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天降医妃不可欺 > 正文

天降医妃不可欺小说在线试读第9章《天降医妃不可欺》

发布时间:2020/9/17 13:48:07热度:

《天降医妃不可欺》是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月暖闻言,赶紧道:“小姐,这次真的不是我!这荷包分明是……是……”...

天降医妃不可欺

“月暖!是月暖!”门房二话没说,便推到了月暖的身上。

反正月暖如今是背锅侠,什么都推给她就对了。

“哦?又是月暖!月暖真是好大的本事!”凤长歌冷声道,“非但嫁祸我谋害刘姨娘和孩子,还污蔑我私奔,毁损王爷声誉!而且,还害死了李明!月暖,老实说,这些都是你做的?”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月暖涕泪横流的道,“我……奴婢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奴婢真的只是污蔑小姐而已……”

“你觉得,你的话,有谁会信?”凤长歌讽声道。

闻言,月暖顿时哭的伤心欲绝。

可是她也明白,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

张氏已经打定主意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她的身上了,她百口莫辩!

却不曾想,凤长歌却话锋一转,凉凉的道:“可是,我信!”

“小姐……”月暖哭声一顿,看向林羽璃的眼神,便透出了几分惊诧之色。

“姐姐,这奴婢满嘴谎话,你可莫要轻信了她!”凤若雪赶紧劝道。

张氏也赶紧道:“是啊!长歌!你可莫要被她给蒙骗了!”

“放心吧!我并不是相信她的话,只是不相信她的能力而已!”凤长歌道,“她一个小小的婢女,若是有这么大的能力去布置这一切,哪里还能沦落到这种地步?不说旁的,就是那李明,凭着她,能杀得了吗?”

“或许,她是和门房联手了!”张氏道,“毕竟这门房也是满嘴的谎话!”

“母亲说的对!这门房也不是个好东西,不能轻饶!”凤长歌说着,再次狠狠的踢了这门房一脚,冷声道,“我自问没有招惹过你,你又是为什么要来害我!”

这一脚极重,门房倒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不说,整个人还咳嗽的停不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身上猛然掉出了一个小巧的荷包。

“咦?这是什么?”凤长歌眼明手快的捡起了这东西,凝眸观察了起来。

此时,剪春和张氏等人,在见到这东西的时候,瞬间白了脸色。

凤长歌却似没有注意到一般,顾自道:“哦,这是不是你相好的东西?”

门房自是咳嗽的说不出话来,凤长歌又对月暖道:“月暖,这是不是你给他的?哦,难怪他会和你联手害我!原来你和他,早就勾搭到了一起!看看,这里面你们都装好了准备私奔的盘缠了!”

说话间,凤长歌解开了荷包,倒出了里面的东西。

里面的东西倒也不多,主要是几颗珍珠和耳环之类的小巧首饰。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些东西,价格不菲。

“哎呀!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啊!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凤长歌愤声道,“月暖,看来你还得加上个偷盗的罪名!”

月暖闻言,赶紧道:“小姐,这次真的不是我!这荷包分明是……是……”

月暖说话间,视线调转到了剪春的身上。

“是什么?说!”凤长歌一声厉喝,吓的月暖猛一哆嗦。

却在此时,翠微却道:“奴婢认得,这是剪春的荷包!”

“什么?剪春?”凤长歌诧然道,“你可是看清楚了?这是剪春的东西?”

此时,月暖也缓过神来,紧声道:“小姐,真的是剪春的东西!她打络子的手艺最好,很多人都认得!”

闻言,凤长歌将荷包丢给剪春,冷声道:“你自己看看,是不是你的东西?”

剪春自知抵赖不得,当即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紧声道:“大小姐,这虽然是我的东西!但我并不知道这是如何到了这门房的手上!”

“依我看,肯定是这门房捡到的!”张氏毕竟脑子灵活,赶紧便想着把剪春给摘出来。

“母亲说的有理,只凭着这么一个荷包,的确不能说明剪春与此事有关!”凤长歌捏着下巴,郑重其事的道,“母亲且放心,我不会随便冤枉一个好人!”

未待张氏松一口气,凤长歌复又捏起地上散落的那些细软,拧眉道:“但是,这些又该怎么解释?这东西……好生眼熟啊!尤其是这个,我像是在哪里见过!”

此时凤长歌捏着的,正是一颗镶着红宝石的耳坠。

这宝石成色极佳,一看便价值不菲。

“哦,我想起来了!”凤长歌道,“我曾经在母亲那里见过,母亲之前还戴过几次呢!”

“是吗?看着是有几分眼熟,但是未必就是我的那只。”张氏嘴里虽然这么说,心中却不免泛起了嘀咕。

这些东西,怎么会在剪春的荷包里?又怎么会出现在门房的身上!

“不不不!我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这东西,一定是母亲惯常所戴的那只!不信你们看!”凤长歌说着,将耳环翻了过来,露出了后面那个皇家印记。

凤晋忠一看,登时沉下了脸色。

这东西可是当时皇帝赏赐给凤长歌母亲的,后来张氏入门,便想方设法的从凤长歌那边,把那些名贵的遗物给哄了过来。

若只是她母亲的遗物倒也没有什么,但这可是御赐之物!

弄丢了御赐之物,若是皇帝有意深究,满门抄斩都有可能!

思及此,凤晋忠额上的冷汗瞬间滚落了下来。

张氏更是慌得不行,面色一阵青一阵白,看向剪春的眼神,便带上了杀意。

很显然,她是打算,弃车保帅了!

凤长歌却是对于他们面上的表情浑然不觉,继续翻检着那些东西道:“哎呀,这个也是!我记得这是皇上之前赏赐的珍珠吧!母亲还说日后为我做嫁妆呢!这可都是母亲的东西,如今怎么都到了这门房的身上?难不成,这也是他捡的?”

凤长歌这一问,着实堵住了张氏狡辩的后路。

若她说不慎丢失,那就是保管不好御赐之物,是要追责的!

若是不然,难不成,说是她给门房的吗?那还不如杀了她干脆!

正左右为难之计,却听凤晋忠厉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快点交代!”

张氏被吓的打了个哆嗦,当即面色一沉,一巴掌便甩到了剪春的脸上。

“我的东西,素来交由你保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降医妃不可欺

一朝穿越,竟成为被陷害致死的草包嫡女。<br />前有继母捧杀,后有继妹陷害,亲爹不疼,未婚夫厌弃。<br />作为医毒双绝的当代特工,岂容他人这般欺辱。<br />斗继母,虐白莲,踢渣男!<br />一手银针,一手毒药,妙手回春,玩转天下!<br />却不曾想,竟惹上了那传闻中不近女色的冷面战神!<br />某女:王爷靠边站,我们不熟!<br />某王双眸微敛:那你,选一种死法!<br />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