻过下一页。如此这般,在帐篷里的日子并不难熬。

次日夜里,众shibing前来休息,木奎念着林菀担忧匪徒的情况,便询问了跟随小将军一同剿匪的左将军李德上山剿匪的情况,李德乃是一个长相颇有几分丑陋,且眼神狡黠的黑皮肤中年人,他身着厚重的铠甲,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描绘起上山剿匪的事情十分简略——

“那帮匪徒乃乌合之众,一开始仗着营寨在险峰之处,对我们施行远射、石攻,这才让我们用了两日才攻破山寨。不过好在小将军智慧和武艺了得,等到那帮匪徒闹得精疲力竭之时,便采用飞梭攀爬悬崖绝壁进行偷袭,放火引燃了山寨,绞杀了那帮匪徒,只是可惜了匪寨的财物被那独眼寨主尽数毁了……”

林菀听得这寥寥数语,却能想象剿匪的曲折过程,心中想着小将军那般冷酷模样,却有几分佩服起他来,更感谢他心志坚定,冒着极大的危险攀爬险峰,这才扭转僵硬局面,用两日便堪堪破了那在绝壁的可恨匪徒。

shibing们却对小将军的做法习以为常,听了故事便各自睡下。

林菀在shibing们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中熬过了一夜,次日,小将军命令众人出发前往北方。因为林菀腿上有伤,依然坐着那车厢前进。

过了半月功夫,待得林菀稍微能走动一些,就前去帮着军中的厨子给众人做饭,因为这些日子有条件生火,林菀沿路找了不少野菜,用铁锅给大家炖了肉干汤,自带咸味的肉干汤,衬托了野菜的清香,一时间,人人都多吃了好些野菜汤。

而另一边,林菀回忆起娘亲平日给她做的干粮,就是往昔她去寺庙跟随方丈师父学艺时带的米饭团子,便学着娘那样,加了些肉干在白饭里面蒸煮,绵软的米饭,加上被蒸软的肉干,味道自比平时干巴巴的饭菜好吃多了,众人更是对林菀越发佩服了。

“吃着小郎君做的米饭和野菜汤,突然觉得行军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对啊,我今天都吃了三碗了,但愿小将军不会嫌弃我吃掉太多。”众人一边抹着嘴角,一边由衷的表达对林菀饭菜的喜爱之情。

被火熏得脸黑黑的林菀用一只脚垫着地,一只脚稳稳站着,接受了大家的夸奖,提议道:“我见不远处有条河,如果诸位大哥能够趁着休息的功夫抓点鱼来,我保证今晚烤给大家香喷喷的鱼肉吃。”

“那敢情好,我们现在就去抓鱼。”

平安颂

满腹才华却身负母仇的卑微少女,冰冷无情却惊才绝艳的冷宫皇子,他们在即将掀起巨变的都城相遇。西都后宫,女官争权,这里是权利交织的斗兽场,这里有防不胜防的致命陷阱……斗恶婆,灭渣姐,面对恶毒丫鬟黑心太后……她通通见招拆招!且看曾经遭仇人们无情碾压的她如何一跃成为后宫红人,且看“平安”霸主如何手刃仇人,乘风破浪扬名于这险恶的世间!且看他如何在步步紧逼的危机中,杀尽天下负心人,夺取如玉江山,护得她一世周全!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