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长风过疏桐
长风过疏桐

长风过疏桐

  • 热度:
  • 时间:2019/12/5 7:11:54
  •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被渣男劈腿抛弃的葛舒桐又遇渣女陷害流产,失血过多的她躺在地上生死不明……

精彩章节预览

  葛舒桐是来捉奸的。

  她没敢告诉任何人,也实在没人可说。她知道,所有人都等着她变成下一个笑柄,变成八卦的暴风眼。

  葛舒桐下意识摸了摸小腹,深吸一口气,她指尖发凉,颤抖着掏出墨镜,要是菲芳在就好了。

  夜深了,酒店前台的姑娘额头垂在桌上,半阖着眼睛昏昏欲睡。葛舒桐脚下的平跟鞋毫无声响,前台姑娘抬起头,“马上为您办理入住……”

  “不用,”墨镜掩盖了大部分情绪,她从包里取出结婚证,“这位唐先生是我丈夫,他前天到这里出差,今天是他生日,我想给他一个惊喜,请你把他的备用房卡给我。”

  “哦,好的,”小姑娘笑着说,“您真浪漫,您先生一定会很感动的,祝您拥有一个美妙的夜晚。”

  葛舒桐不置可否,接过房卡,径直穿过灯火辉煌的大堂,电梯直奔顶楼。

  每向前走一步,她的心都像在炙烈的滚油里煎熬,仿佛通向那扇门的路是一条绝路,门后就是万丈深渊,只要推开门,她的尊严,她的家庭,她自以为是的幸福,都将万劫不复。

  情趣大床房里被翻红浪,男人的低喘与女人愉悦的呻吟声交织。

  女人交缠在男人的后背,身体不断被填满,逼迫她咬着嘴唇。男人的掌心粗糙温暖,粗暴地扯开她的胸衣,头颅埋在白嫩之间。

  “这里会不会吸出来?”

  “没……啊……没有的,现在没有的……”女人指尖划破男人的手臂,又在他左边肩头发狠揉掐,“用力些……松……好舒服……”

  “叫你男人什么?嗯?”

  男人稍微退出,再至深处。

  “啊……别!顶到了……”

  女人修长的脖颈猛地向后仰,仿佛一只绝望伸展的天鹅,承受不住这快乐,完完全全陷入泥沼之中——

  葛舒桐在门外站了许久,像一个心理变态的偷窥者,把耳朵贴在门上,试图窃听到屋里的声响,哪怕只言片语,她也能为唐松洗脱嫌疑,但是周遭安静得吓人,她只听到自己杂乱无章的心跳声。

  磁卡变成蓝色,她终于推开了那扇门。

  遗落的衣物从门口一路蜿蜒,空气中的气味逼迫她屏住呼吸,床上人影交叠,唐松小麦色紧实的背部赫然映入眼帘。

  他左肩头有一小块刺青,那是一片梧桐叶,令她无法再自我欺骗。

  “爽么?”唐松嗓音模糊,“叫大声点儿,宝贝。”

  “唐松。”

  男人毫无察觉,倒是身下的女人猛地反应过来,迅速推开唐松,“小……小桐!”

  葛舒桐感到天旋地转,一股寒意从胃部直窜上喉管,让她止不住干呕。视线落到床下,角落里扔着一条撕破的蕾丝内裤,那是她陪菲芳一起去挑的。

  唐松扯过被子盖在菲芳身上,自己赤身裸体地坐在床边。

  他点了一支烟,“舒桐,菲芳怀孕了,五个多月了,孩子是我的。”

  葛舒桐面无表情,眼泪顺着墨镜边缘流下来。五个月之前,她还在为了种精子,疯狂地打雌激素,浑身浮肿,不成人形。

  “老婆,”唐松说,“我们离婚吧。”

  “啪——”

  耳光脆响划破了室内诡异的寂静。

  菲芳只围了条浴巾,小腹很明显隆起,她下了床,跪着爬到葛舒桐脚下,泣不成声,“别打他,打我吧……小桐,是我宋菲芳对不起你,是我肚子里的宝宝对不起你,你要是生气,就打我和宝宝撒撒气……”

  不知是眼泪冲画了眼线,还是气愤冲昏了大脑,葛舒桐眼前漆黑一片,双腿发软,小腹阵阵钻心疼痛。她扬起巴掌,面对菲芳梨花带雨的脸蛋儿,却迟迟下不了手。

  突然肩膀被猛地推了一把,她被推得朝后疾退了两步,嘭地一声撞倒了装饰花瓶,双手在空中抓挠了几下,什么也没抓住,直接仰倒在一地玻璃碎片上。

  菲芳发出一声尖叫。

  唐松依旧冷漠,居高临下地看着葛舒桐,“你没有资格打她,孩子是无辜的。”

  “孩子是无辜的……”她用血肉模糊的手掌按在小腹上,刀缴般的疼痛令她不停冒冷汗,“她的孩子无辜……我的孩子就不无辜么?!”

  “你?”唐松的神色出现一丝松动,“你怀孕了?”

  “九周了,”她的泪水决堤,声嘶力竭地质问,“我的肚子里也是你的孩子,你为什么就不可怜可怜他!”

  唐松深吸了一口烟,烟雾升腾而起,把他的表情遮掩得模糊。

  “打了吧,”他说,“还不到三个月,容易打。”

  “不!!!”葛舒桐崩溃大喊,“不!我不!我不打!!”

  “唐松……”她喉咙哽咽得几乎难以发出声音,“你还记不记得,我为了怀这个孩子……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你都忘了么?”

  她嫁给他时,他尚且是个一文不名的公务员,买不起房子,她陪着他住了两年烂尾楼。后来他下海经商,赔光了所有借来的钱。最艰难的时候,他抽烟,酗酒,四处躲债,大把大把掉头发。冬天夜里没有空调,一床潮湿的被褥裹着两个人,她就静静抱着他,安抚他,哼一段小曲给他听。

  后来日子好起来,他们有钱了,她却查出了输卵管堵塞。

  为了要一个孩子,她背着他做手术,吃副作用极大的药,每周三次打雌性激素,脚肿得穿不上鞋,喝口水也会吐。

  他发现了,扔了所有药,抱着她浮肿的脚,心疼得泪流满面。他一遍一遍说,就算没有孩子,我也只爱你。

  那句话言犹在耳,但眼前这个男人,葛舒桐已经不认识了。

  “是我对不住你,舒桐,我会给你一个合理补偿。”男人穿完长裤,又弯腰给菲芳穿好鞋,温柔得像一位老来得子的慈父。而转过身面对葛舒桐时,却是令人惊心的冷漠,他伸手将她拉起来,“你先去把身上的伤口处理一下,明天在家里等我,我带你去堕胎。”

  “不!”绝望铺天盖地,将她网住,勒紧,葛舒桐拼死挣扎,“我不堕胎!!”唐松死死钳制住她,令她无力挣脱,她的腰和手臂都被碎玻璃划破,鲜血淋漓,“求求你,求求你了,”她苦苦哀求,眼泪早已流干了,“老公,我答应离婚,求求你,把我的孩子留给我,不要杀了他……”

  她艰难爬行,在他的西裤上落下一个血手印,唐松皱眉,不耐烦地将她的手甩开。

  “这件事没得商量,我希望你明白,葛舒桐,我得对菲芳和孩子负责任。”

  他转过身,对楚楚可怜的菲芳说,“走吧,宝贝儿。”

  “你先到大堂等我,我还有几句话要对小桐说。”

  唐松看了一眼狼狈的葛舒桐,有些不放心,“那你快点。”

  “好。”

  唐松一走,菲芳扶着肚子把门关好,一瞬间,她身上的气场就变了。

  “小桐啊,”菲芳从柜子里取了双高跟鞋,坐在床沿上穿好,“从大学到现在,你处处都比我强,长得比我好,学习比我好,嫁的也比我好,凭什么呢?”她缓缓走过来,红唇勾起妖娆的弧度,“但你还是输给我了,葛舒桐,真是痛快。”

  小腹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仿佛一把锋利的剪刀插进下身,狠狠搅碎所有内脏,连同心肺一起扯出体外。

  昏厥前的最后一眼,她看见菲芳钉子一样的鞋跟踩进她的皮肉里,下腹皮开肉绽,浓血顺着大腿流到地毯上,转瞬被吸尽,只留下大片触目惊心的殷红。

  周遭空气变得浓稠,仿佛要将时间永远凝结在此刻。

  似乎有什么极珍贵的东西正在缓慢流逝,她勉力握紧双手去研究,却不论如何也无济于事。眼前一片模糊,失血的虚脱感与剧烈疼痛一齐占领了她的身体,葛舒桐终于陷入昏迷。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