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意外燃情:总裁,爱上瘾
意外燃情:总裁,爱上瘾

意外燃情:总裁,爱上瘾

  • 热度:
  • 时间:2019/7/9 0:29:20
  •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岑湘妮买醉寻欢,竟然一睡睡到龙城最金贵的男人——齐乔正。隔天,她和另一个男人搂在一起,他抱胸倚在门边:“岑护士,照顾人还包括特殊服务吗?”“齐先生,请你放尊重一点!”两个月后,他强势壁咚:“尊重可以,但你肚子里的这块肉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你要我生下来,你负责吗?”“说对了。”从此白天也是黑夜,岑湘妮望着压在身上的巨型生物:“齐乔正,你怎么还不去死?”男人亲吻着她的香肩:“别急,你可以慢慢睡死我……”

精彩章节预览

“孩子没了,我们离婚吧。”

病房里,女人脸色惨白,男人立在逆光里,一室的沉默……

.

一年前——

“我是个男人,我需要的是女人。”

“而你给不了……”

女人烂醉如泥的拿着房卡在走廊里跌跌撞撞。

空洞的眼睛里溢出一丝笑意。

说她不是女人?!

过了今晚,她就要让自己变成女人……

岑湘妮推开房门,身后走来一个步调有序的客房服务生,“小姐,这个给您。”

他往她手心里塞了一个纸袋,岑湘妮捏了捏应该是两片药丸——

这年头,找人破身,还附赠情趣药丸?

“你是谁?!”

玄关处,一个身型魁梧的男人闯入眼帘。

岑湘妮两眼朦胧,只知道这只鸭子长得还挺帅,肩又宽腿又长。

她撩开红唇。

空气里立刻散开犹如海妖塞壬般诱惑的嗓音:“干嘛这么严肃,你不知道你就是个卖笑的吗?”

岑湘妮上前勾住男人的脖子。

168的她竟然不得不踮起脚尖才勉强凑到他的下巴前。

“把药给我。”

齐乔正冷冷看着这个烂醉如泥的女人。

想不到她胆子倒是大,一把掐住他的下巴:“喂,你不是得靠药,才能勃得起来吧?”

岑湘妮急躁得解开男人的皮带,眼看就要碰到男人的禁区——

“拿来。”

齐乔正拽开她的手。

岑湘妮冷笑,这没药还真不行?!

她甩手就把药给扔了出去,偏生那纸袋子就这么巧滑进了玄关处的壁柜底下。

“女人,你好大的胆子。”

齐乔正是真的被惹恼了,岑湘妮得意地拍拍手:“我花了钱,今天晚上当然不会让你用药。”

齐乔正面孔一怔,“是谁派你来的,刚才的话你都偷听到了多少?”

他一把拎起了她的衣领。

鬼才偷听他说话!

“混蛋,我要投诉你!”

岑湘妮挣动起来。

衣领就这么吊着脖子,她快透不上气了——

“放——”

开字还没落出嘴巴。

发怒的男人竟突然闷哼一声,整个人单腿跪在了地上。

他样子看上去糟糕透了,一手捂住心脏,另一手焦灼地朝着壁柜底下搜寻药丸。

天,她这是有多倒霉?!

先是被人甩,花个钱破个身偏偏还碰上个硬不起来的。

岑湘妮转身开门就要走人。

“咚”的一声。

蹲在地上的男人又骤然立起。

他单臂摁在门上,岑湘妮怎么拉动门板,门板愣是纹丝不动,“不吃药你也行?!”

她转身调侃他。

眼前的这个男人却像变成了另一个人,一把就将她扛上了肩膀。

“喂,别那么粗暴!”

岑湘妮被扔到了卧室的大床上。

脑袋一阵七荤八素,精壮的男人跟着压下来。

刚才不是还不行吗?!

吃了药,要不要一下子变得这么勇猛啊?!

岑湘妮听到衣服被撕烂的声音:“喂,你弄疼我了!”

接下来,双手又被衣服捆绑住,整个人被折了过来:“喂——喂——痛,啊——好痛!!”

.

天际泛出鱼肚白。

大床凌乱又扭曲,床单上散发着浓浓情欲气味。

似乎在告诉所有人昨天晚上在这上面发生的碰撞有多激烈。

男人缓缓睁开一双锋利的冷眸,手边的女人已经逃之夭夭。

三四个部下进来。

就看赤裸的男人冷静地从床上下来。

地上,男人和女人的衣服撕了一半,烂了一半。

天,齐爷昨晚不是发病吗?!

发着病还能跟女人玩得这么疯狂?!

那头,无视一堆热辣的视线,男人已然有条不紊的穿上条纹西装:“昨晚那个女人,翻遍龙城也给我把她挖出来。”

“是。”

.

疯了疯了!

都说酒精害人,特么的昨晚她竟然跟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就那么睡了?!

岑湘妮脱了鞋进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手机响了起来,是好友萧盼打来的,“湘妮,程尧找了你整晚,你去哪儿了?”

“他还找我做什么?”

昨晚不是跟她提分手,还说她不是个女人,满足不了他吗?

“湘妮,你还在气他就要和戴雪结婚了吗?”

岑湘妮心口好痛。

是啊。

和她热恋两年的男人昨天非但甩了她,还送给她一个红色炸弹,新郎是他,新娘却不是她。

“盼,不说了,我在齐先生这里当班,等下就要出发了。”

岑湘妮挂断电话,整个人身心俱疲。

她换了身衣服。

看着换下来的衣裤,想到自己昨晚在酒店里被男人撕烂的那一套。

心就这么被凿出了个空洞。

没了……

第一次就这么没了啊……

.

岑湘妮抱膝坐了好一会儿。

“岑小姐,你回来了啊,齐先生喊你过去。”佣人在门口喊了一声。

“知道了。”

岑湘妮起身跑去洗手间洗了个冷水脸。

收拾好情绪,走到了隔壁的卧室。

“齐先生,今天穿蓝色这套吧。”她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西装。

“好。”

男人拄着拐杖立在她的身后。

岑湘妮是个护士。

一年前,齐秋晨出了一场车祸下肢麻痹无法站立,她被医院调派过来当他的住家护士。

经过一年的复健训练,齐秋晨现在刚恢复站立能力,不过行动还得靠着一对拐杖。

岑湘妮将他的衬衣和西服套装都解开扣子摆在床上,方便他更换。

“齐先生,你换,我先出去。”

“嗯。”

岑湘妮往外走。

齐秋晨拿开一对拐杖,弯身去拿衣服,可是没控制好幅度,身体一下子倾斜下去——“呃嗯!”

“怎么了?!”

岑湘妮机警地回过身,跑上去一把抱住齐秋晨的腰。

男人整整高了她一个半头。

要抱住他并不容易,岑湘妮身体跟着他晃了两下,“小心!”齐秋晨左臂揽上来握住她的腰。

毕竟是男人,手上的力道大,一下子扶稳了岑湘妮。

岑湘妮下意识的勾住男人肩膀,这姿势怎么看都暧昧得冒泡泡——

门口, 一个男人立在逆光里。

“打扰你们了吗?”

他声线沉而不哑,一双凤目似笑非笑,气场逼人。

呵,看来不需要把龙城翻个遍了。

这个女人竟然就在齐家?!

小编整理了豆瓣评分高的现代言情,让你有恋爱的感觉,不看损失的是你。说不定看完让你想马上去谈恋爱。
  • 你曾是我唯一

    夜,星辰浩瀚。地下室,冷如冰窖。女人背部被锋利的手术刀切入浅皮,一点点揭开,皮肉分离,一张完整的人皮被剥了下来,背上的粉肉因疼痛而跳动。触目惊心。人皮上暗红色的飞鸟图腾就像被手术灯撒了金粉,泛着光。而趴在手术床上被剥皮的赵唯一全身发抖。“泽麟,为什么你还不满足?我已经……整成了她的样子。”赵唯一说话时,气音很重,很重。她是抗麻体质,麻药对她没用,为了防止出汗,冷气开到了最低。之前整容,已经疼得她全

  • 望爱欲穿

    因为清楚是她害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 所以 他辱她,讽她,折磨她。 顾钊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蒋瑶,活着我让你生不如死,死了我让你死不瞑目!”

  • 惊婚嫁祸

    我和林熙恋爱两年,终于修成正果而这也成了噩梦的开始……蜜月归来后的第一天,我的老公却钻进了婆婆的房间!婆婆对我的“恨之入骨”、甚至几次妄图对我痛下杀手……这毛骨悚然的背后到底藏着怎样的真相?我嫁入的到底是个怎样的家庭?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的婚姻更是一场灾祸,让我陷入万劫不复……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