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影后婚情:总裁妻,不可欺
影后婚情:总裁妻,不可欺

影后婚情:总裁妻,不可欺

  • 热度:
  • 时间:2019/7/9 4:03:08
  • 来源:有书阁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情路相逢娇妻胜,初次交锋,他霸占了她的人,她夺走了他的心。再次相遇,秦大总裁只能选择跪着键盘唱《征服》,只求老婆能多看他一眼。老婆篇:秦大总裁:“老婆我现在不稀罕商业龙头称号了,正准备征服传媒界。”某媱:“哦,意义在何?”秦大总裁一脸滑稽笑容,道:“这样全世界的绯闻八卦都可以被咱俩承包了。”某媱:“老实交代,想和哪个嫩模,哪个明星传绯闻?”秦大总裁扑身而上,道:“当然是我老婆~”情敌篇:秦大总裁:“这些钱够你吃一辈子余记蟹黄包,拿着钱离开我老婆。”某

精彩章节预览

夜色如墨一般深沉,暴雨肆虐地倾泻在A市的大街小巷,‘滴滴答答’成为整个城市的小夜曲,A市的夜生活在夏日的暴雨中拉开了帷幕。

秦家老宅顶层的房间里,昏暗的灯光丝毫不带一丝暖意,冷冷地映射在大红的‘囍’字上,零零散散的大红色装饰在灯光中若隐若现,让人勉强能辨认出这应该是一间婚房。

“唔——”女人独有的甜美嘤咛声在寂静的空气中极为清晰。

一张OVERSIZE的席梦思大床上,一个身穿雪白婚纱的身影在红色薄被的映衬下极为显眼。她略显单薄的身影微微颤抖,大颗大颗的汗珠从白皙无暇的脸颊滑落,双手无助的紧紧攥起,泛白的指尖昭示着她的痛苦和隐忍。

季媱已经渐渐失去了清醒的意识,只觉如同浮萍一样漂浮在冷热交替的欲海之中,难以自主的沉沉浮浮。

脑海中闪过自己亲堂姐季馨端着空酒杯离开时脸上那抹得逞的微笑,就知道体内的催情剂来自于谁了。

“热,好热——”季媱无意识地想要挣脱掉自己身上的婚纱妄图获得一丝清凉,但何奈自己始终摸不得背后的拉链。

不行,绝对不能让那个男人看到自己这幅模样,否则......

季媱的脑海中闪过那双淬满寒冰的眸子,强撑着自己的最后一丝清醒,跌跌撞撞地摸索到了浴室,毫不犹豫地打开凉水淋浴,冷热相冲才稍稍压抑住体内燥热之感。

“咔嚓”一声,门被人轻轻地推开,一抹挺拔的身影被昏暗的灯光拉得极长。男人随意地松了松领结,小小的一个动作都透露着不可抵挡的魅力。

听到浴室里传来的‘沙沙’淋浴声,男人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嘲讽。呵,看来这个女人挺能适应自己的身份的,这么快就能自如地在自己的卧室里洗澡,听说她的风评不怎么样,看来这样的事情是做多了。

想罢,男人深邃的眼眸更加晦暗不明,唇角若有若无地勾起不屑的冷笑。大步走进卧室,打开大灯,看着眼前本来是以黑白灰为主色调的房间硬生生被爷爷折腾成了这幅不伦不类的婚房模样,男人表示对自己的亲爷爷很是无语,算了,他老人家高兴就好,不论是所谓的婚房还是在浴室里的那个女人。

时间随着窗外逐渐减弱的雨声一点一滴流逝,男人不耐烦地看了看手表,已经半个小时了,季媱这个女人是要睡在浴室里吗?

“叩叩叩——”

男人早已经脱下了笔挺的西装,简约的私人定制白衬衫将他的身材衬得健硕伟岸,如刀雕刻的脸庞俊美无比,寒潭般的双眸中写满不耐烦。

“季媱,你是想在浴室里呆一晚上吗?”低沉而又邪魅的声音在安静的卧室内乍想,如同低音炮一般撩拨心弦,但其中的低气压压迫人心。

不过回应他的只是不断的‘沙沙’淋浴声。

此时的季媱已经晕厥在冰冷的地板上,任由凉水冲着她燥热的身体,压根儿察觉不到自己担心的那个男人已经走了进来。

“该死!”

男人看到浴室内的一幕,心中莫名地升起升起一股怒火,这女人现在上演的是哪一出,是湿身诱惑还是给他装死?

略微嫌弃地关上了淋浴,轻轻地拍了拍季媱早已被冷水打湿的姣好面容,探了探还有呼吸,这才微微放下心来。

没有了凉水的刺激,季媱只觉体内的热火已经能把自己燃烧,唯有身旁的凉泌物体能够稍稍缓解自己这挠心的热。

“唔,好热——”

季媱的声音不似以往的清冷多了几分撒娇意味的甜腻,不断向身旁的男人蹭去,迷蒙的双眼微眯,脸颊的氲起的红晕格外醉人。

男人冷眼看着眼前的女人,那妖娆的身段在洁白婚纱的包裹下独有一番风情,五官绝伦犹如天使之颜,精致的挑不出任何毛病,尤其是现在的她更是风情十足。

‘嘭!’的一声,男人狠狠的将爬上自己怀中的女人推在了地上,抽出纸巾擦了擦双手,随即将纸帕扔在了季媱的身上,眼底的讽刺似箭足够射穿季媱单薄的身体。

“女人,记住你之前说的话,不要再用这下三滥的手段妄想爬上我的床。”说罢便想要大步离开这被他认为肮脏的浴室。

“救救我,好热,救救我好吗?”

地上的季媱感觉到自己的救命稻草已然准备离去,急的眼泪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如花瓣娇嫩的唇瓣已经被她咬得生生发白,看起来极为楚楚可怜。

‘救救我’这三个字止住了男人准备离去的脚步,不断在他脑海中盘旋,甚至和自己儿时记忆中的语调相重合。

攥了攥拳头,男人折返走向地上的季媱,机械般的将她一把抱起,低声道:“女人,你别后悔。”

怀里的季媱感受到了舒服身心的丝丝凉意,如八爪鱼一般紧紧地吸附在男人的身上,想要汲取那凉意来抑制自己体内的热火。

“热,好热——”

季媱的理智早已将被抛到了九霄云外,不经人事的她笨拙地想要将男人身上衬衣褪去,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哇’的一声竟然被急哭了。

男人将怀里不断撩拨他燥热情绪的季媱重重地仍在了那张铺着大红色薄被的床上,慢慢解开自己那早已被女人蹭得皱的不成样子的衬衣,满是嘲讽地望着床上不断翻滚的季媱。

“好热,救救我。”

季媱朦朦胧胧地看到了站在床边解开上衣的男人,心中只知道这是自己的解药,内心的欲望让她拼命想要抓住这根救命稻草,死死地攀住了能够缓解自己体内炙热的男人。

而男人则平静了眼底的嘲讽,倾身而上,与她抵死缠绵地纠缠在一起。许久之后,欲海狂澜才缓缓的恢复了风平浪静。

季媱如小猫般往男人的怀里拱了又拱,蹭了又蹭,这才满意地轻咛了一声,沉沉睡去。

黑夜一片寂静,连带着风雨声也似乎陷入了沉睡,只余下暴雨后初升的月亮冷清地挂在夜空,微弱的光芒透过云层洒落在这片大地。

小编整理了豆瓣评分高的现代言情,让你有恋爱的感觉,不看损失的是你。说不定看完让你想马上去谈恋爱。
  • 你曾是我唯一

    夜,星辰浩瀚。地下室,冷如冰窖。女人背部被锋利的手术刀切入浅皮,一点点揭开,皮肉分离,一张完整的人皮被剥了下来,背上的粉肉因疼痛而跳动。触目惊心。人皮上暗红色的飞鸟图腾就像被手术灯撒了金粉,泛着光。而趴在手术床上被剥皮的赵唯一全身发抖。“泽麟,为什么你还不满足?我已经……整成了她的样子。”赵唯一说话时,气音很重,很重。她是抗麻体质,麻药对她没用,为了防止出汗,冷气开到了最低。之前整容,已经疼得她全

  • 望爱欲穿

    因为清楚是她害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 所以 他辱她,讽她,折磨她。 顾钊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蒋瑶,活着我让你生不如死,死了我让你死不瞑目!”

  • 惊婚嫁祸

    我和林熙恋爱两年,终于修成正果而这也成了噩梦的开始……蜜月归来后的第一天,我的老公却钻进了婆婆的房间!婆婆对我的“恨之入骨”、甚至几次妄图对我痛下杀手……这毛骨悚然的背后到底藏着怎样的真相?我嫁入的到底是个怎样的家庭?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的婚姻更是一场灾祸,让我陷入万劫不复……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