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迷糊丫头腹黑郎:爱人别想逃
迷糊丫头腹黑郎:爱人别想逃

迷糊丫头腹黑郎:爱人别想逃

  • 热度:
  • 时间:2019/7/16 20:16:08
  •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精彩章节预览

程小小7岁生日那天,妈妈第一次带她来到兴福寺烧香。那个时候的程小小手里抱着她的生日礼物——一只丑陋无比的玩具熊,心里却在贪婪的想着商店橱窗里的一条珍珠项链。那天她流连在橱窗前,撒着娇央求妈妈给她买那条项链作为生日礼物,妈妈却严厉的摇摇头,说那是大人才带的东西,程小小“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引得周围人一阵侧目。纵使这样,这个奢侈的愿望仍没有能实现。生日的前一天,没有项链,只有一只用纽扣做眼睛得布熊,傻呵呵的坐在桌子上。妈妈微笑着说,小小乖,这是生日礼物,拿着吧,明天妈妈带你出去玩。结果,第二天,程小小站在了兴福寺的大殿前,看着一群叔叔阿姨虔诚的握着供香,跪拜在庄严的大佛前。

妈妈拉过小小,给她一炷香说,小小,许个愿吧。小小懵懂的接过香,毕恭毕敬的学着妈妈的样子跪拜在大殿上,心里想的是希望能再见到那串令她牵肠挂肚的珍珠项链。

说来也怪,就在程小小生日后的一个月,那条让她日思夜想的珍珠项链居然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妈妈的脖子上。妈妈带着它,穿上了最贵的纱裙,在镜子前不断的扭动着身体,爸爸则在一旁含着笑用宠爱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妻子,满脸的幸福。

“好看吗,小小?这是爸爸送的。”妈妈笑的桃花一般。

程小小呆呆的点头,眼睛始终不能离开那条项链。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那项链仿佛是无数纯白色的珠子串联在一起,幻化出的一道耀眼的光芒。从此,程小小爱上了珍珠,并且无比肯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去兴福寺烧香,就一定能实现愿望。

这些已经是10年前的事了。

转眼之间,程小小已经变成了一个即将面对高考的大姑娘。

这天放了学,程小小显得特别高兴,一路小跑的回了家。

“妈,我回来了。”不等妈妈应声,程小小便迫不急地的甩掉身上的书包,兔子一样向厨房蹦去。

“回来还不快去写作业。”被油烟包围在厨房里妈妈勉强从厨房里伸出半个脑袋,喝斥道。

程小小一看妈妈面相不善,立刻脚下刹车,吐了吐舌头,识趣的退回自己的房间。

关上房门,把书本摊在写字台上,程小小夸张得把整个身体窝进椅子里。

“真是伤心哪。”程小小叹气。她本想用一张高分试卷向老妈邀功,谁知刚进门话还没说一句,就被老妈哄回了房间去复习功课。程小小的如意算盘泡了汤,心里那叫一个不是滋味,却又不敢出言顶撞老妈,唯恐一个不小心引来一连串教训。

“算了。”猛地直起身子,小小伸了个懒腰,正准备打开桌子上的习题集开始复习,却无意中瞥见了台历上一个大大的红色圆圈,红色油笔一圈一圈的记号旁边赫然几个大字几乎占满了整个纸面。

“18岁生日……”程小小一边念叨着,一边扭头看看身旁成摞的复习资料,感觉到自己在成人之日之前就已经过上了大人那样忙忙碌碌找不到北的黑暗日子了。

不过,这世界很公平,就算是黑暗的日子里也会有意外的惊喜。

妈妈在晚饭时说要送给小小一件生日礼物。

起初程小小撇着嘴,心想礼物不是从小到大都有吗,又不是只有即将来临的这个18岁生日才有此殊荣。不过,后来,当她看见妈妈从屋里拿出一个精巧的小礼盒,在她面前打开时,程小小仿佛看到一道光从盒子中跃出来,瞬时填满了整个屋子。她整个人立刻就跟触了电一样,两眼直放光。那礼物不是别的东西,恰恰是程小小梦牵魂绕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珍珠项链。不错,就是她从七岁生日那天就惦记上了的那串珍珠项链。

妈妈微笑着,一改在厨房时的严肃,一如多年前自己第一次带上项链时的兴奋:“女儿成人了,该有件像样的东西了。”

程小小不可置信的瞪着项链:“真的吗,真的能给我吗?”她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之情,天晓得他是多么的想拥有一串珍珠项链。自从七岁那年,她已经固执的喜欢上了珍珠,更何况这条项链可称得上是“初恋”。

爸爸看了看小小,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孩子,当然是真的。”

“虽然样子旧了点,但这是当初爸爸送给妈妈的,可是很有意义的,所以,我们打算你成人了就送给你。”妈妈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嗯,以后再大了,我们再买别的给你……”

“谢谢爸谢谢妈。”还没等爸爸把话说完,程小小已经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轻巧的在父母脸颊上咄了两口,便毛毛躁躁的伸手去抓珍珠项链。

“啪”的一声,狼爪在空中被拦截,妈妈一把把装项链的盒子向后一撤。

程小小撒娇的哼了一声,似乎很委屈得叫了一声“妈”。

“别着急。”爸爸大笑起来,“生日那天让我们帮你带上,我们的小小成人了,从此是大姑娘了,这项链就彻底是你的了。”

程小小顿时幸福得不能自已。

那天晚上晚饭结束后,程小小坐在写字台前对着台历上几个大字傻笑了好一阵,很晚才睡觉。

所谓乐极生悲,古人说的话从来都很有智慧。

在程小小为了能得到“初恋”的珍珠项链欢呼雀跃的时候,她已忘记了那天夜里自己本该为一次学校的小型模拟考试作最后的冲刺复习。结果,在那次模拟考试中,成绩中等的她第一次迈进了班级倒数十名的队列。

这时,距程小小的18岁生日还有5天。

隔了几天的周末,程小小约了自己的好朋友蓓蓓陪她去办一件大事儿。

“又要去兴福寺了吧?”蓓蓓虽然用的是个问句,心里却百分之一百二肯定了答案,自从她和程小小认识了以后,就知道了这是她每年生日之前雷打不动的例行事务。

两个好朋友在小小生日前一天——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来到了兴福寺。

“怎么了,闷闷不乐?明天就过生日了,高兴点。”蓓蓓想给垂头丧气的朋友打打气。

朋友一句话反而让程小小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恨死考试了。”想到前几天不停的被父母和老师轰炸的景象,程小小打从心里厌恶,“我不想考试。”程小小一撇眉头,“真希望我的世界没有考试。”

蓓蓓看了看好朋友,耸耸肩没有再说什么。

于是那一天,程小小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个念头,以至于不能专心烧香许愿。

踏出大殿的时候,程小小终于能舒了一口气,心情似乎好了一些,自从7岁那年同样固执的相信来到这里许愿愿望就能实现,她每年都来,并且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

多好的地方。程小小回头望了一眼,心中懊悔许愿的时候没能专心,不知道今年的愿望能不能实现,能不能考上一所好大学。

“唉呀,我的手链。”程小小正要抬腿走路,蓓蓓突然大叫起来。

“怎么了?”程小小急忙止住脚步。

“我新买的手链,不见了。”蓓蓓焦急的说。

“别急,可能掉了,咱们去找找。”程小小一边拉起好友,一边暗骂最近的事实在不顺心。

两个好朋友决定分开寻找后,程小小首先回到大殿寻找。说也奇怪,刚刚还人头攒动的大殿此时静的出奇,空荡荡的不见了人影。程小小抬起头望着庄严的佛像,突然觉得佛像仿佛在冲她笑,而且笑得是特别安详,让她竟也不自觉地跟着笑起来。

就在这时,佛像侧面似乎晃过一道光,只闪了一下便不见了。程小小一激灵,第一反应那会不会是蓓蓓的手链。于是她走过去,不想脚下毫无防备的被绊了一下,身体猛地向前一载,“梆”的一声,她觉得头好像撞到了桌角一类的东西,人开始昏昏沉沉起来,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程小小仿佛又看到了那道光,不知怎么她突然想起了妈妈的那条珍珠项链。黑暗渐渐包围了周身,身体变得轻飘飘的,程小小感到自己陷入了从未有过的情况。彻底失去意识前,她模模糊糊的想着,蓓蓓的手链,好像不是珍珠的……

似乎是做了一个梦,程小小跟着那道白光穿过黑暗的隧道。有一个声音在她头顶盘旋,告诉她愿望即将实现,她就要到达一个没有考试地方。然后,她不由自主地向白光走去,她看到了妈妈的珍珠项链,梦似乎醒了……

“醒了。”

不知道什么人在耳边说了一句,程小小意识到自己平躺着,身下还有软软的褥子,她下意识的睁大眼睛,费了好大力气终于把目光聚焦。她发现自己在一间狭小的屋子里,房间的装修风格十分仿古,屏风珠帘,桌椅香案,还有落地的古式烛台,火苗跳动着,在黑暗中显得格外刺眼。

“刚才还是白天呢,怎么这么快就天黑了?”她看着屋顶,恍恍惚惚的。

“太阳下山都一个多时辰了。”有个温柔的女声回答,“你可睡的够久了,都三天了,还以为你醒不了了呢。”

“奥。”程小小应了一声,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什么?”程小小一激灵,噌的一下直起身子。

“我、我没说什么呀?”那个声音变得怯怯的。

“你说一个什么?……时辰……?”

“是呀,一个……多……时辰。”

程小小疑惑的把头转过去,锁定了声音的主人。

拖地的白色石榴裙,外面罩一件鹅黄色的长衫,及腰的长发梳成一个髻,斜插着一根牡丹雕花的碧玉簪,鹅蛋脸上不施粉黛,嵌着一张樱桃小嘴,还有一对会说话的大眼睛。程小小惊得瞪圆了眼睛,这分明是一个从书中走出的古代女子,莫非自己还在做梦?

“你没事吧?”女孩眨着水灵的眼睛,面露忧色的看着程小小。

“不对,不对,你为什么穿成这样,你是谁,我在哪里?”程小小慌了,她大叫起来,吓得女孩直后退。

“怎么了?”就在这时,有人推门而入,程小小定睛一看,尖叫一声。一个穿着华服的男子匆匆朝这边走来,松散的长发只随意一扎,挽在脑后,凤目剑眉,活脱脱的古代人。

“玉儿,怎么了?”那华服男子问道。

“没什么。”那女孩眼神充满同情,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摇了摇头。“这个姑娘她,好像这里……”

华服男子轻叹了一声,微微皱了皱眉毛,同情的望向程小小:“能保住命就好。姑娘别怕,我们不是坏人,你就在这里歇着吧,其余的事等你痊愈了再说。”

“是呀,先喝药吧。”玉儿说着,端出一个瓷碗,道,“你别怕,我们是三天前在葬月谷……”玉儿刚说出葬月谷三个字,突然意识到什么,惊呼一声掩住自己的嘴。那华服男子听到她说出“葬月谷”三个字,顿时又惊又恐。他直勾勾的盯着程小小,脸色由青转白,仿佛即将看到什么可怖的情景。

程小小却没心思顾及他们奇怪的反应。

“你告诉我,我在哪里,什么葬月谷,我怎么不知道。”

玉儿和那男子见程小小听到葬月谷三个字之后竟没什么异常表现,大感意外,紧绷的神经也随之放松下来。他二人对视一眼,如释重负,却又疑惑不解。

“让我试试。”玉儿凑到那男子耳边小声说。那男子看看程小小,又看看玉儿,郑重的点点头。

玉儿小心翼翼的端来一个瓷碗,递到她面前,和声说道:“你别怕,我们在葬月谷前的碧水坡见你昏迷,就把你带回了寄啸山庄。”她故意把葬月谷三个字说的很慢,似乎在试探程小小对这三个字的反应。

程小小脑子一片空白,只是在手接触到瓷碗的一霎那,感觉到液体透过瓷碗传来的温度,她越发清醒地发觉这不是梦,她愣了好一阵,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那个在她失去知觉时出现的声音。

“啪”的一声,瓷碗掉在地上。

难道这就是那个没有考试的世界吗?

程小小哭了。

小编整理了豆瓣评分高的现代言情,让你有恋爱的感觉,不看损失的是你。说不定看完让你想马上去谈恋爱。
  • 你曾是我唯一

    夜,星辰浩瀚。地下室,冷如冰窖。女人背部被锋利的手术刀切入浅皮,一点点揭开,皮肉分离,一张完整的人皮被剥了下来,背上的粉肉因疼痛而跳动。触目惊心。人皮上暗红色的飞鸟图腾就像被手术灯撒了金粉,泛着光。而趴在手术床上被剥皮的赵唯一全身发抖。“泽麟,为什么你还不满足?我已经……整成了她的样子。”赵唯一说话时,气音很重,很重。她是抗麻体质,麻药对她没用,为了防止出汗,冷气开到了最低。之前整容,已经疼得她全

  • 望爱欲穿

    因为清楚是她害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 所以 他辱她,讽她,折磨她。 顾钊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蒋瑶,活着我让你生不如死,死了我让你死不瞑目!”

  • 惊婚嫁祸

    我和林熙恋爱两年,终于修成正果而这也成了噩梦的开始……蜜月归来后的第一天,我的老公却钻进了婆婆的房间!婆婆对我的“恨之入骨”、甚至几次妄图对我痛下杀手……这毛骨悚然的背后到底藏着怎样的真相?我嫁入的到底是个怎样的家庭?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的婚姻更是一场灾祸,让我陷入万劫不复……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