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绝品修真宗师 > 正文

绝品修真宗师第8章造化玄功

发布时间:2020/10/18 3:16:21热度:

《绝品修真宗师》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杨振秋怒道:“这个林德旺,仗着是村主任,管着村里扶助款发放,越来越过分了。”...

绝品修真宗师

杨振秋看着碗里清凉的药汤,苦笑一声,罢了,都是儿子的心意,张口喝下。

药一入口,一股清凉瞬间传遍全身,许久没有感觉的身体突然打了个哆嗦,杨振秋只觉全身奇痒,尤其颈椎那里,仿佛有万千蚂蚁在爬,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伸手抓挠。

“爸,你,你……”杨一飞激动的指着他。

“我怎么了?”杨振秋不解,忽然反应过来:“我能动了?”

杨一飞拼命点头,杨振秋惊讶的抬起双手,按住两边,慢慢用力,竟然坐了起来。

“好了,真的好了。”

杨振秋流下泪水,一动不能动的日子简直比死还难受。

杨振秋起来活动几下,刚开始还显生涩,片刻后便越来越顺畅。

“好,好。”杨振秋大笑。“我去把兔子炖了,你去买点酒,顺便喊兰花来,咱们庆祝一下。”

“好。”

杨一飞彻底放下心,出门买酒,脸色抖得沉下来。

若不是得到了仙尊传承,他还不知道父亲颈椎受损不是车祸导致,而是被人以重手法捏碎的。

他终于明白父亲那句会连累他是什么意思。

不是以后只能靠他照顾,而是对方能干一次,就能干第二次。

这次能对杨振秋下手,下次就能对他下手。

“父亲为人和气,从不与人争执,怎么会有这种仇家?”杨一飞沉思。

想起名牌大学毕业的父亲蜗居在这偏僻山村内,又有这种古怪的伤势,杨一飞皱起眉头,父亲似乎隐藏了很多东西。

打来酒,顺便叫上李兰花去家里吃饭。经过刚才的事,李兰花还有些忸怩,杨一飞叫了两次才过来。

虽然心存怀疑,但看到杨振秋忙活着做饭,李兰花还是震惊不已。

“真的好了?”

杨振秋笑道:“多亏一飞拜了个好师傅。”

李兰花若有深意道:“怪不得一飞不怕林德旺。”

杨振秋连忙问怎么回事,杨一飞把林德旺骚扰李兰花的事情说了一遍。

杨振秋怒道:“这个林德旺,仗着是村主任,管着村里扶助款发放,越来越过分了。”

杨一飞道:“以后我会经常进山学习,你和兰花姐在家注意安全,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他这是为方便行事打预防针。

杨振秋道:“放心去吧,别人怕他,我可不怕。”

作为村里唯一有学问的人,杨振秋没出事之前,确实不用在乎林德旺。

李兰花却说道:“一飞长大了。”

杨振秋叹了口气:“可不是。幸好这孩子运气好,碰到了好人,不然就耽误他一辈子,我死也不安心。”

吃过饭,杨一飞找个借口进入山中。

白天他就找好地点,山中有一湖叫做青云湖,面积颇大,是附近灵气最密集的地方。

青云湖边岩石伸出一块,凌空处于湖面上,正是修行的好地方。

入山修道,不问世事。

杨一飞盘膝而坐,闭目屏息,默运玄功,准备修炼。

修仙者将修炼分为筑基、炼气、金丹、元婴、神通、司命、渡劫、登天、仙人共九个境界,筑基是修仙入门,最初也是最重要的一个。

万丈高楼平地起,说的就是筑基期。

一般修仙者在筑基期用十年就算资质不堪,而造化仙尊却在此耗费了近百年,快要寿元耗尽才进入炼气期。

虽然有他资质驽钝没有资源的原因,也能看出筑基期的重要性。

片刻后,杨一飞微微皱眉,睁开眼睛。

“灵气太稀薄了,比造化仙尊记忆中灵气最稀薄的偏远地区还要不如。也难怪,按照修仙界的灵气分类,地球算是贫瘠之地、无法之地,否则早就仙道大兴,而不是进入科技社会。”

杨一飞沉思片刻:“大青山有山有水,没有开发,算是难得的灵气汇聚之地,尚且如此,其他地方更是不堪。想要筑基成功,须得借助外力。”

“幸好修炼的是造化玄功,若是其他功法,恐怕要抱着传承活活憋死在这。”

灵气并非是一种,而是数以千万种不同的灵气交织在一起。修仙者一般利用的无非是五行灵气,偶尔有特殊功法特殊体质者可汲取另外的太阴之力、太阳之力、阴煞之气等,如果吸收了跟本身体质或功法不符的灵气,不光不能修炼,反而事倍功半,甚至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但造化玄功就没有这个忌讳。

夺天地之造化,修大道之巅峰。

修炼造化玄功,在于一个“夺”字。

何为夺,抢也!

夺天,夺地,夺万物,世间一切有形无形之物,皆可夺!

嚣张!

霸道!

故而造化玄功又名为夺天魔功。

所以造化仙尊才从一个资质愚钝没有修炼资本的人一举成为仙尊!

诸仙之尊,见者俯首!

造化玄功讲究一个夺字,只要有,我就要,不给那就抢。

就是这么霸道!

而且修炼造化玄功不需要额外耗费心神汲取特定灵气,相比其他功法是一个更大优势。

将造化玄功回想一遍,造化仙尊修炼的经验也都仔仔细细反复咀嚼参悟,杨一飞对造化玄功筑基篇的领悟渐渐超过当初造化仙尊修炼时。

无关资质,而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月上高天,杨一飞突然闭上眼睛。

明亮的月光忽的一暗,杨一飞的身体似乎变成一个黑洞,周围所有的灵气都被吸了过去,连月光也不例外,只要到他十米之处便无路可逃。

如果从远处看,就看到周围一片黑暗,而杨一飞所在之处则如开了一个半径十米的大功率灯泡,极为明亮。

凭空起风,湖水突起波澜,里面的鱼儿像遇到灾难,惊慌失措,争先恐后跳出水面,拼命挣扎。四周树木哗哗作响,全都向一个地方倾斜俯首。

啪!

轻微爆裂声响起,杨一飞的皮肤裂开一道半尺长的伤口,如同被人砍了一刀,露出里面鲜红血肉。

杨一飞如未察觉,继续修炼。

啪,啪,啪……

一声接一声,一道接一道,片刻工夫,他身上陆续出现十几道裂口,遍布全身,衣服瞬间被血浸透,化成一个血人。

巨大的痛苦笼罩全身,杨一飞身体颤抖,但仍咬紧牙关修炼。

造化,夺天地之功,岂是轻易能得!

深山之中,无人打扰。

月落日升,一夜而过。

在旭日升到最顶点的时候,杨一飞突然张开嘴,一道半米长白练刷的射出,劈波斩浪,将青云湖水面从中分成两半,久久不能平息。

绝品修真宗师

杨一飞偶得仙尊传承,本想躲在山村一心求道,为何总有人缠着他不放?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只想修炼啊,我只想长生!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