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阴阳支付宝:赌鬼老公在地府 > 正文

阴阳支付宝:赌鬼老公在地府全文免费阅读第2章兑换冥币

发布时间:2020/1/17 1:52:51热度:

《阴阳支付宝:赌鬼老公在地府》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乡村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可没想到让他烧了300块,我却只收到50块的转账。...

阴阳支付宝:赌鬼老公在地府

“真衰,就差五分钟,就那么五分钟,可真是坑死爷了。”

有人幸灾乐祸的调侃:嘿嘿,叫你得瑟,输了吧,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做庄。

帅死鬼阿东死性不该,发了个努力奋斗的表情。

“有啥不敢?我这叫再接再厉,下次肯定赢回来,我有来源,下一次咱们就赌三天后,临江市有个房地产老总……咱们就赌他怎么样?”

一众赌鬼拍手叫好:“行!就三天后,三天后咱们再开一句,还是阿东做庄,到时候赌什么咱们再议。”

而后又哈拉了几句,一拍而散。

“走了走了,天快亮了,睡觉去了。”

……

看到这里,我惊讶的难以置信,难不成手机掉了一趟,掉出个鬼群来?可眼前的事实,又让我不得不相信,我真是见了鬼了。

怎么办?我该做点什么么?毕竟千载难逢,万中无一的概率被我碰上了。

还有就是……

那个房地产老总,岂不是很有钱?要是我能知道他具体的底细,再跑过去给他提个醒,作为酬谢,起码得给我几万块吧?

空手套白狼不说,还是个利人利己的好事儿,且不说我现在缺钱缺的紧,我爸还在那帮人手里等着我筹钱救命呢。

时不待我,过了这村可没这店!

我咬牙一跺脚,私聊起那位帅死鬼阿东。

“帅死鬼先生,在不在?亲?”

“在啊,什么事儿宝贝儿!”

我狠狠地打了个冷颤,多么套路的鬼!肉麻得我不要不要的。

虽然不习惯,也忍着默认了,谁让我有求于人呢。

“大晚上的,能有什么事儿啊,不就是看了刚才的信息麻,那个什么房地产老总的,叫什么名字啊?”

“你问这个干嘛?怎麻,想作弊啊,那真是抱歉了,这个具体我也不知道,都是冥府机密,高层才知道的事情,才有的赌麻!所以……抱歉了妹子,哥爱莫能助。”

帅死鬼阿东发了个无奈的表情,表示他真的爱莫能助。

我干笑两声,打了个讨好的表情过去:“不是问那个,我只是想知道对方的详细资料而已,拜托帅死鬼哥哥帮个小忙啦。”

虽然平日我挺死宅的,但假装萌妹子还是难不到我滴。

撒娇卖萌不在话下,就不信搞不定一只鬼。

谁知道聊着聊着就跑题了,死活不肯透露房地产老总的具体信息不说,还一个劲色迷迷的发表情:“帮忙也不是不可以,你做我女朋友我就告诉你怎么样?来张性感的腿照被,哥腿控!”

我心里呕得要死,暗骂这货真特奶奶的变态,什么德行!怪不得是个死鬼,没羞没臊的。

但我有求与他,又不得不讨好周旋:“诶?你咋知道我单身待解救呢,莫不是……”

帅死鬼阿东连忙回了一句:缘分啊,妹纸!

我其实已经想揍人了,但为了大把的票子,只能耐着性子继续勾搭男鬼,突然觉得自己有点……low ……

“怎么样妹纸,同意不,答应哥做我女朋友,你想知道的,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故意犹豫了一下才回复:“做你女朋友也不是不可以,刚好我也寂寞,我就是好奇,不然你告诉我,那个要死的人是谁,我就答应你怎么样。”

结果帅死鬼秒回,表示要看人,看腿。

我p了两个图发过去,他果然美滋滋的上当。立马发了一串信息过来。

死者身份:在他死之前,是绝对不能外泄的,押注参考资料,年龄:四十七周岁,性别:男,体重:六十八千克。

我看了一眼差点没被气死,这货还挺有心眼的,说了等于白说。

我不死心的继续引诱男鬼。

“你这跟没说有啥区别,不然这样,我出钱跟你买怎么样。”

男鬼发了一个犹豫的表情,最后发过来问我:多少钱?

我看了看支付宝余额,还有200,就试着问:“一百可以么?”

“太少了,一百五干不干,除此一家别无分店!”

我说成交,直接转账给他,却显示余额不足!

握了棵大草,这是闹哪样。

搞了半天也没弄明白,不得已我只得截图给帅死鬼阿东。

“这怎么回事儿啊?咋发不出去,明明还有二百的。”

那曾想男鬼立刻发了个大大的吃惊过来,接着就问了句:“你……你是活人?”

我有点手抖,傻傻地看了手机半天,最后心一横,硬着头皮说了。

“我不小心把手机掉进乱坟岗的骨灰坛里,捡回来的时候就多了这个,先别管这个,你告诉我为什么会余额不足?”

帅死鬼发来一个大汗的表情,接着又来了段语音:“你笨啊,你是活人好不好,这里是地府通用,阳间的钱自然不能在阴间花,那不乱套了么。”

我有些意外,这死鬼的声音居然还很好听,语音都带磁性的,深沉醇厚,跟他浮夸的性格完全不成正比。

不过他说阳间的钱在那头不能花,那该怎么办?这阴间和阳间的银行能通用?

“那你们的余额都怎么来的?怎么才能通用?”

帅死鬼恢复本来性格,不正经的来了句: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我发了个尴尬的表情,他又催促我快点,不然可要下线了,天都快亮了。

“我跟你说大妹子,这阴阳之间,虽然只隔一层沙,可也不是活人能轻易触及的,你能接触到已实数意外,若没鬼差或阴人引渡,是不可能来去自如的,怎么样?好好考虑下,哥时间可不多,过时不候哦。”

我心跳特快,闭着眼开始琢磨,最终我妥协了,发语音对手机啪啪亲了两口。

“行了吧!”

帅死鬼很满意:“行,太行了,老妹就是敞亮。”

然后告诉我,他们的钱,都是亲人给烧的,自己孤家寡人,也没亲人给烧钱了,可怜死了。

而想要兑换流通的冥币,得找一个有孝心的人,将纸钱烧给亲人,烧的时候讲清楚,亲人留一半,另一半打到我的支付宝上,这样就OK了。

我又开始好奇了:“为什么要找有孝心的人?”

他说“孝心越重,冥币的缩水率才越小啊!”

我眼抽。

“这玩意还有缩水率啊?”

阴间的东西果然不是活人能想象的到的。

“诶?你不懂,你们阳间的冥币,一张张面额都那么大,要是没有概率,阴间的银行那什么兑换啊,金银流通膨胀,可是会出乱子的。所以说,在阳间无论多少面额的冥币都没用,烧下来后,对多能得到在阳间买冥币所花价格的等值,而孝心轻的一般只能得到百分之三十以下,那些没孝心的,就算花一万块阳间的钱,到了阴间也可能连一百块都兑换不到。”

我越听越咋舌,果然不管到了哪里,规则这东西都是避免不了的。

可我除了我爸,半个亲人都没有,烧给谁去啊!随便找个坟头烧,人家能不能帮上忙不说,就是我自己也指不定有没有那份孝心。

思来想去的我头都大了,我爸为啥要是孤儿呢,我要是有个爷爷奶奶去世的话,那该多好……

别人都有已故亲人,偏偏我没有!

等下?别人?

灵关乍现,对啊,我没有,不代表别人有!

我可以去找别人试试,有孝心嘛。

我立刻问帅死鬼具体怎么操作:“怎么样才能把冥币冲到我自己的账户?快告诉我,我这就去弄钱去,好跟你买消息,你不说没人给你烧钱了么,肯定缺钱对不对?咱们互惠互利怎么样。”

帅死鬼发了个冷汗,还是解释了操作过程。

我兴奋了半宿没睡着,光想着就让人神情激动,兴奋莫名,倘若此法可行,那我何愁赚不到钱。

……

第二天,我难得起了个大早,满大街溜达,寻找打听附近据说最有孝心的人。

黄天不负有心人,我听说了一个姓王的中年男人。他老母半年前过时,享年八十,是附近这一片出了名的有福气的老太太,因为她有个极孝顺的儿子,就是这个叫王得柱的。

我又打听到了他家,赶上王得柱今个上班,他老婆在家。

“请问你找谁?”

“哦,不好意思,我想问下,这是王得柱先生的家么?您是……?”

“我是他爱人,你找他有事?”

我之前早就想好了怎么说,大致跟王得柱的老婆圆了个谎,拜托她帮这个忙。

王得柱老婆是个挺好说话的,虽然疑惑,到也同意帮忙,等王得柱下班回来,他老婆跟他解释,我就去纸扎店买了三百块钱的冥币。

不过这个王得柱么,都说他是个贤孝的人,我到是没看出来,很市侩的一个人,还收了我五十块的拜托费。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钱我得花,不就五十块么,以后有都是机会赚回来。交完钱便让王得柱去墓地,并嘱托他,烧的时候祷告,让他们转一半到我的账号上。

王得柱烧完回来后,我就迫不及待的跑回家查看。

可没想到让他烧了300块,我却只收到50块的转账。

我一看支付宝余额,才五十块冥币,立刻有种上当的感觉,该不会是被王得柱她老娘给私吞了吧?这种吃亏上当的事那能干。

我气哼哼的上群里面找鬼去了。

阴阳支付宝:赌鬼老公在地府

不小心把手机掉进了骨灰盒,怎么突然就可以和鬼一起赌了呢?看着手机里的那个地府博彩群,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过眼前的这个鬼大哥,你怎么能缠上我呢?我可不要和你一起赌啊!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