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腹黑老公追妻记
腹黑老公追妻记

腹黑老公追妻记

  • 热度:
  • 时间:2020/2/15 18:43:17
  •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自小我的养父给我喝尸水,就为了把我嫁给一只鬼。那晚,那只鬼就来找我了,要我怀鬼胎...

精彩章节预览

养父在寅时捡到我,取名时寅,他给我定下了八点就必须的睡觉的规矩,而且睡前还必须得喝一碗黑漆漆的汤药,苦涩又泛着血腥味的汤药让我每次闻着几乎要吐出来。

养父说我身上阴气重,必须喝这药补充阳气才能避开牛鬼蛇神。

可就在前几天,一场感冒,我彻底解开了这碗汤药还有八点必须睡觉的秘密……

感冒严重,我晕晕乎乎只喝下了感冒药就去睡觉,睡到半夜间,身上竟然有种凉丝丝的冷意在我脚踝上来回摩挲着。

迷糊之间,我磨蹭了下脚踝,可那种凉意却更加明显起来,甚至有些像是触摸般的得寸进尺的摸到了我的大腿。

一度之间,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下一秒我却清楚听到了养父的声音。

“小女不过是蒲柳之姿,还望您不要嫌弃,若是喜欢,明天再来便是。我这女儿本就从小养的鬼瓮,您随意玩弄都没关系的。”

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身上如同有个人一般,带着我不停耸动着,耳边是冷飕飕的喘息声。

我沉沉浮浮间我慢慢失去了意识,等到从一片黑暗中清醒过来时,已经是隔天上午了,窗外太阳将整个房间照的通亮,而那床被子,仿佛证实了昨晚我并不是做梦般的乱搭在地上。

身上是凌乱不整的睡衣,和些许红紫的痕迹。

这样的情况,我几乎每个早晨都会有,可养父说这是我晚上有梦游的习惯。

当天下午,养父对着一个没有名字的灵位牌烧了三炷香祭拜后,接着拿着碗汤药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寅寅,喝完药,就睡吧。”

“爸爸,这外面天没黑,这么早就要睡吗?”

养父双眉一皱,那双深陷下去的眼睛,神色更加诡异了起来。

“寅寅,今天是这年阴气最重之日,你本来身子就容易招惹鬼怪,爸爸是让你早点睡为你好。”

我装着十分听话的接过了碗,在爸爸没注意的时候,我把药给倒了,然后回房睡觉。

我的房门——“吱嘎”声开了。

我的装睡成功将养父骗到了,他低声道:“您放心,这丫头每天都喝我煮的尸水,就算是中途醒过来,也无法一下子恢复阳气伤您半分的。”

尸水?

听得养父说的话,我差点有些反胃要呕吐出来。

我抑制不住内心里的难受,而脚踝上的冷意逐渐开始袭上我的大腿内侧,最后掀开了我的被子……

和昨天几乎没差,我身体上就像是压着一个冰块做的人,直到一股冰冷的水液而出,才做休样的从我身上退去。

本以为事情这样就算完了,但身旁养父的下句话,如同把我推入了一个深渊里一样:“既然您喜欢,那么我也不开价了,只要您告诉我大悲佛的墓到底在哪儿,我这冥婚的契约书就给你。”

冥婚……

顾名思义就是和鬼结婚。

也就是说,我的养父现在是要把我嫁给一只鬼,而他刚刚则就是在和这只鬼谈判,还有刚刚这只鬼对我所做的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情,也是基于养父在旁同意之下。

一夜无眠。

整个晚上,我的思绪无法安定下来,不论是尸水还是冥婚,都让我不寒而栗。

难道,我就这样要被嫁给一只鬼了?

看着眼前从窗外一飞而过的小麻雀,我突然脑海中某个念头就好像是种子慢慢开花了一样,逐渐的破土而出……

强行按捺住自己心中的颤抖,我先是起来洗漱了下自己,勉强打起精神来的吃了些食物充饥,接着脑袋里就开始盘算我该如何进行下步逃跑的计划。

没错,在再三思虑之后,我只想到了这一个办法,除了逃离这里,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

我把我逃跑的目的地定在了几年前我大学毕业旅行时去过的一个古村。

我走的时候顺带着拿走了养父跟那只鬼签订的冥婚协议。

路上,我整颗心悬着,不敢去想如果我被抓住后,会被养父怎样对待。

我安检之后,我的心才仿佛找着了地的逐渐踏实了下来。

突然,眼前一片黑色的绵绸唐装飘过,养父正好整以暇的在离我大概三排左右的座椅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养父的脸似乎比之前更加惨白,深陷的双眼就像是脸上腐烂出的两个窟窿,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又觉着诡异,就更别说他嘴角存在的那种诡笑,让我头皮一麻的就立即想要转身逃跑。

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我有些腿软的拉着行李箱就朝养父的反方向跑去,试图在他还没有来抓我时,就混迹在人群中,趁此机会上车。

可是,我不知为何,就算我走的再远,我还总是有种养父在附近盯着我的感觉,那张惨白的脸以及诡异的笑容,我无法从脑海中甩掉。

我张望了四周一圈,刚想低头松口气,却发现,我的身旁就是养父经常穿的黑色布鞋,还有用来方便腿脚走路的支架!

“唰”的一下,我差点就站不稳的瘫软在地。

身上不停渗着冷汗,我虽然强装着镇定的看着前方,但额头早已经有滴冷汗滑落至了面颊,手心里也是冰凉一片。

不敢轻举妄动,我用余光瞄着身旁的养父,默不作声的随着前面缓缓近站的人群走动着,接着看到前面有一个空出来的空位时,我一步想上前岔开和养父的距离,身旁却出现了“咔哒”一声。

那是养父挪动步子前,辅助器走动的声音,这个声音好似警笛,让我立马收回了脚的站在原地,不敢再乱动。

一切就如同慢动作电影样,我喘着粗重的喘息声,不知道怎么熬过了这几分钟,直到有个人把我从后一撞,身旁那个黑色的身影岔开了之后,我才立马清醒了过来,连忙窜入到了前面的空隙之中,给检票员看完火车票后,立即跑上了车。

我不敢一丝懈怠,生怕还会跟刚刚的情况一样,警惕的看着周围,终于到达我自己的位置时,才敢抹了抹额头的冷汗。

放好了行李,因长时间的精神紧绷,身上已经出了层汗,头发也在奔跑中凌乱不堪。

由于没有镜子,我用黑屏的手机当成镜子的理了理头发,可是理着理着……从手机屏幕的反光里……

养父正站在窗外的月台上,笑容更加灿烂的看着我!

热门的腹黑女主小说现代文,互坑互撩,这不是爱,而是取悦,女主要开始腹黑表演了!
  • 腹黑爹地请跪好

    十八岁那年,叶薇薇被父母逼迫,顶替孪生姐姐入狱,在狱中生下一对龙凤胎。五年后,她携女出狱,斗心机女白莲花,顺便救了一只软萌的小包子。从此,她不再是刑满释放人员,而是被萧景寒宠到腿软的萧太太。“爸比,有个影后欺负妈咪。”小包子气红了脸。某BOSS立即打了一个电话,“敢欺负我的女人,全球封杀!”“爸比,有个帅帅的叔叔送妈咪花。”小萝莉满眼星星。某BOSS磨刀霍霍,“让他破产!”

  • 腹黑老公套路多

    本着一定要在你家户口本的原则,不能嫁给你,嫁给你小叔成为你小婶婶也行。林淼被易宁初分手之后,绑了他那个老实斯文的小叔要下嫁给他。哪知婚前那个老实又懦弱的小叔竟然是扮猪吃老虎,婚后很快就原形毕露。“当初是你要死乞白赖的要嫁给我,现在想反悔,晚了!”“欠你的婚礼当然由我来补,嫁妆嘛,你肚子里的孩子就行了,聘礼嘛,半个夏家怎么样?”

  • 腹黑邪王:庶女狂妃

    一把火,烧毁了未央宫,焚了顾轻歌的身,却烧不尽她的恨。借尸还魂重活一世,她从南苑国皇后变成相府受尽欺凌的四小姐凌初九,她步步心机,斗嫡母,毁相府,剑指昔日火烧未央宫的宠妃。祁子夜曾经问顾轻歌,今生要的究竟是什么?顾轻歌说:我要的不过是这天下易主。他说好,却几乎倾尽了所有。她曾在祁子修这堵南墙上撞得头破血流,如今重活一世,不必她再往前一步,祁子夜终究会一步一步来到她的面前,一如当初执念的她一般。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