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江湖之我非好人 > 正文

江湖之我非好人全文目录阅读第2章丹溪镇

发布时间:2019/7/14 20:56:34热度:

《江湖之我非好人》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仙侠类型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嗯”了一声,赵则年起身朝树下的马走去:“除了茶钱,剩下的赏你了。”...

江湖之我非好人

何边舟睁大眼睛,快步跑上前来:“少爷!”他惊喜地从上看到下,从下看到上:“你可以离开药王谷了?”

  赵则年微笑点头:“嗯,我们进去说吧。”

  何边舟惊喜地点点头,把他带到走廊尽头的屋里:“少爷,这是我每一日待的地方,也是查账的地方。”说着,奉上账本。

  赵则年把斗笠随意一放,摆了两下手:“何叔,那个不急,我信得过你。”

  何边舟应了一声,把账本放回原处,目光不曾从赵则年身上移开,略带担忧:“少爷的身体可还好?”

  赵则年坐到桌边,用手背碰了一下茶壶,然后提起来倒了杯冒着热气的茶,一边喝一边回答:“好多了,以后出入行走是没什么问题了。”

  何边舟立时放下一半心,问:“那武功呢?”

  “练了大半,只是缺乏实战。”赵则年抬头一笑:“我是要去荆虚阁报到,中途拐过来跟你打一声招呼,以后你不必再去药王谷寻我了。”

  何边舟点头,语气慎重:“江湖险恶,望少爷处处小心。”

  赵则年答应一声,又被何边舟引到另一个檀香扑鼻的房间里。曳地的蓝色长帘撩开,他不禁愣住了:“这是……”

  眼前靠墙处摆了一长条桌案,案上并排放着两个牌位,再前边摆着一个较大的铜制香炉,里面积了厚厚的香灰。

  左边那个牌位上写着简便的五个字:夫人之灵位。

  何边舟笑得憨厚:“我身份卑微,没有资格到夫人墓前祭拜,只得供个牌位,每日上三炷香,求夫人保佑少爷平安无事。”

  赵则年心里一热,嘴角勾起,笑容和煦:“何叔,谢谢你!”

  何边舟笑着摇头,把三炷香点燃交给他。

  赵则年接过,跪在蒲团上拜了拜,亲自插到香炉里,接着走到右边的那个牌位前,那上面写着:吾妹素梅之灵位。

  何边舟吃了一惊,有意阻止:“少爷,不可!”

  赵则年笑笑,摊开了手,何边舟见他执意如此,只得再点燃三炷香交到他手里。

  赵则年站着拜了拜,把香插好,说道:“没有你们兄妹,我娘恐怕就要死在荒山野地,又怎么会有现在的我?”

  提起过去的恩情,何边舟摇摇头,眼中满是对当年的怀念。

  赵则年提前用过午饭,于午时之前离开观江楼,骑马向东奔驰,半路上天空下起了大雪,依旧不减骑马的速度——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荆虚阁。

  在药王谷休养至今天,差不多四五年过去,阁主年年过去看望他,随着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他想要报答的心也越来越强烈!

  行至青石塘,赵则年在水边下了马,从怀里掏出一个烟火弹。

  蓝白的烟花绽放在空中,赵则年负手而立,等了约莫一炷香时间,马蹄声远远地从背后传来……

  转眼间,五年时间已过,观江楼的生意火热不息,赵则年也由一个初出茅庐的青涩小子,成长为了见多识广、身经百战的江湖浪子。

  这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官道,像是一条看不到尽头的长布条,道路两旁树木枝叶繁茂,仿若撑开的一把把深绿色大伞,搭成了天然的遮阳棚。

  道旁开了一家简陋的茶寮,初夏季节天气渐热,有这样的遮阳棚遮挡,置身其中自可舒适凉爽。

  伴随着由远至近的马蹄声,赵则年骑着一匹棕色大马在茶寮前停下来。

  小二甩着肩膀上的白巾迎上来,热情地招呼道:“客官,赶路辛苦了,坐下来喝杯茶再走吧!”

  赵则年将马交给他,坐到一张空桌子旁。

  他今日穿了一袭天青色直裾长衫,上有深绿色复杂暗纹,淡蓝色的腰带上挂着一块白色镂空雕花玉佩。整个人十分放松,面容依然俊俏似谁家公子,神色慵懒却如贵妇人怀中的猫。

  小二一直在打量他,估计以为他这打扮像是谁家的少爷,因此目中流露谄媚:“客官,您需要些什么?我们这里吃的喝的都有!”

  赵则年轻咳一声,说:“一壶茶。”

  小二弓腰等着,见他说了三个字之后就不再开口,不由讪讪走开。

  看着小二那一脸吃瘪的神情,赵则年嘴角轻勾,这一路行来的枯燥和辛苦,逐渐被一种愉悦所取代。

  喝掉一碗茶后,他招招手,小二满怀希望地跑过来,他把一块碎银子放到桌上,问:“丹溪镇离这里还有多远?”

  “客官是骑马,只要一个时辰就能到了!”

  “嗯”了一声,赵则年起身朝树下的马走去:“除了茶钱,剩下的赏你了。”

  小二顿时眉开眼笑,抚摸着刚到手的银子,大声喊道:“谢谢客官,欢迎客官再度光临!”

  官道旁的茶寮里能有什么好茶?一壶茶根本赚不了多少钱,是以小二对这种问路而得赏银的好处甚是欢喜。

  赵则年不在意地走到树下解开缰绳,刚牵到道上,扭头就看见他来的方向出现了两个年轻男人,一前一后,隔着不远的距离。

  赵则年仔细地观察了一下那两个人的相貌,长腿一跨坐上马,等拐了弯,就下马把缰绳绑到树上,再徒步拐回去,躲在树后窥探。

  小二手里还捏着他给的赏银,笑着把那两个二十左右的男人迎进了茶寮。

  时至中午,茶寮里客人越来越多,所有的桌子都坐有人,小二只好让那两人拼桌。

  坐在左边那个大概不超过二十岁,头发半披半束,插着一支白玉簪。明明是男人,却长着一张姿色明丽、不见娇弱的脸,明眸皓齿,眉间隐约透出一丝淡淡的英气,穿着水绿色的竹叶修身长袍,左手包袱右手长剑。

  这位客官比赵则年强,没有让小二失望,要了茶水又要饭菜,吃饭速度较快,却不失优雅。

  右边那个男的看着二十出头,梳了个道士头,穿一身深黄色的直裾袍子,布料也就是比麻布稍好一些,一身风尘仆仆,几缕发丝从发带里冒出来,短靴鞋面上满是黄土,脸有疲色,坐下来后喝了一杯又一杯,很快将整壶茶给喝完了。

  赵则年看得仔细,确认右边这个较为狼狈的,就是他此行的目标人物——许源。

  想了想,赵则年又挑选了一棵更近的树藏身,想要确认许源是否认识左边那个男的——他一直是这样,做任务但求万无一失,不出一丝纰漏。

  许源解了渴,用手背擦掉唇上残余的水渍,满足地抬起头时,才发现对面的人正直盯盯地看着他,脸上带着几分戏谑。

  许源的脸轰然红了,垂眼看着桌面,不太自然地拱手:“在下口渴得很,举止粗鲁,让公子见笑了。”

  竹叶长袍男子不在意地笑笑,问:“看你这个样子,走了很远的路吧?”

  许源回答:“是的。”

  小二将饭菜端上来,许源刚拿起筷子又想起了什么,连忙拽住小二的衣袖:“小二哥,我想问一下,丹溪镇离这里还远吗?”

  小二看着他那沾了一路风尘的衣服,衣摆上也不知在哪儿被什么东西刮出了一个小洞,回道:“客官走路的话,要两个多时辰。”

  许源抬头看天:“这么说,天黑之前我就能到了?”

  小二点点头,埋眼示意:“客官,小的还要去干活。”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许源慌乱地收回手,放小二离开。

  竹叶长袍男子忍不住扑哧一笑,许源红着脸问:“公子笑什么?”

  竹叶长袍男子摆摆手,笑容褪去:“没什么,我是觉得你看起来比我年长几岁,但言行举止却很……单纯,就像是第一次出门的小孩儿,明明有很多话想问个清楚,却又碍着什么难以开口。”

  他一说完,许源的脸彻底红透,尴尬一笑,只顾埋头吃饭。

  赵则年挑挑眉,心想:难道他们真不认识?

  许源吃的很快,吃完就拿起包袱找小二去,问到丹溪镇的具体路线。

  小二很不耐烦:“丹溪镇啊,就沿着这条官道走!走啊走啊,见到一条差不多宽的岔道,直接拐进去,继续走啊走啊,你就能看到丹溪镇的大门了!”

  许源看起来很不安:“是遇到的第一条岔道吗,差不多宽是有多宽,能不能说得再清楚一些?”

  小二忙着擦桌子,脸上尽是不爽:“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啊?你就这样走下去,到时候就知道了嘛!”

  赵则年无语地摇摇头,这个许源比信纸上说的还要畏缩卑微,看来这次任务不难,顶多费些时间。

  许源自然看出小二没有耐性,偏又不得不打听清楚,为难之际,无意识地挠了挠后脑勺的头发,就在这时,一个红色的小东西从他身上掉了下来。

  赵则年眯眼看去,觉得那是个香囊。

  许源自己没察觉,仍在恳求那小二,倒是和他同桌的竹叶长袍男子看到了,遂弯腰捡起来,看了一下喊道:“喂,你的东西掉了!”

  许源疑惑地回头,等看清楚后,又紧张又欣喜:“这是我娘给我的香囊!公子,谢谢你呀!要不是你,我就要弄丢它了!”

 

江湖之我非好人

梅林深前世被人残害致死,重生后发现置身于前世死亡之地,离死亡只有一步,他有意改变命运、坚持走了另一条路,化名为赵则年,抓住机会重新活了下来。而也就是因为这次重生,他努力把自己变得强悍,也不断发现许多前世所不知道的秘密,比如他素未谋面、身份成谜的亲娘,注定逃不开的命运……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