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第九原罪 > 正文

第九原罪完结版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7/27 2:14:33热度:

《第九原罪》是一本剧情极佳的乡村类型小说,小说主要讲述:我突然睁开眼,瞳孔深处的雪花就像白雪森林的冬季,冷静若冰盏花。...

第九原罪

成人礼是一项非常悠久的传统,传统到可以追溯至原大陆早期族落时期。一旦通过了成人仪式,便可以获得第三个天赋,从而获得“战职”称号,比如说那个杀手女人,她的战职就是“幻刃杀手”,天赋是幻术、元素和暗杀。

长夜度过,清晨的光芒洒到了我的脸上,我的脸色在凝望着手中把玩的冥界之石中变幻莫测。这一夜,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

我想了很多事情,试想着父亲纵横东西大陆以及寂静之海之后的去处,想到战职的选择,想到北海巨妖哭泣时带动冥界之石一闪一闪呼吸般的明亮,还有天上的群星坠落,琵琶港卖艺的女子温存时的娇喘--我捂住额头,都怪这万恶的海盗乐园,几乎教不到我几个好。

我最后又想到了那个杀手女人,突然间发现,我对她产生了谜一样的兴趣,能在海贼王的监视下逃脱,还有勇气潜过来准备搭救队友,就仿佛穆勒佩斯给我讲的父亲游侠故事一般。

就在我顶着黑眼圈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房间门突然被撞开,像是巨熊一样的老山姆闯了进来,在我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一把将我从床上提了起来:“收起你的冥界之石,修帝斯,今天是成人礼,可不能迟到……”

外面已经传了嘈杂的声音,远处的一些海盗甚至布置船具准备下海。

在老山姆的管理下,汇聚了骗子小偷杀人犯政治犯的咆哮岛却是连东西大陆都比不过的零犯罪区域。

围在外面的三个和我差不多大小的孩子就是此次参加成人礼的人,看到我被提着出来,顿时间哈哈大笑。

“别闹了,鲨鱼头,祭品准备好了么?”

“科里,去把昨天抓到的那些人绑到终点位置,作为最后一个成人任务,记住,绑紧一点,这群人可都是精英。”老山姆大大咧咧的说着,随手把我放下,龇着牙说道,“至于说昨天抓到的杀手小女人,就当是我送给我们可爱的修帝斯的成人礼物怎么样?”

“哈哈哈哈……”忙着准备祭品的海盗善意的发笑,对于他们来说,一个刚成年的孩子对异性的尴尬摸索会让他们想起曾经的纯真,虽然那份纯真已经伴随着杀戮被葬之大海。

十二个象征着十二天赋的木桩被插在空旷的位置,形成一个错异复杂阵型,随着海风的呼啸,一个海盗头子随手将手中的一团光芒抛了过去。

我和另外三个孩子站在老山姆后面,看着眼前的场景,虽然以前也是遇到,但是今天却不尽然了,成人的日子终究与以往有些不同。据说咆哮岛的成人礼与东西大陆的成人礼不同,适用于每一个种族。

“选择你们的第三天赋,这一项仪式完成之后会有你们的父辈赠与你们姓氏……”名为老杰克的海盗头子唠叨着,而我也被推搡着走进连在一起的十二木桩前,静下心来选择想要的天赋。

在此之前,我已经觉醒了幻术,元素两个天赋,是法师向的天赋选择,与我的父亲不同,这也是在穆勒佩斯的建议下选择的,他说海盗是不需要手无缚鸡之力的吟游诗人的。

冥界之石却在我的胸前呼吸般的亮了起来,上面的纹络美丽的让人心碎,记载着岁月的划痕,有父亲当年到过的任意地点。

突然一声狂野的呼啸声响起,我的左侧一个兽灵觉醒了战职,狂暴的力量还没有来得及收住,震的我衣衫飞动。恰恰在这个时候,一根木桩上的光芒突然落下,顺着我的额头钻了进去,刹那间,温润的感觉在心灵深处绽放,我觉醒了战职。

吟游,搭配原本的幻术、元素两大天赋,战职名为“通灵师”。

相传有接近神的通灵师,曾经得到北海巨妖的认可,在寒冷的海之深处,守护着过往商队的安全。

“恭喜,修帝斯,以后就不再是小孩子了!”穆勒佩斯带着老山姆走过来,郑重的站在我面前,“那么现在,请允许我代替你的父亲,授予你家族的姓氏--奎因特。”

“修帝斯·奎因特?”

得到穆勒佩斯的肯定回答之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两千年前的吟游之神,被誉为天才诗人、灵感流浪者以及伟大文明的最后一名受访者的卢修斯·奎因特,我竟然拥有他的姓氏,难道只是巧合?

“别想太多了,你已经是个大人了,有些答案,或许可以自己寻找。”穆勒佩斯说道,转身离开,对着老杰克吼道,“别发呆了一群蠢货,赶快布置结界,这次除了起点和终点是大陆之外,中间的位置就放在西方五十里外的海域,能安全通过那片海域到达终点的人,可以享受最后的祭品……”

老杰克正是一名结界法师,对空间的力量拥有超强的感知力,能让面前的空间扭曲。在他的吟唱下,很快,一道幽暗的结界之门出现在我们四个人面前。

“加油啊卡梅伦!你一定要第一个冲到终点!”

“风神啊,请祝福您的后裔……”

成人礼的周围围着众多的海盗,他们的作用就体现在这加油呐喊上面了。

左面的兽灵率先冲了进去,身体没入结界之门后消失不见。

“去吧,修帝斯,相信自己!”老山姆在一边给我鼓劲,逗得我嘿嘿一笑,走进结界之门。

事实上觉醒了战职之后,我就感觉到体内突然多出来的力量,甚至对外界元素的亲和力也变得强大起来。

一个突然的坠落,让我很快反应过来,双手一抓,就有大量的水元素聚集在身下,下坠的速度一缓,最终落在一艘独木舟上。这里已经是茫茫的海域了,咆哮岛就在五十里远的地方,我们要做的,就是通过这片海域到达咆哮岛的另一边。

途中必然有很多海中怪物,甚至我都已经看到远处翻滚暴露在水面的背鳍,再远处,“珍珠号”类型的海盗船缓缓地远去。

“走咯!”前面传来声响,另外的三个人已经开始熟练地驾驶木船,向着咆哮岛冲了过去。

我们之间是互相竞争的关系,在平日里见到,我也不怎么受待见,或者因为他们嫉妒我受到海贼王的偏爱。

我摇起船桨,开始推动船只向着前方驶去。

在穆勒佩斯的教导下,我的理论知识甚至比前面的三个人还要丰富,知道在靠近海岛的位置有许多暗礁,不能快速行驶。

海面被分开,顺着木船呈流线条向着两边流逝,诚然如同已然逝去的孩童岁月。

冥界之石给了我力量,我召唤风元素,推动木船前行。

哗哗……一头头的怪鱼张着血盆大口向着我冲过来,我知道危险来了,手中的船桨突然一抖,前端出现锋利的刀刃,划开一头头冲上来的怪鱼。

血腥味随着海流逸散,招来更多的怪鱼,让我陷入了被动。

“滚开!”我大声的呼啸,手中的动作不减,在战职提供给我的持久力量下,几乎每一次动作都能撕开一头怪鱼的腹部。

五十里海路,本来是一个很近的航程,却因为这些怪鱼,让我在艰难中缓缓行驶,被前面三个人甩到很远的后方。在暗礁逐渐多了的区域,我几乎举步维艰。

冥界之石急促的闪烁着,带动我的情绪,然后慢慢地变缓,让我安静。

“是你救了我。”我叹息说道,望着前赴后继的怪鱼,以及我身后蜿蜒了三十几里的血路。

或许,不能再像少年一样的任性。

当被怪鱼掀起的海浪窜出老远,撞击在暗礁尖上变得粉碎。

我突然睁开眼,瞳孔深处的雪花就像白雪森林的冬季,冷静若冰盏花。

伸开双手,吟唱着战职带来的咒语。

这些晦涩难懂的神之语言无形的向着远方传递,抚平了浪花,平静了厮杀的怪鱼。慢慢的……我竟然感觉到一丝丝多达万道莫名其妙的丝线从脑海中散放出去,勾连所有的怪鱼。

这就是通灵师的强大,构筑与“生物”之前的联系,将其收为战兽。

水声哗哗,数以百千计的怪鱼破浪而来,围绕在木船的周围,仿佛听到了指令一般,很快向前方游行,用身躯搭建了一条长长的“鱼道”。

我用脚踩了踩,然后快速窜了上去,向前方奔跑。跑过的鱼再次向前方游动组成新的“鱼道”。奔跑的速度超过木船在暗礁区域行驶的速度,当我以这样怪异的姿态超过前面三个人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们吃惊地表情,就像是见到鬼一样。

就这样,我以不容置疑的速度上了岸,还不忘感谢刚才被我深恶痛绝的怪鱼群们。

这一岸并没有海盗,这是作为奖励的地方,同样的这里也有十二根木桩,却不是天赋图腾,反而是作为捆绑昨天抓到的十二人的处理所在地。

根据海盗的传统,成人礼上不但要见证海怪的血,还要用人类的血祭祀海之圣魂。

我在这十二个人面前,站定。

“三个诺亚人,三个哈里兰人,三个精灵以及三个兽灵……”从他们的服饰就可以猜出他们的种族,在其中我也看到了昨天的那个幻刃杀手。

她娇小的身躯被粗绳勒进木桩,血红色的伤疤裸露在白皙的手臂上,脸色苍白,看到我,露出一脸鄙夷。

她的表情让我收摄了怜悯的心思,我走到她身前,得意的用手触了触她柔滑的脸蛋,说道:“昨天不是还要杀掉我吗,今天就沦为阶下囚了,如今你们的命运掌握在我的手中,做出这样一个脸色,就不怕死得更快?”

“呸!”

回答我的是一口唾沫。

我皱下眉头,却因为这突兀的愤怒而变得茫然,手略微向下滑了滑,触碰到一颗坚硬的物体。

然后我就将她的项链拽了出来,末端,是一颗会呼吸般的宝石--冥界之石。幽蓝似海之深处的颜色,光晕流转,里面隐隐约约有呼啸的水声。这让我愣在原地,根本无法想象,这个女人竟然也有一颗幽蓝冥界之石。虽然我曾经在俘虏过的一个商船中发现过很多的冥界之石,但里面标记了泛盖两块大陆所有区域的幽蓝冥界之石--这着实是我除了我这一颗之外所见到的唯一一颗。

惨烈的海风携带着草种吹在咆哮岛的暗礁上,又辗转吹过我的发梢,也没有将我从发呆中吹醒。

“或许,我知道你为什么发呆。”

良久,一个略微沙哑的磁性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这是一个身穿长袍的灰发男人,他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戴着一个单片眼镜,是为了能看到更远的目标。

“达芙妮的姓氏是‘里博拉’,两千年前探索神之庭院的暗杀之神梅里萨拉的后裔。你之所以发呆,是因为你也是十二神之一的后裔,你的姓氏是奎因特,应该是吟游之神后裔……”

我才恍然,这个男人是哈里兰人,战职应该是鹰眼狙击手,哪怕是很远之外的景物他也能看得见。我在得知自己的姓氏之后,已经用元素在冥界之石上刻下了自己的姓氏。

“你知道又能怎么样?”

“你难道不觉得巧合吗?今天恰好就是你的成人礼,你恰好知道自己的姓氏,又恰好遇到与自己的姓氏相关的人……”

这语气就像是循循善诱的教师。

“我知道你父亲的下落!”

就行从天而落的巨大滚石,在我的心海中激起了滔天巨浪,我的胸口急剧的欺负,身体不由自主地窜到中年人面前,抓住他的衣领:“你知道他的下落?”

中年人微笑地看着我,而我看到这像狐狸一般的笑容,便明白了他的陷阱。

这是一个“阳谋”,即便我知道他的打算,也要顺着他迁就他。

他身为一个将死之人,为什么要将如此重要的事情告诉将要杀死自己的人--这完全是一个筹码,让他们安然脱险的筹码。

“说出你的条件。”

“放了我们,保证我们的安全,再送我们一条船离开这里。”

“这不可能!”我烦躁的踱着脚步,甚至回头看到另外三个人还没有到达这里,应该是发生触礁意外了。

“放心,既然海贼王穆勒佩斯将我们作为祭品,说明我们的生死在你的掌握下。我们之中有结界法师,可以用最快的速度传送到船上,只要保证我们离开这里,我会把你父亲的下落告诉你……”

轻巧的通灵丝线在瞳孔里面肆虐,像是寂静之海百年不遇的暴风雪,剧烈地涌动之后,便剩下歇斯底里的疯狂--“成交!”

第九原罪

两千年前,破坏神带领着恶魔军团降临原大陆,鲜血与烈焰摧毁了昔日的种族与文明,冥界女神诺伊以生命为代价,将生灵转移至新大陆,从此以后,原大陆被封印;两千年后,原大陆的封印变得更加稀薄,各方势力开始蠢蠢欲动。出身无罪者领域·海盗国度·咆哮岛的小海盗,在命运的指引下,踏入征途。诸神,封印,背叛与杀戮,第九原罪的阴影,逐渐浮出水面……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