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落英华妃:暖夫如画 > 正文

落英华妃:暖夫如画全章节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7/26 22:03:17热度:

《落英华妃:暖夫如画》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许锦书说到这,便有些犹豫,她不是难于说出,而是你难于回答东方锦的这个问题。...

落英华妃:暖夫如画

唐德忠贞年间博凌县有位书生叫崔护,出身于书香世家,天资纯良睿智,但性情却清高孤傲,为了进京赶考整日埋头寒窗。那时,正值清明时节,屋外桃红柳绿蝶舞蜂飞,春意袭人,放下书卷便觉疲想要到那清净美好之地走走,只身一人便去了樊川春游。

到达樊川后,一路上闲情逸致心情好不舒畅,不知不觉渐渐走远,再抬头的时候,只见眼前出现陪成片成片茂密的桃林,风过花头,漫天飞舞的桃花让崔护置身于花海之中。前方忽隐忽现的一座茅草屋,不禁让崔护好奇的走了过去。

枝桠满绕的桃枝,枝枝遮挡着崔护的视线,崔护慢慢拨开挡在身前的花枝,好不容易来到了草屋面前。顿觉好奇,便说道:“何方高人,隐居在如此别致的好地方?”

走进屋门,抬手叩门高呼,“小生踏春路过,想求些水喝。”

一边叫门他一边猜想,一会儿出来开门的必然是一位白发苍苍竹杖芒鞋谈吐风雅的老者。只听吱呀一声儿门从内打开,不料走出的却是一位妙龄少女。少女布衣淡妆,眉目之间透出一股清雅脱俗的气韵,让崔护眼前一亮,心中惊讶万分。

崔护急忙说明来意,少女明眸皓齿觉得来者并无恶意便将崔护请进了屋中,张罗茶水。崔护打量着屋中,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少女端来茶水,背倚着窗外桃花,两颊绯红,两人虽然一见钟情,但彼此却无由表白。崔护喝完茶水只连声道谢,怅怅而去。从此以后,在桃花林中见到的少女的身影始终萦绕在他的脑海。

直到第二年清明,崔护再去寻找,草屋外桃花依旧灿烂,屋门却紧锁不见人影,失望之余,崔护便在屋门上题诗一首: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过了几天,崔护不甘心再去寻访,却碰见了从屋内走出德尔老人,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老人痛苦:“自去年清明之后,我女儿神情恍惚茶饭不思,今年清明我和她出门走访亲戚,回来后看到了门上的诗,她便水米不进卧床不起了,今天清晨咽了气儿,莫非就是你这个书生害了她?”

崔护听后身心俱震,只觉晴天霹雳五脏俱焚,他走到少女床前连声呼唤失声痛哭,出人意料的是少女竟然渐渐睁开了眼睛,死而复生。

自此,有情人终成眷属。

崔护与少女的情缘因为桃花而牵在了一起,最终他们也经历了一场爱情路上的劫难,最终才彼此相依,不离不弃。

桃花,终是爱情的俘虏。

许锦书睁开眼睛的同时,再次见到了雕龙画壁的景象,心中猛然一惊,如梦初醒。但出现在眼前的却是另外一幅陌生容颜,竟然不是许皓凌。

东方锦放下手中的书卷,像是察觉到了床榻上女子醒来的迹象,转头便撞上了许锦书那双疑惑的眸子。

许锦书在见到东方锦的一刹那,如同平静如死水的心底突然被人扔进了一颗石子,击起了涟涟波漪,一双她从未见过的极其好看的挑花眼,如同经过锋利刀刃精心雕刻般的容颜,不掺杂任何情绪的表情,波澜不惊的看着心底已经被击起层层涟漪的许锦书,“醒了?”

许锦书急忙将自己的眼神转向别处,回避了东方锦投来的目光,心里油然生出一种疑惑,许皓凌呢,他去哪里了?

东方锦见许锦书脸色苍白,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尤其是一双脚,更是惨不忍睹,不禁微微皱着眉头,心想面前这个女人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

“躺好,你身上有伤,不宜起身。”东方锦一双大手使出恰到好处的力道,将许锦书按了回去。

许锦书睁着眼睛看着东方锦,见东方锦一身金丝锦衣,周身上下散发着不俗的气质,整个人看起来气度不凡,颇有一种贵族的感觉。

“你是?”许锦书忍不住开口,她想起来她从山上下来到桃花林中,见到了林中隐匿着的一座茅屋,只是还未走上木桥便昏厥了过去。

东方锦伸手替许锦书轻轻掖了掖被角,复而又将手收了回去,漫不经心道:“东方锦。”

许锦书正在脑中拼命搜索着东方锦这个人物,奈何却什么记忆也没有,东方锦见许锦书一脸愁苦,当即笑了一下,问道:“寒冬还未完全褪去,姑娘一身薄纱脚上没有一只鞋子,为何会出现在这片偏远的桃林中,姑娘是何人,来自哪里?”

许锦书顿了顿,又仔仔细细想了一下,又觉脑子一震,疼痛万分,吃疼的揉着脑袋,拼命摇着头。她记不起了,不想再听任何人问她那些不知道的事情。

东方锦见此,对许锦书更加好奇了起来,这么冷的天,他昨天好容易摆脱了金小东跟随,偷偷从王府中溜了出来,之前就听人说过皇城外的北郊有个桃林,景色十分的宜人,如今来一看果然不凡,如此冷的天气竟然已经落花纷飞好不平静。只是,还未行几步,便见到一个女子一身淡薄赤足晕倒在了草屋前。

如今看她这般模样,想必定是遭到了什么灾难,不禁想到他的小时候,那时候父皇还没有坐上皇位的时候,几个叔叔们之间你争我斗,整天因为争夺皇位而死的人不下几十,在明争暗斗各怀心机甚至一个错误就能牵连全家上下的生活中,活着实在是苦不堪言。

索性还好,他的父皇最终在一群同胞子弟之间杀出了一条血路,成功登上了皇位,一掌天下江山。

只是,东方锦从那时到现在都在害怕,如今父皇年岁已高,总有一天要把皇位给让出来,他一直颇受父皇的宠爱,这么多年来在几个皇子之间也是岌岌可危,成了众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他很害怕会有那么一天,他和昔日骨血相连的兄弟之间,也会像当年的父皇一样,非要大开杀戒才能保全性命荣得皇位。

“许锦书,我······”

许锦书说到这,便有些犹豫,她不是难于说出,而是你难于回答东方锦的这个问题。

东方锦像是知道什么一样,摇了摇头笑了笑,“罢了,既然姑娘大伤在身就不要再劳累了,可是,姑娘如今有家可回?”

许锦书又是一惊,家?是山上的那个木屋吗?随即,又摇了摇头,不了,那不是她的家。

东方锦见许锦书想着事情发呆,一会儿摇头一会儿苦笑,“姑娘可是失忆了?”

许锦书一听失忆二字,不知为何有了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她现在这种情况,不是失忆还能是什么。

东方锦见自己猜测对了,心中不免对许锦书有了丝丝的怜悯之情,但更多的还是对许锦书身世的好奇。毕竟,换成是谁,在这个寒冷天气又如此荒无人烟之地碰到这么一个身受重伤的女子,定然会疑心。

“姑娘不必担心,如果可以,姑娘可以先跟我回我那里,等想起来之后再回家也不迟。”

许锦书抬起眸子看向东方锦,不知为何,她第一眼见到东方锦就觉得此人十分可靠,那种来自心底的感觉,让她的心暖过来了七八分,不同于屋外的春阳,似乎更加的让人温暖安心。

许锦书轻轻点了点头,还是有些歉意的说道:“那就多谢公子了,我一定不乱跑给你添麻烦的。”

东方锦听后,不禁笑了出来,突然感觉到自己有些莫名其妙,这才敛了敛表情,淡淡说道:“乱跑也无妨,就算你骑马也够你跑的了。”

许锦书这才笑着安下了心来,随即将眼神投向窗外,这才发现阵阵桃花雨中竟然夹杂着片片雪花,真真是奇景。

“下雪了?”

东方锦顺着许锦书眼神的方向看向窗外,果真同许锦书说的那般,不禁触景生情,转头看向床榻上虚弱的许锦书,巴掌大的苍白小脸蛋,虽然毫无气色但依然掩饰不住绝世的容颜,两对长长睫毛覆在一对黑眼珠的上方,扑闪扑闪,一头墨黑长发柔顺光亮,只有头顶一只白玉簪子将一小缕发丝盘住,其余尽数散落在身后。加之一身素纱白衣,恍若天仙一般,慑人心魂。

许锦书似乎感受到了东方锦投来的炽热的目光,眸光流转看向东方锦,东方锦先是一愣,急忙将眼神收了回来,慌乱之中竟不知再将眼神投向哪里,生生停在了许锦书单薄的衣纱上。

许锦书顺着东方锦眼神看去,竟然发现这个人正盯着自己的胸一动不动,表情怪异!

落英华妃:暖夫如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落英华妃】 或 【暖夫如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落英华妃:暖夫如画

她千里迢迢来到乱世救他于水火,却因此背负上了摆脱不掉的厄运,次次身逢危难命悬一线,都是一块玉佩惹的祸。一首桃花谣唱的唯美,却谱写不了坎坷的命运,终究是爱还是恨?你匡我入地狱,我便将你千刀万剐。他执念着她的爱,竟忘了自己已经深陷其中,她悲痛摇头,她一直都不曾忘记他。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