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凤凰于飞 > 正文

凤凰于飞第7章议婚之争

发布时间:2020/9/29 9:47:49热度:

《凤凰于飞》是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她低眸瞥了眼藏青色的素色荷包:“匆忙了一些,荷包是明妈妈缝的,只这个字是我绣的。”...

凤凰于飞

“想!自然想!” 义康想都没想,直猛点头。他甚至伸手越过七弦琴,想拉住她的手,却觉唐突,只好缩了回去。

“哪怕惹怒皇上,遭来杀身之祸,也愿意?”她问得很平静,眸子也越发透亮。

义康还在点头:“愿意!”话一脱口,他才发现不妥,才改口道,“皇兄不会杀我的!”见她几不可察地蹙了蹙绣眉,他忙道:“不,我不是不愿意,我只是说皇兄不会动怒杀我。”

看着他语无伦次,芷歌微嘲地勾唇:“阿康,其实你我并不了解他。你若成了我徐府的女婿,他当真是可能杀了你的。”

她拿起帕子,状似漫不经心地擦拭起琴弦来:“前日,狼子夜来金阁寺找过我。”

义康惊吓地差点跳起:“他——”

芷歌截下他的话:“他是奉命来警告我的。”她停下帕子,抬眸看着他,“让我离你远点。”

义康的脸色从青白转作了苍白:“皇兄他?”

“娶我,你们的手足之情便也断了。”芷歌放下帕子,拿起案几下的琴套,动手收起琴来,“如此,你还愿意吗?哪怕你无心谋逆,可因为你的岳丈是徐羡之,难保皇上动手那日不会殃及池鱼。更何况——”

手中的琴卡在半路,一半在琴套里,一半横在几案上,芷歌轻叹:“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父兄殒灭。我希望——”

她似被什么哽住,定睛看着他时,眸光染了轻雾:“我的夫君能帮我保住家人。如此,你还愿意吗?”

义康的唇颤了颤。在求娶她时,他不是没想过这些。只是,他总自信他与皇兄是同生共死过的情意,哪怕皇兄会震怒,却不可能对他动杀念。更重要的是,他不觉得皇兄和徐府会斗到你死我亡的地步。

他定了定,才道:“芷歌,若是徐伯父功成身退,告老还乡,皇兄不会赶尽杀绝的。”

芷歌已套好了琴。她原也以为君臣之争,不至于此。可是,出事后,父亲便打消了她的虚妄希冀。若是父亲早些告诉她真相,她决计不会靠近那个人,更不会信他的一往情深。终是父亲太过自负,以为当年之事瞒天过海,无人知晓。

她抱着琴,涩然一笑:“阿康,你觉得他当真只是因为忌惮徐府掌权而退婚吗?只因为忌惮我的父亲,便纵容他的心上人买了狼子夜来羞辱我?”

义康张了张唇,说不出话来。他从来不是心机深沉的人,事发后,他虽问过皇兄,却三言两语就被打发,对内里原由并不曾深究。他更不愿相信毁她一生的那场劫掠,竟是皇兄纵容或同谋的。

芷歌抱着琴起身,隔案俯瞰着他:“阿康,娶我,对你来说不是什么锦上添花的美事。那可能是一场灭顶之灾。你为此,可能失去一切,包括——”她的目光变得悲悯,“你的性命。如此你还愿意吗?”

义康仰着头,痴惘地看着她。

芷歌深吸一气,语气是刻意的满不在乎:“还有,我如今声名狼藉,早不是从前那个冰清玉洁的建康第一贵女。如此,你还愿意吗?”

“别这样说你自己。”义康觉得心口窒痛,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不管发生过什么,都不是你的错。”

芷歌以为这世上再不会有什么能感动到她了,可眼下,她的眼圈有些发热。她急地敛眸,浓浓的睫掩下泛红的眸子:“谢谢你,阿康。”她深吸一口气,才又望回他,“若是你还愿意,今日天黑之前便来向父亲提亲吧。”

义康震惊地看着她,喉结滑动,激动地想说什么。

芷歌却止住了他:“不急于现在就答我,你好好想想。”她抱着琴,福了福:“我先走了。我带了侍卫,便不劳你相送了。”

待义康回过神时,她已行出了义芷亭。他急忙起身追出亭子几步:“芷歌!”

芷歌住步,却没回头。

“为何?”他问,“你……为何?”

芷歌回眸,她的眉眼本就生得极美,此时沐在秋日的暖阳里,镀了一层日晖,便愈发摄人心魄:“我想离开这里。你也知道,建康我是待不下去了。便是金阁寺,”她勾唇,笑得惨淡,“金阁寺也不安宁,终究是离建康太近了。彭城,挺好的。”

义康张了张唇,不知作何言语。只是,不待他说什么,那个素白的女子已绝尘而去,独留他站在葱郁的山间,久久回不过神来。

……

正如芷歌所料,义康果然还是来徐府提亲了。比她预料的要早上许多,晌午才过,他便来了。与他同行的还有礼部侍郎。

贵胄如彭城王,他议婚,本该礼部官员和宫里的司礼监共同出面。

司礼监缺席,代表的是皇室的态度。

而朝堂里的臣子,本就分属两大阵营。礼部,正巧是徐司空的门生。

司空大人全然不在乎承明殿那位陛下的态度,能膈应到陛下,倒是正中他的心意。故而,他很爽快就答应了这门婚事,约定只等女儿孝期一满,便完婚。

当司空大人和彭城王并肩从正堂出来,早已是一派翁婿和谐的场面。

芷歌得了父亲的准,来到正院时,看到的正是这幕。

刘义康见到她,绽开一抹灿烂之极的笑。

徐羡之满意地拍拍他的肩,装作对他二人私下相见全然不知情的模样:“你们许久未见了,让芷歌送你出府吧。”

芷歌恭顺地朝父亲福了福。

从正堂到府门,是一段不长不短的距离。

芷歌与刘义康并肩走着,仆人们避退老远,跟在他们后头。

许久,两人都不曾言语。只脚下踩过的零星落叶,沙沙作响。

刘义康明显有些紧张,虚拳紧了又松,半晌才从脖颈处珍而重之地扯下一枚玉佩。他戛然止步,阻在芷歌身前,伸手将玉佩递了去:“这个,送你。”

大宋,男女婚配,素有男子赠玉佩,女子赠荷包以定情的习俗。

下午的暖阳,照在玉佩上,折起一道暖曦白光。这是一枚羊脂白玉,全然不同于那个人相赠的翠绿古玉。

芷歌有些怔神。

“这块玉,是母妃给我寻的,可保平安消百病,我从小便戴着,一直都很顺遂。”

阿康从小就仰慕游侠,喜爱舞刀弄枪,心无城府,阳光开朗。欺骗利用这样人,是种罪孽。

芷歌在心底默念一句“阿弥陀佛”,却是毫不犹豫地伸手接过了玉佩。“谢谢。”她掌着玉佩道了谢,便从袖口掏出一个藏青色的荷包递了过去,“投桃报李,明日就是重阳,茱萸,我怕是没空去采了送你。这个……”

她低眸瞥了眼藏青色的素色荷包:“匆忙了一些,荷包是明妈妈缝的,只这个字是我绣的。”

义康的眸光,早胶着在那个金线绣成的“康”字上。一双眸子像点了金漆一般,透亮透亮,全是笑意:“绣得很好,我很喜欢。”

芷歌眸子垂得愈发低,不明的人准以为她在娇羞。

义康也如是认为,他笑得愈发灿烂,却没接那荷包:“劳你帮我系上吧。”

这样的要求,其实有些唐突,于礼不合。义康说完就有些后悔。

可芷歌却依言,将那荷包系在了他的腰带上。她甚至抬眸,笃定地看着他:“待过了明日,你便回彭城吧。我求父亲放我回兰陵的家庙守孝,如此正好与你顺路。”

义康的眸子因这一重重的惊喜,亮得惊人:“真的吗,芷歌?”

芷歌终于绽出久违的笑靥。她点头:“我说过我早想离开这里了。兰陵离彭城不远,你可以随时去看我。”

待义康鼓足勇气想去握她的手时,她的手却已覆上了他的。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阿康,”她说着说着便有些哽咽,“谢谢你豁出性命求娶我。”

义康反手将那只纤细的手握在掌心,眼圈微红,道:“能娶到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事。我答应你,此生永不相负。你所爱护的,我必以命相护。”

芷歌闻言便哭了。她不知,这是不是父亲所说的,泪的武器。

只是这武器的确杀伤力非凡,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什么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义康全抛诸了脑后。他眼里心里脑里,全被眼前梨花带雨的未婚妻所占据。

出了徐府,他甚至未回京城的府邸,直接无召便入了宫,跪在了承明殿外,“臣弟奏请皇兄下旨赐婚,臣弟要求娶徐司空府的千金徐芷歌,求皇兄成全!”

他要堂堂正正求娶她,她值得最盛大荣宠的订婚礼。

……

义康在承明殿外跪了两个时辰,天都黑了,都没得到皇兄召见,倒是意外等来了新后。

袁齐妫着一身隆重的红黑宫服,通身带着刻意的凤仪:“四弟来了。”她笑容和煦,故作不知地问道,“秋凉了,跪着做什么?快起来吧。”

义康抬眸瞥了她一眼,只草草拱手:“见过皇后娘娘。”言罢,便不再看她。在此之前,他只是单纯地不喜这个新嫂嫂,自知晓狼人谷真相后,他只恨不能对她以牙还牙。碍于皇兄,他做不得什么,却再不可能给她什么好脸色。

齐妫面上的笑僵住。她敛眸,索性也不再装和蔼了:“四弟还是起来回去吧。跪了两个时辰,皇上都不见你,便是不想见你。”

“哦?”义康嘲讽地冷哼,“几时臣子求见皇上,还要得娘娘准许了?”

齐妫的脸愈发僵住。后宫不得干政,她不曾得罪彭城王,何至让他给自己扣上这么大罪名?顷刻,她便了然,都是那个贱人在搞鬼。对那个人积攒了十年的恨愈发深重了几分。

义康已不看她,恭敬地对着殿门叩了下去,扬声重复道:“臣弟奏请皇兄下旨赐婚,臣弟要求娶徐司空府的千金徐芷歌,求皇兄成全!”

齐妫哑忍了十年,一朝为后,便再不愿隐忍下去:“本宫有没有干政,自有皇上公断。只王爷如此作为,实在是有悖人伦,于礼不合。徐芷歌与陛下有婚约在前,虽退了婚,但那场婚约是举国皆知的。王爷求娶她,置皇家脸面于何地?再者,徐府新丧,她大孝未出便议亲,置孝义于何地?”

义康忿而看她:“婚约既然退了,便是不作数了,本王悖了什么人伦?除非她是本王的嫂嫂,那才是悖人伦。照娘娘这么说来,娘娘今日的位份就该是她的。娘娘这样说,又置自己于何地?”

“你——”齐妫又气又窘,接不上话来。

义康轻哼一声,撇过脸去。

齐妫愈发动气。正此时,殿门开了。

凤凰于飞

“此女,若生于北,凰舞九天,贵不可言。若生于南,凰鸟折翼,下克宗族,上乱朝纲。”天一大师一语成谶。“大宋之歌”、建康第一贵女,终究未能“金凰展翅,止戈天下”……阿车说,“你不堪为后,仍可为贵妃。”狼子夜说,“嫁给我,做狼人谷的压寨夫人。”阿康说,“能娶到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事。我答应你,此生永不相负。你所爱护的,我必以命相护。”阿焘说,“滑台初见,好多年了,我都再寻不到一个入得了眼的女子。阿芜,我身边的位子只属于你。唯你,才是我的凰。”心一说,“别再叫我佛陀。佛主派你到我身边那刻起,我的眼里就没佛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