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我的老公是冥王2
我的老公是冥王2

我的老公是冥王2

  • 热度:
  • 时间:2019/12/11 6:40:59
  •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平日间相夫教子赚钱养家,一手罗盘一手奶娃,小日子过得还算平静,却飞来横祸又进“洞房”。听过离婚再婚的,没听说过冥婚还会有二婚的!就算真的有二婚,我还没离呢!好不容易逃得命在,又莫名背负“血契”让家庭生活鸡飞狗跳。这不,我家帝君,又怒了……

精彩章节预览

  

  

  天上一轮巨大的白色月亮,圣洁而寂寥。

  月下影影绰绰摇曳着血色的花,蔓延到巍峨的黑色城池之下。

  厚重的城门,沉默的塔楼。

  我看见一个背影。

  玄衣如墨,广袖流仙。

  ……是谁?

  我想追上去看清楚,一个清冷又绝决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

  “慕小乔……小乔……”

  我堪堪顿住脚步,这声音,是他。

  江起云。

  可四周什么都没有,只有那些沉默摇曳的花,空旷寂寥。

  我孑然一身站在花丛中,茫然四顾,他不在。

  远处那虚幻的背影就要消失,我忍不住快追了两步。

  那清冷的声音低低喟叹:“神魔一线……你终究,前功尽弃……”

  哈?我怎么了?

  “小乔,你为何如此愚蠢,居然随他而去……九重天华、十方世界,怎会容忍如此肆意妄为的小娘娘……”

  这话语中难掩悲愤,不管他说得再怎么轻描淡写,我都能感受到一丝涩痛。

  可我……到底做了什么?

  “起云……起云你在哪儿?”

  咣……

  城门关闭,那个虚幻的背影消失了,江起云的声音我也听不见了,只留下我站在一片血红色花海中,茫然无措。

  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揉着额角,努力回想。

  “乔……小乔……慕小乔……”

  谁在叫我?

  “……小乔!回魂啦!”

  我哥拍了我一把,我猛然惊醒。

  “你怎么说着话突然就睡了?这些天太劳心费力了是么?”我哥车子停在路边,一脸担忧的看着我。

  “我睡了多久?”我问道。

  “几分钟吧,本来我不想叫你,可我们到目的地了啊。”我哥从后座拎起包包,整理里面的违禁物品。

  “……就睡着了几分钟?”

  “怎么?嫌不够啊,咱们先去办正事,弄完之后你再睡吧。”我哥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清醒些。

  我揉了揉脸,对着小镜子整理妆容,一边跟我哥说道:“就这几分钟我还做噩梦呢。”

  “得了吧,你所谓的噩梦,大概就是跟你老公怄怄气什么的,你要有本事跟他吵一架,我都佩服你。”

  ……你要不要说得这么贴近生活。

  “我真的跟他吵架了。”我捂着脸有些懊恼,跟江起云吵架还是破天荒头一遭。

  我哥整理背包的手顿住了,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真吵架?为了什么事啊?”

  “我……我教于归和幽南说爸爸妈妈的工作,他听到生气了。”

  “……你教什么了?”

  我无语的叹口气:“我说,如果幼儿园老师问起爸爸妈妈,就说妈妈家里做生意的,爸爸去非洲援建了,很少回来。”

  我哥的嘴角抽了抽,憋着笑说道:“非洲援建?你怎么想出来的!人家是高冷的冥府尊神,被你说得那么接地气……”

  “我怕幼儿园活动要请家长嘛!”

  “行了行了,你们两口子拌嘴也好、噩梦也好,都先放一边,咱们先得把眼前这件事处理好。”我哥从背包里掏出一个本子在我眼前晃了晃。

  那是一个活页夹,里面夹着一沓老式的信笺。

  里面的字都是竖着写的,前半部分是姨公的日记,最后一页是他临终前的嘱托。

  那一页上就四个字——

  送我入山。

  》》》

  阴阳圈子里就没有“太平”一说。

  因缘业障、是非因果,总是纷纷扰扰。

  现在慕家沈家都是多事之秋,我和我哥不会轻易接受委托。

  可姨公的事情,算是我们的家事,不得不亲自来一趟。

  我们父亲的家族是阴商,主要是处理一些上了年岁、沾染阴晦血戾的东西,现在我哥继承了家业,努力将家底洗白,往文化商人发展。

  而我母亲则来自于阴阳圈内以坤道闻名的沈家。

  沈家大多是女子当家,婚姻也需要男方入赘,而我老爸是慕家的长孙,不能入赘,我母亲就抛下继承人的位置与他私奔了。

  那之后,沈家一直是我姨婆沈老太太当家,这一两年,慕家沈家的恩怨消弥,但姨婆身体越来越差,于是将我推上了沈家“代理家主”的位置。

  我们的姨公周老先生,据说是在饥荒那几年,随着村里跑江湖卖艺的人出去讨饭吃,机缘巧合之下救过姨婆。

  姨婆见他可怜,就带入了沈家,拜在沈家先辈的门下修行。

  那些年月都是苦日子,两人也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后来长大了,姨公也没什么家族压力,就入赘了沈家。

  他们俩没孩子,互相扶持了几十年。

  年逾古稀的姨公一个月前突然去世了,收到他贴身弟子送来的日记时,我还愣了半晌。

  我哥也不敢相信,那个看起来颇有威严、对姨婆十分护短的周老先生,怎么就去世了?

  而他的遗愿写得很清楚:幼年离家六十载,愿灵枢归乡,落叶归根。

  于是,我们沈家按照他的遗愿,扶灵枢来到这片陌生的村落。

  出发之前我去看过姨婆,姨婆时日无多、时而清醒时而昏睡,仿佛随时都会仙去。

  修行之人,早已看淡生死。

  听我说完事情,姨婆只是喃喃的念叨道:“小心、小心……小心后……”

  后什么?我听不清她的话语。

  我哥翻阅了姨公留下的日记,提醒我道:“姨婆说的应该是:小心后山。”

  他指了几处道:“你看,这日记里也提到,小时候就听说后山不许进去,他离家之后几十年没回来,有时收到家里来信,还说有不听话的族亲小孩去后山玩耍,结果找不到了。”

  “……稍后看看情况再说,姨公让我们‘送他入山’,或许只是说下葬的意思,你看,周家的人和村干部来了。”我指了指车子前方。

  一队披麻戴孝的族亲,簇拥着一位面容怪异的男子,正等在村口。

  那男子转向我们,目光有些凶狠。

  他……只有半张脸?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