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校花的贴身保镖 > 正文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校花的贴身保镖在线阅读第18章18见陈母

发布时间:2020/9/25 20:02:27热度:

《校花的贴身保镖》是剧情极佳的仙侠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堂课眨眼就过去了,高远站起来,拍了拍手,“大家静一静,现在开始来过关,过时不候啊。”...

校花的贴身保镖

一堂课眨眼就过去了,高远站起来,拍了拍手,“大家静一静,现在开始来过关,过时不候啊。”

杨松,王家南,张建林一听这话读得更快了,嘴里的泡沫都飞起了。

高远就端着椅子坐在了前门口,翘着二郎腿,等待着学生来过关。

“高老师,”李强不好意思的拿着书过来了。

高远结果李强的课本,好小子,上面注释的密密麻麻的,“这些都是你自己查的。”高远惊道。

“嗯,”李强在心里偷笑。

这小子,现在这么好学啊。好事,大好事啊。

看着高远面带笑意,李强不禁想为自己鼓掌,这个马屁拍的好,不知不觉就让老师对自己刮目相看。

不好,李强叛变了,黄维在心里暗叹。说好彼此等自己放学的呢。

“好,你背吧。”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其真...不知...马也!”李强好不容易背完了,擦了擦脸上的汗,可怜巴巴的看着高远。

虽然背的结结巴巴,而且高远中途还提醒了好几次,但念在李强改邪归正,勉强让李强过了。

Yes,李强转过头一脸高兴的神情。

要不要这样,李强竟然过了,黄维醉了。同样受不了的还有王家南,杨松等几个老油条。

看到李强过关了,接二连三的又有人来了。有过关的也有没过关的。

李强现在放松了,一门心思都在看那些来过关的同学,看到有人来了好几次也没过,心里这叫一个爽啊。

下课的铃声响起时,班里还有几个人没背好,基本是男的,女的只有一个叫张叶文的。

什么记性,高远也是无语了,这么简单的课文都背不起来,自己马上还要去陈静萍家也陪不了他们。

“好了,”高远说话了。那些没背好的同学竖起耳朵听高远接下来说什么,一般老师说这话说明事情还有转机。

“没背起来的,放学回去多读读,别老天看在电脑上。”高远可没这么闲在教室陪他们背书。

太好了,总算不要留在教室了,王家南等人一脸兴奋的样子。

“李强,你小子可以的啊,也不等哥几个。”黄维,王家南,杨松等人看高远走了,就凑到李强那边去了。

......

“高远,我和你说,等会你可别露馅。”陈静萍在车上不知道强调了多少次了。

“陈老师,干脆我就当你真男友了。”高远笑嘻嘻道。

“免谈,等这件事过去了,我再看你表现。”

听陈静萍这么说,看来还是有希望的,高远在心里盘算着。

陈家住在武进路,武进路是安海有名的富人区,这里的房价在几年前就炒到了五六万一个方,现在更是一个天价。

来到了九龙依云别墅区,九龙依云的别墅只有10套,是武进路上最神秘的一个小区。住在这里的不光要有钱更要有地位。

下了车,高远看着陈静萍家的房子仿佛是来到了欧洲庄园。

眼前的别墅夹杂着浪漫与高贵的气息,镂空雕花的铁门也夹杂着浓厚的欧式风格,圆形的拱窗和墙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更体现了主人的不俗。

清新不落俗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连续的拱门和回廊,挑高达面窗的客厅,让人心神荡漾。

设计师是个高人,东西方文化结合的不错。高远看得出神了,陈静萍只当高远没见过这么高档的别墅,不禁莞尔一笑。

殊不知,钱财什么的在高远看来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进去后表情要放自然点,记住路上我和你说的要点。”陈静萍叮嘱道。

“知道了,你都说了多少遍了。”

突然,陈静萍愣住了,不再说话了。什么情况,

只见别墅门口站着一个中年妇女,样子和陈静萍也有点像,莫非是陈静萍的妈妈。

阳光下,那妇人有一头海藻般浓密的长发,微微卷曲,皮肤很白,是象牙色,整个人看起来雍容华贵。她在微笑,但是眼神看起来却无比严肃。

“妈,”陈静萍声音有点不自然了。

“你个死丫头,就这么怕回家吗。”话里无不透露着对女儿的关心。

真是她妈妈啊。“阿姨,”高远很自然地打了招呼。

萧玉芬这才注意到高远。高远穿着一条浅蓝色九分裤,这让原本就长的腿显的更加突出;上身着白色的短袖,露出结实的臂膀;脚上一双普通的休闲鞋,举止大方从容。

萧玉芬很满意高远这身打扮,不经意间点了点头。虽然高远穿的不是什么牌子,但是萧玉芬却明显感受到个年轻人身上强烈的气场,那是一种自信。

这年轻人真会是一位普通的高中老师吗,萧玉芬怀疑。

高远看萧玉芬看自己愣住了,只得又打了声招呼了:“阿姨。”

萧玉芬回过神来,“小高老师吧。”萧玉芬很亲切的招呼道。

“死丫头,还不把高老师带进来。”萧玉芬嗔怪道。

“遵命,母亲大人。”陈静听后萍嬉皮笑脸的拉着高远进屋了。

进入了陈静萍的家中,高远打量着别墅内部,装修很大气。进门映入眼前的就是宽大的木质楼梯,很有年代感。

抬头往楼梯上看去是,墙壁上挂着一副徐悲鸿的五马奔腾图;楼梯一边的大空间里放着沙发,茶几,是陈家的客厅;在客厅朝外的窗台上还栽种着几盆绿植,窗台外就是巨大的芭蕉树,配合起来颇有点小清新的感觉。

即使是夏日,不开空调,也不感到一丝炎热,温度恰到好处。

“小白,好久不见了,”陈静萍抱起了一泰迪,亲昵的抚摸着,高远也顺手去抚摸这泰迪犬。

陈静萍刚想阻止,但出乎陈静萍意料的是小白在高远手下服服帖帖的,没有张牙舞爪,仿佛被高远抚摸是很享受的。

“小高老师,你和小白很投缘啊,”萧玉芬不禁一笑,“这狗怕生,一般外人它都不让摸的。”

“是吗,”高远刮了刮泰迪的小鼻子,这世界上还没有高远对付不了的犬类。

“小高老师,随便坐吧。”萧玉芬示意高远坐在沙发上。

高远也不客气,大大方方的坐在沙发上,“静萍啊,你去拿下我的手机。”萧玉芬对陈静萍喊道。

当萧玉芬转过身时,高远已经在削着茶几上的苹果了,现在会削苹果的男生可不多了。

那苹果在高远手上飞速转动,果皮噌噌的从苹果上剥落,却惊人的没有断开,一直到高远削完苹果,果皮都是连在一起的的,这一点让萧玉芬十分叫好。

高远将苹果递给了一旁的萧玉芬,萧玉芬这才注意到高远的手又长又细腻,就像是钢琴家的手。

萧玉芬接过苹果,苹果上没有动两次刀的地方,每一处的果肉都很光滑均匀,宛如一件艺术品。

“小高老师,听静萍说你也在飞跃学院教书,你家也是安海的吗?”萧玉芬打探起高远的家事来了。

“阿姨,我是个孤儿,我在通南的一家福利院长大。”高远淡淡的说道,就好像在诉说一件很普通的事。

“孤儿?”萧玉芬大吃一惊,眼前这个年轻人会是一个从福利院中走出的孤儿?

陈静萍也愣住了,她也是第一次听高远说他的家事。

“小高老师,不好意思啊,”萧玉芬向高远道歉道,毕竟孤儿最不想说的就是家事。

“阿姨,没什么的,你看我现在不也好好的吗,”高远笑道。

这也不假,工作不错,人帅又体贴,如果家世要好一点,那么就完美了。

不过如果他真和静萍结婚了,凭借陈家的实力再加上他个人努力,他应该能走得比其他富二代更远。

萧玉芬初次见面对高远很满意,不卑不亢,但是如果这样就同意他和女儿的事,萧玉芬感觉是对女儿的不负责,还得再观察观察高远几天。

“阿姨,你也会吹竹笛吗?”高远注意到茶几下的枯黄色的竹笛。

“这个啊,”萧玉芬拿起了竹笛,“我哪儿会啊,呵呵,这都是静萍小时候要学的,但是学了没多久就放弃了,这孩子就是没耐心。”

“妈,哪有你说的那样,明明是竹笛太难学了。”陈静萍娇嗔道。

高远没有在意她们的谈话,而是将竹笛横放着放在嘴边,似乎是想吹奏这长笛。

萧玉芬向陈静萍看了看,陈静萍嘘了一声,示意萧玉芬不要说话。陈静萍可是记得那晚高远吹竹笛的样子,宛如降临世俗的仙人。

笛声清脆,婉转悠长,修长的手指在竹孔上肆意飘动,一窜窜音符流出来,赫然是《青花瓷》的调调。

萧玉芬听的如痴如醉,这首竹笛版青花瓷比周董的更多了一份烟雨朦胧的感觉,听着歌声萧玉芬感觉自己就如同在那江南小镇中。

高远弹完过后好久好久,萧玉芬才从那意境中走出来,望向高远的眼神也多了一丝亲切。

陈静萍不是头一回听高远吹竹笛了,但是这么近距离看高远演奏还是第一次,当高远吹奏的时候,陈静萍就这么盯着高远,心中不自觉的脑补了这么一个画面,烟雨江南里和高远就这么在小桥上走着,走着。

“高老师啊,你学这个应该很久了吧。”萧玉芬问道。

“从小就学了,那时候福利院的院长看我总是一个人,就教我吹笛子。”高远想起自己第一次吹长笛的样子,扑哧的笑了出来。

多么好的孩子啊,萧玉芬心疼道,当其他孩子还在父母的怀中撒娇时,高远只能靠一只竹笛来度过那段岁月。

“高老师,那你应该很感谢那位院长吧。”

“是啊,他就像我爷爷一样,”高远顿了顿,“但是他在3年前去世了,没能看到他最后一眼是我最遗憾的事。”高远孤寂的望着窗外。萧玉芬和陈静萍似乎也感受到了高远的苦楚。

萧玉芬决定了如果陈静萍的父亲同意,那么就让高远和陈静萍在一起,虽然之前萧玉芬是打算把蔡有亮介绍给陈静萍,但是,看到高远也不错,她这个做娘的也不会再说什么。

一阵门铃声传来,陈静萍赶忙跑过去开门。

是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穿着黑衬衫,黑西裤,高高瘦瘦的,笑容很腼腆,手上还提着一些礼物。这应该就是母亲说的蔡有亮吧。

“你是静萍吧,我叫蔡有亮。”蔡有亮说话很有亲和力。

“嗯,我是陈静萍,快请坐。”陈静萍招呼道。

“阿姨,”蔡有亮冲萧玉芬笑道。见到高远时,也点了点头示意下,很有礼貌。

校花的贴身保镖

功夫高手重返校园,开启教师生涯,调教调皮学生,征服冰山女教师,一路扮猪吃虎,俘获女人心。从此单挑之王化身强势老师,调教萝莉,开始暧昧人生。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