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将军的男侍 > 正文

完本:《将军的男侍》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发布时间:2020/10/19 6:21:11热度:

《将军的男侍》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乡村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冲上去掀开帷幔,却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番情景。...

将军的男侍

潘云想着,厉君谋的书房里必定是藏了什么猫腻的,要不然为什么他终日都把自己关在书房里。

  一个正直壮年的康健男子,怎么可能没有那些方面的需求,就算是不去她的房里,也应该养些妾室之余,可厉君谋都没有,她就不信厉君谋就真的是那么清心寡欲的人。

  男人都是一个样,指定是在书房里金屋藏娇了!

  果真,潘云一进书房冲进了内室,就发现床上的帷幔大闭着,床底下还有一双精致的靴子,那大小潘云一看就知道不是厉君谋的!

  到底是谁,居然敢这么堂而皇之的上了厉君谋的床,难道不知道厉君谋身上已经打上她潘云的记号了吗?!

  潘云一想到自己这几年来守在这冷清的将军府,每日每夜的盼着厉君谋能够对她回心转意,到头来却等到这么一个结果。

  叫她怎么能够接受,厉君谋在床上和其他人鬼混!

  冲上去掀开帷幔,却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番情景。

  “怎么是你,你不是出府了吗?”潘云诧异。

  今天她明明是亲眼看到厉君谋骑马离开将军府了,她还特地问了下人他的去处,不是说他去了军营了吗。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潘云,是谁允许你踏入我的书房的?”

  厉君谋在床上侧卧,衣衫半扯开来,露出精壮的前胸是潘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场景,脸上飞起一圈红晕。

  那个男人脸上像是带着冰霜一样审视着她,眼神中是一成不变的厌恶与不屑,两个人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床下,互相对视着。

  “我……”

  厉君谋无情的眼神和冰冷的话让潘云心里微微发颤,她一时间不知道找什么借口为自己开脱,不能进厉君谋的书房的确是将军府里的严令。

  因为书房里有许多机密文件,甚至关乎到国家的亡存……

  她不是没有见过违抗命令的下人的下场,被打断腿脚,弄瞎双眼,还要割下舌头,就这样被扔出了将军府,没有人知道后事如何,可这种事情想想也就知道了。

  “滚!”

  潘云咬着红唇站在床边没有动弹。

  “怎么,听不懂?!”

  “对,对不起,我只是想进来看看”

  在厉君谋面前潘云永远都趾高气扬不起来,在爱慕的人面前,都希望能够表现出自己的优点。

  潘云愿意在厉君谋面前没脾气,只在厉君谋面前没脾气。

  青雅人被厉君谋蒙在了被子,看不到外面是一个什么情况,大体上也能猜到就是了。

  现在跟厉君谋说话的是他的夫人,也就是潘丞相的独生女,潘云。全京城的人没有不知道的,当年的那场婚礼可谓是传的轰轰烈烈了。

  青雅也一直都知道,而且厉君谋成亲那天是在楼外楼过的夜,不难看出他和这位将军夫人的关系不是一般的不好。

  不过,他现在的这种状况也称不上很好吧……

  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捉奸在床?!

  “现在看够了吗?”

  厉君谋在说话的时候,青雅被捂在被子里清楚的感觉到厉君谋腹部的震动,紧迫感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等等,这又是什么情况!

  厉君谋的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了被子里,大手掌正在青雅的脸上无所顾忌的揉捏着,这个人到底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啊,他可不想在这种场景中被那位将军夫人看到。

  青雅晃了晃脑袋给他提醒,厉君谋却真的像没收到一样,完全不予理会。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爱你啊”潘云质问。

  为什么这几年他都对她不管不顾,明明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了,却还不如从前跟他说话的次数多。

  青雅感觉到厉君谋动作停顿了。

  “潘云,别说你不知道,你自己是个什么货色,难道要我说的更明白些吗?”

  厉君谋认识潘云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小的时候手段就残忍的不像是一个女人,厉君谋更是见到她的样子就反感。

  “我……”

  难道,厉君谋都知道了!

  “讨厌一个人,不需要什么理由,明白这点的话就安安分分的当你的将军夫人,对你做的那些事情我也不是不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潘云娇身一颤,随机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笑容。

  “你这是在跟我谈条件吗?要知道如果我把我和你成亲这么多年,还没有圆房的事情告诉老将军,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潘云的杏眼中满是戏谑。

  潘云的心里是酸痛的,都说至高至远明月,至亲至疏夫妻,她和厉君谋的关系是夫妻却不像夫妻。

  厉君谋想让她空占着将军夫人的位置,却又要当她是无物,花样想的倒是好,她潘云可不是能让人这么对待的。

  “喂,你不要得寸进尺”

  他厉君谋会怕她的威胁?

  “谁知道呢?”

  潘云巧笑如灿,别意深深的看一眼地上的那双鞋子,刚才在门口看的不是很清楚,站在床边那双鞋的样子她便了然了。

  不是女子穿的靴子,分明是双男鞋!

  “潘云只是爱着你,这并没有错,将军待见我也好不待见我也罢,我和将军的牌位百年之后都会供奉在厉家的祠堂里,但是将军心里的那个人就不一定了”

  如果让厉老将军知道,他的儿子居然有了这种喜好,怕是也会闹出个什么看头来吧。

  青雅身体一颤,那潘云说的分明就是他啊!

  “你可以试一试,看看你死后入得了入不了厉家的祠堂!”

  他现在就可以休了她,这种女人他一刻也不想再看到了!

  厉君谋的眼里透露着死神的气息,这个女人是真的惹到他了,没有谁能够威胁的到他,就算是潘云。

  “这里是护国将军府,不是潘丞相的府邸可以让你肆意妄为,潘云我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

  “那咱们就走着瞧好了,总有一天你会为了看轻我后悔的”

  她潘云发誓!

  半晌过去了。

  “她走了吗?”

  外面半天没有声音,青雅也不敢探出头来。

  “走了”

  厉君谋把被子掀开,青雅的小脸已经憋得通红了,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

  刺激?!

  青雅不可置信的看着厉君谋,他居然问他刺不刺激!他都快要被吓死了!

  “真是没想到,厉大将军的夫人居然这么强悍”

  青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他可不想再呆在这张床上了,那女人给人感觉上就是个不好招惹的主。

  他可不想因为厉君谋被别人怨恨。

 

将军的男侍

青雅刚刚来到楼外楼的时候,看见的第一幕就是一副凄惨的场景,曾经被客人赎买出去的一个小倌冒着大雪跪在楼前,他被抛弃了,楼外楼也不会再收他。 那个时候青雅觉得那个人很可怜,却也暗暗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像他那样。 只是,当那个人在他面前说:“你身上的香,能醉人”的时候,青雅多年的坚守瞬间分崩离析了,没有守住坚守的后果就是,他也变得那样惨兮兮了。 ...... 厉君谋没有想到,只不过是一夜的温情,那个孩子的模样便印在了心上。 时隔几年,当他再想见到那孩子纯然的笑容的时候,才发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