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鸾凤劫:庶女成凰
鸾凤劫:庶女成凰

鸾凤劫:庶女成凰

  • 热度:
  • 时间:2019/7/16 20:17:32
  •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一个倾国之色,一个桀骜不驯。 一个是高贵雍容的四皇子妃,一个是被逐出京的叛逆庶女。 一场举世隆重的婚礼,她眼睁睁看着对她许下承诺护她一世的男子错娶了孪生亲姐…… 六年韶华,她乘着风雨归来。 欠她的终究要还,伤她的终究要悔,算她的、谋她的终究要一无所有。 爱情与权力,本就是两个极端。她挣扎在漩涡之中,一步一步踩着白骨往上走。

精彩章节预览

“我跟顾言要成亲了,时锦,你会祝福我们的吧?”窗外雷声若大若小、若有若无,衬得那柔婉的声音也似近似远、斑驳飘忽:“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你没有了顾言还有你师父,可我没有了顾言,就什么都没有了……”

转瞬之间,那柔婉的声音突然变得邪厉起来,尖尖笑着:“时锦,到最后还是我得到了他,不管你付出多大的努力,拥有多么天真的妄想,你都不可能得到他……他这一辈子,就注定是爱着我的……”

一声雷夹杂着一道闪电突然像是劈中了凤时锦的天灵盖,她惊呼一声从床上坐起。窗外正漆黑一片,雷声过后便是豆大的雨点儿噼里啪啦地摔打在房门上,凉风吹得树影晃动如鬼影。

她始知自己惊梦一场。

凤时锦弓着背坐着,手扶着额角,额上略有些汗意,声音干哑呢喃:“苏顾言……”

大晋的上京汴凉四月,柳树抽出了新的枝芽,槐花满城飘香。前一天还风和日丽,怎想忽然一夜雨来,让汴凉的天气也跟着湿冷了些,满街青石路面都是湿润的,低洼的地方积着亮晶晶的水渍,稍不注意便溅上行人的衣鞋。地面上落满了细小圆绿的槐叶子,和残破的白色槐花,马蹄声声踏过,徒留满地践踏的痕迹。

即使是这样的天气,也阻止不了汴凉最大的喜事来临。唢呐声由远及近,聒噪而又喜庆,长长的仪仗队伍穿街而过,可谓摆足了阵仗。汴凉城里谁人不知,今天是四皇子迎娶荣国侯二小姐的日子。

鞭炮噼噼啪啪地爆响,红色的鞭炮纸像下一场红花雨,沾地即湿。仪仗队才从荣国侯府迎了新娘子出来,外面就又下起了绵绵细雨,但这也未能阻止街上围观百姓们的驻足兴叹。

四皇子今日一娶妻,不知又有多少大晋的春闺少女失魂落魄。

马蹄踩起泥水,一袭大红的衣角自马背上滑落。苏顾言便是坐在那马背上,大红袍子衬得他如临风谪仙,眉眼淡漠如这深春的雨,却多少滋生出几许春色。他双手握着马缰,广袖长襟而垂,迎风而轻轻鼓动,衣角上的金色云纹刺绣栩栩如生。

很久以前,上京便流传着一段广为人知的佳话。四皇子与凤家二小姐情投意合、郎才女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如今他总算是得偿所愿,娶了娇妻美眷,如何能不令人艳羡。他虽是骑马走在前面,却心细如尘,时时照顾着身后的喜轿,生怕喜轿跟不上亦或是路上颠簸了。那回眸的几眼,琥珀色的眼瞳里漩涡如一圈圈年轮,蕴含着绵绵情意,仿佛要把喜轿中的新娘子给吸进眼睛里去。

到了皇子府,苏顾言亲自去喜轿外把凤二小姐接出来,修长匀称的手牵着凤二小姐的,稍稍低了低头似在温柔地提醒着她小心台阶,言语之间含情脉脉、风流暗转。

门口又是一阵子鞭炮声和唢呐声,宾客如云、欢呼雀跃。

随着一声唱和“吉时到——”,苏顾言与凤二小姐执手双双步入大堂内,准备在满堂宾客的见证下叩拜天地。

然而,这一对新人只来得及一叩首,突然外面就闹哄哄了起来,不知道发生何事。随着一声马儿仰天长鸣,府门守卫冲了进来,大声叫道:“快!擒住她!”

前一刻还在前堂守着新人看热闹的宾客抬头便看见一匹奔驰的骏马竟从府门横冲直撞而来,如癫狂了一般,马蹄将满地时雨落花踩成一汪春泥,直直朝大堂狂奔。顿时人声惊惶,哪里还有半分热闹可言,纷纷争先恐后地往边上躲去,唯恐慢了一步就成为了马蹄下的亡魂。

至于那马背上载着的桀骜不驯的少女,带着斗篷穿着一身蓑衣,无人见得其真面目。

马蹄踩踏了门槛,就在两丈开外,那张狂而奔腾的马影连带着少女的身影映入他眼中,跳跃而鲜活。他竟也不慌乱,抬手扶住新娘子的腰腹,把她稳稳地往边上一推,新娘子一声惊呼,于哗然之中堪堪与马身错开,那头顶的红盖头被掠起的一道风给吹翻了来,款款飘落在地,露出了倾城之色。

她便是凤家二小姐,凤时宁。

凤时宁受惊之下脸色发白,担忧地又不管不顾朝苏顾言扑过去:“顾言!”

郎情妾意,真真感天动地、羡煞旁人。

眼看着那匹野马就离苏顾言咫尺,马背上的少女倏地扬手勒住马缰,马蹄上扬,那嚣张跋扈的气势仿佛恨不能将苏顾言踩在脚下,然而却并不能,只从他身前又落下。

宾客惊魂未定,哪敢往前迈一步,只看着少女一身青灰色的宽大袍裙,身材纤细清瘦,斗篷遮住了她的脸看不分明,那蓑衣下的袍裙和半截露在外面的墨发上,黏着蛛丝一样的细雨,整个人都带着一股阴冷之气,让人难以接近。一时间场面安静了下来,竟无一人吭一声。

这时府卫涌进大堂,将马和少女围了起来,以至于宾客都被赶去了外面。府卫首领大声道:“大胆贼女,今日乃四皇子大婚,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皇子府,还不快束手就擒!”

少女沉默。斗篷半遮着她的脸,露出下面极为精致的下巴和淡粉色的嘴唇。忽而,那嘴唇轻轻勾了一下,却泛着无尽的苦涩。

凤二小姐张了张口,一脸的不可置信,煞白的脸色久久不能复原。苏顾言皱了皱眉头,将凤二小姐护在了身后,对少女道:“你是何人,且摘下斗篷来,若是来祝我们大婚的,我自当欢迎之至。”

良久,就在府卫忍不住快要动手的时候,少女才伸手扶着斗篷,一点点揭开来。当她露出一张完完整整的脸时,凤二小姐不禁往后晃退了两步,口中喃喃:“时……时锦……”

她扬手就把斗篷往喜堂上方扔去,砸在了上方的神圣不可侵犯的牌匾上。

苏顾言双眸深不可测地看着她。

府卫大喊:“大胆!”

苏顾言抬手止住,道:“都退下。”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