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一级控告
一级控告

一级控告

  • 热度:
  • 时间:2019/12/6 8:27:29
  • 来源:快阅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A市发生一起因“天价彩礼”弑父杀母的案件。控辩双方因此案展开交锋。开庭前,做为被告人未婚妻的唯一证人邓佳慧,突然翻证改口供,从力证未婚夫蔡文星失手杀父母,到指证蔡文星故意杀人。检察官李星妍在法庭上根据已有证据控告蔡文星故意杀人。结果庭审时,证人邓佳慧证词被推翻。辩护律师以死者尸检报告中,疑似有农药百草枯为由,向法庭申请再次尸检。虚假陈述的被告人,动机不明的关键证人,以“流氓手段”帮被告人脱罪的辩护律师,以及接二连三出现的新证人,让此案渐渐错综复杂。

精彩章节预览

“我要20万!你只给我10万?”

“儿子,实在凑不到!我借遍亲戚才借到这10万块。”

“我不管!佳慧父母已经发话,彩礼一定要20万!只差10万,不多,你们想想办法。”

大门“砰”地被人用力关上,客厅里的两位老人看着这扇关闭的门,唉声叹气地坐到沙发上,愁眉不展地面面相觑。

蔡勇军手指微抖地掏出根烟,一边点烟一边问:“还有哪个亲戚没有借钱的?你把联系方式翻翻。”

方丽萍翻出联系本,仔仔细细地看了两个来回,无奈地回:“都借了。”她情绪低落地补充,“为了帮儿子买新房,咱们这老房子还从银行抵押了20万,加上借的这10万,已经欠了30万。老蔡,我们拿什么还啊?”

“没办法,佳慧都怀孕了,这婚必须结。”

“咱们买新房的时候,就不应该加上邓佳慧的名字。”

“唠叨这些有什么用?现在是要让儿子知道,我们只拿得出这10万块。要不,把从银行贷20万的事告诉儿子?他知道我们欠一屁股债,还会忍心逼我们去借钱?”

“不行。”方丽萍直接拒绝,“不能让儿子有这么大的压力。银行的20万我们偷偷还。”

“那彩礼钱就只有这10万,邓佳慧爱要不要。实在不行,孙子也不指望了。”

“不行。”方丽萍想起婚房写着儿媳名字,心疼地摇头,“婚房写了她一半名字,退婚她肯定耍赖。”

“那就约邓佳慧回来商量商量,让她去做做她妈的思想工作?”

“好。”方丽萍给邓佳慧打电话,讨好地叫邓佳慧回家吃晚饭。电话那头的邓佳慧高兴地答应。

方丽萍从下午4点就开始忙晚饭,等邓佳慧和儿子蔡文星到家时,她已经准备好六菜一汤。

饭桌上鸡鸭牛羊各种菜肴都有。

邓佳慧长得中等姿色,身高1.6米,但身材非常好,?该瘦的地方瘦,该有肉的地方有肉。邓佳慧一进门就嘴甜地喊爸妈。方丽萍招呼她坐下,饭吃到一半,才小心翼翼地问:“佳慧,你妈一定要20万彩礼吗?”

邓佳慧瞬间明白未来婆婆叫她今天过来吃饭的意思,她应付着:“我妈说彩礼一分都不能少。”

“佳慧,婚房我们也没计较,直接写了你一半名字。彩礼能通融通融不?”

“妈,婚房和彩礼钱不是一码事。”

“佳慧,我们真拿不出20万。”

“妈,您可以去借呀!”

“佳慧,我和文星爸两个人的工资加起只有四千六。一年就算再省,也只能存4万块。借20万得还到什么时候?”

“5年就还完了啊!”邓佳慧认真和她算账,“妈,一年4万,5年不就20万吗?”

“我们还……”方丽萍话到嘴边又咽回去。

蔡文星焦急地问:“妈,?20万彩礼还嫌多?”

方丽萍叹气:“儿子,不是20万的问题。”

“怎么不是?买房子的60万首付没欠别人一毛,现在我只要求你们再借20万给我结婚,怎么就不行呢?”蔡文星不耐烦地瞪着方丽萍。从小到大父母对他有求必应,可到结婚这紧急关头就掉链子。他扫了眼这老房子:“妈,实在不行就把老房子卖了呗,卖了怎么也有20万。”

“佳慧说婚后不跟我们两个老的住,卖了这房子,我和你爸住哪啊?”方丽萍攒紧眉头。

“可以租房住。”邓佳慧建议。

“就你爸那工资,到时候要养活我们两个老的,还要还债、交房租,现实吗?”

“妈,我和文星会养你们。”

“呵。”方丽萍冷冷一笑,不想再说话。

埋头吃饭的蔡勇军把筷子往桌上一拍,起身,愤怒地说:“实在不行就不结了。”他说完走回房间。

蔡文星也把筷子往桌上一拍,站起身,眼里喷出火地故意冲蔡勇军背影喊:“如果娶不到佳慧,我死给你们看!”邓佳慧识趣地跟着站起身,不掺合他们的家事,她感觉这一切与自己无关。

方丽萍一听儿子说死就心急:“别动不动就说死。”

“妈,才20万!不多!”

“可妈实在弄不到钱了!”

“妈,必须凑20万给我!否则,我跟你们断绝关系!”

“儿子!”方丽萍攥住他的手腕,眼里火热火热地疼,“你这是逼爸爸妈妈去死啊!”

“我不管!你们死也要把钱凑给我!”蔡文星甩开母亲的手,带着邓佳慧头也不回地离开。

方丽萍怔在原地,许久都回不过神。

死之前也要把钱弄给他?儿子什么时候变成这样?

晚上,方丽萍和蔡勇军早早上床休息,可躺下还没一会,就听到外面传来巨响的关门声,接着客厅传来儿子的咒骂。

“20万哪里多?随便借借就有,就他妈找借口。为了儿子结婚,卖套老房子也不愿意!”

“佳慧刚才跟我提分手,还说要打胎。反正,谁让我结不了婚,我让谁家无宁日,不得好死。”

蔡勇军忍了很久,最后实在按捺不住,气腾腾地跑到客厅指着儿子臭骂:“畜生,你再说一遍?你让谁不得好死。”

“你们让我娶不了佳慧,我就让你们不得好死。”

“我告诉你,彩礼就10万,你爱要不要!”

“你凭什么不给我20万?”

“我凭什么给你20万?”

“老子给儿子娶媳妇天经地义!”

“你信不信我打死你个混球?”

“你以为我怕你?”

方丽萍本来头疼地躺在床上,不想去掺和,可是客厅骂战结束后,传来打斗声。她怕老公打伤儿子,骨碌下床,刚跑到客厅,就被眼前这一幕吓得发出阵阵尖叫。

客厅的家具东倒西歪,父子俩已经打成一团。蔡勇军老了,力气不敌儿子,被儿子打倒在地。蔡勇军刚倒地,还没来得及回过神,蔡文星已经举起凳子朝他身上砸下。情急之下,方丽萍跑过去挡在蔡勇军身上,对着蔡文星号啕哭喊:“文星,他是你爸啊!”

蔡文星脸上也挂了彩,鼻青脸肿地扬了扬凳子,没有放下的意思:“是他先动手。”

“就算他先动手也是你爸啊!”

蔡文星悻悻地放下凳子,警告:“反正我要20万,没有的话,咱们走着瞧。”他说完打开大门走出去。大门没有关,隔壁听到响声的邻居郑大伯已经探进头问:“文星妈,怎么了?”郑大伯看着坐在地上,鼻青脸肿的蔡勇军,问:“要报警吗?”

蔡勇军和方丽萍异口同声地回:“家务事报什么警?”

郑大伯没有再管,体贴地替他们关上大门。

方丽萍扶起蔡勇军坐到沙发上,蔡勇军唉声叹气:“我打不赢这臭小子了。”他歇了一会,问,“我们这房子中介怎么说?”

“25年的老房子,小区又破破烂烂,卖的话最多30万。”

“问题是卖了住哪啊。”

“不卖,邓佳慧都怀孕了,难道她真敢打胎?”

“我怕那傻小子又冲动。”蔡勇军想起刚才那一幕,还是后怕,“我打不过他了。”

“佳慧跟他闹,他心情不好才会动手。千万别怪他。”

“我知道。”

方丽萍第二天一大早就打电话告诉邓佳慧,文星父子俩打了一架。邓佳慧听到这事,没有太多情绪,反而很冷漠地告诉方丽萍,如果没有20万,她妈要求她打胎分手。

方丽萍回家后把这消息告诉蔡勇军,两人茶饭不思。中途蔡文星打两个电话回来催他们去借钱,两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晚上,亲家母打电话过来,声音冰冷地说:你们家要怎么闹是你们家的事,反正我的要求是见到20万立刻领证。房子不可能除名,更不可能分手,都怀上孩子了?分什么手?”

方丽萍这才知道,邓佳慧之前说她妈要求她打胎分手,都是在诓自己。

方丽萍彻底被激怒,回她亲家何姿:“你们这叫欺诈!不分手,不还回聘礼。”

“这年头,儿子结婚是软肋,女儿结婚是盔甲。没办法,谁让你没有盔甲,只有软肋。不过你也别怨我,我还有两个儿子要娶媳妇,不在女儿身上挣一点,我到时怎么办?这是恶性循环,你怨老天爷去。”

“那我想问问你,你女儿已经怀孕了,你觉得她值多少钱?还有我给你20万彩礼,你准备回多少?”

“回礼,呵呵,我把这赔钱丫头养大用了多少钱?她吃喝上学不用花钱?告诉你,一毛钱回礼都没有,她现在怀孕了,不管值不值钱,你们家都非娶不可。”

“你卖女儿呢?强塞不行就来横的?”

“对,我就卖女儿,咋了?”

方丽萍还想再说两句,何姿已经挂断电话。她气得发抖地立刻打电话给邓佳慧,不再顾忌地对邓佳慧破口大骂。方丽萍彻底想清楚了,这样的亲家,不要也罢,她一心想搅黄这婚事。

她这顿大骂后舒坦了,傍晚跟蔡勇军去菜市场买了点半价青菜,回家时在小区碰到气冲冲回来的蔡文星和邓佳慧。

蔡文星二话不说,冲上来跟蔡勇军干架。

昨天晚上蔡文星对他爸手下留情,这次是真下狠手,把他爸打翻在地,揍到毫无还手之力。

蔡文星对躺在地上的蔡勇军暴踹。

方丽萍吓哭了,求助围观的邻居,有两个看不过去的年轻人把蔡文星拦住。蔡文星停止对父亲的殴打,临走时骂:“没有20万我弄死你们。”

年轻人问方丽萍:“要不要报警?”

方丽萍哭着拒绝:“家务事报什么警。”

半价菜洒了一地,蔡勇军躺在这些菜上面,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气。

方丽萍把他扶起,往家里走。还好他家在二楼,不用费什么力气就爬上楼。回家后方丽萍替蔡勇军检查伤势,看着他身上红肿发紫的几大块淤青心疼得直掉泪。她拿出药酒蔡勇军擦了半个小时后,去隔壁邻居家借钱。

蔡勇军老泪纵横地枯坐在床上。

儿子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下打自己,他受不了。

方丽萍一个小时后回家,半句话都没说直接躺到床上睡觉。

两个人在床上躺了个把小时后,方丽萍才心酸地说:“实在不行就把这老房子卖了吧。”

蔡勇军没吭声,过了好一会才闷闷声地回:“不卖!他为了媳妇敢打老子,你还指望他会给你养老?我告诉你,十万块我也不给他了。”

“斗什么气?他坏就不是你儿子?”

“结婚我不会给他出一毛钱!想娶媳妇凭自己本事娶,有种把人家肚子搞大,就要有本事娶到手。”蔡勇军顿了会,问,“对了,海峰那钱……”

“那是他欠咱的。”方丽萍说,“不怕他。”

“唉,结个婚得罪不少人,老脸都丢光了。”

“都怪邓佳慧那贱货,未婚先孕已经够丢人了,还敢漫天要价。”

半夜22点,没吃晚饭的两个人饿醒,恰好这时门铃响了。方丽萍看着门外提着夜宵的人,把他领进屋。22点30,门铃再次响起。这次来的人是蔡文星和邓佳慧。蔡文星也提着夜宵,语气缓和不少:“爸妈,咱们一边吃宵夜一边商量。”

方丽萍把儿子和邓佳慧领进屋。

深夜23点,隔壁邻居郑大伯听到吵架声。郑大伯被这声响吵醒,摇头叹息:“天价彩礼真害人。”

隔壁的争吵持续半个小时才停,停下没几分钟,又再次响起家具倒地的声音。零点整,终于安静了,走廊响起轻微的脚步声。郑大伯心想蔡文星和他未婚妻应该走了,他放心睡觉。

凌晨4点,郑大伯家的门铃持续地响起。

他睡眼惺忪地走去开门。门外,邓佳慧浑身发抖地盯着他,慌张地说:“叔,蔡文星把他爸妈杀了。”

“啥?”郑大伯以为自己出现幻听,愣在门口好一会都没反应过来。

邓佳慧吓哭了:“叔,叔,我不敢在他家,您让我进去躲躲。”

郑大伯这才回过神,赶紧让邓佳慧进屋。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