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世子请自重,本妃要休夫
世子请自重,本妃要休夫

世子请自重,本妃要休夫

  • 热度:
  • 时间:2019/7/16 21:31:21
  • 来源:快阅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她倾其一切,付出所有,他却在她为自己挡刀身中奇毒之际将她扔进柴房,不闻不问、与她的嫡姐逍遥快活、举办婚典!一纸休书,三年夫妻,真相浮面,原来她竟在欺骗中整整生活了七年之久!她立下毒誓,若有来世,定将这些骗她害她之人亲手供上断头台!“凝烟不嫁,愿求皇上一杯毒酒相赐!”金銮殿上,她当众抗旨拒婚,语调铿锵,字字掷地有声!上天垂怜,让灵魂回到五年前,她早已不是曾经的她!侯门深院,人面兽心、毒杀暗害、虚伪假善,陷害、买凶、暗杀、下毒,她巧妙化解,狠戾反击!属于她的东西,这一世,谁都别想胆敢觊觎!这一世,她要亲手将负她之人逼上绝路,送下黄泉,碎尸万段!

精彩章节预览

夜近黄昏,江肖亭内,纱帐之下,两条身影紧紧纠缠在一起。女子面貌非凡,眸中是一计得逞的笑意,阴狠无常。

  “王爷……”她娇媚开口,在男子耳边呵气,声音如兰百转千回:“她若是知道你我的关系,定然会将您谋权的证据供出去的。”

  “供出去?那她也得有那个命!”男子阴冷眯眼,揪了揪女子的鼻子。

  薛岚萱推了一把男子,面露惋惜:“这么对她是不是有些过分了,那毕竟是人家的妹妹呢。”

  可这笑意盈盈的脸上,却没有半分歉意和愧疚!

  …………

  燕王府内,东边柴房。

  “水……水……”

  女子声音干涩虚弱,伤口处传来的瘙痒让她不自觉的伸手去挠,又是一阵血肉模糊,伴随着撕心裂肺的疼痛。

  “王妃。”玉儿忙将壶里仅剩的一点水倒在碗里递过来,小心翼翼的扶起,生怕触及了王妃的伤口,让她再次犯痛。

  薛凝烟大口将水吞下,这才望了望四周的情况。窗户虚掩着有些残破,房内堆砌着圆木和烧火用的柴,几把劈柴用的斧头立在墙角。灰尘漫布,连张像样的桌子都没有。连方才倒水的壶都是直接摆放在脚边的。

  这是什么地方?!

  薛凝烟一惊,便要站起身子,撕扯到腰部的伤重重摔回了地上!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紧紧拉住玉儿的双手:“玉儿,这是什么地方?”

  “这……”玉儿面露难色,实在耐不住薛凝烟逼问一般的眼神,吞吐道:“这、这是东厢的柴房……”

  “柴房?”

  她为什么会在柴房?脑中一阵混沌,她依稀记得有人在宴会是上行刺,长刀直逼自己的夫君燕王爷,她舍身相救,腰部受伤。不料刀上淬毒,让她昏死过去,再醒来便是当下这幅光景。

  薛凝烟未曾细想便紧紧拉住了玉儿的手:“快,快去找王爷!”

  她不能再呆在这里,伤口已经开始溃烂,倘若再不及时医治她怎么还有活路?

  玉儿紧紧咬唇,王妃定然不知下令将她扔到这里的就是她相伴三年的夫婿,燕王爷!

  何况……玉儿摇了摇头:“王妃,门被人从外面锁住了,窗户都已经封死,我们根本出不去。”

  “是谁要害我!”薛凝烟一怒牵扯到了伤口,一阵呲牙咧嘴。

  “妹妹是堂堂燕王妃,除了燕王,又有什么人害的了妹妹呢?”

  人还未到,声音先至。

  女子娇媚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一阵开锁声,便见一抹嫣红的身影踱步走了进来,身上穿着的嫁衣耀眼异常,却生生刺痛了薛凝烟的眼睛!

  那是她的嫁衣,是母亲亲手缝制,一针一线满载着爱意。她向来宝贝,放在衣橱中不许任何人碰,怎么会在这个女人身上?

  “姐姐……”薛凝烟声音虚弱,让玉儿将自己扶起来,踉跄着步子走了过去,紧紧抓住薛岚萱的手,眸中含泪:“姐姐方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薛岚萱的手摸上这张苍白的脸蛋,心道果然是个狐狸坯子,面带怜惜的看着她的伤口,去猛然用手指戳了上去,感受到薛凝烟的一僵,笑了出来:“哎呀,妹妹,你看姐姐,不小心弄痛你了。”

  薛凝烟苍白一笑,玉儿却突然将她护在了身后,警惕万分的瞪着薛岚萱道:“你这个贱女人!抢了我们王妃的位置不说,现在还来猫哭耗子……啊!”

  玉儿声音尖厉,引得薛岚萱不悦,还没说完便被一巴掌将脑袋打偏在了一旁。薛岚萱身后跟着的侍女立马过来一脚踹在了玉儿肚子上,扯着玉儿的头发道:“一个贱婢,也配和我们燕王妃这么说话!”

  “燕……王妃……”薛凝烟重重一怔,没了玉儿的搀扶便要倒身下去,被薛岚萱一把扶了上来,整个人都依附在薛岚萱的身上。眸中含泪看着她道:“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薛岚萱抓着薛凝烟的手突然松开,利用腰身重重一撞,薛凝烟便摔倒在了地上。本就虚弱不堪的身子再度受创,疼痛难当。薛岚萱一脸惊恐,立马蹲身下来:“哎呀,妹妹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看着薛凝烟眼中的不解和迷茫,薛岚萱呵呵呵的笑出声来,重重拍着她的脸蛋道:“我的好妹妹,你说……我穿着这一身嫁衣嫁给王爷可好?”

  昏迷前隐约听到的只言片语和玉儿方才的话语一起融合进了脑子里,薛凝烟一阵脑部抽痛,只觉得整个脑袋都要炸开了!

  是她!

  那场行刺本就是她亲爱的姐姐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取她的性命,自己刚刚昏迷,与自己同床三年的男人便差人将她扔进了柴房里,并放话欲在七日后迎娶自己的姐姐——薛岚萱!

  为什么?薛凝烟唇边逸出一抹苦笑,他不是应承了只会爱她一个,今生今世永不负她,愿为了她放弃一切包括皇位么……

  而她的姐姐,自小待她犹如亲妹,温婉娴静,更是襄和国第一美人。得体大方,尤其喜爱她这个妹妹,又为什么、布下这种毒局来取她性命?!

  薛岚萱起身,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圈,笑出声来:“不过我是不会穿着这身嫁衣成亲的,死人的东西又怎么能穿上喜堂呢?也只有你这种傻子才会将你死鬼娘亲绣出来的烂货当做宝贝!”

  “你不是我的姐姐!”薛凝烟一把抓住了嫁衣的一角,死死拉扯:“你不配穿这个嫁衣!还给我,把嫁衣还给我!”

  七年前她坠楼失忆,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薛岚萱,她喜极而泣,紧紧抱着自己说“你没事就好”,那时的温婉还厉厉在目。

  自那之后大娘便待她犹如亲生,姐姐对她百般呵护,要她怎么相信眼前这个女人就是抢走自己丈夫的女子?!

  薛岚萱一脚踩在她的手上,用力碾了碾,十分享受的看着趴在地上的薛凝烟挣扎的表情,语气讽刺:“我当然是你的好姐姐了。”

  从小她便好强,处处想要做到最好,偏偏薛凝烟出生之后她努力的这一切都被生生抢走!薛凝烟早就是她的眼中之刺,肉中之钉,她恨不能将这薛凝烟抽了筋扒了皮,五马分尸,她忍到现在,总算是可以如愿了!

  薛岚萱从身边的侍女手上接过匕首,蹲身下去。玉儿便哭喊着要挣开束缚去保护王妃,被薛岚萱反手一刀狠狠刺进了小腹,顿时鲜血如注。

  “玉儿……”

  薛凝烟挪着身子想要凑过去,却被薛岚萱一脚踢了回去。伤口处不断有沾了毒的乌血涌出,将身上的衣衫都染了颜色,看上去甚是骇人。

  “我的好妹妹,你可要挺住了啊。”薛岚萱的匕首在薛凝烟脸上划出一条口子来,看着她的隐忍咯咯笑:“明日,你还要参加我和王爷的婚典呢!”

  “无耻!”薛凝烟一口气血涌在了喉间,腥甜的血液从口中吐出,凄然一笑:“为什么……”

  “你死了,你的一切就都是我的了!”薛岚萱终于不再维持脸上的笑意,面目狰狞恐怖,恶狠狠的瞪着薛凝烟:“八年前的那场大火没能烧死你这个小杂种,七年前的坠楼也没让你死,你这个野种的命还真是大啊!”

  薛凝烟面露惊愕,不敢相信的望着那张疯狂的面孔,八年前烧死娘亲的那场大火……

  “不过也还好,没能摔死你,倒把你摔成了个傻子。随便骗你几句你也相信,我骗了你七年,利用了你七年,你竟毫无所知,也难怪你这辈子都无法替你娘亲报仇!”

  “报仇……”

本站为广大网友整理了文笔强大的古风好文,都是些好文笔、质量高的古代言情文,每一本都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 龙妃十一岁

    “师父,您未参透的徒儿的劫终究还是来了……”咫仙山飘渺峰,男子白衣胜雪,孑然一身仰望着浩瀚夜空,风吹仙袂飘飘举,犹似天人落凡尘。未知的命运和异样的感觉让他既释然又隐隐期待。

  • 王爷别乱来

    卑微歌姬被当做礼物送给冷血的俊美王爷。一响贪欢,王爷翻脸无情,“你不过是被本王豢养的金丝雀,好好尽个玩物的本分......”

  • 帝都生存攻略

    前世,她是将军府大小姐,助未婚夫淮阳王登临帝位,却落得身死族灭下场!重生归来,渣王爷、花心爹、刻薄祖母、恶毒姨娘,以及外面虎视眈眈的朝臣贵妇?呵呵,她顾惜惜,誓要让所有欺了负了她之人,跪在她脚下忏悔!某位貌美皇叔欺身过来:“嫁我,我以天下为聘,马上让他们跪在你脚下!”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