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第一弃妃 > 正文

完结文《第一弃妃》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3:21:16热度:

《第一弃妃》是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欧阳雪‘啪’的收了玉扇,也不去追,唇间的冷意眨眼消融,回头,正迎上了雪晴惊愕呆愣的目光。由不得,那心里便受用得紧。...

第一弃妃

电闪火石之间,那受袭的男人,已是灵动的退开,懒散的唇角,染着耀眼的光芒。不是为眼前的假大夫,而是为那身后紧急出声的关心。

“小小伎俩,也敢在本公子面前嚣张!找死!”

冷极的声音,与他脸上的轻松,形成强烈的对比。得了美人担忧的他,更加的注重形像。

即便是突袭,那一身白衣也很是轻松的飘出,又以极快的速度,手间玉扇‘刷’的打开,眸光一冷,尖锐的扇端带出一股强烈的杀气,袭上那名假扮的大夫。

“欧阳雪!”

那大夫惊叫一声,眼见得杀气袭来,迫不得已倒飞出门,‘砰’的一声撞碎了房间门板,瞬间逃逸。

欧阳雪‘啪’的收了玉扇,也不去追,唇间的冷意眨眼消融,回头,正迎上了雪晴惊愕呆愣的目光。由不得,那心里便受用得紧。

呵呵一笑走过来,未收的玉扇挑了她洁白的下巴,揶揄有声:“晴晴,是不是感觉我很有男人魅力?很是崇拜我?”

眸中笑意深深,唇间暖昧有声,他强势的一面落在她的眼底,竟觉异常的心安。

有他在侧,就算是宫里真的有人杀了来,也能挡挡吧?

可是,她这算是什么?利用他?而此想法一旦冒出头,便深深的不齿。

雪晴啊雪晴,你怎么可以将你的危险,带给他人呢?

暗暗的自责一番,终是绝了那心里的念想,一回神,却发现,自己的下巴上多了一柄又凉又滑的玉扇。他轻佻的模样,微眯的凤眸,无一不让她感觉很是窘迫。

“你做什么!”她一慌,胡乱的说,身子一偏,急忙闪开,他却如影相形,似极那粘人的糖,“晴晴,你还没说嘛,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有男人魅力?很崇拜我?咦?别瞪我嘛,刚刚我可是听到你叫我小心的!”他将近是耍赖的模样,换来她一记白眼,却是抿唇一笑,决定皮皮赖脸的粘到底。

她刚刚的失神,他看在眼底,她刚刚的纠结,他也看在眼底。

他很好奇,在她心里,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也更好奇,那个假大夫明显的是冲她来的,却意料的看到他出手,因此才慌忙的逃走。看来,那人必定是江湖之人,倒是这小女人,好像越来越麻烦了!

唉!

微微的叹口气,雪晴慌乱的神情彻底的平息,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的孤寂与落寞。

穿越千年而来,于这个世界来说,她是个另类。虽然取代了她人活着,但活得心惊胆战。一路追杀不止,又身陷那不知名的宫闱之争,她自己都过得昏昏噩噩,又有什么权利去连累别人?

望着他一脸的温柔笑意,真挚而坚定的狭长凤眸,她的心,像是那一湖风雨之水,蓦的,便平静了下来。

慢慢的挑唇,她浅浅的笑:“欧阳,我可是个大麻烦呢!你真的愿意?”

“愿意!”他长出一口气,直到这时,居然发现自己在紧张她的决定?暗自的摇头,他啼笑皆非。

这个女人,不止是个麻烦,还是个红颜祸水!

不过,他喜欢!越是有挑战性的美女,他越喜欢!

随手收起那玉扇,喜笑连连的坐床边,抓起那床被子,拥紧了她:“乖晴晴!小心身子喔!这么单薄的衣服,病了可不好!”说起这个,便想到那个买衣服的店小二,怎么还不回转?

雪晴心中一暖,又忍不住的翻他一眼,旧帐翻出:“这还不是你惹的事!现在倒反来怪我!对了,刚刚的事没我提醒,你也可应付!你是怎么看出他有问题的?”

好奇,非常的好奇。她是因为听到声音才想了起来,他又是怎么看破的?

“这个啊,简单!”

见她不解,他心中小小的窃喜一把,笑着为她解释:“大夫的手,跟常期拿剑的手,是不一样的!你见过那个大夫的手,满布厚茧的?从那大夫一进门的时候,我就察觉了些,他身上的杀气虽然隐得很高明,但照样还有。只是他到底是什么来路,你知道吗?”

“知道!”她点头,眸底有着隐隐的担忧,“是半路上追杀梁温的那伙人。虽然那时他蒙了面,但我听得出他的声音。”

“那,他说的是什么话?”他紧紧的拥了她,低低的追问。而一想到,眼前这个女人差一点就被腰斩的话,那心,就止不住的颤着。该死!谁要敢伤她,绝对要付出十倍的代价!

她没有去管他突然靠近的拥抱,颦眉想了想,道:“他说,‘想走?杀了她!’,然后,我用银钗刺了马,就一路奔到这里来了!不过,在我离开的时候,梁温就已经受了伤,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杀手都追到她这里来了,难道梁温已经..........

“他没事的!他要死了,杀手就不会追着来这里了,看样子,他们是循着马车的辙迹寻来的,所以,你不用担心的。”

欧阳雪突然插了一句,空气中便泛了浓浓的醋意,他不喜欢她担心别的男人!

可是,又不得不为她解释,好让这个女人少想一些有的没有的。梁温出事不出事,关她什么事?自己的小命都给连累了,还管别人!

心里醋意一起,那手下的力道便重了几分,雪晴忍不住的皱眉:“你轻点!痛喔!”这小子,发的什么疯?这么大力做什么?

不过既然他说梁温没事,那心里总是松了一口气,又想到梁温的嘱咐,少不得便朝他伸了手:“拿来!”

“什么?”他力道松了些,还是抱着她不撒手。

“银钗和玉佩!”

他一愣,脸色有些难看:“不给!我帮你收着!”那两样东西,统统都是麻烦!最重要的是,居然还想着梁温的玉佩!

她不解他的气打何处来,仍是固执的道:“拿来啊!你堂堂一男人,要那样东西做什么!”

他脸一黑,却是更气:“你身为女人,怎么可以随便收男人的东西?你知道那玉佩是什么意思吗?”这麻烦的女人,是真傻,还是假傻?

她一呆,下意识就问:“什么意思?”

他冷哼一声,手臂再次收紧了些:“订亲之物!”语气虽冷,却是放缓了一些,看她的模样,好似真的不知,也罢,他原谅她一次好了。

汗!

雪晴黑线,这样的事都能发出在她的身上?

传说中古人以玉定亲,大是流行,没想到还真让她给碰上了,可是,就在那样的情况下,梁温把玉给她,其实根本便不是这意思吧?一边想着,一边也就把当进的情况说了出来。

而经过刚刚的事,她对于欧阳雪的警惕也去了大半,虽是如此,但有关她自己的来历与身份,却始终没有说出。

“呵!你还真是........瞎猫碰着死耗子了!这里就是万花镇啊,而且,这里也是梁温说的,平安客栈!”听完了她的话,他不由自主的笑了。

这是巧合,还是天意注定?若不是那帮杀手,或许,他根本也便不认识她吧?

她被他的笑,弄得莫名其妙,直到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这才由最初的不解,转为欣喜的笑。

“那么,我们现在就去找那老板!”她极快的回了身,摇着他的臂,言语之间,竟有着浓浓的依赖。他感觉到了,很是开心,但又瞬间阴下了脸。

“晴晴!为什么你对他这么上心?”

雪晴:“...........”

这边两人刚刚谈妥要去找人,外面又是一阵杂乱的吵嚷,紧接着,小石子风一般的卷进,也不管自己主子杀人般的眼神,高声便叫嚷:“公子公子,不好了,这里死人了,我们快走吧!”

雪晴心一惊,没来由的往下沉,急忙便问:“死了什么人?”

小石子看她一眼,又看向她腰间主子的那双手,立时便心知肚子的转了风向:“回晴姑娘,是这里的老板死了。”

第一弃妃

"一杯毒酒,被打入冷宫,一场大火,结束她本不该寻求的繁华。结拜的姐妹,对她痛下杀手,那一场颠鸾倒凤的激情,又何尝不是一种束缚?姐妹如何?皇帝又如何?如果无情,如果不爱,照样反出宫墙,断情绝爱,另嫁他人!"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