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双栖 > 正文

双栖全章节免费阅读双栖完结版

发布时间:2020/10/18 16:23:03热度:

《双栖》是一本现言风格小说。主要讲述:“你——!!”这个莫止清,太过分了!束竹心头盛气怒火,正欲争辩,厢房内却幽幽地传来映秀平静中略带虚弱地声音,“止清来了呀...

双栖

宁映秀从龙畔皇宫里回到太子府,大病一场。太子殿下以害怕病疫传染他人为由,严禁闲杂人等未经允许进入醉西楼。于是,这偌大的太子府里,最偏僻冷寂的西南角里,似乎再也没人在意这个刚刚被迎进府的侧妃。

束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只是那日的映秀与她之前所认识的公主判若两人。这般唐突地惹了新姑爷生气,也搞砸了与公婆的会面,哪里还有长安公主慧黠淡泊的样子。回到醉西楼后,主子便病了,又是发烧昏迷又是咳嗽厌食,夜里梦靥缠身时常被惊醒,眼瞧着就一天天消瘦下去。可纵然主子病重,太子还是没有任何作为,没有来过醉西楼一次,甚至下令不让旁人进出。束竹在醉西楼庭院里一边熬着中药扇着烟灰,一边哀苦地想着。主子病的厉害,太子府连一位大夫都不舍得派来……这药,还是自己偷偷配的……想着想着,就噼里啪啦地落下眼泪来。

“呀,束竹姐姐怎么哭了。”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束竹抬头看,却是莫止清。

姑娘今日着粉裳白纱,身形娇小可爱,一张小脸称着轻薄的脂粉很是好看,眉目动人明亮,看着束竹落泪,那流转的担忧仿佛真真得就流进心里。

可束竹只是起身,生硬地行了礼,若无其事地抹去眼泪,说“主子折煞奴婢了。”

止清看着束竹不讨喜,便敛了明媚,趾高气扬地说,“你们家主子呢。”

“主子身子不适,不便见客。”

“姐姐怎么了?让止清进去看看吧。”止清面上作出急切的样子。

束竹昂着头,坚定地看着眼前的小姑娘,铿锵地说,“不行,太子殿下说了,闲杂人等不能进入醉西楼扰了主子休息。”脸上大义凛然地写着“护主”二字。

莫止清倒没生气,仍然是笑语盈盈地说,“呀,束竹姑娘,你不会还真的以为太子殿下是怕人扰了你们家主子呀。”

“你——!!”这个莫止清,太过分了!束竹心头盛气怒火,正欲争辩,厢房内却幽幽地传来映秀平静中略带虚弱地声音,“止清来了呀,束竹,让妹妹进来吧。”

“可是……”束竹语露不甘,仿佛止清进去之后会做什么伤害主子的事儿一般。

止清轻轻提起裙摆,耀武扬威地冲着束竹眨了眨眼,“可是什么呀,熬你的药吧。”女子玲珑地绕过束竹,踏进了厢房。

屋内,轩窗半掩,盛夏日流火的烈日光芒丝丝缕缕地落进房间里,澄黄色的阳光像绸带般在空中飞旋翩舞。屋内陈设简单,一方素雅的竹榻,一张古朴的红木桌,一柜轩香的书橱,倒是宁静致远的很。莫止清这才发现,这看似最偏僻孤冷的西南角醉西楼,其实是整个府里最清凉舒适的地方。

莫止清环顾四周后,心中微地怔异,缓缓走到宁映秀身边,盈盈行礼。

女子卧坐着,尚未绾发,青丝披落在雪白里衣上,脸庞苍白虚弱未染脂粉,可是纵然只是这粗布短衣,既无繁复发饰,也无醉人初妆,她只是这样静静地卧着,一双凤目轻轻地瞧着你,却怎么都有一种慑人的慵懒的美丽,仿佛有太多如同青烟般渺渺的情绪。莫止清与她初见时便惊艳于宁映秀的不俗的美,却没想到今日再次病中相见,仍有佳人之绝世的迷离美感。莫止清心里有些苦涩,不由想起了那个似乎夜夜与她笙歌却一日比一日更疏离的墨色男子。

“妹妹来了。快免礼,请坐吧。姐姐身子不适,不便招待你,万不要介意。”宁映秀空灵温婉地缓缓讲到。

“映秀姐姐……你还好吗。”莫止清也柔柔地笑,美目中流转担忧之意。

“无大碍的,止清妹妹此行何事?”

“呀,这样的,三天过后殿下说要带止清去宫里赴宴,因为是正式家宴,止清不知道该如何着装才算得体呢。想着姐姐您毕竟也是公主,肯定是懂一点皇家礼仪的……呀,止清该死,竟忘了姐姐十二岁才封为公主的。”莫止清懊恼地掩住唇,好像在怪罪自己说错了话,眼神中歉意与真诚十分恳切,见映秀不回答,她又轻启红唇,“姐姐莫要怪止清啦,姐姐嫁入府中不过半月,这半月来止清忙着侍奉殿下,还没来得及跟姐姐诉诉情谊慢慢了解呢。”她娇笑着,美颜上如同新绽了一朵蔷薇花,悠悠地在空气中缠绵缱绻,流目顾盼间都是那令人艳羡的清甜的幸福。

映秀也不恼,仍是宛宛一笑,“姐姐不争气,才来身子就不爽利,烦劳妹妹照料太子爷了。说到家宴服饰,我此般嫁入墨寰,家父还是为我备了许多符合礼制的衣衫,若妹妹实在没有拿得出手来的,就跟着束竹去别院取一件妹妹喜欢的吧,就当姐姐送你的了。”映秀说着,竟然素手拂上了止清的面庞,白净的指尖仿佛挟带了无数温柔,“妹妹长得这般俏丽可人,比姐姐好看多了,殿下仅仅收你做侍妾真是太可惜了,今日殿下要带你入宫赴宴,可见殿下多喜欢你,这可是好机会,妹妹何不趁机向殿下提一提封你做妃呢,这下我们姐妹平起平坐,免了许多繁文缛节,多好。”

莫止清侧过映秀的碰触,巧笑的面容有些僵硬,却仍是脆生生地答道,“谢姐姐了,那妹妹先告退了,姐姐一定要好生养病,否则一直在这醉西楼禁闭着,死了也没人知道。”语罢,便深沉地看了宁映秀一眼,随即转身去了。

宁映秀收起愣在空中的玉手,面目平静安然,似乎在回味着方才少女狠戾的目光里包含着的种种情绪。

莫止清走到门槛,突然脚步一顿,回头看她,语气似是不甘又似藏着骄傲,却不再称姐姐妹妹,“宁映秀,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明明是以太子妃礼制迎进府的,为何最后只是侧妃吗。”

“不想。束竹,送客。”

门外的束竹连忙应了一声,走近愣在原处的莫止清,幽幽地说,“止清主子,走吧。”呀,还是自家主子厉害,这下莫止清肯定要气死了。束竹乐得都要掩面低笑了,在心里默默地比出胜利的手势。

果然,莫止清面上的笑容挂不住了,本来是想来羞辱宁映秀的,却没想到被她羞辱了一番。她忿恨地一跺脚,留下一个愤懑的眼神,终是夺门而出了。

宁映秀仰面靠在床框上,有些疲乏地闭上眼睛,想起莫止清离去前因恼怒而扭曲了明亮笑容的模样,有些怅惘。爱…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为了爱而改变自己,为了爱而与人交恶,不知是好,还是坏。

天若有情天亦老,月若无恨月长圆。

她面容温文娴静,脑海中又忍不住浮现出那烟雨楼阁中青衫飘渺的背影来,湿了眼眶。

突然一阵微响,她警觉地睁开眼睛,即刻收住了潋滟含泪的情绪。敏捷地起身下榻,却虚弱地微带踉跄。走到窗前,却发现方才撑在木窗上的小竹棍落在地上,半掩的轩窗便全然放下,遮住了窗外耀眼的烈焰明日。应当是风吹落的吧……她想着,弯腰欲拾起竹棍。

一只修长而骨节均匀的男子的手却向她伸来,将竹棍拾起,递给她。

映秀立起身子,抬眼,却发现白袍男子姿态翩跹地站在她面前,飘逸削长的身影仿若仙人,眉间清雅如画,唇角含着恍若隔世的笑意。一双蓝眸莹莹流光,却消散了冷漠遥远,含着婉转的温柔,仿佛凝望着心爱的姑娘一般深情温暖。

她怔异地向后退了几步,“墨子佩……”

男子弯眉笑,声音清灵如沐春风,“你应该叫我师父。”

双栖

##栖梧笛声绕云烟,青矜子岚流云千“子衿,你可在怨我。”她面前的磊落男子,眉梢挟带着一朵朵心碎的花开,就这样坦然的立在她的面前,语气温柔的道。她心下作痛,别过头去。山间的碧空映着山清水秀,金子般的阳光柔柔的落下一片不清不楚的阴影。墨子衿,你可在怨他吗。岁月如绸,执念如茧。苍茫之间她听见自己的声音,一字一句将心痛掷地有声的延绵下去。“我,会恨你。今生今世。”栖梧笛声绕云烟,青矜子岚流云千。一谁家唱断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