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没有硝烟的战争 > 正文

没有硝烟的战争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2章(3)夜袭

发布时间:2020/2/22 10:50:30热度:

《没有硝烟的战争》是剧情极佳的乡村类的小说,精彩阅读:周围的人都被吴以羏的浪漫情深感动,一直怂恿绘子答应,她扶起吴以羏,踮起双脚搂住吴以羏的脖子,在耳边轻轻说了句:“对不起。...

没有硝烟的战争

  吴以羏好奇陈辰究竟说了什么,大野清平竟然草草了结:“陈辰,究竟怎么回事?”陈辰直到现在都很后怕:“其实北野武的事,我是猜的,我是意外发现山口泓杉在查一些陈年旧事,我便翻阅了近些年的报纸,发现五年前北野武之死登报,利用职务之便我检查了借阅记录,山口果然将这期报纸借出,我并不敢确定,当时情况紧急,矛头直指苏清,只有将猜测说出,把一切转移到山口身上,大野似乎很在乎这件刺杀案,当场就色变。”

  吴以羏无法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事实,日本人竟然还在追查北野武之死:“我知道北野武死在谁的手上。”陈辰完全没有想到吴以羏知道事实真相:“谁?”孙寻的声音在陈辰的耳畔响起:“是我。当年是我和罗海棠杀的北野武,后来罗海棠叛变,被以羏处死在吴湖口,我也是以羏送离的上海。”

  吴以羏第一反应是孙寻的安全:“打报告去上级,调走孙大哥。”老余:“不行,上海地下组织在打击之后刚刚成立,老孙又是最熟悉上海的人,上级不会同意。”吴以羏不愿在看到任何一个同志牺牲:“从今天开始,孙大哥的工作就是支援,正面行动尽量不让他参加。”

  吴以羏经过这次已经彻底掌握特高课的内部构造:“据多日观察情报显示,特高课在下班时间会进行一次大规模换岗,时间约为10分钟,绘子办公室的西南方向是最后一班到岗,也就是说我们有十分钟的时间通过绳索爬到办公室偷取情报。”

  吴以羏借着道:”老余你帮我盯梢,陈辰留在76号帮我,老孙我会给你开一张特别通行证,你拿着通行证在虹口码头等老余,将情报送出。后日绘子要去大野清平办公室开会,到时整个特高课都会去参加,会议据说持续到晚上十点。”

  吴以羏拎着一瓶酒晃晃悠悠地来到绘子家重重敲门,绘子听到突然响起的敲门声,从抽屉中取出枪上膛:“谁?”门外传来吴以羏慵懒的声音:“开门,是我。”绘子松了口气开门:“苏处长,你有事吗?”

  吴以羏把手中的酒瓶提起在绘子面前摇了摇,没来及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整个人失去重心向前倒去,绘子想都没想便将手中的抢丢下稳稳扶住吴以羏:“你喝了多少酒?”吴以羏紧紧圈抱住绘子的肩膀,勉强直立在绘子面前,从口袋掏出两张电影票:“去看电影,你最喜欢的。”

  绘子从他手中接过电影票是《少奶奶的扇子》时间是明晚十点三十分,绘子心中闪过一丝怀疑,为何时间是晚上十点三十,会议在十点结束,是下达的官方命令。接下来吴以羏的动作渐渐打消她的怀疑。

  只见吴以羏将风衣里藏着的玫瑰和戒指拿出,单膝跪地,郑重其事:“嫁给我。”绘子用尽全力把吴以羏从地上拉起,扶着他做到客厅的沙发上,将戒指默默装进口袋:“你醉了,别说胡话。”

  吴以羏根本就没醉,为了让明天的行动顺利进行,保证自己在晚上十点之后有人证,才会故意装醉来找绘子,设计好一切的吴以羏更是准备充分。吴以羏的头靠在绘子的肩膀上:“对不起,让你这些年受苦了。”绘子静静陪着眼前这个男人,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和他的婚礼,但绝不是在这样的场景下。

  绘子不再奢望这场战争会给他们带去美满的结局,也从未想过会在上海与他重逢,更加没有想过自己会是他民族的罪人。吴以羏安静地躺在绘子的腿上,他很抱歉,也很自责这次必须利用她,将来或许还会有更多的利用。

  其实他们之间谁都没有错,错就错在生在了战争年代,彼此必须为自己的立场而战。吴以羏仰头喝掉一大瓶白酒:“戒指呢?戒指。”再次空手单膝跪在绘子面前:“嫁给我。”

  绘子终于不再强撑,周围不再有不相干的人事物,他不再清醒,不再受外界种种束缚,她第一次肆无忌惮的爱他,真心实意的愿意嫁给他:“我愿意。”吴以羏的笑容明媚灿烂紧紧抱住她在房间转圈,此时的吴以羏是真的醉了,不仅身体醉了,心也醉了。

  吴以羏揉着自己疼到欲裂的头,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衣服和裤子被人换下,一丝不详的预感在他脑中闪过,昨夜到绘子家时还未喝醉,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什么都记不起。

  绘子的声音从客厅传来:“苏清,醒了就来吃饭。”吴以羏努力回想昨夜喝醉之后的种种,只是越想头越发的痛:“把我衣服给我。”绘子从没奢求过他在清醒之后会向昨夜那般毫无顾忌,她从柜子中拿出一套西装递给他。

  西装的出现再次在吴以羏心上狠狠剜了一刀,是他的西装,是他当年在日本入狱被打成重伤之后消失不见的西装。绘子并没有打算强求他留下:“就这一套男装,将就一下吧。”吴以羏看见桌上的早饭,曾几何时这便是他向往的生活和绘子一起白头偕老:“我先走了。

  明晚接你去看电影。”绘子终于忍无可忍:“你站住,你究竟想怎样!”吴以羏面无表情却眼神坚定:“我已经错过你五年,我不想再错,你是课长也好,要我去杀谁都可以,我想通了,我要和你好好的。”

  绘子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一切,扑到吴以羏怀里:“好,你来接我,我等你。”吴以羏柔柔地凝视着她,伸手拍拍她的头便匆匆下楼赶往76号上班。

  夜色渐渐笼罩在上海的上空,晚饭时间的上海最是忙碌,形形色色的行人都在回家的途中,吴以羏和老余在夜色的掩护之下驱车来到特高课。吴以羏抬手看了看表:“就是现在,老余换上日本军装,在西南方向的哨岗等我。”

  吴以羏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绳索,顺利爬进了绘子的办公室。老余派人在等换岗的日本兵离岗之后,借机制造混乱,吸引换岗日本兵的注意力,整个特高课现在就是一座空城,只要计划得当就可以随意进出。

  吴以羏在绘子的办公室翻翻找找,每个抽屉都翻过,甚至没有放过一本书的夹层,眼看时间就要到,如果再找不到情报就必须离开特高课,之前的一切都前功尽弃。

  吴以羏不得不再次检查所有的抽屉,抽屉什么都有,就连绘子这些日子一直服用的药瓶都静静躺在其中,吴以羏气急将手拍在桌上,他似乎听到空心木板的声音,吴以羏用手轻轻敲着桌面,耳朵趴在桌子上仔细听着,一块毫无起眼有些许凸起的木板吸引着他的注意力。

  吴以羏用力将木板推开,起初他以为情报藏在其中,拿出相机正欲拍照,然而映入眼帘的是一块很破旧的手表,吴以羏认得这块手表,是当年在日本时他常戴的,后来他被捕入狱手表也就跟着失踪,原来在绘子这里,这么多年她都小心翼翼收藏着,表带上的松动也一如以往不曾修理。

  吴以羏的心受到极大的震动,欺骗利用绘子的愧疚之感再次涌上心头,时间不等人,吴以羏将手表放回原处,盖上木板,重新检查绘子所有的物件。吴以羏发现绘子抽屉中的药瓶有些不对,上次住院药是吴以羏帮忙拿的,药瓶的数量是对的,但药瓶中的药量明显不对,想起绘子上次拿起又放下的药瓶。

  吴以羏一瓶一瓶地检查着,一瓶塞着纸张的药瓶赫然出现,吴以羏将瓶中纸张拿出,上书《扫荡计划》计划的种种都是针对活跃在苏浙地区我党游击队的清剿计划,从村庄地形图到村庄的人员分布一一详细在录,然而行动就在今夜十点,时间紧迫,吴以羏在窗帘后拍照完毕,迅速离开。

  老余在楼下等得焦急万分,虽说换岗日本兵的注意被转移,但终究不是长久之策,眼看他们就要回到岗位,吴以羏的身影出现在西南角。老余连忙上前支援,两人坐上车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吴以羏清楚知道已经没有时间:“老余,别送我回家了。现在立刻赶往码头,将情报交到孙大哥手中,敌人会自今夜10点突袭我苏浙游击队,让他务必在十点之前将情报送到。结束之后,你带几个生面孔到百得电影院门口对我进行伏击,老余你必须击中我,佯装出杀我灭口的假象。”

  日本宪兵司令部在今日清晨就下令76号所有人员在今夜十点以前不得离开76号,吴以羏不得不事先录好自己在办公室边看书边唱戏的录音,陈辰趁众人不备溜进他的办公室打开录音,秘书为了确认吴以羏是否还在办公室中,正欲敲门,陈辰突然出现假装晕倒在他的身后,陈辰早就知道方军对她情愫暗生,利用这一点陈辰一直假装晕倒。

  为吴以羏回到76号争取到了时间上的可能。宪兵司令部的突然下令导致吴以羏匆忙录制录音,吴以羏无奈不得不从他办公室后面的高墙溜走,吴以羏回到76号时发现76号突然无故戒严,吴以羏现在根本无法顺利回到76号,正在愁眉不展之际,76号正门传来一阵枪响,吴以羏顾不得细想怎么回事,趁着哨兵去前门支援的空档顺利回到76号。

  他刚将阳台的花摆好,袖子上还有刚才爬上来时留下的灰尘,秘书就敲门,吴以羏匆忙关掉录音:“什么事?”陈辰佯装晕倒已经有一段时间,方军即怀疑吴以羏是否还在76号,又担心陈辰的身体,他决定借着陈辰晕倒的借口打探吴以羏的下落,陈辰知道自己如果在此时醒来便会加重方军的怀疑。

  方军听到吴以羏的声音从门内传出:“苏处长,门口有枪响。”吴以羏换上大衣打开门:“我听到了,跟我去看看。”方军向吴以羏办公室室内看去,看见一本书摊开在桌上,便打消了怀疑:“陈组长晕倒有一阵了,我们出不去,您学过医,去看看吧。”陈辰晕倒?吴以羏细想之下明白陈辰的用意:“知道了,我去看看。”

  枪声没有持续多久便消失,显然不是冲着76号来的,但究竟是谁在此时制造混乱?是有意帮助还是其他势力对76号虎视眈眈?吴以羏轻轻掐了下陈辰的人中,又用水泼在她的脸上,陈辰感觉到吴以羏的气息,佯装咳嗽地醒来,苏军第一时间赶上前去扶着陈辰,吴还没有精力去注意他们之间的暧昧:“我去大门看看,究竟发生什么事。”

  方军有些怀疑吴以羏的反应力,枪声想起有一段时间,他的行动却如此缓慢,方军虽然怀疑但他来不及细想,看着陈辰苍白的面庞,他渐渐将这一怀疑忘到九霄云外。吴以羏发现大门没有一丝一毫的损伤,甚至没有人员伤亡,究竟怎么回事,吴以羏内心疑窦丛生。

  吴以羏继续着自己的计划,晚上十点过特高课来电解除76号禁制,允许76号的人员离开回到家中,吴以羏按照原定计划,开车前往宪兵司令部接绘子一同去看电影,山口泓杉单手转着自己的军帽远远看见吴以羏:“湘野课长,你的情郎,还真是缠绵呀。”

  绘子懒得搭理山口泓杉的挑衅,一路小跑扑倒吴以羏的怀中。从电影院到虹口码头单趟只需要30分钟,老余带着人马早早就在电影院附近集合。吴以羏帮绘子打开车门,老余看准时机一枪打在吴以羏后背,枪声、喊叫声顿时在整个电影院门口四散开来,老余按照原定计划制造枪击混乱。

  吴以羏被击倒在地,绘子拖着吴以羏的往隐蔽处,吴以羏打开绘子的手:“你走,你先走,他们的目标是我。”绘子像疯了一般朝火力点疯狂开枪:“要走一起走!”吴以羏慢慢坐起,老余的枪法精绝,绝不会要吴以羏的命,一枪打入吴以羏胸腔,绘子完全不顾自身的安危,冲上前去将吴以羏紧紧抱在怀中:“我告诉你,没有我的同意,你不准闭上眼睛。”

  老余按照计划趁乱收队,绘子冲进电影院向陆军医院和76号打支援电话。76号的人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全部到齐,绘子下令封锁整条街,将所有青壮年男人全部抓紧76号,进行地毯式搜索,不准放过一条蛛丝马迹,抵抗者杀无赦。吴以羏躺在冰冷的担架上,眼神迷离涣散,如果这一次任务失败,死在自己人手里也是死而无憾。

  绘子紧紧握住他的手:“苏清,你看着我,我不允许你离开我,你说过我们错过那么多,难道你想此生诀别吗?你不准睡。”吴以羏伸出满是鲜血的手轻轻抚摸着绘子的脸颊,声音羸弱,奄奄一息:“绘子,对不起。”吴以羏耗尽全部气力挤出一个似曾相识的微笑,意识终于迷失在汽车的轰鸣声中,只能隐约听见绘子撕心裂肺的哭喊,这一刻他真的想就这么睡去。

  吴以羏再次醒来已经是三日之后,绘子这三天不吃不喝的守在他的身边,绘子推开门看见吴以羏睁开的双眼,疾步跑到吴以羏床前:“你醒了?没事了,**已经取出来,你睡了三天三夜,下来走走。”

  吴以羏扶着绘子的胳膊在花园里散步,他的伤已经大好,明日就可以出院,在医院一躺就是多日,浑身没有力气。吴以羏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戒指,他在花园摘了一朵花编成戒指,当着医院众人的面再次单膝跪地:“嫁给我。”

  周围的人都被吴以羏的浪漫情深感动,一直怂恿绘子答应,她扶起吴以羏,踮起双脚搂住吴以羏的脖子,在耳边轻轻说了句:“对不起。”

  绘子将百得电影院周围全部青壮年男人统统抓到76号,挨个严刑逼供却没有查出当日刺杀吴以羏之人究竟是谁,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到。吴以羏出院绘子没有去接他,陈辰倒是奉命前来接吴以羏回76号,并向他下达最新命令。

  76号的监狱,潮湿阴冷,绘子坐在审讯室中,每一枪都打在受刑之人的身上,每一枪都避开致命处:“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说,究竟是谁要杀苏处长。”

  绘子的声音令人寒意彻骨,受刑之人大都是普通百姓,住在电影院附近的无辜之人,绘子的查明真相就是大肆屠杀,不惜牺牲平民的性命,绘子已经变得让他不敢直视,从前对众生怜悯的绘子,现在拿着武器将生命肆意践踏在脚底。

  吴以羏感觉周身寒意彻骨,受伤的部位隐隐作痛:“湘野课长。”绘子头也不回一枪打死刑架上的无辜,转过头去冲着吴以羏温暖地笑着,手紧紧捏住吴以羏的胳膊:“你出院了,伤好了吗?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吴以羏将绘子的手拿开:“你在干什么?”绘子不在乎吴以羏的冷漠:“没干什么,审问犯人。”绘子再次当着吴以羏的面开枪打死另一个所谓的犯人:“我警告你们,不告诉我是谁,我就每天杀一个,你们谁都别想活着走出76号!”吴以羏不愿相信眼前的人是绘子,暴戾、嗜血、杀人不眨眼。

 

没有硝烟的战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没有硝烟的战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没有硝烟的战争

你愿意做我的义子,跟我走吗?”吴以羏一言不发跪在了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决绝地说:“我愿意,义父。”苏绍群知道吴以羏是这样孤傲的人,此举无非是想离开这个伤心地,真心与否,就无人知晓了:“好好好,从今日起你就是我义子。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