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晋石 > 正文

晋石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9章庾家有女初长成

发布时间:2020/9/25 21:14:36热度:

《晋石》是一本文笔极佳的乡村类的小说。主要讲述:谢钰岂能不知,挥挥手招呼过来一位路过的丫鬟道:“去告诉大夫人,就说少爷带庾家小姐出去转转,晚间送回。”...

晋石

  (书的布局有些太大,可能造成前期的进程缓慢,请各位书友耐心看下去,绝对让你大呼过瘾!)

  谢家内府

  待客堂外静静地站着数名仆从,纷纷低着头,堂内,正首右面坐着谢夫人,正笑吟吟地抚弄着佛珠,听着左首一位贵夫人眉飞色舞得介绍。

  “妹妹您瞧,我的这侄女玥熙生的多好,不知有多少世家公子踏破了门槛上门求亲呢,那些凡夫俗子哪比得上谢府的高门大户,要不是你家大儿说他三弟还没婚配,两人八字又是天合,也不会贸然上门就来提这亲事啦!”

  说得天花乱坠的这位贵夫人来头可是不小,太傅司马道子的正妻,也就是司马元显的生母庾氏,她揽上这门亲事,真可谓一箭三雕,不说自己那儿子大街中强杀王谢二府的公子,就算是误会,也要给人家一个台阶下,她自己也是出身庾氏一族,而且又是给自己的亲侄女提亲,凭借着她的身份,谢家天大的胆子也是不敢拒绝的。

  右手下坐着谢琰的妻子,笑眯眯地看着对面羞涩的庾家二小姐,要说这容貌,可真是俏丽非凡,剪水之瞳妩媚异常,瓜子脸,瑶鼻下一抹朱红欲滴,在看那身段,该翘的翘,该凸的凸,粉嫩如玉的双手紧张地搓弄着腰间的细带,真是越看越喜欢。

  “嫂嫂,钰娃儿也是到了婚配的年纪,庾府的家世也不错,你看这小姐见过礼后紧张不已,是不是都等不及见我家钰儿了啊。”

  大夫人放下手中佛珠,自然也是满意庾家的姑娘,见妹妹说出那话,心中便也认了这门亲事,拿起方桌上晶莹的玉佩笑道:“既然这样,我也没意见,今日没怎么准备,这礼物请庾夫人收下吧,改日便差人送上六礼,定下这门亲事。”

  左下手端坐的庾夫人赶忙上前接了礼物,递给女儿道:“快谢过大夫人。”

  庾玥熙抓着玉佩,起身施礼道:“谢过夫人。”

  庾氏见亲事定下,不由心花怒放道:“既已收了面礼,为何这三公子确还不见人影呢?我这弟妹可是准备了一份大礼呢。”

  二夫人转头看看门外,又回头看看嫂嫂,心中也有些焦急,可面上确微笑道:“今日王家公子苏醒啦,早间钰儿过去探望,恐还未归来,来人啊,速去叫三少爷过来。”

  庾氏一听,心里登时就不高兴了,可转念一想,庾家虽然也是大族,但跟谢府比起来,也是小巫见大巫了,要不是这谢钰是末子,她是当朝太傅的妻子,谢家也不会给这个面子,自古以来,都是男方登门女方,庾氏一族自低身份,领着女儿家前来,可见攀上这门亲事是多不容易啦,也充分的说明虽然都是豪门大族,区别还是显而易见的。

  双方正各怀心思盘算着小九九时,只见堂门处潇洒地走进来一位公子,俊俏的脸庞布满微笑大声道:“孩儿见过母亲,二娘,各位婶婶,伯母,方才探望过王公子,耽误了些许时辰,还望见谅。”

  庾氏和庾夫人定眼一看,真是龙生龙,凤生凤,瞧那挺拔的身段,英姿飒爽的神情,表情更是器宇不凡,双方对视,都是满意地暗中点头,庾玥熙偷眼一看,心中顿时就如小鹿乱跳,面色羞红,坐在软榻上更是局促不安。

  庾氏很满意地说道:“无妨,无妨,贤侄快过来,瞧瞧,多俊的公子哥儿,书肯定没少读,听说你过些日子便要出仕啦,倒时候让你太傅姑父提点提点,前程定是不可限量啊。”

  说话的艺术很高深,片刻前还只是在提亲,这时便已经熟络到如此地步,让人不得不佩服整日生活在深宅大众中这些贵妇人的修养和见识。

  谢钰进门时便已看见左边的小姑娘手拿着母亲玉佩,心中明白,这亲事已经是口头定下了,在闻听姑父是太傅,心中不由苦笑,司马元显恨王谢两家恨的不得了,司马道子被架成没有权势的空头太傅,而自己现在又和他们攀上了亲戚,人生在世,有时候真是可笑的很。

  庾氏边说边向着庾夫人递着眼色,庾夫人赶忙拿出一个锦盒笑道:“小小礼物,粗陋的很,贤侄莫要嫌弃啊。”

  庾氏手快,一把接过来掀开盒子,拿出三尺长的腰带啧啧道:“哎呀,看看,整整十五颗玛瑙,还有这缝边的金线,都是宫里面的大匠才能做得出哦。”

  两个人戏演的分外热烈,谢钰接过礼物道了谢,只见二夫人高兴地道:“钰儿,庾家小姐还是第一次来谢府,你且带她出去转转,我们还有些事情要商量。”

  “是!孩儿告退。”

  谢钰大方地走到庾玥熙身边伸出手微笑道:“走吧。”

  庾玥熙浑身微颤,连呼吸都感觉滚烫滚烫的,怯怯地伸出手拉住,娇羞地跟在后面扭捏地走动起来。

  “呵呵呵呵。”诸位夫人不由得轻笑起来。

  两人走出堂门,向花园走去,谢巨就没一点眼色地跟在后面,谢钰轻轻放下手,看着门廊上不知道哪个族叔圈养的鸟儿道:“竹篱哪知燕雀志,”

  庾玥熙见自己的手被丢下,闻听到耳边句子,心中一愣,不由大胆地悄声道:“身在笼中心在野。”

  见自己无心作出的句子被接上,谢钰一愣开口道:“若能齐天展翅飞,”

  “山河定然变颜色。”

  谢钰笑道:“想不到你我都是可怜人啊。”

  庾玥熙羞涩地一笑,小声道:“公子也甚是有趣。”

  “庾公风流美如玉,只恨生不逢时未相容。”

  庾玥熙冰雪聪慧,知是赞颂庾家老祖庾亮,心生三分好感道:“可惜老祖也未曾谋面公子,想必也会感激做过的那些事还有人记念,定会含笑九泉。”

  “小姐过谦了,你我都是同命人,脱不出这世家门阀的清贵,如果没了这高门的约束,敢问你作何感想?”

  庾玥熙心头一愣,这番言语甚大胆,难道是这谢家公子另有爱慕,或者不喜欢自己,才会有此一问吗?

  “公子何出此言,媒妁之约,本是你情我愿之事,小女子谨遵父母之命,岂敢有忤逆之说?

  谢钰摇摇头,他知道这个时代的女性大多以三从四德为美,其实说的通俗点,就是男人的点缀品,当然,王家小姐算个异术,以家世取人,屈服在家族的安排下,那是你的宿命,如果说有了家世,又有才又有貌,那简直就是祖宗坟头烧了高香了,对于庾家小姐来说,从小就经受的这种教育,现在嫁入谢家,谢钰虽是末子,地位及不上二位哥哥,但相对来说,对于没落的庾氏一族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庾玥熙见对方沉默摇头,心中不由一颤,有些发抖地悄声道:“难道公子.....公子....不..喜欢..熙儿吗?”

  谢钰闻言愣了一下,心中便明白对方误会了自己,不要说两人都对自己的婚事做不了主,就算自己想办法退了亲事,只怕这个美人儿就会名节尽毁,生不如死了。

  “哈哈。”谢钰尴尬地笑道:“莫要误会,只是心中烦闷,不如我们出府走走,听说文德桥边有家店,糕点甚是香甜,前去品尝一番如何。”

  “这...恐怕...”庾玥熙听言,心中一松,初来谢府,以个小姐身份出去,会不会....

  谢钰岂能不知,挥挥手招呼过来一位路过的丫鬟道:“去告诉大夫人,就说少爷带庾家小姐出去转转,晚间送回。”

  ”是”

  庾玥熙急了,赶忙出声道:“公子不可,我们六礼还未过,今日只是接了面礼,只怕一别便在难相见,如此番出去,坏了礼制,定会叫人嘲笑。”

  谢钰呵呵笑道:“我们只是出去转转,谁会多言,既然收了面礼,只要本少爷不死,熙儿以后便是谢家的媳妇,你要闲得羞怯,何不把我当成好友呢?”

  庾玥熙听到这话,顿时羞红了脸道:“公子莫要在说死字,熙儿陪你就是。”

  “少爷,老爷说了,少出门的好!”谢巨站在身后大声说道。

  谢钰兴致刚起,确又被浇了一头冷水,转念想想道:“出去府门又不远,而且听说那家店里有私酿的好酒。”

  谢巨一听酒字,双眼放光,伸出舌头舔舔嘴嘟囔道:“既然不远,料想也不会生出事端,暂且走一遭吧。”

  庾玥熙看看那馋嘴的模样,不由掩袖轻笑道:“你家随从可真是好笑。”

  “哈哈,投其所好而已。”

  三人两前一后地踱出府门,出了乌衣巷,只见街道两旁很是热闹,琳琅满目的小玩意和小物件摆满了道路两旁,有认识谢家公子的,热情地吆喝起来,叮咛大醉的汉子见到庾家小姐万千风情的仪态蠢蠢欲动时,谢巨瞪着眼睛,手摸上长刀,便也立刻收了心神,哼哼唧唧地走向别处。

  “五雀楼”就坐落在文德桥的东岸边,装修的甚是考究,档次在建康城内也算中上的店铺,此时快到午时,店内生意繁忙,文人士子,喜好甜食的贵公子少爷嘻嘻哈哈地谈天说地,喝的脸红耳赤的少年敲击着桌子也不知咒骂着什么。

  三人刚进门,眼尖的小二便立刻上前欢喜道:“哎呀,谢公子啊,好些日子没见啦。”

  谢钰见楼下纷乱,皱皱眉道:“楼上可有雅间?”

  “有,有,谢公子前来,那肯定是有雅间的,请,请上楼。”

  庾玥熙可是第一次来这种场所,心中胆怯,不觉挨近谢钰,不过自小很少出门,对这些市井之气又充满好奇,睁着美目四处端详。

  跟着小二步上二楼,谢钰无意地看向临窗的几桌,确被里面一桌上的两人吸引住了目光,低头思索一番,脸浮笑意的走进雅间对着谢巨耳语起来。

  

晋石

置身暗世十五载,不见天下苦凄凉。  魏晋风流,士子击剑,世间道义皆沉沦,狂舞龙枪惊天下,定要破碎山河从新来。  柔情画卷,绚丽江山,管你荆棘拦路,巨木挡道,枪指苍天怒吼破云霄,满腹才伦挥笔书乱世。  敢问拨云弄日天下雄,敢问白衣儒士自风流,敢问遮蔽耳目之宵小,敢问掌权驱兵朝堂客,何为安宁,何为潇洒,何为正道,何为盛世。  我来破局,我来书写。  我为基石...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