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你的爱太烫
你的爱太烫

你的爱太烫

  • 热度:
  • 时间:2019/7/16 20:54:49
  • 来源:掌读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她的味道让他欲罢不能,不择手段势要将她占为己有!“禽兽、败类!”她哭喊着被他逼向角落。“这是情趣?”他邪肆的一笑,咬着她的耳垂,“对我的口味!”父亲病危,公司被抢,未婚夫劈腿……人生最狼狈的时候,她遇到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他一掷千金,明目张胆的要她陪他睡觉?!他给她无限恩宠,她成为东华所有女人的公敌!她在他的怀抱里沦陷,溃不成军。但他家有未婚妻、外有心尖宠,她的位置注定尴尬。寻机逃离,高高在上、如王者般的男人目下无尘,“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跑

精彩章节预览

凌晨两点,东华西郊、汤池别苑。

点点灯火掩盖住的黑暗中,一抹娇俏纤细的身影从墙头跳落。

“嘶,好疼。”

跳下来时崴着了脚,俞桑婉皱着眉、忍着疼站起来,猫着身子往里走。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掏出来一看,是条短信。

婉婉,我们谈谈,看到短信给我回电话。落款:安子皓。

“嘁!”俞桑婉冷笑一声,眼神暗淡,稳稳心神把手机往口袋里一塞,继续往里走。

她肩上背着背包、手里拿着相机,标准‘狗仔队’的装备,脚上很痛,每走一步都困难。不经意间仰起头,露出一张小巧而精致的脸来。

齐刘海下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细长的大眼睛闪烁间带着主人的情绪,红唇娇艳如玫瑰花瓣,在白皙肌肤的映衬下更加分明,左颊上酒窝若隐若现,活泼跳脱。

不敢靠太近,俞桑婉屏住呼吸趴在假山石后。

院子当中有个露天温泉池,冒着阵阵热气,一男一女穿着清凉泡在里面。

“陆总,您觉得怎么样?香薰根据您的要求已经换了。”女的举着手、指尖放在男的太阳穴处慢慢打圈揉着,不时观察着眼前闭着眼的男人,面色娇羞、两颊酡红。

角度不对,俞桑婉看不到男的什么样,只听到他低沉的嗓音,“没什么感觉……这香薰的味道,还是不对。”

“呃……是吗?”女的略有些停顿,但却朝着男的靠近了几分,指尖从他的太阳穴处往胸膛上移去,声音也变了调,“陆总……”

这声音……俞桑婉抖抖肩膀举起相机,‘头条’来了!

“我们忘了学怎么失恋……”

快门正要摁下去,口袋里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俞桑婉吓了一跳,掏出来一看又是安子皓!

俞桑婉又气又急,匆忙要挂断,可是手一抖却摁了接通,低沉的男声夹杂着愤怒冲破手机,“俞桑婉,为什么不回我短信?我们还没有分手……”

“我去!”俞桑婉气急败坏,索性挂断关机。

世界安静下来,俞桑婉抬起头……完了!

她知道自己应该马上就跑,也立即爬了起来,可是受脚伤拖累走都走不快,岂料脚下被石子一绊,朝着温泉池边扑过去,生生挂在了池壁上。

“啊……”俞桑婉吃痛,惊慌间大叫出声。

陆谨轩蓦地睁开眼,细长深邃的眼眸里顿生不悦。女人赶紧收回探向他胸膛的手,小声提醒着他,“陆总,有相机……”

陆谨轩扫了她一眼,淡淡说到,“出去!”

“……”女人不敢多说,立即爬上温泉池退了出去。

陆谨轩微微抬着下颌、双眸低垂,朝着俞桑婉走过来。俞桑婉像是吓傻了,动也不敢动,只木木的看着他。

“狗仔队?娱记?”陆谨轩的嗓音很低沉,给人一种儒雅的错觉。

“我……”俞桑婉抬头看着他,紧张的直吞口水。

陆谨轩双眼微眯盯着她,似笑非笑的勾一勾唇角,瞥了眼她手边的相机,慢慢抬起手伸向她。

“啊……”

惊呼声中俞桑婉被陆谨轩一把拽到了温泉池中,热水铺天盖地而来,将她呛得连声咳嗽,“咳咳、咳咳……”

她还没缓过劲来,腰身便被一股大力勾住。

“啊。”

瞬间,她整个人扑向了陆谨轩,贴在他高大的身躯上,密不可分、暧昧氤氲丛生。

俞桑婉抬起头来,挣扎间头顶磕在陆谨轩下颌上。她一米六七的个子不算矮了,可是陆谨轩却比她高了一个头还不止。

看清眼前的人,俞桑婉心跳莫名加快,原来……东华的陆总,这么英俊?

他宽肩窄腰,双腿修长,精瘦而健硕。下半身没在水下看不清,一头浅栗色短发散乱开、还带着湿润的水珠,胸前一颗颗带着温润光泽的水珠,不断顺着他精实的胸膛滑落而下,蜿蜒绕过八块腹肌顺着马甲线一路往下,将他完美高大的身段淋漓尽致的展露出来。

俞桑婉呼吸急促,紧张的微张着唇瓣,靠的太近,气息喷洒在陆谨轩的脸上。

蓦地,他浓眉微挑,眼里有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浮现上来……这女人身上的味道?诡异的让他觉得如此熟悉!

治疗师一直都找不到的味道,竟然不可思议的在这个女人身上找到了?他不太确定,一低头,把脸颊埋在她颈窝里,贪婪的深吸着。

浑身湿透,耳朵里轰鸣,再加上颈侧陌生的触感,俞桑婉吓得都要哭了,“陆总……您在做什么?我知道错了,我不拍了!您就放了我吧!”

陆谨轩好似没有听到她的话,反而把她越箍越紧,俞桑婉眼里净是惊惧之色,“陆总,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我什么也没有拍到!”

陆谨轩一言不发,深吸着她身上的味道。

“陆总,您不信?不信您可以查我的相机,真的什么都没有拍到……我也是为了工作,抱歉打扰到您,我保证再也不敢了……”

任她如何求饶,他就是不回应,脸颊深埋在她颈窝,薄唇在她颈侧的肌肤上无所顾忌的摩挲着。

“啊……陆总,我……”

俞桑婉还待求饶,陆谨轩却蓦地的弯腰、低头,快、稳、狠的封住她一直聒噪个没完的小嘴!本意只是如此,但这棉花糖一样绵软、青涩的味道,让这个吻势如破竹、长驱直入!

就是这个味道!意外而冲撞,但就是这个味道!

“唔……”俞桑婉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觉得氧气从肺部一点点抽离,身子被他狠狠摁进胸膛,她好像要被这个人吞下去了!难道她坏了他的好事,就要把自己赔进去?

“呜呜……”俞桑婉害怕的哭起来,“陆总,您放过我吧!我就是个记者,身材不好、长相一般、没有经验……”

陆谨轩突然扣住她的后脑勺,在她耳边低低说到,“别吵!”

“嗯?”俞桑婉怔住,却被他从温泉池抱了起来。

陆谨轩腰间只系着条浴巾,已经湿了,而她浑身湿透,衣服贴在身上、尽显玲珑的曲线。

陆谨轩抱着她,径直进了里面、把她扔进宽大的沙发里,俞桑婉吓得声音都变了调。

“陆……总?”

陆谨轩高大的身子随即覆上来,毫不费力的将她笼罩住,扯过湿了的背包和相机扔在地上。眼皮在往下耷拉,久违的困意来袭……埋头在她颈窝里,“困了,睡吧!”

俞桑婉懵了,陆谨轩的四肢缠上来,她竟是动弹不得!

小编整理了豆瓣评分高的现代言情,让你有恋爱的感觉,不看损失的是你。说不定看完让你想马上去谈恋爱。
  • 你曾是我唯一

    夜,星辰浩瀚。地下室,冷如冰窖。女人背部被锋利的手术刀切入浅皮,一点点揭开,皮肉分离,一张完整的人皮被剥了下来,背上的粉肉因疼痛而跳动。触目惊心。人皮上暗红色的飞鸟图腾就像被手术灯撒了金粉,泛着光。而趴在手术床上被剥皮的赵唯一全身发抖。“泽麟,为什么你还不满足?我已经……整成了她的样子。”赵唯一说话时,气音很重,很重。她是抗麻体质,麻药对她没用,为了防止出汗,冷气开到了最低。之前整容,已经疼得她全

  • 望爱欲穿

    因为清楚是她害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 所以 他辱她,讽她,折磨她。 顾钊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蒋瑶,活着我让你生不如死,死了我让你死不瞑目!”

  • 惊婚嫁祸

    我和林熙恋爱两年,终于修成正果而这也成了噩梦的开始……蜜月归来后的第一天,我的老公却钻进了婆婆的房间!婆婆对我的“恨之入骨”、甚至几次妄图对我痛下杀手……这毛骨悚然的背后到底藏着怎样的真相?我嫁入的到底是个怎样的家庭?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的婚姻更是一场灾祸,让我陷入万劫不复……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