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落英华妃:暖夫如画 > 正文

落英华妃:暖夫如画小说在线试读第1章一

发布时间:2019/7/16 20:34:08热度:

《落英华妃:暖夫如画》是一本剧情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漫天大火不知何时烧到了天际头,星星点点的火光映在了女子好看的眸子里,只是一刻的滞愣,女子一个飞身扑向了大火。...

落英华妃:暖夫如画

通体晶莹白透的桃花佩,透过阳光,像是被赋予了生命般散发着盈盈光亮,一双葱白玉手捏着桃花佩挡在一只波光盈动的大眼睛前,格外动人。

女子一身白纱席地而坐,脚边是散落了一地的桃花花瓣,天边的日头渐渐隐了下去,余晖化作道道金光洒了女子一身。

只是下一秒,女子手中的桃花佩突然一颤,摔到了地上,女子瞳眸一紧,站起刚想转身,猛然顿住。

漫天大火不知何时烧到了天际头,星星点点的火光映在了女子好看的眸子里,只是一刻的滞愣,女子一个飞身扑向了大火。

如同一只白色洁净的飞蛾,将火光当成了温暖,展开双翅不顾一切。

一颗千年古桃树下的木屋,此时已经成了汪洋火海,女子不顾一切一次又一次的扑进火海,火舌舔着葱白的玉手蜿蜒向上,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意。

冲天的火光席卷着单薄的一切,只有那颗古桃树如同身披了铁甲般,安然无恙,蜿蜒向上的枝桠,似乎正摆手弄姿庆贺着一切。

被断梁砸伤了的女子,浑身是血的再次冲进火海,屋内早已经没了从前的半点模样,声嘶力竭的哭喊着爹和娘,回应她的却是疼痛和浓烟。

一只大手适时出现,将女子拉了出去,猛然低头以为是自己的亲人,不曾想却是一双陌生男人的手,再想抬头,身体一个不支,便昏厥了过去。

许锦书闭着眼睛,耳边围绕着嘈杂的声音,像是邻居家小女孩在伸手像她要糖,又像是车轮碾过油柏路发出细微好听的声音,许锦书紧紧闭着眼睛,努力了很久,终于让她听清楚一个男人的声音,正一声一声儿的试图叫醒她。

不对,许锦书睁开惺忪双眼,看着眼前朦胧的一切,竹横木梁,雕龙画壁以及一张好看的男人的脸。

“我的小公主,你可醒了。”许皓凌站在床榻前,面露担忧。

许锦书颇为震惊,方才原来是个梦啊,好真切,她好像扑进火海,想到这急忙摸了摸左腿,依旧纤细白皙,并无大碍。但一些嘈杂的声音又做何解释,她好像有点半陌生半熟悉。

“你是?”许锦书大梦初醒,这才转头看着身边的陌生男子。

“我是你小叔啊,怎么,睡糊涂了?”许皓凌伸手替许锦书掖了掖被角,一脸的宠溺。

许锦书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头脑这才清醒过来,不过脑子中依旧一团浆糊,她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呢。转头看了看房间,依旧半是熟悉半是陌生,不禁又敲了敲脖子上的脑袋。

“做梦了吧。”许皓凌见此,将许锦书抱在了怀里,动作十分的轻熟。

许锦书身子猛然一颤,突然被一个男人抱着,她还真是有点不习惯,现在她怎么觉得自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就连周围的一切她都觉得做梦一般不切实际。

许锦书不知哪来的勇气,抬手捏了捏许皓凌的脸,复而又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这才生疼一下明白了过来,这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真切切的。

“小叔?爹娘呢?”许锦书接受一切后,不知为何脑袋中关心的人却是爹和娘。

许皓凌的眸子一颤,而后便蓄满了悲伤,顿了顿,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一般,抬头看向许锦书好看的眸子,“终究难逃一场大火,大哥至今下落不明。”

许锦书身心俱颤,脸上没有丝毫的情绪,但心里却莫名的悲伤了起来,这种感觉让许锦书难受至极,她不知道到底为何,蔓延滋生的情绪像是一只鬼不断的抓挠着她脆弱不堪的心,一点一点,摄入骨髓。

“大火?”难不成,她刚才的那个梦是真的?

许皓凌轻咳了一声儿,复而露出了一个宽慰的笑容来,“锦书你好好休息,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往后你还有我保护你,一觉醒来便又是晴天,安心便是。”

许锦书只觉眼前的景象慢慢模糊,直至陷入一片昏暗,浑身上下像是被人抽去了只觉一般,伴随着意识的渐渐模糊,彻底没了知觉。

许锦书?

梦魔是个可怕的傀儡,专门偷偷啃噬人的意志力,许锦书像是被人蒙住了双眼一般,束手束脚的走在一片黑暗的天地之中,忽然触碰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这种冰凉直摄心底,将心冰住,动弹不得。

许锦书从梦中慢慢转醒,这个梦做的实在是没什么滋味,整个过程让人疲惫不堪,从床榻上下来,感觉身体沉甸甸的,连着一个脑袋也感觉十分的混沌。

将房门打开,屋外的阳光格外的刺眼,冷风一吹,覆在身上单薄的纱裙裹着一双纤纤玉腿,似是抵挡不住这凛冽的寒风。

许锦书被这股风给吹醒了,当下便打了个寒战,只见屋外白茫茫一片,眼前的是个破败的茅草屋,她可记得她有次睁眼看到的是雕梁画栋气势恢弘的房间,怎地?

罢了,原来真的是场梦。

许锦书赤裸着双脚迈出了屋门,踩着冰凉的白雪走下了台阶,奇怪的是这里只有一个茅草屋,白茫茫光秃秃一片,她不知自己为何会在这里,细细一想,只觉脑中一震,便不敢再想。

身子彻底醒了过来,许锦书观察一番之后,裹了裹身上单薄的衣服重新回到了草屋,屋内空荡荡,除了一张床榻孤零零的静伫在屋中,再无他物。

猛然想起许皓凌,便又立马出门,可是她忘了,这里人烟罕至,怎么会有许皓凌这个人呢。

许锦书重新回到房间床榻上坐好,慢慢理清思绪,有些梦实在是太过真实,混沌不堪的脑海已经分辨不出究竟哪些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就连她余尤记得许皓凌喊她许锦书一般,都如同迷雾看花,真切又虚幻。

罢了,许锦书就许锦书吧。

可是下一秒,许锦书便簇去了眉头,低头摸着扁扁的肚子,实在是太饿了,方才如梦初醒浑身上下连个知觉都没有,现在恢复了点,竟然肚子饿了起来。

屋外冰天雪地一片,连个大活人都见不着,这里究竟是个什么鬼地方。许锦书想着,耐不住饿肚子的痛苦,开门走了出去。

木屋静静伫立在冰雪之中,似是与世隔绝一般,四周安静的出奇,许锦书只觉双脚已经被冻的麻木了,身体渐渐冰冷了起来。

走出木屋后,一直向前走去,不知走了多久,赫然出现的悬崖出现在了许锦书一双玉足之下,急忙后退一步,她真切的感受到了从悬崖下吹上来的寒风,比这片冰雪更加慑人心骨。

只是一秒钟的功夫,许锦书才看清了眼前的景象,不自觉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深深的折服。

悬崖下却是另外一幅景象,春暖花开,葱绿茂密的丛林上方飞舞着色彩斑斓的鸟雀,不远处是成片成片粉色的桃林,轻轻煽动鼻翼,竟能闻到丝丝的花香,尽管隔着这许远的距离。

可是,许锦书低头看着脚底下的冰雪,没有一分想要融化的痕迹,心叹大千世界果真神奇,此时她好像身处两个世界一般,眼下冰天雪地,而前方却鸟语花香。

许锦书好不容易找到一条隐秘的小路,蜿蜒于半山腰,连着着两个世界,许锦书一双玉足此时已经有了斑斑血迹,但在踏入散发着花香的泥土的那一刻,许锦书顿觉一切都变得温暖了起来。

此时,许锦书已经站在了一片春阳之中,复又抬头看向山上,瞳眸又是一怔,那里哪还有一片雪地,此时已经同山下一般,映入眼中的尽是葱绿。

许锦书顾不得继续惊讶,慢慢像山下的桃林走去,心想既然有桃林,必定是个好地方,单是那沁人心脾的花香,就足够吸引她了。

只是,山上看那桃林觉得便在眼前,可是,当许锦书真要穿过葱绿的树林进入桃林的时候,才发现她错了,葱绿的树林怎么走也走不到尽头。

许锦书渐渐缓过来的双脚有了知觉,知觉脚下生疼万分,已经到了走一步都觉得艰难的处境,只要咬紧牙关继续向前走去。

她不知道在这片树林中会不会有毒蛇或者野兽出没,到时候她还没到桃林,就成了那帮畜生的腹中餐食了。

鼻尖飘过的花香越来越浓,许锦书一瘸一拐的朝着前方继续走去,隐约着慢慢出现在眼前的花瓣,让许锦书顾不得脚底的伤,加快了步伐。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许锦书便踏入了落满了厚厚一地的桃花瓣中,松软的花瓣成堆成堆的堆在一起,仿若一张大大的天然地毯,不禁让许锦书的脚都都觉快乐无比。

温风一过,成片成片的桃花花瓣追着风儿,从枝头上飞了下来,许锦书伸手接着空中飘落的花瓣,瞬间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住了,全然忘了脚底依旧生疼着的伤,以及身上单薄的衣衫。

桃林中虽然景象一片大好,大天气还是有些凉,许锦书十分好奇,桃花绽放的时节并没有这么冷,看着眼前争先恐后绽放的桃花,想到方才山顶一片冰天雪地的景象,两者都捉摸不透,索性放弃。

在桃林中找到一处小木屋,同山顶那个木屋有过之而无不及,木屋前一座小小的木桥,横跨一条潺潺小溪。

许锦书一路走来身心俱疲,拖着疲惫的双腿像木桥走来,但只觉眼前越来越模糊,忽听身后传来一道好听的声音,想要回身却一个不支倒了下去。

落英华妃:暖夫如画

她千里迢迢来到乱世救他于水火,却因此背负上了摆脱不掉的厄运,次次身逢危难命悬一线,都是一块玉佩惹的祸。一首桃花谣唱的唯美,却谱写不了坎坷的命运,终究是爱还是恨?你匡我入地狱,我便将你千刀万剐。他执念着她的爱,竟忘了自己已经深陷其中,她悲痛摇头,她一直都不曾忘记他。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