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桃煞西下 > 正文

桃煞西下无弹窗_桃煞西下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6/3 13:42:36热度:

《桃煞西下》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小说全文讲述:看了看横在自己面前的手臂,林无意摇摇头。“旧伤而已,敷药即可,死不了。”旋步绕开柳念儿,打着哈欠离开。...

桃煞西下

林无意被惊醒,正值深夜。

  钟杳旧伤开裂,失血过多。当他进屋时,翠绿的衣衫已经被染成墨色,柳念儿在一边捣药,容颜素手更衣。

  “你用鸢啼映红了。”从袖中取出一粒红色丹药,喂入钟杳口中。

  钟杳不答话。

  “想死的快点,就继续用。”林无意打了个转,准备回去继续睡觉。

  “喂,你就这么走?”柳念儿拦住他,不放心的瞄一眼盆中的血水。至少,也该看看他的伤。

  看了看横在自己面前的手臂,林无意摇摇头。“旧伤而已,敷药即可,死不了。”旋步绕开柳念儿,打着哈欠离开。

  孤鸿影回来时,钟杳已经上好药,换了衣衫,面色如常。

  “带回来了?”

  “是。”

  钟杳看了看窗外的月色,还有两日,又是中秋。

  孤鸿影待命站在一边,钟杳一覆手,一把明晃晃的刀向他刺去。侧身险险躲开,顺势握住刀柄,孤鸿影疑惑不解。

  没有排斥,意料之中。

  明白钟杳的意思,手上微微发力,陨血刃周身泛起红光,发出低沉如泣的声音。

  “帮主。”孤鸿影看着钟杳的眼光有些复杂。

  “好刀认主,切莫辜负。”辜负什么,钟杳却是没说。

  ————————————————————————————————————

  青瑟在渔村熟识了个人。

  渔村生活寡淡,成日无事,也就听听涛声,看看海浪。青瑟和花玉然都是耐不住寂寞的性子,要在这纯朴如素的小村子寻些乐子,正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两人四只眼来来回回对视了好几天,也没想出个好法子解闷。

  幸好几日前,来了一个戏班在此歇脚。堪比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于是他们欢喜蹦跳的时不时去听听小曲儿,嗑嗑瓜子儿。

  那戏班本来没开戏,这村子实在偏僻闭塞,人又单纯,兴许觉着那咿呀的戏文还不如他们出海的号子顺耳,人家老板真的只是来歇脚的。

  怎奈花玉然钱袋一丢,老板顿时眼冒星光,忙招呼着敲锣搭台,开幕唱戏。

  青瑟撇了撇嘴嘿嘿一笑,“花堂主,好大手笔啊。”

  花玉然折扇哗啦一收,一边拉了凳子,招了壶茶,一双桃花眼不怀好意的朝青瑟勾了勾,“为博红颜一笑本公子向来不会吝啬,小瑟儿,不如,考虑考虑我?”

  “呵、呵,呵呵,看戏,花堂主,看戏。”青瑟讪笑,饮了口茶,一本正经的看向戏台。

  一个大约七八岁模样的小男孩,粉面如玉,身形瘦弱,花腔稚嫩婉转,吊着嗓子应和陈年旧曲,听得青瑟如痴如醉。要不是花玉然拉着,她当即就要叫停上去跟小男孩熟络熟络。

  在花玉然一脸鄙夷之下,青瑟欢乐的到后台寻小男孩。油头粉面的戏班老板堆满了笑,妖里妖气的接过花玉然随手丢来的玉坠,命人将小男孩带出来。

  一开始,小男孩怯生生的面对着青瑟,一双大眼委屈的将要流泪。青瑟很是受伤,后经花玉然解释,约莫是青瑟过于热情的样子太像女流氓,吓着人家了。

  明白了事情原委,青瑟意志坚定的开始装作正人君子的模样,每日听听戏,喝个彩,在给小男孩送点吃的。软磨硬泡之下,小男孩卸下心房,和青瑟熟络了起来。小男孩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戏班老板按辈分排,叫他子旻。

  某晚,花玉然一脸愁苦的敲开了青瑟的房门。“小瑟儿,虽说本公子不忍看你郁闷,可你也不兴拿我的银子去勾搭小白脸,还勾搭的这么正大光明。”

  青瑟目光扫过花玉然手中那柄折扇的白玉扇坠儿,立马遭到一记白眼,“这是我最后的家当,败家孩子。”

  耸了耸肩,青瑟将花玉然拉进房间,左右看看,关上房门。

  花玉然嘴巴大张,哆嗦了半天,“小瑟儿,你,你想干嘛?”说着,紧紧揪着自己的衣襟,一副贞烈的假象。

  “别演了,帮我查个东西。”青瑟不理会他的独角戏,从怀中摸出一叠书纸。

  花玉然更惊讶了,这孩子不会在做什么正经事吧?忐忑不安的接过那叠纸张,花玉然托了托下巴,好不容缓了过来,“你,你在查,孟家?”

  ——————————————————————————————————————

  星留府散了。高层被邢语带去征讨,将一切都押上,输得惨不忍睹。

  钟杳抓了小帮派的带头人,并放出消息,可以赎回。于是第二日,各个帮派的使者络绎不绝,青波城,人来人往。各种宝物厚礼,一时间堆满了仓库。钟杳尽数全收,放不下了,便命人将银库清理一部分,分发给山下的居民。

  天下,倾斜了。

  这日,本在听戏,花玉然站定道:“回去了。”

  青瑟估摸着,时日也差不多,冲那简易戏台边的小男孩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便同花玉然一起回了翠微阁。

  ——————————————————————————————————————

  容襄淡淡的饮了口茶,看着面前的女子,不知其意。

  “我知公子手中原有两件宝器,二小姐出嫁带走一只。”女子紫纱覆面。

  容襄目光深远,思虑许久,定了定表情:“不知大师能许我什么。”

  乐紫凝一愣,倒是不曾想自己先暴露了身份。“你怎么知道。”

  容襄沉默了,年少的面上满是沧桑。紫金琉璃镯一直是容家的镇宅宝器,天下皆知。他之所以将容颜嫁过去,一是为了宝器不落入他人之手,二是为避免钟杳起疑。自己如果不谈任何条件便将那镯子交出,聪明如他,怎会猜不到他手中的第二件。

  那件东西,才是容家真正的镇宅之宝,只有每一任的当家知晓。

  然而,那二十四风见楼既然是宝器的出处,那么普天之下,只有一人最清楚宝器的现状。

  “东西我可以交出,只是大师,能许我什么。”容襄握着最后的王牌,自信满满。

  乐紫凝沉默了一会,笑道:“你想要的。”

  “好。”随着话音落,容襄抽刀断指,速度极快,毫不迟疑。

  “你——”乐紫凝眼中满是诧异。

  只见容襄不慌不忙的取下指上的苍翠扳指,放在手边,又将断指接回原处,扯了袖口布料简单包扎好。

  幺。

  二十四件宝器中排名第一。图谱记载,未现江湖。却是世世代代容家当家的身份象征。

  扳指并不大,通体碧绿,阳光下看,却藏一幅动态山水,烟波江上,小船悠然,两岸猿声,蒹葭白露。

  乐紫凝等他将其放入盒子里,才伸手接过。这扳指,有主人时,会释放强大力量保护主人,而一旦浸染了主人鲜血,便结束契约,触碰不当,会受重伤。因来时穹回吩咐过,故而乐紫凝格外小心。

  “公子,这是大师留给你的。日后无论何时,都可凭此信物来苍朽,大师自会派人接候。”留下一地破碎的花瓣,紫衣女子离开。

  容襄松了口气,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传家宝都压上了,在江湖纷争这个赌桌上,他下了这么大的注,要么赢得满载而归,要么输的空无一物。他依附于人得到如今的位置,却不想再依附于人走到人生的终点。钟杳,你树敌太多,迟早……

桃煞西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桃煞西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桃煞西下

百年凡尘,三生三世,不过一场烟花,隔世浮华。当一切尘埃落定,他仍旧是他的罹华上仙,她却再也不能变回苍朽山中怯懦生存的小灰狐。 谁在唱那轻扬和煦的浮生曲调,演绎那盛大汹涌的艳丽江湖。 风波皆散,唯有将过往焚成一场梦境,故事成梦,梦成空。 树干: 这是一只老狐狸看上一只小狐狸并棒打鸳鸯做了第三者的爱情故事。 树枝: 这是一群被莫名其妙坠落人间的桃花煞牵扯入情劫的无辜之众的爱恨纠葛。 树叶: 路人甲乙丙丁戊面面相觑,默默的充当着人肉背景,以实际行动表明了一种为主角服务的无私奉献精神。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