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无耻公主来袭,误惹腹黑卫王
无耻公主来袭,误惹腹黑卫王

无耻公主来袭,误惹腹黑卫王

  • 热度:
  • 时间:2019/7/16 15:37:56
  • 作者:本宫无耻
  • 来源:有书阁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云国公主,嫡出行九,名为云玖,封号长乐。瑰丽华容,金娇玉贵,敏慧过人,贵不可言。传闻,她一句,胜似云皇圣旨。公主容貌倾城,身份尊贵,独得皇宠,然而,性子……云玖:本宫性子怎么了?表姐云落:都说你无耻。云玖(疑惑地看向婢女):当真?婢女们:……云玖:本宫就算是无耻又何妨,父皇宠的!……云国广武二十年,长乐公主出嫁,万里红妆,嫁作卫皇为后。云国举国上下表面不舍,内心……皆大欢喜。只不过……自长乐公主入了卫国,这卫国后宫又是一番鸡飞狗跳,哀声遍野。某宠妃:云玖,你未免太过分!云玖:哦?敢直呼本宫姓名,刘妃看来是想去冷宫走走了。刘妃:我是陛下的宠妃,谁敢!云玖看向某陛下:陛下,你来。某陛下:……然后刘姓宠妃进了冷宫。自此,卫后威名广为流传。某后(冷漠脸):卫长临,这不怪本宫。某帝(温柔笑):恩,朕宠的。众人:……且看穿越的公主为复仇和腹黑的皇帝如何双剑合璧,斗智斗勇。谱写一场天作之合,殊途同归的爱情。

精彩章节预览

三月里,春光正好,长乐宫里着粉色宫装的小宫女面上却带着焦急之色,提着宫裙朝着寝殿小跑着。

“不好了不好了!”小宫女两颊带着潮红,一双盈盈美目带着泪花。当真是我见犹怜。

然而,守在寝殿门口的嫩黄色宫裙的俏丽宫女却双眉微拢,抬手冷声制止小宫女上前,“大胆,不知道公主在安寝吗!”

此时正巧手里端着暗红色纹锦食盒的翠色宫裙的宫女行至黄裙宫女也就是听风跟前,面上却不似她这般严肃,但也压低了声音,看向一脸慌张之色的小宫女,道,“何事慌张?”

听风规规矩矩地朝翠裙宫女行了一礼,“翡翠姐姐。”后者微颔首,显然这唤作翡翠的宫女身份不同。

小宫女这会儿也冷静下来,开始后悔方才的慌张,好在没有吵醒主子。

老老实实地答,“禀翡翠姐姐,是雪球,奴婢方才和坠儿抱着雪球去御花园,哪知……一不留神,雪球就跑了,还恰好冲撞了……荣贵人。”

小宫女声音带着凄惶,还夹着哽咽之色,“荣贵人,荣贵人大发雷霆,将坠儿和雪球扣下……还说,还说……”

翡翠和听风脸色皆是一变,前者还好,只是面上带了一丝不虞,“说什么?”

“呜呜呜……荣贵人说一只小畜生也敢伤龙子龙孙,说要杖毙坠儿……还要将雪球……将它炖了!”小宫女说完已经跪倒在地,此时再看,才瞧见她发髻微乱,衣衫有些脏,看来是机灵地跑回来报信了。

“岂有此理!”听风顿时面带怒气,看向翡翠,“翡翠姐姐,这荣贵人……”

“活腻了。”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突闻一道慵懒微哑的女声自身后响起,这声音不高不低,带着一丝丝凉意。

“公主!”翡翠和听风面上一惊,然后从容地回身行礼。

但见被唤作公主的女子,约莫十五年纪。身上穿着芙蓉色烟罗织锦宫裙,白底蓝花宫鞋,再往上……只见雪肤华容倾城色,一张灿若玫瑰、瑰丽难言的脸蛋,五官无不精致,黛眉琼鼻,墨眸樱唇。一头黛青色长发挽成一个追云拖月髻,碧玉簪、珍珠钗。

华贵却不艳俗,瑰丽却雍容。

这人便是当今圣上唯一嫡出的公主。

云玖,九公主长乐。

云玖懒懒地扬起手,削葱根的指尖轻轻拢了拢头发,一双熠熠生辉的墨瞳里毫无波澜,看着跪了一地的宫女,漫不经心地道,“都起来吧。”

“喏。”

身后还跟着两名分别着天青色和蓝色宫裙的宫女,其中一名年岁稍长、个子高些的稳重女子道,“下回切莫搅了公主的好眠。”言辞带着不悦。

三人皆是晒晒。

云玖却是低低一笑,原本就芙蓉难比的容颜更添了几分暖色,眼中却并不见笑意,她微微垂了垂如蝶翼的长睫,欣赏自己抹了凤仙花汁的指甲,声音似笑非笑,“搅了本宫好眠的可不是这几个丫头。荣贵人?呵,带路吧,本宫可要好好看看她肚子里的龙子龙孙安否。”

说着,水云袖一甩,下巴微扬,慵懒的美目微眯。

身后天青色裙装宫女闻言脸上带了一丝窃喜,“雪球这家伙,倒是会给公主找事。”但神色却完全不像是训斥和担忧的样子。

翡翠淡淡瞥了她一眼,将手上的食盒递给听风,而后跟在云玖身后。

小宫女带路,带着三名大宫女的九公主便不紧不慢地乘着步撵朝御花园行去。

行至御花园的望春亭,步撵小心翼翼地停下,翡翠伸手扶着云玖,小太监走在前头,尖细的声音高高地呼——

“长乐公主到!”

望春亭里乌压压一群人立即诚惶诚恐地跪了一地,“奴婢拜见长乐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而坐在亭子里原本还昂着下巴的宫装美人儿,在看到那一步一步似踩在莲花座上般高贵骄傲的少女走来后,面上微闪过一丝不自然。

但很快,手抚上自己的小腹,娇媚的脸上又扬起一抹洋洋得意的笑容。

九公主又如何,自己肚子里这个,没准儿就是皇子呢!

云玖自是没有落过女子即荣贵人脸上的笑容,不怒反笑,瑰丽的面上似笑非笑,收回扶着婢女的手,拢了拢袖子,直接忽略掉跪在鹅卵石上奄奄一息的宫女坠儿和看到她就嗷嗷嗷小声叫唤的一团。走到亭中,似是走了这段路就累了般,扬了扬手,身后立即有宫女将毯子置在石凳上,她方款款落座。

这一番,便是叫对面的荣贵人面色难堪,地上跪着的都是她的人,然,没有九公主的命令,谁也不敢起身,连抬头都不曾。

可见,少女公主的威严。

“长乐,你来得正好,你宫里的奴才和畜生冲撞了本宫肚里的孩儿,本宫正要找你呢!”

荣贵人今年方十九,娇媚清丽的美人儿,偏要着那红色,而这宫中,谁不知,九公主最爱红衣、芙蓉色、绯色。而也只有九公主可以穿正红。

这荣贵人却着了深红色,接近正红的宫裙!

还敢唤公主“长乐”,如此言态!

云玖身后的宫人神色各异。

而云玖只是微微一笑,上下打量了下这位新晋的宠妃,而后才看向那边凄凄跪着的坠儿和被小太监抓着的宠物,再度看向荣贵人,如溪水般涓涓泠泠的声音里带着不容置喙,“长袖,善舞。”

被唤的是她的两名大宫女,天青色和蓝色宫女立即高声应道,“奴婢在。”

云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的荣贵人,唇角微扬,轻飘飘道,“将雪球抱过来,坠儿——送回去治伤。”

长袖善舞立即得令下去。

“长乐你!”荣贵人不想云玖如此不给面子,虽说传闻这位公主行事如何随心所欲霸道任为,但她其实只在年夜宫宴上见过这位小小年纪便倾国倾城、威名远扬的九公主,并没有正式打过照面。

是以,她才敢造次。

在她看来,皇上再宠云玖,也不过是因为她是唯一嫡出的,而皇子,即便庶出,在男尊女卑的国家,那也是比这位公主要尊贵。只不过是一只畜生,她愿意处置就处置,她相信皇上也不会怪罪。

恃宠而骄大概说的就是荣贵人,仗着姿色和皇上的宠幸,便对云玖嗤之以鼻,眼下便是想要和这位金娇玉贵的主较量下,所以——

“本宫肚子里的可是你的弟弟!”

亭子里气氛蓦地一滞,云玖轻轻抬了抬眉梢,“哦?荣贵人倒是厉害,这腹中是男是女都知道了。”

说完不等荣贵人再言,原本懒洋洋的美目突然一凝,睁开,里头的凉意叫气焰嚣张的荣贵人都一惊。只听她好听的嗓音在三月里却像寒霜般蔓延——

“来啊,敢伤本宫的爱宠,将那两人拖下去,杖毙。”说完便起身。

“至于你们,没有好好劝拦荣贵人,都跪着吧。”微回首,芙蓉裙衫迤逦,云淡风轻地扬了扬水袖。

“你!长乐你敢!”荣贵人自进宫半年来,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呼云唤雨,就连贵妃都要给她三分礼让,皇上更是任由她的性子来。

甚至纵容她胡作非为,何曾受过一丝委屈气?

这样想着,便说出来了。

而云玖,像是听到一个笑话般,嗤了声,回头黛眉一扬,下巴稍抬,眼里是淡淡的鄙夷,“看来荣贵人进宫时日尚短,不知这宫里的规矩。”

小太监已经被云玖带来的宫人拖下去了,高喊饶命却除了荣贵人无人敢吱声,雪球不待长袖去抱,便兴冲冲地飞奔至云玖脚边,爪子还没挨着她的罗裙,便被无情地踢开。

云玖低眉淡淡地看了眼滚作一团装可怜地呜咽的小东西,话里有话地说道,“下回再这么无用,本宫先炖了你。”

而后似有所觉,凉凉地看向荣贵人身后一名宫女,那宫女原是偷瞄,不想被逮个正着,吓得面容失色。

好在云玖只是对她吩咐了句,“你,回去好好和你们主子说说这宫里的规矩。”

“长乐!”荣贵人气得面容狰狞,只能攥着手,咬牙切齿地喊着云玖的封号。

云玖却是不喜地凝了下眉,“还有,本宫不喜你这身裙子,日后再莫叫本宫瞧见。回宫。”而后有些倦怠似的,抬手,长袖立即伸手去扶。

“公主起驾!”

一群人就这么高调地来又高调地离去。

荣贵人身形不稳,险些就跌倒,身后那名宫女立即去搀扶才站稳。但只是一扶便立即回去跪着。

荣贵人见状气得生生扳断了指甲,看着身后唯唯诺诺的一群宫人,美目簇火,咬着牙沉声道——

“好一个云玖,好一个长乐公主,好大的威风!”

嘭——“你们给本宫起来!起来!本宫要去禀告皇上!”见宫人始终记着云玖的命令不敢起身,荣贵人气得险些晕过去,最后只得负气离开,去寻皇上。

身后敛声屏气的宫人顿时摇头,有进宫已久的姑姑叹息,这荣贵人,怕是自寻死路。

九公主长乐,从来都不是善茬。

这宫里,得罪九公主,便是寻死。

热门的腹黑女主小说现代文,互坑互撩,这不是爱,而是取悦,女主要开始腹黑表演了!
  • 娇妻难觅:腹黑总裁霸宠错

    “苏瑾芮,你就这么抗拒我,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也是,你从我身上早就得到了想要的一切,对你而言还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当然去找另个人能满足你更多欲望的男人!” 这番话无疑不比刺骨的寒风还要冷彻心扉的,比千刀万剐还要痛心疾首,可是苏瑾芮却被堵得哑口无言。 不错,这就是她最初的目的,这就是她夺回一切的手段! 想辩驳?想争辩?想告诉他,这早已安排好的一切就因为他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她坚定的复仇之心也因为他早已磨灭了,想告诉他,不要在自己彻底离不开他的情况下,就这样放开她的手

  • Hold住爱,毒舌律师的腹黑妻

    自拍有多贵?朱筱筱告诉你,“破产加负债!”朱筱筱含泪发誓,以后再玩自拍她就自剁双手!只是你以为破产加负债就完事了?“感情的债你打算怎么还?”大律师优雅的抬手温柔的将她额前一缕碎发抿至耳后。“……”朱筱筱无语凝噎,“以身相许可以吗?”

  • 暗恋成婚:惹上腹黑老公

    林圣哲霸道又腹黑,相识十七年,也宠了她十七年。 怯懦如她终于鼓足勇气站在他面前时……却听到他对医生说:“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多年后,他再次出现,那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正太歪着头问:“你不是在妈妈枕头下的照片里吗?怎么跑出来啦?” 【虐恋版】 夏若珺双手环胸站在车窗外,无可奈何地笑:“林圣哲,你这么高的个子,心眼怎么这么小?” 林圣哲慵懒地靠在椅背上,点点头:“我的人,别人看一眼都觉得是抢。我就是这样。” 明明情深如许,却为何冷血入骨。 夏若珺笑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