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吻上甜妻:BOSS碗中来 > 正文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吻上甜妻:BOSS碗中来在线阅读第15章悠言的身世,求婚了

发布时间:2020/9/25 20:46:45热度:

《吻上甜妻:BOSS碗中来》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贺兰优脸上多了一丝焦急:“我去和爸爸说,让你成立你自己的公司。让你独自发展。我会求我爸爸给你自由。”...

吻上甜妻:BOSS碗中来

傅悠言目光落在壁炉上,开始娓娓道来:

“这栋房子是我父母留给我的遗产。我爸爸是一个外科医生,我妈是个护士,他们一起经营一个私人诊所。六岁那年,我爸接收了一个中枪的病人,那人是混社会的黑道大哥……我爸取出他腿上的子弹后就报了警,于是那个人就被警察抓了……三天后,我爸和我妈送我上学,我还记得那是我上小学一年级,开学第一天,路上都是送孩子的家长。我爸妈目送我进入校门,可是我刚进去,身后就传来怦的一声。一辆黑色的轿车冲过来,把我爸妈一起撞飞了出去……”

贺兰优瞳孔紧紧收缩,眼睛里已经饱含眼泪:“叔叔阿姨出了车祸?”

傅悠言似乎回想起过去那一场惨烈的车祸,肩膀微微颤抖着,眼睛里闪动着盈盈泪光:“是那个黑道大哥派人干的……他被我爸送进监狱,便让手下制造了一场车祸,杀了我父母……”

贺兰优伸手捂住嘴,觉得震惊:“叔叔阿姨去世后,你就被送去了孤儿院么?”直到18岁获得大奖,被爸爸领到了贺兰家。

“优儿……”他转过头,很认真地看着她道:“你一直怀疑我进入贺兰家的目的。可是我真的没什么不好的目的。我当初拜你爸为义父,只是想进入贺兰家,借助义父的势力,抓到当年害死我父母的那个黑道大哥……”

“你找到他了?”贺兰优想到什么,有些紧张地问:“你杀了那个黑道大哥?”爸爸的手下,哪个不是双手沾满了鲜血,恐怕外表漂亮干净的傅悠言也是一样双手沾了血。

傅悠言摇摇头:“我不会杀人。我只是调查清楚,当初杀我父母的那个黑道大哥是贺兰家帮会一个分舵的堂主。我找了他贩毒的证据,告发到警局。他上个月已经被执行死刑了……”

“悠言哥,你终于替你父母报了仇……那个人死有余辜。贺兰家虽然是黑道世家,可是爸爸做的是正当生意还有军火,从不允许手下贩毒,我爸知道那个黑道大哥贩毒,肯定要砍断他的手脚……”

傅悠言语气有些落寞有些释然:“我活了二十多年,都是为了给我父母报仇,后来终于大仇得报,可是……却好像没有了人生的方向,我每天都在为贺兰家的基金公司赚钱,可是赚了那么多钱究竟有什么意义呢?义父从未把我当亲生儿子看待,我并不想在贺兰家长久地待下去。”他目光坚定:“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贺兰家,创造属于我的世界……优儿,到时候你愿意跟我一起走么?”

他真的想带她私奔?

贺兰优有些犹豫。

如果他离开贺兰家,等于不再帮爸爸赚钱,等于背叛贺兰家,爸爸会发怒的。

如果她跟他走了,等于抛弃爸爸,爸爸一定会伤心。

贺兰优脸上多了一丝焦急:“我去和爸爸说,让你成立你自己的公司。让你独自发展。我会求我爸爸给你自由。”

傅悠言长久地望着贺兰优:“优儿,希望你能说动你爸爸。”

可是牵扯到利益纷争,贺兰文强怎么可能跟自己女儿妥协?

他不会放任他这个赚钱机器离开贺兰家。如果他不给贺兰家赚钱,按照贺兰文强的性格,宁可杀了他,都不会让他自立门户。

不过,贺兰优终究是不懂她父亲的心思。

她看似世故,其实无比单纯。

“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傅悠言拉起贺兰优:“我们来这里的事情,千万别对别人说,义父不能说,兰兰也不能说,听到了么?”

“恩。”贺兰优如今知道了傅悠言的身世,不由心理上跟他贴近了很多。

她下定决心,一定要让爸爸放他自由,让他拥有他自己的事业,干净的,不涉及黑道的事业。

说不定,等她脱离基地和教官,摆平了唐日擎,爸爸也同意她跟傅悠言在一起了,他们就能光明正大的拍拖,甚至走向结婚殿堂。

回去的路上,他忽然脚下猛然蹬了几下,骑得飞快,吓得贺兰优的手不由环抱住他的腰。

他虽然有些瘦,可是腰盘却结实有力,抱着也是很有安全感的。

单车在飞驰,他事儿快时而慢的,贺兰优的裙摆在风中飘荡,仿佛回到了单纯的校园时期,而傅悠言分明是她的白马王子。

贺兰优不由抱住他的腰,脸颊贴着他的脊背。

两个人在风中骑着单车飞驰,宛若热恋中的少男少女。

终于到了家,贺兰优和傅悠言已经没有任何隔阂了。

傅悠言牵着贺兰优的手,小心翼翼地进了客厅玄关,正要偷偷去楼上,忽然客厅里传来一声低沉的男声:“优儿!你跟傅悠言去哪里了?”

竟然是爸爸!

此刻,贺兰文强正坐在沙发上,满脸阴霾。而还有一个男人正沉静地坐在沙发另外一端,俊美的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表情。

不是别人,竟然是唐日擎。他真的说话算话地登门了。

傅悠言慌忙松开和贺兰优紧握的手。

贺兰优慌忙解释:“爸……我,我是一个人出去的。回来的时候,刚好在门口碰到悠言哥,所以我们两个才一起进来……”爸爸警告过傅悠言,不许接触他的女儿,现在贺兰优分明在撇清傅悠言。

傅悠言脸色一直不太好,不过他不知道想到什么,脸上忽然划过一抹决绝:“义父,我和优儿的确一起出去了。如果您要惩罚,就惩罚我吧。”

“两个人,竟然两个口径。”贺兰文强对傅悠言怒喝:“傅悠言,你好大的胆子,我说的话看来你都当耳边风了!”

“义父,我不敢。”傅悠言垂下头:“今天的确是我带优儿一起出去的,义父就罚我吧。”

“滚出去,去刑堂等着。”

傅悠言便转身去刑堂了。

贺兰优看傅悠言被关进刑堂,顿时愤怒对贺兰文强喊道:“爸,不许你伤害悠言哥。”

贺兰文强不搭理二女儿,只是满脸都是怒意,回过头正看到唐日擎。

唐日擎脸色如常,一直默不作声,冷眼旁观。

其实,当看到贺兰优和那个叫傅悠言的青年牵着手一起走进来的时候,他的心情便差到了极点。

昨夜他刚说要娶她,今天她便找了个小男友来恶心他。

他只希望自己看错了,他们两个其实没什么。

如果他们真有什么,她又撩拨他到要娶她的地步,那说明她贺兰优当真是个耍弄男人感情的小骗子。

而欺骗他的代价,她承受不起。

“伯父,”唐日擎向来作风高贵,脸色一片平静,没有任何变化:“我把我想说的,都给伯父说了。如果伯父怪罪,希望别怪优儿,都怪我吧……”

“可是小梦怎么办?”贺兰文强脸色格外衰败:“说退婚就退婚,而且你退婚竟然是为了娶我另外一个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让我如何面对小梦和小梦的妈妈?”

什么?唐日擎竟然真的跟爸爸说了?

贺兰优看着唐日擎,满脸的震惊。

吻上甜妻:BOSS碗中来

豪华的总统套房内,“求求你,我不行了…” “全世界都知道你想睡我……那就夜夜睡成负距离!” 他是行走黑白之间的天之骄子,行过刀山火海,翻云覆雨,腹黑冷漠,残忍冷酷! 她是贺兰家的二小姐,一直被人诋毁花痴。 她恨透那个诋毁她的女人,决定睡了她的男人,从此让他光明正大独宠她一人,可是他不仅要宠她的人,还要她的心,从此致命纠缠……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