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妈咪,爹地又来了 > 正文

《妈咪,爹地又来了》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19/12/2 10:10:43热度:

《妈咪,爹地又来了》是剧情极佳的乡村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身下的女孩是唯一能近他身畔的,只因她身上透出的那抹淡淡清香,犹如大海的清爽,令他不但不讨厌,还想细细品尝。...

妈咪,爹地又来了

  恋上你的香,我才不会病入膏肓,你的病只有我能治系列……

  ————清寒如歌。

  江城,一场大雨过后,整个城市被冲刷的非常干净。

  因为是沿海城市,清新的空气中夹杂着甜腥的海水味。

  晚上八点,夜华大酒店总统套房外,两个男人拖着简如歌,“嘭”的一声,踢开了房门。

  他们粗暴地把简如歌丢在大床上,迅速关好门离开。

  简如歌被摔在床上,头晕乎乎的。

  她好热……浑身像千万只蚂蚁在爬。

  今天是她十八岁的生日,是继母倪芳和妹妹简如梦把她叫到这里,说给她过生日。

  她刚才只是喝了继母倪芳给她的一杯饮料而已,生日蛋糕还没有切开,就感觉身体不适,然后被人给送到这间房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简如歌葱白的小手缓缓伸出,冰冷的床单令她很舒服,滚烫火红的小脸在真丝床单上蹭着。

  好难受……

  酒店走廊尽头,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正笑眯眯的往这边走过。想起那个娇滴滴的女孩,他咽着口水,脚步如风的往那间总统套房走去。

  “砰砰砰!”

  走廊突然响起震耳的枪声,接着十几个黑衣人从走廊的尽头冲过来,灯光昏暗的走廊硝烟四起。

  这个时候,一把枪抵着刚想踏进总统套房的肥胖男人的脑袋,低沉阴冷的声音传来,“滚!”

  “这…这是我的房间!”肥胖男人吓得浑身发抖。

  “想活命的赶紧滚!”

  “咔哒!”

  扣动扳机的声音响起,冷肃的警告声令肥胖男人浑身一僵,“好好……你别开枪,我走!”

  当肥胖男人转身离开,总统套房门“嘭”的一声被踢开,接着反手上锁。

  房间的灯光有些昏暗,进来的男人凤眸警惕地扫视了一圈,迅速关掉房间所有的灯。

  他直奔卧室,正准备打开窗户从阳台逃走,却意外发现卧室的大床上睡着一个女人!

  借着床头紫色的灯光,他看见女人乌黑顺滑的长发披散在白色的床上,巴掌大的小脸红的像晚霞一样倩丽动人。

  她穿着红色的裙子,娇小的身子在白色的大床上蹭着。

  屋里飘着淡淡的香味,衬托着紫红的灯光,让男人准备迈向阳台的长腿一顿!

  他眯起凤眸,视线冰冷地看着床上低声喊热的女人!

  “砰砰!”

  走廊的枪声不断,令男人回过神来,大步朝阳台走去。

  不过他很快发现,阳台上有三道黑影正在逼近!

  男人缩了下漆黑的凤眸,快步走向卫生间,三两下脱掉身上的黑色风衣和西裤,打开水龙头,把枪塞进了马桶水箱……

  做好这一切,男人大步走回卧室,看着床上的女孩,咬牙捞起她的身子,大手挥去她身上早已衣不蔽_体的红裙,搂着她钻进了被窝…

  这个时候,房门“嘭”的一声被踢开,男人凤眸在黑暗里猛地一缩,低头吻上怀里女孩的唇。

  简如歌正迷糊着,突然觉得身体一凉,紧接着跌入一具温暖的怀抱。

  她连忙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双男人冰冷的凤眸。

  简如歌怕的浑身颤抖起来,“你是……”

  “谁”字还没问出口,就被男人堵住了唇瓣……

  “啊——!”

  女孩破碎的音节划破黑夜,黑暗里,男人黑眸如野兽一样紧紧盯着痛得小脸惨白的女孩。

  房间角落里,六七个黑衣人握着枪,死死地盯着被窝。

  女孩的低—吟痛呼声令他们慢慢后退,直至为首的黑衣人低声做了个手势,“撤!”

  走廊外,持枪的黑衣人像来时般迅疾无声,为首的黑衣人缓缓摘下墨镜,几名手下立即走过去,“主上,他难道不是……”

  “绝无可能!”男人脸色非常难看,“慕清寒从小就厌恶女人如粪土,怎么可能会压—着一个女人滚—床单!”

  “是!”脚步声愈来愈远,还伴随着男人凶狠的的命令,“守住夜华酒店,只要他在这里,插翅难飞!”

  房间外恢复了安静,但是房间内,一场惊心动魄的掠夺并没有结束。

  慕清寒垂眸看着身下脸色惨白的女孩,他看不清她的容颜,但是她的香令他沉迷,她如玫瑰般娇艳的唇瓣,已经被他咬破!

  二十几年来,他厌恶女人如粪土,更别说接吻。

  身下的女孩是唯一能近他身畔的,只因她身上透出的那抹淡淡清香,犹如大海的清爽,令他不但不讨厌,还想细细品尝。

  外面的人已经走远。

  因为,身下的女孩依旧在他怀里软软。

  她的一切令他浑身血液逆流,顾不上怜香惜玉,再次掠夺……

  女孩鼻息间细碎的声音,让他瞬间失控。

  这个女孩肯定被人下药了!好吧,既然这样他就当一个好人。

  今晚,他就当她的解药!

  想到这里,他开始肆意掠夺,黑暗里,他睁着黑亮的凤眸盯着女孩痛并快乐着的表情。

  昏暗的灯光,他至始至终没有看清女孩的容颜,却能让他感受这抹香是救赎他的良药。

  慕清寒吻住她的唇,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放松点!”

  十分钟后,慕清寒结束,准备离开去卫生间,却被女孩抱的紧紧的,嘴里依旧不停的哼着。

  慕清寒冷漠的眉眼划过一道宠溺,这个女孩中的药太猛,估计还不够!

  是的,十分钟怎么够!

妈咪,爹地又来了

她从小被遗弃,十八岁被继母陷害,生下父不详的孩子之后被赶走。五年后,她带着天才宝贝归来,“女人,你五年前偷走了我的两个宝贝,还被你弄丢了一个!我该怎么惩罚你?嗯?”她大惊,“不要瞎说!我只偷走了一个……”(甜宠无下限,有天才小包子!)...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